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248

项目编号:SCP-4248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4248存于不透明锁柜内。锁柜只可在在任站点HMCL监督员或项目领导人的书面许可下开启。禁止大声阅读SCP-4248。

描述:SCP-4248是一基督教主题儿童图书,标题为《上帝的字母表》,作者为Terry A. Davis。未发现其他由此作者Davis所著的书籍,其本人被记录于2018/08/11为卧轨自杀。

每一对书页中都相应有一字母和一张配图。此外,每一对页中还包含有一首与该字母相关的短诗。这些诗一般涉及基督教主题,诸如“A”表示夏娃在伊甸园偷吃的禁果(Apple)。在部分情况下,大声诵读这些诗句1将造成宗教类异常现象。

SCP-4248如被无声默读,可被完整阅读而不引起异常。在被默读时,SCP-4248有27页:每页都有一英文字母,还有一结尾页要求读者将此书分享给朋友。然而,读者报告称有一种大声诵读SCP-4248的轻微冲动。

事故报告4248/001

SCP-4248最初由Davis在2013年某时作为儿童图书自行出版,在多个宗教圈内获得评论赞誉。在事故4248/001前,估计有超过一百万本副本被售出。

2019/04/05的12:00PST,所有SCP-4248个体突然消失。对SCP-4248的记忆仍然留存;然而,没有SCP-4248个体留存。此事件最初由一位牧师报告,他坚称在阅读时自己的副本“就从眼皮子底下不见了”。基金会在大媒体的关系人建立了大规模召回的掩盖故事,对直接目击者施以了记忆删除。

这起初被视作一次超常事件,未展开更多调查。然而,三个月后在对Site-19的Safe级存储锁柜展开常规复查时,发现有一未记录锁柜内存有一份SCP-4248,未受4248/001事件影响。

在事故4248/001前未记录到SCP-4248与异常活动有关,确信其在此事件前不具有异常。

测试记录4248

既往测试已确认SCP-4248内特定书页在被大声诵读时具有异常性质,D级人员D-4556被指示对另一房间内的研究员大声阅读每一页SCP-4248。其结果、异常效应记录如下。

书页:A

诗歌:“A是禁果Apple,亚当夏娃吃过它。 / 上帝对此很生气,对他们狠狠下惩罚。”

图片:一颗苹果树,树下有一男一女吃苹果。

结果:无。

书页:B

诗歌:“B是圣经Bible,一本好书上善佳 / 谁要忘记多读它,上帝挂你上钩架。”

图片:有十字架的卡通书,推测是圣经。

结果:无。

备注:为简便之故,所有无异常性质条目已从记录中略去。

书页:D

诗歌:“D是使徒Disciples,譬如犹大与雅各。 / 犹大背刺叛耶稣,身后地狱永火磨!”

图片:十二使徒与耶稣坐在桌边。

结果:大声读出时,SCP-4248被朗诵的观察间内所有区域光强显著增大。D-4556报告称感觉“害怕”SCP-4248,“好像它[是]本恐怖书”。D-4556被指示继续阅读。

书页:G

诗歌:“G是神恩Grace,你求上帝就为它。 / 你要搞错惹到他,悔不当初你定答。”

图片:类似基督教上帝的蓄胡人物。面部被永久性马克笔涂抹。测试表明此种删改不是书籍原本的一部分,也无法在不造成SCP-4248不可逆损坏下去除。

结果:阅读时,两本詹姆斯国王版圣经显现在房间内。此效应发生在整个站点,圣经显现于Site-31内近乎所有区域。在收集整理后,总计发现23本圣经。此外,D-4556和参与研究员报告有继续阅读SCP-4248的轻度冲动。

备注:检查这些圣经后发现其中所有对“上帝”、“主”、“Him”的提及都被黑色马克笔涂改,最后20页缺失。在最后一页处以干掉的血迹写有“我们不会回来”字样。

书页:I

诗歌:“I是以色列Israel,应许之土与神圣之地。 / 我们必须将它夺回,不然上帝要我们动手自缢。”

图片:穿着十字军铠甲的人在舞剑。

结果:D-4556念完后,Jacobs研究员起身,大喊,把椅子丢向D-4556。武装安保人员不得不将试图攻击D-4556的Jcobs带出房间。

同一时间,Site-31的人员报告听到低声、不可分辨的低语从脑中传来。

书页:M

诗歌:“M是救主Messiah,已然来过又离去。 / 我等救主只认耶稣,不然上帝便要将我们灭去。”

图片:耶稣基督像。右半边书页被撕掉。

结果:事后分析发现,在诗歌被大声读出后,Site-87人员报告从SCP-1348-03后方传出大剂量辐射。D-4556还称感觉有幻觉,要求稍作休息,其要求被拒绝。

备注:“N”的书页被撕掉。未知其完整诗篇是否有异常,阅读残余断篇不会引起可察觉的异常现象。

书页:ש23

诗歌:“耶稣与地狱本是一回事,为何我们要忙着鄙视?把你们自己丢上巢去,让那鸦叫唾弃!”

