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173
warning.png

classified.png

header.png

SCP-4173.


特殊收容措施: 禁止进入SCP-4173所在建筑。人员只可在当前Site-94研究领导人允许后与SCP-4173发生互动。受SCP-4173影响人员将被扣押至医务室以供分析。

hole.png

SCP-4173.

描述:SCP-4173是一道小门,位于美国佐治亚州锡安山附近一座废弃房屋的地下室内。废弃房屋被通称为“哈德利丘小屋”,由该房屋所在山岭-哈德利岭得名。于1993年大雨冲垮通往此房屋的道路后,造访该房屋十分受限,人员必须攀爬房屋后山岭的陡峭山坡(“哈德利丘”)才能抵达。

若SCP-4173保持开启达一段时间1,附近人员会听到门后墙壁内传出一个声音。声音会询问对象人员的身份,为何耗时这么久才来造访,之后以看不清楚为由要求对象伸手供其观看。若对象将手伸过门,其将经历一道猛烈的拉扯,待其收回手臂后,会发现其手掌已在腕处被切断,似乎是由锋利的金属工具造成。

之后该声音会对对象表示感谢,向其保证不必为断手担心,它将被替代。在对象入睡后某时,一只腐烂、衰老的手会出现在对象身体上或内部的某处。这只手与对象间不存在基因相似。手与对象断腕处的距离似乎取决于对象与SCP-4173内声音互动时的礼貌程度。经历到此现象的对象时常报告称在观看该手掌时有不确定感和妄想。

该手无论出现于身体何处都具有完全功能,但仍会继续腐烂2直至彻底坏死只余骨骼。骨手仍会保持功能,但受影响人员在此后报告称感觉不到手,只是偶尔有种温暖、湿润、逗留不去的感觉。

若对象在遭遇声音后拒绝将手放入SCP-4173,将在试图离开时被猛烈推入SCP-4173内。其原理目前未知,但结果总是致命的。对象的身体会被拉扯到与门密切相接,即使门与身体明显大小不符也会强行穿过。大部分情况下这会造成其身体在穿过门时立即撕裂、破碎和溢出。

在与SCP-4173的互动全部结束后,该门会自动关闭。

附录4173.1:SCP-4173的当地传说

根据当地传说,该房屋此前有一无名老年女性居住。传说称当道路在90年代被冲毁,该女性便再无法前往镇上获取食品,也没有家人照看。在绝望和饥饿中,她吃了自己的胳膊求生。

在吃掉自己的手后,她在搜寻昆虫害兽充饥时意外落入地下室,就此无法离开并死于此处。途径房屋的当地人说听到墙上有摩擦声,还有这名女性的声音从地下传来与他们交谈。

相应地,围绕该异常的都市传说被称为“老哈德利”。

附录4173.2 测试记录
备注:下列测试以D-94-322进行,由Site-94的Dr. Tanner Barnes批准。

D-94-322:这下面黑成鬼了-我该看到些什么?

Dr. Andrews:朝东墙走。那边房顶很低,小心头。你走过去就看到了。

D-94-322:东边?

Dr. Andrews:左拐。

D-94-322:哦,好。(停顿)老哥,这地方好他妈吓人,知道吗?

Dr. Andrews:我保证,现在这房间里没有东西伤害你。

D-94-322:现在?

Dr. Andrews:就我们说话这会儿。你下去之后,我们就拉你出来。

D-94-322:好。(停顿)啊,操。

Dr. Andrews:小心脑袋。

D-94-322:我知道,我知道,差点点,就这样。

(沉默)

D-94-322:好了,墙就在这边。我应该在这看到什么?

Dr. Andrews:有个小门,大概你左边五英尺,看到了?

D-94-322:等下… (停顿)对,我看到了。它关着。

Dr. Andrews:打开门。

D-94-322:里面是什么?

Dr. Andrews: 没东西,开门就是了。

D-94-322:放狗屁,你我都清楚。(叹气)好,等下。

(开门声)

D-94-322:好了,开了。现在怎样?

