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101

警告:仅4/4101级人员可查看


只限4/4101级权限访问此页面。尝试以任何身份访问此页面,会自动将潜在的信息泄露警告于安保人员,直到权限被认证。如果你错误地访问了此文档,在你的终端前等待,并向前来的特工解释此情况,此后你会接受相应处理,如果必要,将执行记忆删除。若你拥有所需权限,请立即提交以取消此警告指令。

权限已认证。请输入密码。

密码"H1Nds1Gh7 1S 2@/2@" 输入成功。授权已核准。正在载入文件…






项目编号:SCP-4101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项目所处的位置与运行方式,SCP-4101应被整合入Site-25,因此,除了基金会站点应有的安保力量之外不需要额外的安保。然而,关于SCP-4101的存在只限于4/4101级或更高权限可获知,但任何获准参与《衔尾蛇(原文:Ouroboros)协议》的基金会员工除外。任何牵涉到SCP-4101系统的定期维护应每周执行一次,每次延误必须少于48小时。如果怀疑或查明SCP-4101或其各子系统的任何部件有任何故障,特别是对其继续发挥作用至关重要的那些系统有任何故障,应立即停止测试,直至进行修理。

SCP-4101的定期检测每两周进行一次。允许进行任何测试,但涉及机密材料、已知与时间/个体动力学异常有关的材料,或已知为记忆、认知危害或信息危险性质材料的测试仅由具有4/4101级权限的人员进行。这项工作目前由高级研究员莫蒂默·埃里克森(Mortimer Ericson)负责。修正(3/8/1999):对候选人的筛选,除了标准的生理和心理能力测试外,还必须显示对基金会及其指示的完全忠诚,以减少使用SCP-4101而导致信息泄露的风险。

为测试目的,在SCP-4101中,一系列数字数据存储库(单个存储容量不少于10 TB)将始终保留在Site 25。由于SCP-4101的性质,访问这些存储库所需的唯一预防措施是标准登录凭据。这些存储库将尽可能多地包含可获得的历史文本和文档,并在通过使用SCP-4101获得新信息后进行必要的添加。

修正(3/8/1999):由于对SCP-4101异常特性的进一步发现,任何个人在不超过一个月的过渡期内,不得操作SCP-4101超过10次。在使用过SCP-4101的人附近发生的任何异常现象或表现应立即上报,之后立即禁止此人在可预见的将来使用SCP-4101。详见附录2。

描述:SCP-4101是一种大型机械设备,最初由基金会于1987年创建,作为“后见之明”项目的一部分。虽然它曾与Site -25分离,但后来它被融入了站点的工作中,便于减轻继续运营的负担。因此,Site-25被认为是SCP-4101的一部分。项目由一个特设的发电站(总输出3 MW),一个能访问基金会内网的完整计算机阵列,一个由负责SCP-4101的异常功能的不同机械装置组成的巨大融合体(其中包括标准超算级硬件和各种复杂性不同的发条装置),和一个广阔的(约500 m2)铺装平面区域作为SCP-4101的中控室,它的中间是用于操作SCP-4101的控制面板。

SCP-4101(以及整合后的Site-25)显示了一种不太被理解的因果免疫形式;尽管时间本身在SCP-4101中正常通过,但它的存在、创作或运行完全不被任何可能影响它的时间异常影响。目前为进一步普遍地检验这一性质所作的常规尝试也均告失败; 目前正在调查操纵概率的证据 (见附录2)。这种影响扩大到那些在SCP-4101内的人;只要一个人还在该设施中,他们就享有这种免疫能力。

每当通过控制面板接收输入时,SCP-4101的主效应就会出现。该接口允许输入任意大小的文本字符串;文本的复杂性似乎并没有显著地影响结果,由于概念实验与工程所包含的特性是“后见之明”项目的一部分,所以输入是通过操作者的意图来理解的。唯一的要求是输入必须涉及一个实体或对象。

当输入和SCP-4101被激活时,主控制室在一段时间内无法进入,包括但不超过五分钟。在此激活期间,激活SCP-4101的个体(以下简称操作员)周围的空间会经历极端的时间扭曲。当输入项出现时,无论输入项是什么,“内部”都成为输入项的产生地/所在地的拷贝。然后操作者通过SCP-4101-1实时体验输入项的全部存在。