图片:未知。D-4556没有提及图片。

备注:此页不会在非大声诵读SCP-4248时出现。

结果:事后分析发现该诗句的诵读与多个亚伯拉罕系SCP器物的收容突破同步,造成多起人员伤亡。参见主列表文件的SCP-3570SCP-3632SCP-3296获取详情。此外,阅读间内的光线开始泛红,研究员称听到脑内出现不连贯声音。

在阅读该条目且声音出现后,D-4556被要求停止阅读,然而D-4556抗命不从继续阅读。

书页:ע

诗歌:“你的鸦叫就是你的束缚,他们把自己投到树上。/ 我们必得屈服[认知危害已编辑],不然他要令我们永不能成。”

图片:未知

结果:事后分析连同卫星追迹发现有一大型建筑于诗歌念到结尾时出现于澳大利亚内陆。参见探索记录4248获取详情。此外,研究员称脑内声音开始不连贯呻吟,局部阿奇瓦4等级激增45分阿。

书页:צ

诗歌:“若群鸟将带——”

备注:SCP-4248被武装守卫强行带出。D-4556试图攻击守卫来反抗,对其施以镇定。局部异常现象停止。

额外备注:在从D-4556处取回后,未在SCP-4248内发现含有希伯来字母的书页。默读SCP-4248全书后只会发现26个标准英语字母。

探索记录4248

在事故4248/002中,一个类似仓库的建筑出现在坐标[确切坐标已编辑]。该设施有两层楼,其标志与基金会掩体相似,但略为低级。特工Carnigan自愿探索设施。

除标准基金会特工装备和枪械外,特工Carnigan还佩戴了体载摄像机记录周边情况。

摄像机启动。Carnigan特工正看向设施。该设施处于相对良好的状态,因历史略有残破,但有来自小型枪火和内部爆炸的损坏痕迹。此外,周边区域表现空旷且有些错位。推测曾在建筑所在地发生了一次武装冲突,尽管该地区内未有过军事活动记录。

Carnigan特工被批准进入设施。Carnigan靠近前门推门。门未上锁,在开启时发出了嘎吱声。建筑内有两个楼层。Carnigan所在的一楼有一走廊和十个牢房。二楼从楼梯上楼,是一监督一楼的楼厅。

Carnigan特工被指示调查房间。Carnigan来到左侧第一间房,摄像头拍摄其内。房间内有一桌、一椅,墙上贴有十字架。房间地面有干燥血迹。

为简便,其余房间内容概括如下:

  • 右侧第一间:一个木箱。箱内有一金色高脚杯和一件牧师袍。
  • 右侧第二间:一把高脚凳,其上方有一微型耶稣像以未知方式相连。Carnigan特工称房间内有数量反常的鸟类绒羽毛。
  • 左侧第二间:空房间,无居住痕迹。
  • 左侧第三间:空房间,无居住痕迹。
  • 右侧第三间:空房间,无居住痕迹。
  • 右侧第四间:空房间,无居住痕迹。但Carnigan特工指出房间内散发出一种强烈的烧肉气味。
  • 左侧第四间:一辆2014年产Subaru汽车,周围画有粉笔环图案。房间地板沾有干血迹;然而环内没有血迹。
  • 左侧第五间:一个树脂玻璃盒和VHS磁带掉在地板上。盒顶开启,磁带大部分被扯出撕碎。
  • 右侧第五间:房间门被锁住,内部填满各种鸟类尸体。Carnigan拒绝开门。

Carnigan之后沿楼梯上二楼。在楼厅外,二楼上还有三间办公室,和一个主机访问面板。面板显示屏上每两秒一次地闪烁着“紧急收容突破/系统核心错误”字样的醒目红色字体。

Carnigan被指示尝试访问主机面板。他输入权限,获得操作系统访问权。然而,一个对话框弹出称全面系统清除已经完成,系统正在关闭。Carnigan无法重启主机。

在重装主机失败后,指示Carnigan去查看办公室。第一间办公室上锁。Carnigan强行破门而入。其内有一桌,档案柜和一个垃圾箱。垃圾箱周围是灰烬和灼烧痕迹。没有文件或其他设备可阅读。

第二办公室门未锁。Carnigan开门,发现一间几乎与第一间相同的办公室,但其桌上放有文件,描述了某种程序,Carnigan将其取走。

第三件办公室门虚掩着。开门后Carnigan躲开了门上准备砸侵入者头的重物。进入办公室后,发现所有陈设都被钝性武器破坏。Carnigan从桌子的碎块上找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Carnigan特工离开设施,与外部驻守人员会合。摄像机关闭。

