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113
groa.jpg

对Gróa的艺术描绘,与SCP-4113的船头雕像高度匹配。

项目编号:SCP-4113

项目等级:Hera(敌意/高效用)

特殊收容措施:若遭遇SCP-4113,将会被其视为敌对。因其异常技术对舰队的潜在效用,捕获对象至关重要。捕获对象时必须使用不少于3艘Varuna级舰艇。

描述:SCP-4113是一艘古代北欧设计风格的大船。SCP-4113能够达到99.9999938%的光速。其长达174.3英尺(53米),宽26英尺(8米),有约220个划船位。SCP-4113能在任何时候维持其周围的可再填充大气空间。

SCP-4113可容纳340名船员,同时在其构造上安装了一些用途不明的设备。SCP-4113的人员虽然在太空中度过了很长时间,但没有显示出任何老去的迹象,也未曾显露出受到长期辐射曝露的不良影响。

发现:在离开太阳系126天后,机动基金会轨道研究混合站071所属的Merin Aspic在距离UEF2约16光分处发现一高能伽马闪光。帕拉斯雅典娜九号通过无线电得到通知,并派遣FSF运输者号以调查波动来源。

当接近SCP-4113时,它降低了速度并转向面对运输舰。然而,SCP-4113具有的通信手段原始,未能进行任何接触。2小时36分钟后,SCP-4113再次掉头,恢复了原来的航向。遥测数据显示其航线前往太阳系。

随着SCP-4113加速消失,它释放的伽玛辐射越来越多。据信这由对象在可观比例趋光速中与星际氢碰撞导致。

附录4113.1:

从SCP-4113收集到的少量鉴定数据表明,该对象的船头雕像以Gróa的外观雕刻,后者为诗歌《埃达》中描述的一名个体。帕拉斯雅典娜图书馆的记录显示该船头雕像与Svipdagr之诗中的艺术描绘之间有很强的相似性。

Svipdagr之诗是一对描述一名必须行至Jötunheimr3的个体的诗歌。该神话发生时间与一系列零散史料紧密相连,确认记载了1011年乌普萨拉国王一个名叫Svifdag的最小儿子。

几项历史记录表明,Svifdag曾开始工作于1012年建设出的最大长船。在1013年以后,未曾再有该名个体或这艘船支存在的历史记录。

附录4113.2:

在最初遭遇SCP-4113后的197天后,在UEF后发现了近似高能伽马闪光。又过了两天,在远程视觉传感器上检测到SCP-4113,FSF运输者号与Malcolm Page博士一起被派遣而出,后者为一名来自帕拉斯雅典娜七号4的古挪威文化和语言专家。

当接近时,SCP-4113再次减速并转向面对接近的船舰。Page博士装备了一套机械护甲,而为方便将他运送至SCP-4113,运输者号选择了近距离接触。一进入SCP-4113的大气包络层,他就飘到SCP-4113的甲板上,随后被SCP-4113的船员多次刺伤。而后被剥去衣服和装备。其尸体被抛到飞船后面,从大气层外漂出。SCP-4113随后迫近运输者号。

在SCP-4113的追击下,运输者号掉头返回UEF。在几次近距离传递后,FSF运输者号使用其机载螺旋炮向SCP-4113开火。虽然SCP-4113本身没有受到损害,但大约有30名船员在这次袭击中丧生。在这次开炮齐射后,SCP-4113的船员向运输者号投掷了大量的斧头和长矛。

运输者号遭受严重损坏;它的外壳在多处位置被刺穿。运输者号成员装备了他们剩余的机械护甲,并向SCP-4113甲板上持续开火。这种定向射击有效地清除了SCP-4113甲板上的敌人,尽管飞船本身无懈可击的性质使大约40名SCP-4113船员免受运输者号武器的攻击。

此时,由于损坏,运输者号无法再以自己的能量移动。SCP-4113保持平行航向。由于运输者号的生命维持系统出现故障,船长Chance Sarridge命令他的船员登上SCP-4113。他希望利用SCP-4113的大气层来延长他们获救的机会。在降落在SCP-4113甲板上时,船员遭到SCP-4113其余船员的攻击。

运输者号人员经由使用手持等离子长矛与SCP-4113船员进行肉搏。Archie Flett(船机械师)、Arina Bogomolov(驾驶员)、Lawrence Woodall(医师)在此次战斗中被杀害。Sarridge船长和一名敌方战斗人员在遭遇战中幸存下来,当FSF赫尔墨斯号抵达时,他们仍在战斗。Sarridge船长随后逃离了SCP-4113,并被赫尔墨斯号救起。

赫尔墨斯号将运输者号拖回帕拉斯雅典娜的太空码头。SCP-4113没有跟进。

在返回去收集两名人员的尸体时,SCP-4113已不在现场。约15光分外探测到伽马闪光。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