Dr. Andrews:你看到里面有东西吗?

D-94-322:呃- (停顿) -没。就是一片黑。有点蜘蛛网,灰尘。(停顿) 为什么这里有个小门?是个宠物门之类的吗?你肯定得要…我不知道,很小个才能过得去。

Dr. Andrews:同意。好好守着,听到什么东西之后就告诉我。我们不会留你在这太久。

D-94-322:好。

34分钟过去。多余对话略过。

D-94-322:哇,操!

Dr. Andrews:出什么事了?

D-94-322:有东西刚刚他妈的经过门。我操。我肯定看到了的。操。那是什么鬼东西?

Dr. Andrews:墙内的实体就是你在这的原因,我们-

D-94-322:操,你说这下面没东西的。

Dr. Andrews:没东西会伤害你,是的。如果你听从我们的指示,就不会有事。听到什么了吗?

D-94-322:我没-等下。(停顿) 你好?有人在说话。是谁在哪?

未知声音:啊谢天谢地。我还不确定你能不能找到这里来。你怎么花了这么久?

D-94-322:我不,我-

Dr. Andrews:给它说路没了,你必须找其他路上来。

D-94-322:啊,路没了,我必须找其他路上来。

未知声音:啊是的,大雨把它冲垮了。我还担心我在这都看不到别人了,就被困在这里。 (停顿) 你看得到我吗?

D-94-322:我-呃,不,Dr. Andrews,那里到底是谁-

未知声音:过来凑近点,我也看不清你。

Dr. Andrews:没事,你可以靠近。不要碰那门。

翻动声

D-94-322:你好?

未知声音:啊,你在这。(停顿)我很抱歉,我不能像以前那样看东西。这里太黑,已经过了太久了。把手伸过来让我感觉一下,我就知道你真的在了。

D-94-322:什么?不,这他妈?去你妈的不干。我才不把手放到那去。

未知声音:来吧,不要粗鲁。我就是想感觉到你在。太久了,就碰一下。

D-94-322:滚你妈的婊子,我才不会拿手靠近这个吓人的墙上屁眼。

Dr. Andrews:好吧,看,你必须这么做。拒绝这么做的人都没被我们找回来-除非你把手放进墙里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

D-94-322:什么鬼?你开玩笑吗?我猜猜-我他妈不放过去就会死?

Dr. Andrews:我们不确定。但你需要把手放进墙里,如果你还想离开。

D-94-322:简直狗屁。(停顿) 天杀的,简直狗屁。(停顿) 好吧。

翻动声。

D-94-322:好了,我把手放进去了。现在怎样?

未知声音:哦,我看到你了。你就在这。谢谢你过来。好久没人来了,还带着礼物?贴心,你真是好。对我真好。

D-94-322:礼物?什么?

未知声音:这里又黑又孤独,我也饿了好久了。谢谢你甜心,我就从你这收下了-你的礼物。你真是个粗鲁的小混账,你不配它。你花了这么久时间,你不配它。现在它是我的了。归我填饱肚子。感谢你。

D-94-322:什么-

D-94-322被拉到墙上的声音,之后是厚重、湿润的拉扯声。

D-94-322:啊上帝,啊上帝,啊我操,啊-(晕倒)

未知声音:别担心,你这没良心的婊子小孩。别担心。我也会喂饱你的。你可以拿走我的。我会把它给你。可爱的小伙。好小伙。喂饱你。

关门声

在此次互动后不久,撤离队进入地下室带出因休克陷入昏迷的D-94-322。将其送往Site-94医务室稳定状况。

在Site-94观察2天后,D-94-322的头部右侧出现一带脓疱的巨大赘生物。发现此事后,对象开始恐慌,头上的赘生物开始对其脑部形成严重压迫。对象被紧急送往站点创伤治疗中心,但在途中死亡。

尸检中,发现对象头上的赘生物实际是一只腐烂、衰老的手,出现在对象的大脑和头骨中间,挤破了头骨对其脑部形成巨大压迫。该手在对象死亡后的几小时里仍然持续抓扯着大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