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341

项目编号: SCP-4341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不得有在生物学上属于动物界的基金会人员进入Grantsfield镇。一个III级生物危害隔离单元(阿尔法单元)已在镇周围建立,将其隔离并防止任何非动物废弃物进入周边环境。临时站点-4341已围绕该单元建立,随其进行调整。SCP-4341-A个体若靠近阿尔法单元内侧边界处,将由AI操控的炮塔加以处决,使用的子弹应包含能在撞击时破裂的HCI胶囊。音声监控设备已由远程控制载具(RCV)在Grantsfield镇中心以外全部安装。

已散播撤空工厂化学泄露作为撤空并关闭Grantsfield的掩盖故事。通往该镇的道路将被岔开,地图上关于此城镇的信息已被移除。已散播更多掩盖故事解释镇上前人口的替换,包括危害化学物致死、自杀和各种失踪事件。

指派到SCP-4341的研究员会在被送往临时站点-4341前接受心理检查,此后每月进行一次同种检查。结果将与首次检查中的基准心理档案进行比对,任何存在严重偏离者将被调出4341研究团队并记忆删除。

若无法妥善辨识检查中记录到的动物生命,站点安保人员间制服该研究员,将其转移到V型宜居信息隔离间一个月。在这期间将为其提供动物生命相关信息和练习,目标是使其能妥善辨识动物与非动物生命,之后会将其从4341研究团队调离并记忆删除。秘密监控将维持至肯定研究员表现正常为止。

应每日提醒人员Grantsfield内没有动物生命存在。

描述:SCP-4341是指美国堪萨斯州Grantsfield镇内没有动物类生命存在。在最初报告有异常活动后,未曾在镇边界内观测到任何属于动物界的生物,包括人类。进入Grantsfield的动物将被替换为SCP-4341-A个体。SCP-4341-A个体不是动物。

附录.1:研究记录4341/1

研究程序 结果
四只家鼠(Rattus norvegicus domestica)被送入Grantsfield。 产生四个SCP-4341-A个体。SCP-4341-A1和SCP-4341-A3立即身体崩溃,SCP-4341-A2与SCP-4341-A4试图靠近阿尔法单元边界。两名个体被自动系统处决。
D-4765进入Grantsfield。 产生一个SCP-4341-A个体。SCP-4341-A5向镇中心前进,但在附肢变为菌丝后崩溃。
RCV χ1, χ2和χ3被送入镇内。 三台RCV在前五分钟内只遇到了最小障碍,部署了多台监控设备。除了没有动物存在,Grantsfield内没有记录到反常情况。然而,六分钟后变形虫结构长入χ2和χ3的轮胎和内部机械,令其瘫痪。χ1靠近镇中心后失去联络。
部署无人机κ1调查镇中心。 镇中心被一团快速成形的孢子云遮盖。无人机κ1被重新指派去调查周边房屋和商铺,发现了前居民且无动物生命迹象。尝试与前居民进行联系,结果造成前居民Jonathan Brams开始二分分裂。无人机κ1被新的Jonathan Brams碾碎。
RCV χ4部署营养生长混合物后离开。 SCP-4341-A对营养物质做出了非动物生物的预期反应。然而,一名个体行为反常,转而将其根结构与炮塔1号相连。炮塔1号变为非动物生命,遭到其他炮塔开火,在此过程中与该个体一同被消灭。
无人机κ2在Grantsfield内安置一枚有机分解弹。临时站点-4341被暂时撤空。 有机分解弹变为非动物生命。引爆失败。

附录.2: 收容提议列表

  • 将HCI子弹替换为含有REGALITH/2178酸胶囊的子弹,证实其能绕过SCP-4341-A个体的氟化氢抗酸外壳。— 批准
  • 在临时站点-4341内所有人员的颅骨内植入可远程激活的REGALITH/2178酸胶囊,用作设施内发生动物缺失的故障保险。 — 批准
  • 在阿尔法单位上空引爆中子弹,在动物类生命外额外创造出非动物生命的不存在。 — 否决: 爆炸辐射会波及周边平民。
  • 开发REGALITH/2178酸的替代物来绕过抗酸外壳。— 批准
  • 用酸性化合物淹没Grantsfield,消灭其中过量的生物质。 — 未定:目前尚无能实现这一目标的酸或替代手段。
  • 撤离临时站点-4341周边5公里内的平民。— 待投票
  • 在阿尔法单元上空引爆中子弹。— 待重新投票

附录.3: 事故4341/A28/UN1

于12/07/2022,围绕镇中心的孢子圆顶上出现一处开口,Grantsfield镇长 Gordie Landon从中走出。研究员辨识Landon为动物类生命。无人机快速指引Landon去往最近的阿尔法单元入口,然后将其封锁以临时隔离。此时首席研究员Ken Innes向全体临时站点-4341人员发出一份有下列文本的电邮。

人员受SCP-4341感染。

Landon不是一只动物。看它的眼睛。

血管里有根在纠缠,绿点在瞳孔上跳动,胞芽吞食了虹膜。

你们在这些瞳孔里能数到多少根纤毛?

立即进入信息隔离。

恐慌在站内研究员中传播。首席研究员Innes触发站点警报,对是否封锁入口产生冲突。不久后研究员Marlene Mohren无权也未经授权地发出越权指令,解封入口。

一经释放,Landon的头颅便掉了下来,露出根状结构。1号区域变为无动物类生命存在,区域墙壁上的微生细胞器发生自发生长,造成建筑彻底垮塌。前居民Landon闯出。实体向Site-1281移动了1.2公里,而后被长距离条令无效化。

原本预期此次SCP-4341-A个体大规模释放会产生余波,但周边环境中并未出现动物类生命缺失。植物和动物未受影响,也未观察到任何的孢子或毒物污染。然而,身处异常存在区域内的基金会关联人员遭到了SCP-4341-A个体的感染或攻击。在基金会人员抵达前周边城镇仍保有动物类生命。2除此之外没有平民受伤。

正在对所有突破收容的SCP-4341-A个体展开无效化。在无效化完成前将维持媒体掩盖,开始对目击者进行记忆删除。正在1号区域附近建造经强化的II级生物危害隔离单元。由于动物类生命于1号区域内完全不存在,该区域将被视作SCP-4341影响范围的延伸。

尚未建造更多V型收容间。当前不可能对全部受感染研究员进行信息隔离。

附录.4: 探索记录4341/κ6/1

<展示记录>


[多余细节略去]

无人机κ6抵达孢子圆顶。一侧开口足够让κ6进入,其大小足以使无人机进入时机翼不合硬化的孢子物质相撞。无人机降低飞过,进入Grantsfield镇中心。

镇中心所有建筑反复发生有丝分裂,频繁地包裹彼此。前居民的尸体从街道上突出,向外放出孢子云。前居民Gordie Landon的复制体腿部为菌丝集群组成,它们在该区域内行走,从胸口处流下非动物类群落的浆液。数十个SCP-4341-A个体伸展为网状结构分部在圆顶内侧,与数座建筑相连,如Grantsfield法院。

Landon之一抱住无人机κ6。κ6快速长出了非动物器官、微观细胞器和孢子囊,替代了其大部分机器部件,包括转轮。孢子圆顶顶端变宽成管道,与阿尔法单元的屋顶下方相连,SCP-4341-Aκ6飞过去接触到了屋顶。它融入到了屋顶的金属框架内。联络丢失。

在此期间,于临时站点-4341外的人员报告有光合作用结构层出现在阿尔法区域顶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