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14
SierraLeone016.jpg

SCP-414-1个体,摄于1935年

项目编号:SCP-414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414当前未被收容;收容重点集中在缓和媒体关注、并为被SCP-414针对的人群提供社会工作项目。受SCP-414影响的人员一经发现必须接受B级记忆删除,并接受观察。进入SCP-414-2最终阶段的人员将被基金会社会工作前台公司联系;处于最终阶段的人员将接受3周一次的谈话疗法,并在可行时有受训动物陪伴。

监控所有可能的SCP-414目标超出基金会资源能力,须筛查社会工作组织和心理健康中心的记录以确认SCP-414现象。任何关于SCP-414现象的媒体报道须被移除后提供掩盖故事;可用掩盖故事列表列于文件414-B。

治愈SCP-414-2被视作排在成功且安全收容之后的最高优先度事项。- Alice Ogawa博士,SCP-414首席研究员

描述:SCP-414是针对缺乏社交人类的一种现象,其影响归结为不同的2种-SCP-414-1与SCP-414-2。缺乏社交可以从轻度内向到完全隔绝社会不等。SCP-414主要影响NEET1人口,无地区性偏向。SCP-414开始时,一个戴着圆形面具的人形个体SCP-414-1将出现在目标人类面前。SCP-414-1一般自称为当地社会工作组织的雇员。

SCP-414-1全部是高个的人形个体,佩戴圆形面具,衣物遮蔽了全部身体。SCP-414-1仅在试图联系目标时出现,在联系成功进行后消失。SCP-414-1被确信有一单独的集体意识,具有智能、感知和智力。

SCP-414-2是一种慢性发展的状态恶化,由目标对象与SCP-414-1的成功互动导致。成功互动指SCP-414-1与目标对象有面对面交谈2或与目标进行了接触。

出现SCP-414-2的对象会在2-276天内经历4个阶段的发展,第五阶段确信将永久持续。年龄大于30岁的人员,或是通过物理接触受到SCP-414-2者,其阶段发展速度会加快。

除应对机制外没有治愈或处置可用。SCP-414-2在5年内死亡率为46.78%。10年死亡率为67.84%。年龄大于40岁的对象死亡率显著偏高,5年死亡率达87.23% 而10年死亡率达93.85%。所有死亡都因自杀所致。

09/12/2014事故414-A: 于06:02时任首席SCP-414研究科学家Eliza Chuang博士遭到3名SCP-414-1接触。Dr. Chuang进行了成功交谈,抄录如下。在事故414-A后,Dr. Chuang被其首要助手Alice Ogawa博士接替。

虽然进行了持续社交互动和动物陪伴,Dr. Chuang仍在09/03/2015(进入SCP-414-2阶段5的965天后)自杀身亡。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