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246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4246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archon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特殊收容措施:尽管已有假设认为尝试抑制或处决该异常可能会引发有碍常态维护的事件,完全收容SCP-4246现象目前并不可行。应维持一假情报活动,积极质疑SCP-4246-1及其支持者言论的合理性。上述发言应被贬称为虚构作品、精神疾病所致后果或宗教幻觉。由SCP-4246-1(以及非异常参与者)组成的社群及教团应被密切监视。

由于其有能力获得关于基金会及其内部运作的超自然知识,尽早寻获并收容疑似B型SCP-4246-1极为重要。B型SCP-4246-1实例应被捕获并收容于灵能阻抗人形收容间内1。在对SCP-4246传输源,如SCP-4246-2及SCP-4246-3进行三角定位(或处于其附近)时,B型SCP-4246-1须受物理束缚以确保其自身安全。必须以任何可能手段对公众隐藏SCP-4246-2和SCP-4246-3及其创造者的存在。对于SCP-4246-3,临时收容区域-48已建成且须被维护。除非经站点主管授权,仅允许机动特遣队Epsilon-19“精神病院”中的个体进入SCP-4246-3内部。

描述:SCP-4246原本显现为一种病态心理状况,涉及梦境、幻觉、错觉以及对与海洋及其内容物的一种独特关系的迷恋。受SCP-4246影响的个体被编为SCP-4246-1,表现出显著的行为变化,包括发展出超常的神经病理学特征。大部分SCP-4246-1最终会逐渐开始将其异常经历阐释为传达某种奥秘知识启示的精神图景,最后导致其创立教派和相关组织。

区分SCP-4246与无关经历的最直接差异为发作期和反应之间无法解释的共性。常被报告的要素包括:

  • 蔓延于海底的巨大城市的景象。无窗的建筑物表现出非欧几里得结构,由一种被描述为光滑、无缝、玻璃状且为黑色的物质构成。
  • 含有珊瑚园的图像,其表现出无法描述的颜色,推测位于人类可见光谱外。
  • 一种无法控制的、要将自己浸入海水中的心理冲动2,经常强烈到自我危害的程度。
  • 幻觉,包含来源或语境未知的符号,通常显现为短暂迅速的闪动,在个体旁中央视野3中留下瞬时的痕迹。已知这些景象可引发头昏眼花、眩晕、创伤后紧张、精神失常、躁狂和/或抑郁、杀人/自杀想法及行为,以及新幻觉的产生4。已知受影响个体会杀死家人及朋友以将其从一场不明确但迫在眉睫的剧变中“拯救”出来。
  • 与幻痛5及身体完整性认同障碍6患者类似的报告,但表现为身体完整的健康人感觉自身失去了本不存在的肢体。受影响个体理解这种感受不合逻辑,且人体(通常)具有四肢,但尽管其接受上述观念,仍会经历这些感觉。个体描述了发生于距其身体多达12 m的幻痛事件,如同这些不存在的附肢明显长于其实际具有的肢体。在数起案例中,受到严重影响的个体移除他人的肢体并试图将其嫁接到自身,产生了致命后果。
  • 大多数SCP-4246-1最终会以溺死在海洋中的方式自我处决。虽然所有实例似乎均遭受进行该行为的强迫性冲动,少数人能够抵制这种欲望。

SCP-4246-1分为A型、B型及C型变体。A型个体最为常见,普遍表现出一或多种前述症状。现存A型SCP-4246-1数量未知,但其对SCP-4246的反应普遍上是自我收容的,且易于通过散布假情报来反制。

受严重影响的个体表现出超感知觉(ESP),如辨认常规感官无法察觉的信息,以及对某对象思想与记忆的超自然认识。这些个体被编为B型SCP-4246-1,且经过数十年研究后被确认为灵能阳性(非念动型)被动接收者——无意愿地通过ESP接收信息但无法主动将其传输。