SCP-4101-1是一个类人实体,在每一种表现形式中,其表面年龄、性别和种族各不相同,但对身穿浅棕色三件套套装的实体的描述在每一种表现形式中都是一致的。当SCP-4101被激活并改换操作员时,SCP-4101-1将自我介绍并开始交付输入项的历史记录。SCP-4101-1将自己描述为某种意义上的演说家或教师,其描述和叙述都一丝不苟地深入并涵盖了每一个重大主要事件,并概括总结了与输入项相关的次要事件。SCP-4101-1通常被操作员描述为友好、礼貌、热情的,它经常鼓励关于输入项的提问。

尽管有能力在任何可见的环境或地点自由移动,但与所述环境中的任何事物直接交互是不可能的,因为无法实现物理接触。但是,如果某一环境通常不宜居住,将根据其继续生存的需要,在控制面板上载明这些物品(如海洋环境需要的水肺设备、太空环境需要标准宇航员服等)。在激活期间,操作员会观察到输入项的整个生命周期或存在历程,从它的诞生/创造开始,到它的死亡/毁灭结束,或在合适的情况下,也会观察到它继续存在于当前的状态。

一旦进程结束,SCP-4101-1将与操作员道别,并感谢他们的好奇心。控制室将恢复正常,操作员可以退出。通过使用SCP-4101收集的任何信息都将被清晰地保留,相关记忆显示出对记忆衰退或遗忘的极端抗性。此外,任何具有模因、认知危害或信息危害性质的输入项都在操作人员的记忆中忽视了该属性,没有产生任何不良影响。除了少数 值得注意的意外

删节版实验记录:

附录1: 建造和归类

“后见之明”项目旨在创造一种能使人类历史得到完整和彻底的记录的装置,目的是保护人类历史不受未收容的异常或已收容的异常的破坏影响。SCP-4101是 “后见之明” 项目的总和,是《衔尾蛇协议》的关键部分。在“后见之明”项目和SCP-4101的创建过程中,涉及到多个深奥的研究领域,包括高级冶金、工程和电路、应用气象学、时间操纵和稳定化。

将SCP-4101分类为异常对象是由于初步实验揭示了SCP-4101-1的存在。从积累了关于该设备功能的更多的知识基础,并通过这些知识证实了它的使用潜力后,它很快就被归类为Thaumiel。鉴于SCP-4101-1显然愿意与基金会合作,以便更有效地编年历史,“后见之明”项目被看做是成功的。

附录2: 事件4101-1

1999年8月3日,在对SCP-4101进行常规检测后,高级研究员埃里克森进入办公室记录检测结果,连续3个小时没有离开。在这段时间里,RAISA的工作人员被告知他的工作站存在潜在的反模因污染。保安人员接到警报后被派往他的房间。到达后,他们注意到埃里克森坐在桌子前盯着他的手枪,看上去很痛苦,毫无反应。当他被送往医务室进行处理时,工作人员进一步观察到,他用于研究笔记的个人音频日志仍然打开,并登录到他的电脑上。在仔细阅读了其内容之后,工作人员将SCP-4101迄今为止没有被记录的异常性质通知了Site-25主任。在这一发现之后,遏制程序很快被修订了。该日志的内容摘要如下:

根据这一新的资料,对SCP-4101的说明的增补目前正等待Site-25主任的审查。在对他的住处进行了更彻底的搜查后,安全人员发现了一个功能不太清楚的小型数字设备;目前的理论认为,正是这种装置使得高级研究员埃里克森能够将测试日志的某些部分隐藏起来而不被发现,从而避免了怀疑的产生。当这个设备被找到时,它似乎已被手动关机了,这可能是为了让它的影响能被探查到。SCP-4101-2的分类问题目前悬而未决。

高级研究员埃里克森在接受处理和询问后,将被特赦、降职和调离Site-25,他的任何进一步工作都将受到异常现象/主动欺骗的密切监视。可预料到会有信息的残余,但它们的影响应该可以忽略不计。尽管采取了这些行动,他的下一个额外任务将是定期拜访一位指定的心理学家,在那里他有望完全康复。

目前正在进一步研究SCP-4101-1的性质和SCP-4101允许其表现的具体性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