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284
tower.jpg

SCP-4284-14在展示其求偶色。

项目编号: SCP-4284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直至有明确证据表明不再有天然群体存在,将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对SCP-4284个体展开积极猎捕。 MTF Lambda-37“塔楼力量”被指派全权进行对SCP-4284的摧毁、抓获和在Site-231的收容工作。
被标记为保护的SCP-4284个体江北分别收容在大小合适的圈养区内,应为其提供比例可接受的水和各式原矿石。收容中,饲养员应熟悉饲养员手册中对应其指定SCP-4284个体的职务。这些职务包括但不限于为个体装载基金会GPS追踪器、为个体外骨骼涂色和维护、监控并记录其冬眠和交配规律,并执行为特定SCP-4284个体设置的心理促进活动。

tower_2.jpg

SCP-4284-22被基金会抓获前。

描述: SCP-4284是一种有感知的陆生无脊椎动物,与甲壳纲动物和其他节肢动物在生物学上有些许相似。SCP-4284个体的外表与人造升降储水塔毫无差别。因其在外观和构成上的相似性,正在研究SCP-4748与之是否有潜在关联。

SCP-4284在受威胁时会具有第一,并可以其附肢自卫,造成致命后果。在与SCP-4284个体互动时应保持高度谨慎。SCP-4284为变温动物,令其在热成像系统下不可见,加大了野外辨识工作的难度。

SCP-4284对大部分抛射类武器免疫,但易受电击影响。可通过抛射型穿甲注射器来使用氯仿或其他标准镇定剂加以镇定。

SCP-4284在阿拉斯加湾海岸和西英属哥伦比亚的其他地区最为常见。因其独居习性,人类接触极为罕见,但野外个体可能在长期未获得食物后游荡到人类居住地附近。

保护性收容: 六个SCP-4284个体被基金会保留以供研究。新个体只在现有收容个体死亡后予以收容。每一只收容中的SCP-4284都会被分配一名“饲养员”,需为至少2级权限的收容专家。任何有2级以上权限的基金会人员均可申请担任饲养员。

下面是截止01-12-2019的全部六只个体的列表,包括简短描述和对应饲养员。

个体 描述 饲养员
SCP-4284-9 四足雄性,高40米。纯天蓝色。 David Barrera研究员,2级
SCP-4284-14 八足雌性,高65米。有红白条纹,顶部有方格状花纹。易于急躁。 Dr. Elliot Walker,3级
SCP-4284-16 八足雌性。高45米。外骨骼严重受损锈蚀。有多个不同颜料层。在和其他雌性个体接触时会进入愤怒状态。似乎在蜕壳上存在障碍,需要饲养员特别注意。 Dr. Abigail Swanson, 3级
SCP-4284-21 六足雄性,高65米。纯酱紫色。 研究员Dexter Mann,2级
SCP-4284-22 青春期四足雄性,高35米。纯白色。易于接近人类。 初级研究员Aubrey Kirkland,2级
SCP-4284-40 六足雌性,高60米。黄黑平行条纹。表现出高出平均的智力。对人类和其他个体极具敌意,但似乎对Dr. Winters有一种超出预期程度的配合。 Dr. Jacob Winters,4级

事故报告4284-03.19.2019: 在该日期,MTF Lambda-37对圈养区06发生的收容突破做出响应,这里是 SCP-4284-40的居住地。安保摄像头拍摄到4名MTF人员被SCP-4284-40的放射附肢刺穿而阵亡。可动触须也被看到卷起了两名安保人员,将其扔出设施。

SCP-4284-40上方的一个临时鞍座上坐着Dr. Winters,现将其编为PoI-4284。复审事件后发现PoI-4284提前瘫痪了圈养区06的安保锁。 SCP-4284-40与PoI-4284尚未被找到。

PoI-4284的动机尚未确定,但应注意因SCP-4284-40的暴力倾向,MTF Lambda-37在此事故前正在考虑对它进行处决。PoI-4284对此种安排表示了明确反对,坚称他已对SCP-4284-40取得进展。

附录4284-04.21.2019: 在该日, MTF Lambda-37狐步舞中队指挥员Dillon Cooper下士被指派执行例行收容探索。列兵Leslie Knight, 列兵Devin Byrd和列兵Shiloh Cash被指派给 Cooper下士协同探索。

探索开始约45分钟后,Lambda-37在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97号高速路的70英里站附近发现一储水塔。确认该水箱没有被登记为人造物后,经过更多视觉检查,辨识出该水箱就是SCP-4284-40。Cooper下士决定对SCP-4284-40进行处决。

Lambda-37从列兵Cash的Mk 153 SMAW中发射了三枚HEAA,击倒SCP-4284-40。列兵Cash和下士Cooper在对峙中被放射附肢刺穿身亡。从Cash和 Cooper身上取回的视频记录显示,SCP-4284-40预测到了MTF所计划的侧击路线,以搭载HMG和便携式迫击炮的车辆为目标,刻意加以了破坏,且战术性针对了 下士Cooper,表明其对中队指挥结构有所了解。

检测尸骸后,发现PoI-4284的尸体在SCP-4284-40的胃中。这是基金会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观察到SCP-4284做出肉食行为。基金会进行的尸检确认SCP-4284-40无法从PoI-4284的尸体上获得任何养分,将其尸体吞食的动机仍然未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