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175

作者注: 以下内容包含对性别焦虑和制度性歧视的讨论。

按照您自己的节奏阅读,并想读多少就读多少。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4175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被废除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无效化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isruption-class}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risk-class}

描述:SCP-4175是一种I级人形特异现象,可由一面浴室化妆镜中的映像进行观测。SCP-4175理论上是Alex Conrad的鬼魂遗留。该13岁受害者于2014年8月30日为其父母蓄意谋杀。

SCP-4175已显示出与该室内多种物品交互的能力,以试图与任何出现的个体进行交流,它做出的行为包括以下几种:

  • 操纵淋浴室的浴帘。
  • 连续开启、关闭镜子的梳妆灯。
  • 在地面瓷砖上显现出形成简单字样的血渍。

以利用淋浴头往室内引入水蒸气并在镜面上写下字样的方式,已与SCP-4175建立更多直接的交流。该时SCP-4175也以相似方式进行了回复。

附录.4175.1:对特异现象的首次采访

在获取SCP-4175后,MTF Psi-8被通知对SCP-4175进行一场低优先度的预备面谈1。ψ-8 Maria Hayes被ψ-8指令官Seojun Cortez派遣往Site-17。

首项附注:在以下预备面谈的一年前,ψ-8 Maria Hayes曾要求使用SCP-113进行对自身性别焦虑的缓解。因该项目的运输成本,该要求已被驳回。


<记录开始>

(ψ-8 Hayes将数枝燃烧着的蜡烛放在梳妆台上,熄灭梳妆灯,并朗诵Kam仪式——一本提供给MTF Psi-8高级成员的仪式书籍——中的一篇文章。全程的准备与执行持续了十分钟。)

(在朗诵之后,一个类似SCP-4175的特异现象出现在ψ-8 Hayes相邻的房间内。SCP-4175在镜面映像中不再可见。)

ψ-8 Hayes:你好,你感觉还好吗?

SCP-4175:天哪,好痛。你要我做什么?

ψ-8 Hayes:我要将你拉出镜子一段时间。我需要你回答一些问题,然后就会离开。我推测在面对面的情况下对谈能够更轻松一些。

SCP-4175:问题?我也能问一些问题吗?

ψ-8 Hayes:当然,不过是在采访之后。好的,让我们开始吧:你的名字是Alex Conrad吗?

SCP-4175:对。

ψ-8 Hayes:你对你前生的最后能够回想起什么吗?

SCP-4175表现出轻微的忧愁,它说话的音调在升高。

SCP-4175:“前生”?我死了?

ψ-8 Hayes:不幸的是,对,你死了。尽管如此,这没事的。因为一些原因,你的意识附着在了这面镜子上,所以——

SCP-4175:我——我的意思是,当我在镜中醒来时我觉得我也许是死了,但是如果我真的逝去了……我的家人知道我还在这里吗?

ψ-8 Hayes:没有,我们没有告知他们。听着,一切会好起来的。我已处理了数年的魂灵现象,我对死亡之类的事项很是精通。

SCP-4175:嗯,好。只是……麻烦找个办法把我从这里弄出来,我已经没法再待在这镜子里了,那种感觉真的很糟。

ψ-8 Hayes:你能描述一下镜子里面的情况吗?如果你需要休息,我们可以暂停一会儿再继续。

SCP-4175:不必了,我没事。

SCP-4175沉默了数秒。

SCP-4175:那里十分黑暗,同时也拥挤,就像你被从四面八方挤压。我几乎可以定论那里什么都没有——除了我。在那里感觉是不对劲的,我感觉我不应该待在那里。

ψ-8 Hayes:你能在那一边透过镜子看到东西吗?

SCP-4175:某种意义上可以。我实际上能看到镜子,只是……嗯,那个镜子。

ψ-8 Hayes:有什么不对的吗。

SCP-4175:一切都是错乱的。在那上边,我的脸庞开了洞,并不断腐烂着。

SCP-4175开始表现出剧烈的痛苦,它的声音歇斯里地着变得尖锐。

SCP-4175:那是我吗?我真实的身体是否正在某处腐烂着?他们找到我的身体了吗?

ψ-8 Hayes:嘿,坚持住!你没事的!

ψ-8 Hayes走向地面,坐到梳妆柜旁。

ψ-8 Hayes: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只要他们将你研究得更透彻一点就有可能将你驱除——呃,帮助你前往来生。

SCP-4175:你不是那些科学家中的一员吗?

ψ-8 Hayes:不,我环游世界,与鬼魂、幽灵对话,这是这个星球上最酷的工作。

SCP-4175:听起来是那回事。大部分的鬼魂都像我这样吗?

ψ-8 Hayes:你的意思是?

SCP-4175:你明白的,比如……被困住。

ψ-8 Hayes可闻地叹息。

ψ-8 Hayes:对,它们大部分都是这样,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在能帮助它们的时候,协助它们前往来世。在这一领域,我能够选择是否要将它们无效化。只是对于被收容的异常,我觉得我没有这个权限。

SCP-4175:那真糟糕。

ψ-8 Hayes:对,没错。

二者均沉默了数秒。

SCP-4175:我觉得有点嫉妒你。

ψ-8 Hayes:我,还是我的工作?

SCP-4175:我猜两者皆是。你活着,还有份特别棒的工作,帮助着人们。我觉得困在镜子中最糟糕的事情就是我知道镜外的人们都在如常过着他们的生活,我真的很想像他们一样。

ψ-8 Hayes:但是你却为自己所困。这也是你为什么痛恨自己看到的东西,对吧?

SCP-4175:对,就是如此。

ψ-8 Hayes:嗯,我知道一些技巧,可以让你缓解这种有关存在主义的痛苦。你想要听听看吗?

SCP-4175:当然!嗯,我们的对话现在是在录音中吗?

ψ-8 Hayes:对,这让你困扰吗?

SCP-4175:不,我的意思是……对,这感觉有点受人打扰。

ψ-8 Hayes:别担心,我明白了。马上——

此时,ψ-8 Hayes断开了录音装置的连接,终止了对剩余采访的录音。

<记录结束>


后记:在从收容单元中出现前,ψ-8 Hayes与SCP-4175又交谈了48分钟。据称,在该次预备面谈中提出的所有问题都已被回答,故可判断该队员对协议的破坏无严重性。ψ-8指挥官Cortez批评了ψ-8 Hayes,并为此违令处以两周的停职。

ψ-8 Hayes亦申请特别安保权限2/4175以进行进一步的实验,该申请已被初级研究员Natalie Reems通过。

附录4175.2:无效化

截止至2015年7月8日,SCP-4175已被宣布被废除。该异常被ψ-8 Hayes私人地进行驱除,并未做下该程序的音频记录。对音频记录的寻回被判定为低重要级,而该程序的视频记录已找回。

视频记录:

<记录开始>

ψ-8 Hayes进入收容室,持有数个符合Kam式驱除仪式的神秘学物件。她向SCP-4175致意,将物件放在它面前的柜子上。

SCP-4175与ψ-8 Hayes在准备仪式时交谈了数分钟,其内容目前仍为未知,但不显得悲伤。

ψ-8 Hayes在保持与SCP-4175交谈的情况下开始了驱除仪式,SCP-4175在15分钟的仪式过程中逐渐从镜中消失。

SCP-4175与ψ-8 Hayes在SCP-4175几不可见的时候停止了对话,SCP-4175最后一次开口,而ψ-8 Hayes答复,此时SCP-4175已经完全消失了。

ψ-8 Hayes移除了用于驱除仪式的物品,并在离开收容室的时候明显地笑了。

<记录结束>



Site-17目录导航: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