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370

⚠️ 内容警告

威胁等级:


postindustrial.PNG

SCP-4370的一处载体。


特殊收容措施:GoI-952必须被从SCP-4370范围内根除。应对其可能边界沿线的废弃设施进行拆除,并对尚处于使用中的设施进行破坏后以尽可能低的价格收购之,以供拆除。

由SCP-4370产生的建筑及被整合入SCP-4370的建筑均应被摧毁。机动特遣队Theta-36(“瑞典狂想曲”)奉命夷平上述结构,同时派驻往当地政府的特工亦应推进对被占用建筑的拆迁工作。战术上应毁坏SCP-4370的非直接入口。

事件4370-A-Zhou发生后,[已删节,等待解密]

描述:SCP-4370是一个规模不明的地下建筑群,可通过美国各地的一系列废弃工业设施进入。

SCP-4370的范围已随时间显著扩大,但基金会对其扩张过程知之甚少。虽然其生长模式大体上似乎与SCP-386-D1相同,此种扩张似乎表现得与中产阶级的经济焦虑相吻合。目前未知SCP-4370是受此种焦虑所吸引,亦或充当了其主动载体。

对SCP-4370的地球物理学成像显示,其于本体论层面是半稳定的:尽管SCP-4370的存在违背了共识拓扑学,但其部分区域可能会固化到位,形成一个在空间上不可能的可靠隧道网络。相应地,SCP-4370影响区域内的地质稳定性也被观测到随着其扩张而降低。

SCP-4370似乎与GoI-952(“奥尔尼铁业”)存在寄生关系。该组织设施,无论运行状况如何,常常成为SCP-4370的生长目标。项目在奥尔尼下辖区地下的生长速度显著高于其余地区,同时导致稳定性急剧下降。在部分案例中,SCP-4370似乎是这些设施周围发生泥石流、地震和极端天气现象的罪魁祸首。

起初认为SCP-4370位于美国东南部,但后续Site-87与Site-56在美国西南部与五大湖区亦确认了密集的入口点,并通过成像证实了SCP-4370在这些地区的稳定存在。


历史

SCP-4370是在Efrain Rodríguez与周康纳两位长官在对SCP-3178的一次调查中发现的。

2010年六月十一日,于密西西比州斯塔林镇失踪两周的周联系了SCP-3178收容团队。机动特遣队Gamma-691(“趣事发生时”)的剩余成员被派往其提供的坐标处以寻回之。

周于得克萨斯州阿波帕奇市的一处废弃设施外被找到,彼时已形销骨立、遍体淤伤,一道从右肩延伸至躯干中部的狭长伤痕显示其曾被严重割伤。SCP-3178项目前与曾周长时间相处的特工Osman注意到周在获救后反常地激动。除此之外,周并未受到其他伤害。

周长官失踪期间的情况被以下三台设备详细记录:一台数码录音机、周的私人手机与其随身标配摄像机。此外,周在再次出现前不久获取了一台摄像机。

截至2021年六月二十一日,周长官仍在康复中。

访谈4370-A


日期:6/11/2010

受访者:周康纳长官


[记录开始]

Osman特工:你好,周先生。能再见到你……我很高兴。

周长官:有必要做这个采访吗?我才刚从一片黑暗里出来,现在我真的很想多晒晒太阳。

Osman特工:得了吧,康纳。你也知道他们就这样。

周长官:确实。专横而过分。听着,我有一份报告,我更愿意把它归档成文,而不是在采访里一点点挤出来。

Osman特工:嗯,这就是个……流程。想想,万一你出了什么问题……对吧?毕竟,你从952里出来的。

周长官:看在基督份上,行吧。嗨,我是周康纳,我刚刚从一场持续两周半的后工业时代噩梦中醒来。十九天里我大概只见了四个小时太阳,其余时间全是在黑暗中度过。这期间我一直被一头怪物追猎,我,就现在,还能站在这跟你们说话,可真是个奇迹。够了吗?你们想要皮肤样本吗?

Osman特工:好,好,行了。我会让你……去做的,不管怎样。我也不知道,他们还没告诉我异常是个什么,我猜和3178有关系。

周长官:不,我不做,我要休息。有事就给我来电话,但我现在要去公园了。

Osman特工:好的,好的。

周长官向会议室外移动。

Osman特工:不过,你戴太阳镜做什么?挺好看的但……你以前从来不戴啊。还没适应好吗?

周长官:管好你自己。

周退出了会议室。

[记录结束]



附录4370-002:回收自数码录音机的材料


附录4370-003:回收自手机的材料

被回收时,周警官的手机已损坏,无法修复。以下数据通过硬盘映像恢复,仅构成周失踪期间的使用情况。经授权的人员可向RAISA索取完整图像。



附录4370-004:回收自随身摄像机的材料

周长官的随身摄像机在其失踪期间几乎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以下记录主要拍摄于其失踪前,然而,周在失踪期间的最后一段时间重启了摄像机。

由于Rodríguez长官的随身摄像机被毁,记录1是周失踪期间的唯一记录。


附录4370-005:提取自回收的摄像机的材料

关于是否对周长官发现的照相机内容进行解密的问题,内部一直争论不休。

被指派至SCP-4370项目的基金会伦理学家认为它没有信息价值,只是由敌视基金会事业的势力所发起的宣传。然而,周长官坚持将其记录在案,以便为白水镇案提供背景资料。最终,SCP-4370收容小组决定将其内容记录在案,以备后续使用。

视频记录4370-BE


[记录开始]

视频以SCP-5952和SCP-3178事件重大嫌疑人,身为白水镇牧师的PoI-3178 (“长者Rockwell”)为开始。他在昏暗的灯光下立于一处与以上记录中类似的脚手架上,镜头稳定。

Rockwell:很高兴见到你们,基金会。你们可能知道我是“长者Rockwell”,白水镇问题青年改造学校校长。(他微笑。)今年收成不错。

远处,一台机器在呻吟。

Rockwell:现在,我感觉到你们把我当做敌人,当做某种……“反派”。我为我们之间的误会感到抱歉,不过在我看来嘛,都是陈年往事罢了。

Rockwell:事实是,基金会,美国出了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存在了几十年,就像遭天谴的癌症一样侵蚀着美国的心脏。工作岗位在流失,人们在破产,而与此同时,笼罩我们国家的巨大阴影却在与日俱增。

他向左打了个手势,镜头随之转动。锈迹斑斑的机器摆满了工厂的地板,静止而残破。镜头后移。

Rockwell:我比你们更不想这样。那些压制我们的势力是我的敌人,也一样是你们的!如果我们想夺取撒旦教堂,就必须把分歧放在一边,作为一个团队共同努力。

他微笑着伸出双臂。

Rockwell:不好吗?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