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299
medium.jpg

SCP-4299 (约于2015年)

项目编号:SCP-429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于SCP-4299所在的花园周围建造一个温室,建筑周围50平方米的区域被禁止平民出入。花园和温室的一般维修应由经过特殊培训的二级人员进行。

SCP-4299-1实例需被持续监视,直到发生盛放事件。受盛放事件影响的个人将立即得到保护,任何目击者都将得到赦免。

描述:SCP-4299是一种浅粉色玫瑰,位于法国栋夫龙的一个小玫瑰园。其具有语言交流能力,从柱头处发声,且花瓣如同嘴唇一样开合。SCP-4299也能够移动茎部面对与其交互的对象,并且沿茎秆的长度以叶为手。SCP-4299具有极强的会话性,能与任何接近它的对象进行交互。将SCP-4299从其位置移除将导致当前玫瑰异常性消失。SCP-4299将在花园中的另一朵玫瑰中再次显现。

与SCP-4299进行对话的受试者产生血压下降、神经舒缓的情况,同时体验到通常被描述为“安抚”的感觉。与SCP-4299对话结束后,SCP-4299将提供与其交互的对象一枚花瓣。若受试者接受SCP-4299的给予并食用所提供的花瓣,他们将成为SCP-4299-1个例。无论是否接受其给予,SCP-4299将拒绝与该对象进行进一步的沟通。

在SCP-4299-1的个例中,与SCP-4299进行交互后产生的效果具有永久性,无法被记忆删除抹除。SCP-4299-1个体的幸福感也高于平均水平,不会出现抑郁、焦虑等消极情绪障碍。

盛放事件:无论出于何原因,盛放事件发生在SCP-4299-1实例离世时。自然状态下的开花事件通常在SCP-4299-1个例老年时(通常是七旬或八旬)1,发生在他们的家里或类似的舒适场所。在停止所有的生理活动前,个例将进入一种休息状态,并在一个多小时内入睡。个例逝世后,尸体会变成红色的玫瑰花瓣。有此产生的花瓣不具备异常性。

实验-4299-1:


更新日志:关于SCP-4299的第一个异常案例于2015年6月15日被记录,在此之前,几名目击证人报告称一名女性“爆发为花瓣”。机动特遣队Pi-30(枝剪) 被派遣调查花园。附件资料在事故地点附近被找到。对文件进行法医分析后确认作者为一名73岁的,名叫米亚·罗斯的女性。一篇封面报道称米亚·罗斯因心脏骤停去世。目击者被施加以A级记忆删除。

玛利亚:




多年来你已经长大了。
天啊,我多么欣慰你变得如此美丽。
还记得你5岁的时候我们一起吃了一整块蛋糕吗?
然后你趴在我的肩膀上睡着,我把你带到你的卧室。

我记得当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你的祖母曾经给我唱过这样一首
动人的歌,我记得它叫做《La Vie en Rose6》。天啊,我多么希望
能再听她唱一遍,我想说的是,我的生活一直都很幸福,自从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第一次来这个花园,对我来说这里一直是那么美丽。

我知道你失去了你的父母,这令人痛心,但我想让你明白我们共同的经历永不磨灭。我很爱你,玛利亚。

在这个信封里,我给你留下了一朵我从花园里摘取的粉色玫瑰。我确信为你找到的是最漂亮的一朵。为我保存它,直至枯竭,好吗?

爱你的,


母亲



米娅·罗斯(Mia Ross)的家庭记录调查显示,她的女儿名叫“玛利亚”(Maria),于2012年9月15日去世。目前,这个家庭已经没有在世的亲属。

机动特遣队Pi-30中的克雷格·哈特探员是第一个找到SCP-4299并与之互动的人。哈特按照任务控制中心的命令拒绝了SCP-4299的给予。

附录4299.2:2015年6月25日,Dr. Carter被任命为SCP-4299的首席研究员。以下是第一次采访记录。

采访结束后,SCP-4299拒绝与 Dr. Carter进一步交谈。为了继续研究SCP-4299,将派遣其他采访人员,以便获得更多关于SCP-4299异常能力的信息。

附录4299.3:SCP-4299在2018年7月26日呈萎蔫状态。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其状况一直受到密切监控。在该时间段内,SCP-4299脱落了大部分花瓣,外表呈病态。初级研究人员Benjiro被指示进入花园,以代替Dr. Carter接近SCP-4299进行调查。

1223事件:在采访4299.3进行2个星期之后,SCP-4299花园里的所有玫瑰绽放,包括SCP-4299。事件发生24小时后,发现SCP-4299初最初散落的文件被异常更改而体现出其他意义。上述文件已附于下文。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