额外备注:探索进行两周后,仓库在无结构不稳定迹象的情况下倒塌。在其倒塌一个月后,废墟完全从现实中消失。此现象的原因仍不明确。


下列文件为机密,需要4/4248级权限访问。无权限者若继续访问将招致纪律处分,最高可包括解除基金会雇用。


寻获文件

笔记本电脑:一台从仓库办公室中寻获的笔记本电脑,型号为惠普Inspiron 15 7000,运行着OSCP5v4.1.203。登录界面表明该电脑属于基金会驻Site-17的研究员Dr. John Haskall。联系Dr. Haskall后,发现他对此电脑毫无记忆,但能使用自己的标准基金会权限将其打开。

除标准应用外,电脑内还存有Dr. Haskall宠物猫的几张照片,以及一份音频记录,推测是两名男性间的采访对话。音频抄录如下:

<开始记录>

VOICE 1:我们两个都知道你的名字,也都知道你做了什么。现在给我说说Mr. Davis。

VOICE 2:啊,Terry和我老早就认识了。中学实验室搭档,我想,就这么遇到的。两种不同的生活轨迹,他是程序员,我是作家,但我们总是保持联系。

VOICE 1:直接跳到SCP-4248好了。为何他联系你?

VOICE 2:W好吧,有天,他打给我,问我能不能帮他写本儿童书。给他说我不是写儿童文学的,他该去找别人。然后他要我帮他写一本儿童书。我想他发现我在帮图书馆写东西了,那时候。

VOICE 1:所以你帮他创造了SCP-4248?

VOICE 2:嘿,你怎么说的好像我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什么?我又不能预见未来,我不知道澳大利亚会沉没。老实说本以为他就是要搞些政治宗教,或者就是糊弄人。

停顿。

VOICE 2:不知道他这他妈是想召唤上帝。

VOICE 1:为何他要试图召唤上帝?

VOICE 2:他疯了呗。以前是无神论者,然后,莫名其妙,就变成了硬核天主教。开始传导基督的话,我觉得有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下一个弥赛亚。他还是很聪明——所以我才和他交朋友的——但他总是到处推销宗教。

VOICE 1:你觉得他成功了么?

VOICE 2:怎么可能。太平洋里的那东西,在TV诵读后钻出来的那个东西,那不是上帝。已经努力说服过自己了,但我觉得上帝不会长有双翼或者鸦叫。

停顿。

VOICE 1:关于,嗯,太平洋里的那个实体,你这么叫的吧。是它导致了,嗯,最近的事件么?

VOICE 2:老实说,相关性不等于因果性。但是,当一个巨型怪兽出现,大半个世界发疯,我得说这就是因果性了,对。

VOICE 1:它从哪里来的?为何会到这里?

VOICE 2:绝对不是上帝,不知道为何要把圣经扔的到处都是。但从声音上判断,它是从别的什么地方来的。它受了伤,血流遍整个海洋,所以可能是受伤了。我喝过一次这水,我知道电视上说不能这样,但我很好奇,想知道他们是不是有隐瞒,你懂吗?

VOICE 1:所以你——

VOICE 2:对。别训我,我知道,我知道这样的后果,我也把羽毛压制在了可控范围内,暂时。

VOICE 1:你觉得接下来会怎样?

VOICE 2:我吗?我会死掉,就这么直接简单。但那鸟?[认知危害已编辑]?他也在死去。它到来就受了伤,只是垂死挣扎了。不过它也在找落脚地了,一旦它完事,我觉得鸦鸣就再不会停下。

<结束记录>

备忘录:下列备忘发现于仓库办公室桌上。它似乎描述了一种“阿兰贝斯克协议”,似乎是忽怠协议的某种平行版本。6

阿兰贝斯克协议


撰写:站点主管Calvin,O5-6


概要:在过去3周,多个潜在的世界末日威胁使基金会必须采取收容与无效化。当前,预计BE级“人类迁徙”情景将于本年12月发生。

这些威胁的根源似乎为一本以宗教儿童图书形式出现的信息危害媒介。该书变成了公众认知的一部分,因而无法从公共系统中简单移除。此外,过多物理副本的存在也使基金会不能通过忽怠协定将其完全根除。

为此已将忽怠协定升级为阿拉贝斯克协定,描述如下,用以将该信息危害从公众中移除。

程序:

  1. 发起大规模公共召回,提议平民将其媒介副本出售。预计能从平民处以此获取大部分媒介。
  2. 机动特遣队Nu-7(“落锤”)和Tau-7(“轮回”)将出动到美洲、欧洲和亚洲处决SCP-████-1个体。
  3. 执行忽怠协定,以媒介为目标。将提升空气内微粒浓度以使公众陷入昏沉。
  4. 在昏沉阶段中,进入住家搜查媒介,之后予以销毁。
  5. 所有基金会知晓阿拉贝斯克协议的人员将接受记忆删除。部署电脑病毒抹除网络上与媒介相关的信息。
  6. 通过主要媒体的广播以模因形式传递伪造记忆。全面教化预计将耗时3周。

文件背后以红色钢笔写有“我想回去”字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