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026

项目编号:SCP-4026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现阶段没有必要的收容措施。

描述:SCP-4026是一种对英国东苏塞克斯海滩白色断崖1,长约100米的陆地造成影响的现象。一名有自杀倾向的对象必须进入项目影响区域方以激活SCP-4026事件。当其进入离悬崖边缘5米的范围时,SCP-4026-1将显形并与对象交涉。

SCP-4026-1似为一带有认知危害属性的,不明年龄及性别的人形实体。到目前为止,所有试图捕捉或描述SCP-4026-1任何方面(除声音外)的信息之尝试均以失败告终。SCP-4026事件的存活者称他们没有与SCP-4026-1交互的记忆,但可以回忆起自己结束生命的意念曾被以无法解释的方式劝阻,劝阻方通常表明自己对此行为的反感及相当的负面情绪。

现有记录中,93%的SCP-4026事件使得激活事件的对象存活。

附录 4026.01:2019年7月7日,Elliot Schneider(男,32岁)进入一个隐藏的SCP-4026监测区并触发异常。值得注意的是,此为SCP-4026事件持续超过五分钟的首次记录。以下为Schneider与SCP-4026-1的对话转文本记录。

<记录开始>

SCP-4026-1:风景真好啊,对吧?

Schneider:唔见鬼,你从哪来的?

SCP-4026-1:我就在这附近转悠,真的,真的很有趣。

Schneider:真有意思。

SCP-4026-1:您想要跳下去吗?我知道的,这也是很多人来到这里的原因。

Schneider:那又如何呢,你是来扮演守护天使的吗?我很感激你的好意但是真的,我,呃,我宁可我没听见。请回吧。

SCP-4026-1:噢,别呀。我更想留着和您聊聊天。您说点啥嘛。

Schneider:不要。你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些?

SCP-4026-1:别管这些,你结婚了吗?

Schneider:现在没有,去年二月离了。

SCP-4026-1:有孩子吗?是她在带着吗?

Schneider:有,她全权监护,还包括一条狗。

SCP-4026-1:哇,连狗也是嘛。听起来她真的为你付出了许多。

Schneider:天啊伙计。你是想让我别往下跳吗?

SCP-4026-1:啊,是啊。我留下就是为了这个啊。

Schneider:真见鬼。

SCP-4026-1:真是可爱呢,但可惜没人再这附近看咱俩。

Schneider:……这就是你取乐的方式吗,你他妈个变态?

SCP-4026-1:你又在打算演戏吗,是不是?

[四十秒的沉默。Schneider的呼吸变得沉重,随后沮丧地开口。]

SCP-4026-1:呃?

Schneider:我决定了。

SCP-4026-1:哦?你要跳了嘛?

Schneider:只要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SCP-4026-1:我一般会拒绝,但是……你看起来还挺希望的,问吧。

Schneider:你为什么这么喜欢看着人们跳下去?

SCP-4026-1:没有为什么,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Schneider:真的?你真的就只是喜欢看着人们从悬崖上跳下去?这么简单?

SCP-4026-1:你还想要更加具体、繁复的答案吗?没有更多了。现在继续呗,我等的够久了。

Schneider:滚你妈的蛋。

SCP-4026-1:好的好的,滚我妈的蛋然后继——

[十五秒的扭打声,直到只听到Schneider沉重的呼吸。SCP-4026-1尖叫。]

[远处传来砰的一声,寂静,随后寂静被Schneider的呼吸声打断。]

Schneider:……操……操!警察他妈的会杀了我的!

<记录结束>

基金会特工开展了抓捕Schneider及搜寻SCP-4026-1的行动。尽管听到了物体摔到悬崖下海滩的声音及来自Schneider的暗示,但没有搜寻到痕迹。此后再没有发生过SCP-4026事件,项目被认定为无效化。

在这些事件后,Schneider接受了标准记忆重置,并委任伦敦精神病专家及治疗师对其看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