有关C型SCP-4246-1的信息需求4级权限或“苏醒的幻梦者”项目主任Dr. Joan Henrike授权获取。

MkUaLww.jpg

Joseph Adler,全知秘教团领袖。

最早对SCP-4246现象的编目及阐释由全知秘教团——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期间一致力于研究并实践神秘学、形而上学和超常活动的组织——领袖、英国神秘学家Joseph Adler(1833 - 1921)进行。在其著作《沉没的王国,或最长者的恒久之梦》中,Adler探讨了自己一生对一被其称为“最长者Firstborns7的、被长期遗忘的族群之遗迹的构想和“灵魂”探索。与其他涉及失落世界及文明(当时的一个流行概念)的声明不同的是,Adler的作品包含对其他所谓“幻梦者”(A型SCP-4246-1)的大量采访,为一种异常现象提供了证据,并作出了描述诸如板块构造学说8、进化、模因学及物理学等概念的准确且具科学性的结论。

1920年10月29日,Adler及其9位追随者尝试进行“大规模灵魂投射”9以期更多地了解“最长者”。该尝试导致了3人死于急性心肌梗死(通常称为心脏病发作),2人死于颅内大出血(非创伤性),4人死于自我处决(方式各异)。最终Adler本人存活,但已被永久致盲。

第二天,特工到达Broadmoor精神病院,试图将Joseph Adler带回基金会拘留。发现他无反应地处于其病房中,后被宣布已死亡。其尸体被送往人形收容站点-744进行尸检。Adler的死因尚不明确,但当时被认为是由于未受治疗且因近期创伤而加剧的肺炎。

Adler的遗物中有一张未完成的地图草稿,描绘了一未知地点。由于海岸线未能与任何已知地点匹配,且图画本身未指明比例,最初认为这块部分被描绘的陆地为一座未经探测的岛屿。一切寻找该岛屿的尝试均以失败告终,该地图直到1956年都被认为无关紧要而不予考虑。

不断有A型SCP-4246-1被追踪并观察到,而B型SCP-4246-1个体遵照人形收容站点-744的特殊收容措施受到控制。基金会对SCP-4246现象的理解未有变化,直到1954年Dr. Charles Baker注意到SCP-4246-1B的Maynard-Sidgwic测试结果中的某种模式,使得他猜想受SCP-4246影响的个体并非真正的灵能阳性个体,而仅仅是在接受由某一外部力量发送与/或转移的信息。针对该猜想的测试需要创建一种新的灵能评估方法,将失败及成功的时间点及新信息的呈现均纳入考虑中。

发现B型SCP-4246-1需要一相对靠近自身的对象来读取信息,这暗示了被转移的信息损坏程度随其与来源间的距离增加而提高,或是取决于其来源(意识)的数量而非传输距离(在这种情况下,只要没有其他意识稀释该信息,位于地球上相对两端的B型SCP-4246-1便可在一次SCP-4246波动经过后清晰地读取对方的思维)。

在对B型实例的采访中,“采访者提前知晓问题/答案”与“采访者在采访前不知道问题/答案”两种情况之间出现了显著区别。在前者中,B型SCP-4246-1能够确认采访者所持有的任何信息。然而后者则会有1-12秒的延迟。在同时进行足够数量的采访后,研究员得出结论:SCP-4246现象需要12秒时间自其来源地抵达Site-744。这表明Dr. Baker的猜想正确,SCP-4246可能为一波长未知的频段,波速显著慢于电磁波辐射(若其来源地未受阻断且位于地球上)但强度足以引起信息转移/放大,并可被未知数量的个体(以不同程度)接收。

来自Dr. Charles Baker的一则声明

SCP-4246,源自X地并以Y的速度传输,会在约12秒内抵达Site-744。我设想仅仅是通过把B型SCP-4246-1转移到世界各地一系列站点并再次进行实验,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据假设,确定出一个新的最大“不知情延迟”可以为SCP-4246现象来源地的定位提供帮助。

