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357-J

项目编号:SCP-4357-J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4357-J目前被收容在一个在地板上以白色与红色粉笔写就,呈环状排列的神秘学符文所构成的圆柱中,直径2.4米。这个图案装在一个5米*5米*4米,由冷锻铁打造,上面铭有与内圈类似的符文的笼子里。这个笼子又被一个用海盐与银屑画成的六芒星法阵所环绕。

任何与SCP-4357-J直接接触的人员身上都必须清楚配戴至少三种不同宗教的符号,且至少虔信其中一种。人员也需携带一个喷雾罐,里面装满由该人员信仰的宗教所属的,受戒律的神职人员所净化与祝福的纯水。如果SCP-4357-J出现不合作或敌对的倾向,人员经授权后可以以此水喷洒项目以提醒他遵守诺言。

描述:SCP-4357-J是一个人形生物,肤色为红色,站立时约3米高,质量约为200公斤。项目有一条多刺的尾巴,一对从肩胛骨伸出的皮质翅膀,以及一对弯曲而尖锐的角长在眼睛上方。项目赤身裸體,但没有任何可见的第一或第二性徵。SCP-4357-J会经常性地散发约40-50摄氏度的热量,在被激怒时偶尔会达到95度。项目显然不需要食物或睡眠,且处于一种几乎恒定的激动状态。项目不断侮辱员工们的智商和技能,尤其是在收容措施上的不完善。

采访记录:

06/06/19██

特工████████:请说出你的来意。

SCP-4357-J:去你的!你不知道我是谁,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你不知道我有什么能耐!艹,你甚至不知道怎么把我留在这!你算老几?你连瓶圣水都没带来!如果我打算攻击你,你TM要打算怎么击退我!

特工████████:我明白了。请在这里稍等。一下会有人来找你。

06/07/19██

特工█████,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请离我至少10尺远,否则我会用圣水洒你。

SCP-4357-J:傻B。你以为这些翅膀只是摆好看的?只要我轻轻一飞,要取你首级简直易如反掌。艹,那些该死的召/唤阵在哪里?或是保护你的六芒星呢?你们神马都不懂。滚去拿些粉笔来,老子亲自示范给你们看!

特工█████:听起来不错。

特工█████离开收容室并在35分钟后带著一盒白色粉笔返回。他将粉笔盒递给SCP-4357-J,后者在接下来的15分钟内迅速画出了目前用来收容的图案。

SCP-4357-J:才叫做一个正确的召唤阵。所有符文都对位了,所有图案都分毫不差。一旦我踏进这种东西里,就很难再逃出来!

SCP-4357-J试著离开圈子,却被一道无形的墙壁所反弹。

SCP-4357-J:噢,日我自己!

07/13/19██

SCP-4357-J反常地在收容圈的中心蹲了三个钟头,期间常常以爪子碰触障壁。在17:34,项目突然往上跳起并张开翅膀,当碰到离地6米地天花板时,项目开始用爪子挖开混凝土,并爬出了收容圈的范围。

SCP-4357-J:哈!我那玩意只有15尺高。我自由了,你们这些狗日的!

特工██████与███冲进房里,并以圣水喷洒SCP-4357-J,直到项目退回原本的收容图案中。

SCP-4357-J:干!那样很痛,草泥马的!但没有关系,我会再跳出去一次。你们放什么笼子都没有用。我可以挖穿除了写有所罗门话语的冷锻铁以外的所有东西,你们这些蠢旦要上哪找那种古董?

07/14/19██

基金会金工在拉比███████的监督与祝福下打造了锻铁笼子。

SCP-4357-J:艹。

10/01/19██

拉比███████:恶魔,你今天肯听话了吗?

SCP-4357-J:喂,猪猡,我可是什么问题都没有。是你们狗娘养的一直在发问。以鲜血和硫磺之名,你们这些呆子连个笼子都做不好!我一直在测试它,我想逃出来的话,你们这些█头连带著那该死一百遍的圣水跑进来的机会都没有!

拉比███████:但所罗门王的话语呢?它们令你不得脱逃。

SCP-4357-J:噢,少开玩笑了,蠢猪拉比。你们应该知道所罗门王的封印是六芒星。没有星的话,我爱怎么跑都是我家的事!

拉比███████:我们有很多粉笔,恶魔。我敢打赌我能在你脱逃前画好封印。

SCP-4357-J:拉比啊,拉比。我真是对你的愚蠢感到绝望。你真的以为粉笔就足以维持封印了吗?你以为那些抽著大麻的基佬为什么要用盐和银来抵御黑暗中的怪物?他们想到的是我们,和能够阻挡我们的东西。

拉比███████:谢谢你,恶魔。你一直都很……富有教育性。

SCP-4357-J:艹!等一下,把我说的话都忘了!我在,呃,说谎!对!我们是恶魔!我们整天都在撒TM的谎!不要相信我们说的任何一个字!

12/19/19██

特工██,虔诚的佛教徒:你好,SCP-4357。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SCP-4357-J:滚远点,你这混帐。我不要再跟你们这群王八旦讲任何话了。你们把我越关越严。

特工██:这只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但它困扰了我好一阵子:为什么你不在我们建起这一切之前逃脱呢?

特工██朝著当时的收容措施比了比。SCP-4357-J看起来像被甩了一巴掌,它的嘴巴持续张开约30秒。

SCP-4357-J:我-我不是-我以为-噢,TMD!

SCP-4357-J在接下来的90小时17分钟内持续冲撞收容障壁,期间并不停的谩骂著。

笔记:当前的收容措施是建立在与SCP-4357-J的长时间访问上的。如果未来有更新的情况,应视需求进行调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