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08
SCP-408.jpg

SCP-408的中期伪装

項目编号:SCP-408

項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408的巢穴必须由拥有生物学或鳞翅目学的2级人员妥善保管。必须保持适当的湿度且每天记录一次,并备份到17号站点。应保持200个饲料槽的水性糖溶液供给,并每周填充一次。

描述:SCP-408在不做伪装的情况下为一大群鳞翅目,斑马蝶的样子。SCP-408在任何时候都表现为一个单一实体,据推测是一种蜂群在群体间的心灵沟通形式。在静止时,SCP-408将呈现出颜色,形状,甚至其周围环境的纹理,使它们变得不可见。在受到威胁时,已观察到SCP-408会在形式和外表上呈现出一定量的威胁性生物作为防御手段,包括一群狮子、一頭霸王龙,及最为著名的SCP-682(见事件日志682-C)。

SCP-408具有交流和理解能力,它们通过利用颜色的能力表达单词和句子来回应研究人员。对SCP-408的智商测试显示其具IQ为109,或略高于平均水平。然而,当一部分虫群被隔离时,得出的分数较低,因此得出SCP-408具有在完整群体中共享其认知能力的结论。于██-██-████,SCP-408确定了它最喜欢的SCP编号。

在巴西██████地区的原住民和勘探队伍报告说他们关于热带雨林规模的地图频繁出现误差后,SCP-408被发现。在接到非巴西热带雨林本地动物,包括一些从未在地球上发现的物种,的目击报告后,基金会特工展开了调查并最终发现了SCP-408。在了解到它是具有智能的,在该地区协助特工的███████博士与SCP-408进行了交流,并说服了它陪同他回到17号站点,它们目前的栖息地所在。

附录408-A:就SCP-408对SCP-682的知识,有关这方面的信息泄露问题调查正在进行中。

事件408-A:由于适当人员正确填充SCP-408饲料槽的失误,虫群通过自己的手段去寻找养料。通过模拟一些1级人员的样子,SCP-408说服了一个路人打开通往笼子的门,他们从那里进入了17号站点的设施。整整一天,17号站点的人员报告了一系列令人震惊的不规则事件,从变色的墙壁到数十个版本的SCP-529在走廊中行走。在超过90%的单位违反遏制之后,17号站点被处于锁定状态并发布了Δ级警报。Kondraki博士,408研究负责人,当天被外派,直到他回来它才撤掉伪装,并且SCP-408很快回到了它的笼子。只出现了很少的损伤,除了员工休息室,那里只剩下为下周准备的甜味剂。

备注:可能需要的仅仅只是糖水,但没有它408很可能像我们昨天所见到的那样作怪。幸运的是它没有任何恶意的行为,但你在下次懈怠监管职责时想想别人。同样想想你自己,我决不会容忍长时间在早餐咖啡里使用低热甜剂(Sweet-n-Low)。 -Kondraki博士

附录408-B:最近的实地测试显示,SCP-408在接到命令后可成为一个有效的活性隐蔽行事。SCP-408能够隐匿五个2级人员,并保持他们在整个设施中无法被监测到。测试显示隐蔽运作效率达99.997%,并在不作休息或调整时可维持五个小时。为了隐蔽行动将SCP-408提供给特别行动队的申请正在审批中。

附录408-C:事件239 B Clef-Kondraki期间,由于SCP-408的积极参与,许多由Clef博士留下的尸体在事件发生后消失。监控显示,在某些时候,SCP-408会落到尸体上,只留下没有尸体遗留的痕迹。随后的测试显示出其智商比例的增加,尽管在被质疑排除此方面的发展时缺乏合作。

调查日志408-c

调查者:████ Saghai博士 被调查者:SCP-408

Saghai博士坐在笼内,SCP-408在盛满糖水的饲料桶周围徘徊。

████ Saghai博士:我首先问一下你是否恢复了,你在scp-531-d处决后似乎失去了相当多的群体。

SCP-408通过统一创造一个接一个的词来回应。

SCP-408:KONDRAKI…在哪?

████ Saghai博士:我替代他来进行调查,由于他正在为自己新的的晋升加紧调整。因此委托给我许多书面工作。

过了一会..

SCP-408:我…很好…恢复…好…食物…好

████ Saghai博士:你究竟是如何补充自己的数量的?

SCP-408:…COMPL

又一次停顿。

SCP-408:我不…知道…字

████ Saghai博士:是Kondraki博士教你说话的吗?

SCP-408:是…教。很…多

████ Saghai博士:他在教你之前,是如何与你沟通的?

SCP-408:…不…知道…字…迷失…在…地方

████ Saghai博士:你知道自己失去了一部分吗?

SCP-408:是的…我…忘了…直到…回归

████ Saghai博士:那么下一个问题。在几个月前SCP-091-ARC和你发生了什么事?

SCP-408:漂亮的…味道…熟悉…长…时间

████ Saghai博士:你的意思是你以前闻到过?

SCP-408:是…以前…很久…以前…人类

████ Saghai博士:你是在说你早于人类存在么?

SCP-408没有响应。

████ Saghai博士:没事,没关系。最后一个问题。

Sagahi博士合上了调查问卷,并把它放到了地上。

████ Saghai博士:你与Kondraki博士之间关系的本质是什么?

SCP-408:他…认为…对…他…对

████ Saghai博士:我不是这个意思。日志显示你和他几乎在所有时间都不处于遏制状态。Kondraki博士由于让你不处于遏制而违反了协议。

SCP-408:我…不…知道…什么…

████ Saghai博士:你必须对我承认这点,以便我把它上交给监察。你知道在军人把我像“助手”一样带走前我是做什么的吗?我是整个准人类Safe级SCP部门的研究负责人。而现在我在访问一种该死的虫子!我要把他抛出去,监察不会因此放过他的。

SCP-408开始组成一个逼真的“笑”,日志之中描述SCP-408展现出了一张充满讽刺的面孔。

████ Saghai博士:你…是在嘲笑我吗!?我要处决你那个小朋友,而你居然在笑?

SCP-408转化出一个新的图像,据推测为Kondraki博士在他的新办公室中放的现场直播。

████ Saghai博士:不…这不可能!我看过那该死的日志,你不能这么做!你不能这么做!

Saghai博士试图破坏SCP-408。警卫后来发现Saghai博士蜷缩成一个胎儿的样子,显示出类似创伤后应激综合症的症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