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227
Blank%20lake.jpg

█████湖,由Dr. Larsson所拍摄


A%20warning.jpg

该警告标志位于█████湖周边的偏僻区域。翻译:前方林道,小心野兽。

项目编号:SCP-422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已在SCP-4227所处的湖区周围设置高压电网。电网上每隔30m设有一个安全摄像头,并派专人24小时监控,且部署4名武装人员驻守在SCP-4227所在湖区的主要入口并保持警戒。任何暴露在或观察过SCP-4227-A或SCP-4227-B的非基金会人员将会在护送下离开该区域,并被实施A级记忆删除。

若有单个或多个SCP-4227-A、-B个体突破收容,MTF-Epsilon-11(“Nine-Tailed Fox”-九尾狐)、MTF-Nu-7(“Hammer Down”-落锤)与MTF-Gamma-6(“Deep Feeders”-深渊喂食者)将会被派遣,进行重收容工作。同时,MTF-Lambda-5(“White Rabbits”-白兔)也将被派遣,进行处理SCP-4227所造成损害的后续工作。若对SCP-4227的重收容工作失败,亦或者其已对现实与时空连续体造成巨大破坏,相关MTF有权自行处决收容失效的SCP-4227-A实体。

以下为MTF-Nu-7指挥官██████于20██/06/28记录的笔记


SCP-4227-A的真实战力并不强。当它们使用现实扭曲能力时,它们的体力会快速消耗。因此只要用随便什么玩意让它们疲惫下来,一只美洲豹都比它们强上不少。有一次,我们小队在进行重收容工作的时候,一只SCP-4227-A惨死在装甲车的履带下,被绞成肉末。对于这种怪物,“集火”、“集火”、“集火”,就是杀死它们最佳的方法。

SCP-4227-B突破收容时,由于将其重新收容于SCP-4227中可能会导致多次收容失效,因此所有突破收容的SCP-4227-B个体应被立即处决。当一类人生物接触了SCP-4227-B,应立即将其处决,同时将尸体焚毁,以防止SCP-4227-B可能造成的物种泛滥。

SCP-4227.jpg

SCP-4227照片。 由MTF-Gamma-5所拍摄。

描述:SCP-4227是一个位于瑞典南部███的█████湖底部,一直径为100m的近圆形坑洞。SCP-4227被发现于一异常事件中,当地居民█████报警时声称██名儿童在湖中游至某个区域时突然失去踪迹。当地流传着关于该湖泊的一个传说,称这个湖埋藏着所有人曾经失去的事物。有人怀疑受难儿童是由于好奇心而接近该湖泊,从而被SCP-4227-A杀害。

经探测,随着深度增加,SCP-4227的休谟指数会逐渐增大。根据报告,勘探人员在湖水中感受到近似糖浆的浓稠感。

SCP-4227内部包含着大量人造物品或属于人类的生物。目前记录在案的物品有:各种型号的汽车;一架波音777-200ER飞机;大量纸张/纸板;各类衣物(其中袜子的数量最多);各类人造产品与制作材料;死于溺水或饥饿,以及[数据删除]的不同品种的宠物,如猫、狗与仓鼠。这些物体的来源尚未查明,且并未表现出异常性质。

SCP-4227的内部还包含了一个存在空气的洞穴,可通过附着在SCP-4227内壁上的已报废巴士车厢进入。该空间的内部大小仍未知,目前观察其近似于一个地面异常平坦的洞穴。和SCP-4227的其余部分相同,该空间内部也包含了大量的属于人类的物品。

SCP-4227-A为一类未辨识的两栖类人型实体,具有现实扭曲能力,身高在1.6m~2m之间,体重在50kg~100kg之间。SCP-4227-A的下半身与白鲸Delphinapterus leucas近似,其嘴部与欧氏尖吻鲨Mitsukurina owstoni近似。当SCP-CN-4227-A离开水面时,它们的下肢会纵向分裂开,暴露出存在于内部的带关节的双腿。SCP-4227-A的行为依靠本能,但是在捕猎时仍表现出一定的智能。SCP-4227-A在水中行动时几乎不会发出声响,这使得SCP-4227-A的捕食目标几乎无法发觉SCP-4227-A的靠近。SCP-4227-A没有感知光线的器官,推测它们通过回声定位来导航,但对此推测仍需要进一步的研究。SCP-4227-A的受害者通常死于失血过多或溺水。根据湖中的尸骸,推测SCP-4227-A为一种肉食性的食腐动物。

杀死受害者后,SCP-4227-A会进行一次被命名为“美人鱼之吻”的行为,即用嘴通过呼吸道将受害者肺部空气吸取出来。有理论认为,这样做是为了让受害者能够更快速地沉入SCP-4227的底部,从而隐藏受害者的尸体,不让其他SCP-4227-A个体察觉。当有其他生物进入SCP-4227时,SCP-4227-A将会变得情绪激动。原因尚未查明,部分研究员猜测SCP-4227-A可能拥有“领土”的概念。

SCP-4227-A可通过现实扭曲能力来改变其周围空间的时间流速。这使得它们能够使目标对象的时间相对基准时空来说减缓,使其丧失行为能力;或者使自己的时间相对基准时空来说加速,使其在水中相较于基准时空来说速度提升至███km/h。同样的,SCP-4227可使目标对象的时间相对基准时空来说“冻结”,或导致其迅速老化。

以下为Dr. John Larsson于20██/02/21记录的笔记


我和我的研究团队在研究时发现,SCP-4227-A只能控制时间流速。它们无法改变时间不断向前流动的客观事实;总而言之,它们无力倒流时间,亦或者彻底静止时间流动。

SCP-4227-B.jpg

图为一突破收容的SCP-4227-B个体。该照片由特工██████肩部的摄像机所拍摄,随后该特工成为了SCP-4227-B的宿主。

与SCP-4227-A相同,SCP-4227-B也是一种两栖的食肉动物,在某些情况下会表现出同类相食的行为。SCP-4227-B外表近似鳝鱼或蛇,个体身长为1.2m~2m,体重为2kg~15kg,多生活在SCP-4227内的阴暗深处。如SCP-4227-A一般,SCP-4227-B的行为同样遵循本能。

SCP-4227-B可通过插入数百根类似昆虫刺吸式口器的器官插入一宿主的组织内部,进行无性繁殖。据报告,SCP-4227的该行为不会刺激宿主神经,因此这一过程往往极易被宿主忽视。经过5分钟的孵化期后,被SCP-4227-B叮咬过的区域将开始发红,并转变为为类似蚊子叮咬后的囊肿。在此阶段,宿主报告称“有强烈的瘙痒感”。在SCP-4227-B叮咬宿主10分钟后,囊肿将会破裂,此时新的SCP-4227-B个体将会在短时间内从创口处爬出。

有理论认为,SCP-4227的底部连接着的是宇宙中的一个虫洞或裂隙(命名为SCP-4227-1)。但直至目前为止,由于休谟层面的原因,对这一异常现象的研究是不可能的。尽管目前仍缺乏证据,但SCP-4227-1普遍被认为是-A与-B实体的起源地。

附录 4227.01:

附录 4227.02:

附录 4227.03:

附录 4227.04:

附录 4227.0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