我们又一次按描述的那样进行了实验,但结果却显示出了一个未曾预料到的问题。起初的假设是在假定SCP-4246只有单个来源地的基础上作出的,但实验结果最终表明SCP-4246是从多个地点传输来的——这极大地增加了我们搜查的复杂性。

然而,从这些数据中得出了一个重要的细节。在海洋附近(内陆海以及淡水水体未表现出此种影响),不知情延迟急剧缩短。由于未知原因,与延迟时间最短(约2秒)的太平洋相比,大西洋附近产生的延迟相对较长(约8秒)。

简单来说,SCP-4246的源头就在海里。

对SCP-4246-1个体间症状相似性的研究成果与Dr. Baker的工作一致。由Dr. Stefan Gärtner监管的一项研究注意到更具艺术倾向的SCP-4246-1中常出现之前未被描述的某些习惯。这些习惯包括类似Joseph Adler起草了一部分的地图的描绘。对约12,000幅不同图像(包括Adler的原稿)进行比较与拼合,构成了一幅显示错综复杂的城市和地理特征的完整地图。尽管地图极为详尽,其中约20%为空白(主要表现为地图中心左侧的大块“C”形)。在起初被假定为水域的地区中被描绘出的细节数量使得许多人设想Adler的地图所描绘为一湖泊而非岛屿。

1956年,基金会开始接受板块构造理论,这时SCP-4246现象的研究员逐渐意识到此前对Adler完整地图的一切阐释均有误,且图中的空白表示超级大陆“泛大陆Pangaea”,存在于古生代晚期至中生代早期11。地图的细节部分意在描绘海底——充满始料未及却无法否认的文明痕迹。

来自Dr. Stefan Gärtner的一则声明:

在数月单调乏味的工作后,Adler地图终于像拼图一样被一块块地拼凑完整了。一开始我们都不知道该思考些什么——那个完整的图像也可能是从SCP-4246-1集体潜意识中诞生的某种无形幻景。不过很快科学共识就成为了我们所必要的助力,板块构造学说解决了一个足以困扰我们数十年的问题。

作为我对SCP-4246所作研究的一部分,我在每周采访中引入了一份地图副本,问他们是否认得它。他们出现的反应从令人窒息的恐惧直到近乎狂喜的兴奋。这是萦绕在他们梦中的那个世界。

但是为什么呢?

Adler地图被划分为各板块并重新排列以匹配目前年代的大洲位置。利用Dr. Baker的不知情延迟实验所得数据,基金会得以估算SCP-4246传输源的最可能位置。这些传输源已被编为SCP-4246-2。

另有18个SCP-4246-2被发现,使其总数达到21个。这些传输源看似并不具有显著模式或相对其当前地理位置的优势。然而当它们被叠加在3亿年前超级大陆“泛大陆”的地图上时,SCP-4246-2形成了一种最大限度向远方海洋延伸的模式——从根本上暗示了SCP-4246异常现象之创造背后的某种智能安排。

Dr. Joan Henrike提出了一种针对长期遗留的SCP-4246-2相关问题的解决方案。受B型SCP-4246-1 #0027所说的一句言论启发19,她猜想SCP-4246的创造者借助维度操纵故意隐藏了SCP-4246-2的存在。重访这些地点时,康德计数器示数随周围环境变化而出现60休谟20的差异,显示出较高的维度不稳定性。Dr. Henrike进一步猜想SCP-4246-2可接收并传输SCP-4246频率,但实际上以某种未知方式被安全锚定在基准现实迭代外。

为以恰当方式研究SCP-4246-2,3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RA)被调整以耐受水下环境并呈三角形置于SCP-4246-2A的大致位置。SRA于1965年8月7日9:00被激活,导致一高达600 m、由一种无缝光滑黑色材料制成的四螺旋状结构显现。该物体于基准现实稳定存在了1分26秒,直到SRA单元突然被抹除,这可能是由于发生了一次维度锚定过载事件。次日7:00于SCP-4246-2B进行了另一次尝试,得到类似结果,但仅持续了55秒。因猜想已被证实,且损失更多基金会人员的统计学可能性被认为不可接受,进一步测试已被禁止。据推测其他SCP-4246-2的构造与2A和2B相似。

