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05

项目编号:SCP-405

项目等级:Keter(是否将等级下调为Euclid取决于██████所提出的风险应对计划及其成果)

特殊收容措施:被感染的项目应被隔离于SCP-405的收容区域之中。███区存在于无人的区域。所有在野外遭遇了405的小队都应第一时间向最近的隔离区域报告。所有对于405的受害者的观察都应通过不少于1km连线的图像系统进行。如果一个405的受害者在恐惧状态下进入了最后阶段,他们应被第一时间处决并且如果一个隔离区域不能及时地建立起来,在它200M以内的所有实体都应适用治疗协议405-Alpha(Treatment Protocol 405-Alpha)。治疗协议405-Alpha也应适用于那些被发现的在405的初级感染阶段的受害者。

SCP-405-1被收容于████沙漠之中的████研究设施之中。在任何情况之下被405所感染的个体都不能与405-1有任何接触。405-1只能与██████博士和██████博士有着严格限制的交流,并且这只能发生在██████博士和██████博士服用了第3类镇静剂的情况下。405-1被收容于█并毗邻于10 m x 10 m x 10 m的房间,这不被认为是有破坏收容的风险:研究设施████的远程遥控区域是为了他们好,而不是为了我们好。

描述:SCP-405是一种从未知来源出现的感染性现象,该现象能够让人类出现不可控制的心灵感应能力。该疾病的典型发病阶段如下所示(██%的个体不符合以下规律):

  • 最初阶段:在暴露之后的0-2天,没有任何可观察到的效果
  • 初级阶段:暴露之后的2-7天,项目开始听到其他项目的高阶的思想,这看起来是随机的。这些项目的思想都是相当普通的。项目极少会意识到这些声音的来源并不是由声带发出的。
  • 第二阶段:暴露之后的7-10天,项目可以听到周围所有实体的表意识的思想。项目将会意识到他们的心灵感应属性。在某些项目身上,将会在这个阶段第一次发现思想发射的现象。项目通常都会抱怨耳朵疼痛,并且表达出对于寂静的深深渴望。睡眠模式将会典型地被接收到的更高的噪音等级所干扰。
  • 扩张阶段:暴露之后的10-14天,在这个阶段之中项目的能力范围将会扩大,典型的范围是200m但是在偶然情况下会扩张得更大。甚至在某些罕见的情况下,某些项目的先前存在的心电感应能力范围将会扩张到数公里长半径的范围(以Mechevik-Luntan比例法测量),导致了终结阶段的开始迹象。项目将会听到这个范围内所有人类的表意识的所有思想,声音大得就好像这些人正在对这该项目的耳朵说话一样。在这种情况下项目的第一次自杀尝试将会产生,这是由于睡眠的严重被剥夺状况和噪音等级的进一步增加。项目此时也会不受控制地向周围的实体发射他们的思想。核磁共振成像显示在这个阶段显示出了数个在主管听力的大脑皮层处的明显畸变。
  • 稳定阶段:在暴露之后的14-28天,首先在症状上没有任何明显的变化出现,虽然在这个阶段的末尾许多项目将开始探索那些潜意识之中的思想,包括自然回应行为和条件反射现象。项目通常将表现出大范围地疯狂包括[数据被编辑],这些症状通常是由该阶段的精神过度刺激和睡眠剥夺所导致的,并且大部分的项目在该阶段(大约██%)将会尝试自杀,这将会经常发生,并且伴随着越来越高的创造性自杀手段和绝望。被抑制的项目将会乞求被处决或者其他的极端手段。一名处于该阶段的特工申请去检查SCP-███,这通常是由D级人员来完成的。到目前为止所有的项目都被观察到如果可以的话,他们将会试图是自己变聋,这通常是通过将一些长而薄的东西,比如钢笔,插入耳朵之中直到其内在的所有结构都被摧毁为止。到该阶段的末尾,项目将时不时地陷入疯狂并且受到感知剥夺的折磨。这些似乎与他们的心灵感知能力没有太大关系,反而是与他们的神经组织膨胀有关。
  • 终结阶段:暴露后的28天之后直到死亡,通常是在暴露后的32天。项目将会陷入昏迷并且将会被永久的感知剥夺所折磨,这种现象是因为他们的显著大脑畸变导致的。核磁共振扫描确认了直到这个阶段其大脑中主管听觉的大脑皮层仍然在处理着海量的信息。

在动物身上所做的实验,特别是是在高级灵长类动物身上的实验,确认了SCP-405带有着只感染特定种族的性质。405的感染者将是这些已感染项目的最后心灵攻击受害者,这种心灵攻击被观察者所辨认为一种“死亡尖啸”。这种心灵攻击将会在项目死亡的瞬间发出,不论是什么原因造成了项目的死亡,并且有着不小于200m的范围,虽然大部分疾病表现超过了这个距离。所有接收到这个心灵感应信号的实体都将被405所感染。

SCP-405的发作看起来就像是自发的;关于这个已经有了至少████例的历史记载。关于这种发作的最终触发条件仍然是未知的。最初我们相信SCP-405的爆发是在██████镇之中,一个著名的闹鬼城镇,位于████之中。该城镇之中所有的居民已经死了,不是死在他们自己手中就是死在其他疯狂的住民手中。从██████恢复的手写文件明确记录了405的症状。405的爆发原因是未知的,虽然这些原因的79%已经追踪到了某些教育设施之中。在美国大陆之外只发现了2例病例。██的病发,在加拿大的██████,还有██的病发,在威尔士的██████████████████。

处于最初阶段到扩张阶段的感染者都已经在治疗协议405-Alpha下得到了有效地治疗。项目都被进行了2次的D级记忆消除并且进入药物导致的昏迷状态3天。这些手段似乎让大脑重启到了感染前的状态并且让那些异常的发展得到了平息。这种疗法的成功率是██%,并且在更早的阶段还会有更高的成功率。但是在接下来的所有阶段都没有有效的治愈手段。关于发病行为的调查请参阅对于感染项目的采访档案。

对于第三类综合灾难封锁措施(Type 3 Disaster Synthesis Quarantine)的应用已经成功地在感染体造成大量破坏之前收容了大量的405发病者。

到目前为止只有█例患者成功地从405感染之中自然痊愈了。他们获得了对于他们能力的控制力来处理与一些小集团实体的交流,但是无法与██名以上的实体在不表现出极端压力的情况下处理他们之间的交流。由大脑结构性变异导致的感知剥夺和其他的神经学问题是普遍的。这些实体被指定为SCP-405-1-A到SCP-405-1-█。他们已经接受了对他们新身份的指定并且全部放弃了他们的旧身份,或许是因为这些个体都用现在指定给他们的身份进行思考,SCP-405-1对于基金会的潜在价值现在还是未知的。

附录405-01:在同一区域之中收容SCP-405-1是个坏主意。我很确定他们的人格都已经崩坏了。我昨天观察到SCP-405-1-█在她的房间里敲打着桌子就像她是在弹奏着钢琴一样。但是405-1-█没有任何的音乐天赋。更糟的是,SCP-405-1-█报告说他发现了自己会无意识地进行行动,并且希望知道我是否看出了这一点。SCP-405-1-█在他的无意识状态下剥光成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军方的背景,他们是从我们这里学会这些的!如果你们找到了更多的幸存者,别把他们送到这里来了!——██████博士

所有对于SCP-405的受害者或者SCP-405-1的采访都被记录在了采访档案405之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