SCP-4024
项目编号:SCP-4024 4/4024级
项目等级:Keter 机密

Demchig%20Monastery%2027%20plus%20fog.png

SCP-4024泉眼所在寺庙


特殊收容措施:SCP-4024影响区域已被设置为禁入区;其边界由收容区43号管辖的移动哨站监控。哨站将随边界扩张移动。C级以上权限人员禁止直接物理接触SCP-4024。提醒所有人员在该区域内经历到的声音及情感均非真实,应予以无视。

Gobi_desert_map_plus_zones.jpg

SCP-4024区域的大致范围标为蓝色。泉眼位于红色区域内。

描述:SCP-4024是一咸水泉,位于戈壁沙漠一处前佛寺内。当物体或生物被完全没入SCP-4024,它们会被立即移位到某一未知地点。

SCP-4024周边土地出现严重荒漠化且浓雾环绕。这种SCP-4024产生的雾气在化学成分上不具异常,但有感知生物在将其吸入后会出现轻度情绪紧张和幻听。

受SCP-4024影响区域的半径截止2018.10.24为98公里,且在以不确定的速率扩张。随中心点范围扩大,SCP-4024的异常效应数量级也在增加。

附录4024.1: 测试序列4024-01

对SCP-4024泉眼处空间移位异常性质的测试进行于2018.07.30,由收容区43号的Dr. Ganbaatar Tsakhia与高级研究员Jonathan Haliman监督。重要测试结果如下。

对象 状态 备注
一(1)根Pentel牌自动铅笔,含有二(2)根0.5mm铅芯。 无法找回 对象在完全没入水中后被空间转移到未知地点。
一(1)台 UV/CKY-19型自动水下无人机。 无法找回 物理对象被空间转移,所有视音频信号传输也在完全没入后中断。
一(1)只雄性家猫(Felis silvestris catus)。玳瑁色皮毛。右耳被撕裂。 无法找回 空间移位对活体对象及非活体对象均生效。

附录4024.2:SCP-4024-1个例

于2018.08.24,在Jonathan Haliman高级研究员被推定死亡后,后续身后调查发现直接接触SCP-4024的液体成分可造成一种反复出现的异常梦境,编为 SCP-4024-1。Haliman据称在2018.07.30的测试序列4024-01中意外与SCP-4024泉眼发生直接物理接触,而后开始经历到SCP-4024-1,然而为个人利益他在正式基金会文件中大意地隐瞒了此信息。

在Hailman的个人研究日志内找到大量关于SCP-4024-1个例的文件,关键发现摘录如下:

2018.08.03
一夜又一夜的怪梦。我好像不能控制住游荡。就如我的腿在自己行动。我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一直在这古怪的炫色海洋里漫无目的地蹚过,在雾里迷失。胡言乱语无穷无尽吵闹无比让我几乎听不见自己的想法。感官过载让我头疼。

有时我看到些像人的东西,但每次一靠近我就蒸发不见,而且它们也看不到我。我不觉得它们有智能。我甚至不觉得它们有感知。这实在是让人陶醉:真是一生难得的机会。这是难以置信的突破,我要争先。

2018.08.30
我这辈子从没如此兴奋。难以置信。全幅战衣的战士与隐形的敌人在自由女神像之巅交锋。野兔化为蜘蛛,从法拉利亮红色的车顶窜过,而后又变为献媚的男子梭进驾驶位。孕妇在水稻间搅动赤脚,在搅起的水面上清洗机器。她抛出一个吻,化为白鸽高飞而去。

这太明显了。他们是 原型: 英雄,骗子,母亲… 还能是什么?结论仓促了些但我知道我是对的。 令人震惊。梦境成真了。哪个学术之心不会为到达人类意识之座欢欣雀跃?

Haliman研究员在2018.09.11因行为反常和心理健康快速恶化被安排无限期病假,当时认为这是他既有的抑郁症倾向造成。于2018.10.22,批准Haliman研究员从病假中返回的申请。他最后一篇日志记录摘录如下:

2018.10.21.
你好,凯蒂猫。见到你真高兴。我的潜意识在和我玩把戏,或者是我理论无可辩驳的证明?一只雄性家猫,Felis silvestris catus,玳瑁色皮毛和撕裂的右耳。我看着你消失在那该死泉眼的咸水里,现在你却到了此处,在我梦里的像鱼一般游动在雾中。我的猫形灯塔。

我终于明白了。这是道门。我知道我是对的但我不能确定。它是一直漏着的门,让无尽的悲伤之流从我们的心智滴入现实之中。要是我穿过去会怎样?

好奇心折磨着我。有机会面对想象的具现,人类 心智…我必须传过去亲自见证。要不这么做,我还能自称科学家?

这是我的信仰之跃。

于2018.08.24,Jonathan Haliman高级研究员擅自进入SCP-4024,将自己没入SCP-4024中。事后发现 收容区43号仓库内有一周分量的食品补给丢失。Haliman研究员被视作无法找回,推定其死亡。

附录4024.3:潜在信息突破

在2018.12.17的一次例行心理检查中,Dr. Ganbaatar Tsakhia报告反常地梦到了已故的研究员Haliman。对此事的后续调查中,发现在2018年10月到12月之间,███名世界范围内的基金会隶属人员梦到过生理与人格特征符合 Haliman研究员的男性。

于2018.12.22,基金会注意到了一部短篇小说《墙上谍影》(Oleksandra Oliynyk著,2018年7月31日发表在一份乌克兰文学杂志上)。作品精准描述了测试序列4024-01中使用的基金会专用水下无人机,包括其名称及多个内部功能。 Oliynyk此前并不知晓基金会。相关段落摘录如下:

黑杰克紧张地蹲在码头边,看着远程水下探测器沉入波涛之中。暴徒随时有可能找上他,但他现在不能停下。任务太过重要。UV/CKY-19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

后续基金会调查还发现世界范围内有████份媒体作品出现“Jonathan Haliman",全部发布于2018.10.24当天及之后。其中包括一部中国艺术电影、一组雕塑系列、以及一套英国儿童书。下列内容摘录自 Whitney Blake著《为咒所止(汉姆洛克魔法书4)》第157页:

“走吧,我的徒弟。” 巫师Haliman颤抖着说。有毒的绿水晶正极速地包围他的躯体,但他的黑眼睛散发出胜利的热光。“你必须为我传话。用你最快的脚力跑吧。你必须把我的口信送到-“

“但呢?”Elsabeth哭喊。"我不能抛下你!"

“那无所谓了,”老巫师粗声说道。“我们的使命更重要。你必须找到四十三室的Sullivan Cornelius Pendragon,你必须告诉他…”

Haliman喘息着停下。在他脚下,他的使魔悲伤啜泣着。玳瑁汤姆猫绝望地抓扯着主人身上的水晶牢笼,但它无法阻延这黑暗精灵恶咒的无情蚕食。

“告诉他什么?” Elsabeth悲愤地擦擦脸,努力止住哭泣。
“告诉他我们找到了,” Haliman喘着气说。 “告诉他门的事,还有我们穿过门进入其他领域的办法。告诉他我一直是对的。对我发誓,Elsabeth!”

“我发誓,” Elsabeth低语着,但已经为时已晚。水晶蔓延到了Haliman的脸上,他与世界告别了。

从2018.12.26起,因信息安保突破的可能性,所有用于SCP-4024内水下测试的物件必须得到收容区43主管批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