基于目前证据,理论认为SCP-4246起着一种全球网络的作用。由于该异常未能表现出任何可观察到的目标,其目的仍不得而知。SCP-4246的可观测(通过SCP-4246-1)影响是一种远比其更大的现象无意中产生的副作用。若SCP-4246创造者的真正目的确实为创造SCP-4246-1,那么其本可以利用更加简易的方式(如模因)来达成它。

在一次对新闻媒体的例行审查中,发现了一份关于南极洲异常地震活动的报告。该活动发生于1965年8月7日9:00,持续1分26秒,随后于1965年8月8日7:00再次发生,持续55秒,时长与SRA对SCP-4246-2A及SCP-4246-2B的锚定期限一致,涉及到了基金会事务。查出两起地震事件的震中目前位于79° S, 172° W,北冰洋冰川下方的某地区。来自机动特遣队Delta-21“可恶的雪人”的特工被部署至这些坐标处,在现场发现了先前未记录到的一定居点。

确信该哨岗是由纳粹德国建立并运作,但由于某些无法立即辨明的原因而被损坏并废弃。一个直径1 km的大坑以及工业用挖掘设备的存在表明有一大规模发掘工程,后被官方文件所证实。MTF Delta-21调查了建筑物,发现其中空无一人,然后封锁定居点并等待基金会研究人员抵达。

回收到的文件确认了发掘工程为一次意在回收一假定的失落文明之证据的Ahnenerbe Obskurakorps21行动的一部分。Ahnenerbe Obskurakorps至少从1930年代早期便注意到了SCP-4246异常现象,并一直在自行研究该现象,而基金会对此并不知情。通过对SCP-4246-1及其所见幻景的分析,他们得以推断出北冰洋该部分存在某些重要事物,并先于基金会针对该信息做出行动。他们将该理论中的文明视为某种“主宰种族”,尽管该结论完全是基于毫无根据的伪科学和至上主义信条。

不幸的是,其大多数研究似乎已被故意毁坏,现存文件中仅能找到对该工程的模糊指认。部署的人员数量,以及发掘行动背后显然的紧迫性暗示该组织对SCP-4246并非只有学术性的兴趣。据信Ahnenerbe Obskurakorps的终极目标是将该异常武器化,但尚不知晓其打算如何达成目的。

定居点各处均发现了争斗的迹象,区域内散布着空弹壳和冻结的尸体。码头已被夷为平地且所有船只已被故意凿沉,同时挖掘机已被破坏并抽干柴油。日志条目及散落的便条中描述了劳工和其在Ahnenerbe的监管者之间不断激化的敌意。

发掘工程最终揭露了冰面下一人造结构的存在。其被编为SCP-4246-3,呈现非欧几里得构造,由一种类似黑曜石、异常坚固的无缝材料构成。对该材料的化学分析显示出碳酸钙、几丁质、火山玻璃、镁与铁的组合,但在实验室复制该材料的尝试未能成功。对材料的光谱分析发现了不断变动的标记,是为能够识别人类可见光谱外光线频率者所设计的。

SCP-4246-3对声音表现出异常影响。在其内部发出的低语声会产生回响,使音量提高;长度仅1秒的发声可在SCP-4246-3中回荡近5分钟。留在遗迹附近的个体将会开始听见近处任何人的思维。持续接触可能导致个体发展出记忆叠合,一个例子中一位基金会特工开始相信其与同伴共有同一位妻子。思维与记忆将持续模糊化,直到受影响个体丧失精神活力或陷入紧张状态。幸而该影响在及早治疗的前提下可通过使用记忆删除抵消。

