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30

项目编号:SCP-430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430应被置于Site-17内的一间人形生物收容室中,并置于离地至少20厘米的木托盘或其他松软支撑物上以防止生锈。放置SCP-430的收容室应配有一个可调节的桌子,一个沙盆,一套可控的两位吊钩传输系统以及一套文档430-Gamma-构造细节中详述的主从式控制系统。

与SCP-430相邻的一个收容室应安置一名活着的D级人员,其被指定为SCP-430-C,应在对其拘留安置之前通过实行普罗米修斯-11协议来确保其为合适对象。SCP-430-C应根据基金会人形生物收容指导方针中NP-1部分的内容对待。合适的SCP-430-C候选人应是非暴力,内向且能够在未监视情况下执行简单任务的,而幽闭恐惧症是一个不合格要素。
其余与SCP-430收容室相邻的房间应被指定为低价值物品长期储藏室(参见Site-17建筑平面图IJ-23部分)。一系列与SCP-430相邻的房间被指定为SCP-430-3。

当SCP-430容纳有一个活着的对象,即SCP-430-2时,SCP-430-2应根据基金会人形生物收容指导方针中NP-5部分对待,但有以下例外。

  • 对SCP-430-2的常规医学检查应每周而非每月进行。
  • SCP-430-2应配有心率监控器。
  • 考虑到其移动受限,SCP-430-2应使用Site-17医疗团队中合适成员所推荐的个人化饮食。
  • 应每日给予SCP-430-2阿司匹林以防止静脉血栓。应鼓励SCP-430-2在SCP-430的限制范围内进行轻度锻炼。
  • 当收容室中无基金会人员,且没有1/430或以上权限人员否决时,SCP-430-2允许调节桌子的位置与灯光,并通过从属控制器使用吊钩传输系统。在人员进入SCP-430收容室之前应通过主控制板停止该控制器功能。应向SCP-430-2解释控制器的功能,并命令他在排泄前将绞刑笼移至沙盆上方。
  • 沙盆应每日清理。

若SCP-430-2的心率监控器无信号且通过肉眼确认SCP-430-2死亡,则在肉眼确认前SCP-430-C进入SCP-430之前,任何人员不得进入SCP-430-3。随后,前SCP-430-2的尸体应从SCP-430中移除,并向新SCP-430-2讲解情况。

普罗米修斯-11协议:在被分级为SCP-430-C之前,被选中的D级人员应签署以下文档的复印件。
注:在事故430-1之后,工作人员应确保SCP-430-C以他们的本名签署该文件。——Eisenberg研究员

我于此自愿声明拒绝承认我们君主的天赐君权,
对他们的尊重不高于对最低贱农民的尊重,
因人生而平等,我支持并竭力主张我的同胞奋起反抗封建專制并
为自由,大同及平等奋斗。
签署人。

描述:SCP-430是一个约3米高,直径0.7米的柱状囚笼架,重约800千克,由未知材料组成——获取SCP-430基体材料的尝试失败了,且尝试对其进行压痕测试的结果在硬度上与其他性质不一致1。其表面腐蚀的样本可以获得,其化学成分与水合氧化铁一致。在其最下方的环上刻有数字“1772”与名字“Hans Drechsler”。

当SCP-430被一个活着的个体(称为SCP-430-2)占据时,它保持惰性状态。SCP-430-2可与SCP-430外的环境交互,但仍受SCP-430施加的物理限制。即便其身材和敏捷程度允许其离开,SCP-430-2也会否认有能力离开SCP-430。如果强行将其带出,SCP-430-2会表现出精神紧张的迹象,并在离开三小时后重新在SCP-430中出现。SCP-430-2没有显示出其他异常性质或特征。

在肉眼可看到SCP-430范围内的个体会产生假记忆,即所谓SCP-430-2处于SCP-430中的理由,内容为SCP-430-2所犯下的罪责。不同测试对象的假记忆是一致的。

SCP-430-2死去时,SCP-430会进入活跃状态。在活跃状态期间,SCP-430会尝试在其周围定位一个合适的个体,其效果范围约以10米每小时的速度扩张,目前未知其上限2。一名合适个体的定义为,违反了皇家████████城城市委员会,其在1766至1780年间为正当机构,所规定的法律和规定,且处于有效范围内的个体;该合适个体会立即通过未知机制被传送到SCP-430中,并成为下一个SCP-430-2。

SCP-430似乎对犯下威胁教会或封建势力权威的罪行的个体有强烈的偏好,罪行例如渎神、叛国、污蔑王室3及盗猎。

回收记录:SCP-430回收于西德[已编辑],起因为警方对“Die Söhne von Magdalena”(抹大拉之子)(参见附录430-1)成员所拥有的大院的一次搜查随后的一份有关于特遣部队成员Hans ██████的目击报告;此人在尝试救助先前占据SCP-430的一名随后在枪战中受伤并死亡的某人后出现在SCP-430中。一份伪造了其死于此次行动中这一细节的报告被发表。且该特遣部队的成员被施以A級记忆删除。

附录430-1:抹大拉之子
为一个由Johann ████领导的边缘天主教教派,抹大拉之子的成员将SCP-430作为神之惩罚的现世表现来崇拜,并认为SCP-430-2是神圣的殉道者,通常会给他们提供饮用水,蜂蜜和昆虫,以模仿施洗者约翰的绝食。在其最初发现的地点,SCP-430从大院教会圣堂后的屋顶上悬挂而下,其下半部分被一条写有以下文字4的羊皮覆盖。

抹大拉玛利亚是有罪的,但她知晓她的罪,并在我主面前忏悔,因此祝福归于她。
然后文士和法利赛人将她带来,因为她知晓她的罪而要用石头打她
但他们是有罪而不自知的,因此谴责归于他们
然后我主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然后祝福归于那些自知有罪的男女,因他们已经走在救赎之路。

附录430-2:

事故430-1:
于19██年██月██日,在当时的SCP-430-2死后一小时,SCP-430-C仍没有出现在SCP-430内。
153分钟后,A. Novikov研究员从其办公室5中消失,成为了下一个SCP-430-2,观察者记起他犯下了煽动罪和污蔑王室罪。
在审讯时,SCP-430-C承认用A. Novikov的名字签署了文件,其称是无意中从安保人员中听到该名字的,并以“我从不会用自己的名字签这种狗屁东西,以后也不会”为理由。
对签有名字的文件的检查证实了这一发现。SCP-430-C因违反纪律被处决。
A. Novikov研究员被提供一台电脑并继续工作直至死于20██年██月██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