由于陡崖和斜坡数量多,且内有极端认知异常发生,在该地穿行十分困难。藤壶及相似的芽孢(固着性)生物的存在进一步表明该结构的一大部分,甚至整个复合体均在新时代晚期的冰河时期(0.339亿年前)便已处于海洋中。没有已知方法可抵御SCP-4246-3的异常影响,因此需个体限制接触量。这从根本上使得遗迹的绝大部分无法接近。钻地雷达显示整个SCP-4246-3复合体分布于一块面积约822 km2的陆地区域上,较纽约更大。

于SCP-4246-3的各种地道中发现了一本日志。其上没有署名,但其内容表明是由失踪的德国劳工中的一名所有。数篇笔记包含如下内容:

他们像使唤奴隶一样让我们工作,却连原因都从不会告诉我们。他们说这是为着祖国的荣光,但那并不是个解释!我总听说党卫军代表着德国人中的最上等者,但我不信任这些人。他们十分怪异,还向我们这边投过来恶毒的目光。

我听见了Johannes的声音可是他并没有动嘴我记得我们的母亲,我是多么为我们的离开所必然带给她的苦楚而惋惜啊。我的母亲已经不在了而Johannes也不是我的兄弟。这是怎么了?

我在此地做着怪梦,似乎并不只有我这样。我们全都见到了冰面下那座漆黑的城市。一个比亚当还要古老的王国。

石块向我们歌唱。
我们闯入了圣地。
这不可再继续了。

计划已然开始实施。我们将把神给我们看的展示给他们。
漆黑之城流光满溢——他们怎可不见祂们?
他们会明白其美妙之处。不过我们不可回归——元首将玷污它。
无人可从这冰封之地生还。

机动特遣队Epsilon-19“精神病院”被派遣至SCP-4246-3以探索并绘制其内部地图。MTF Epsilon-19成员对心灵感应、认知危害及模因性异常具有抵抗力;为达到这一标准,他们经历了大量训练、精神调节以及手术增强22

发现SCP-4246-3内部多为洪水所淹没,大部分区域需要建设水坝和抽水系统以进入。SCP-4246-3的非欧几里得构造以及错综复杂的立柱系统也使得吊索技术及装备的使用成为必要。历经8年的探索并建立各种大本营后,MTF Epsilon-19完成了对SCP-4246-3的调查。由此产生的绳索网络和锚具被轮流投入使用以建成一套极简升降系统,使得基金会能够更高效地在复合体内转移人员及补给品。由于只有MTF Epsilon-19成员能够安全留在复合体内,研究通过视频直播镜头间接进行。

SCP-4246-3最底层有一间体积约为720,000 m2的球形腔室,内含SCP-4246-4。SCP-4246-4为一有机体团块23,主要由神经元和胶质细胞——地球上所有自然产生的生物大脑中的两大类细胞组成。尽管缺乏任何明显的保养手段,这些细胞仍存活,有血管于团块中各处输送蓝色血液(血蓝蛋白)(表明存在一封闭的循环系统)。SCP-4246-4本身被浸在水中,由一层半透明穹顶保护。

经过全面分析,确认SCP-4246-4为一功能齐全的大脑,但具有非自然的尺寸及复杂度24。目前猜测SCP-4246是由SCP-4246-4的神经振荡(脑电波)所引起的,而SCP-4246-2是为接收信号并进一步将其传输至世界各地以及可能更遥远的区域而创造的。SCP-4246-4似乎是在藉由SCP-4246-2(强接收器及传输源)以及一切生物的神经元(弱接收器及传输源,但数量远比前者更大)构成的神经网络将脑电波扩散至全球。据信SCP-4246-4根本上是在按一种连续的循环检视着整个地球,由于仍不得而知的原因收集着信息。因此猜想SCP-4246-1如同过滤器般在以其各自的大脑收集着某种信息,随着数十年间无意的沾染,其精神变得愈加不稳定。


警告:下列文件为4/4246级机密


任何无4/4246级权限的访问尝试均会被记录且将导致立即执行的纪律处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