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1
jacobsheep1.jpg

SCP-441

项目编号:SCP-441

安全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441目前被安置于32号生物研究区内的一块户外牧场。该牧场占地100 m2,四边均有围栏,并被一道1 m高的混凝土墙均分为两个长方形。

每个月一次,一个由六名D级人员组成的小队将会通过分隔墙上的门将SCP-441从其所在的半边牧场引导至牧场另一半。牧场先前被占用的部分随后将被彻底清理。牧场应仔细检查,发现的SCP-441-1样本应连根挖出并焚化。应在曾放牧SCP-441或曾除去过SCP-441-1的土地上铺上新草皮。

所有处理SCP-441的人员应随后在至多三十(30)分钟内彼此保持二十(译注:原文并没有标出阿拉伯数字)米以内的距离。所有在接触SCP-441后出现任何健康问题的人员应立即接受医疗人员的检查并被重新分配。

描述:SCP-441是一只成年的雄性Jacob羊。与SCP-441长期近距离接触会导致人类免疫系统受抑制。在暴露约三十分钟后,作为测试对象的D级人员血液白细胞数量显著下降。暴露一小时及以上后,对象表现出严重免疫缺陷的症状。暴露九十分钟及以上后,对象的免疫系统一般不会再恢复,且会死于大规模感染。

实验室对SCP-441组织样本的分析表明其含有澄清且粘稠的间隙液,其中血液与节肢动物血液并无差别。细胞结构与哺乳动物细胞一致,但缺少细胞核及明显的基因载体。需注意,SCP-441目前会对任何穿戴基金会标准实验服的人员表现出敌意。

SCP-441曾吃过草的土地上会在数日后长出SCP-441-1。SCP-441-1与普通牧场草种(早熟禾属, 羊茅属及黑麦草属的下属种)类似,但表现出黑色素沉积。SCP-441-1没有在其所处小块土地之外生长的趋势,但似乎在混凝土收容墙附近的阴影处有更高的生长率。

与SCP-441的组织样本类似,对SCP-441-1的分析结果表明其细胞拥有纤维素细胞壁,且结构与陆生植物细胞一致,但缺少细胞核及基因载体。

SCP-441对人类缺乏兴趣,但会与接近它的任何工作人员对视。在一次每月例行的扫除中,SCP-441对精神分裂症患者D-1570表现出显著且顽固的兴趣。在岗人员意识到这一行为上的变化并说服D-1570参与实验 441-1(见下文)。

实验日志 441-1:

D-1570在SCP-441的收容区中住了两天,他的正式职称被指定为“饲养员”。他的任务是给SCP-441梳理毛发,喂食以及打扫其废物。据观察,D-1570对SCP-441在生理和心理上产生了一种极度的依恋。监视录像表明D-1570有时会对SCP-441说话,有时则安静地盘腿席地久坐在它面前。频繁的医学检查表明D-1570的免疫系统正迅速退化,该对象在首次暴露43小时后死亡。可参考以下采访选录,该采访在D-1570死亡不久前进行。

采访 441-1-a音频日志摘录:

<记录开始>

[14:52]
采访者:请描述以下你和SCP-441的关系。
D-1570:你是说█████████吧。
采访者:什么?请重复一遍。
D-1570:█████████。他说自己叫这个。
采访者:我提醒你以下,你应该严肃对待这些采访。
D-1570:我是认真的。(开始剧烈咳嗽)
采访者:所以说,你认为SCP-441是有知觉的?
D-1570:是的。他一直在等某个和我很像的人,要知道(D-1570沉默了数秒)。他给我讲了些东西。那些……他正在等待。
采访者:他在等什么?
D-1570:博士,你有没有过从自己身体里脱离的感觉。就好像你还在那里,还附在你这个人身上,但是有这么一层厚厚的棉墙把你的意识和身体隔开。大概就像你在你身体行动的三四秒后才能看到一样?
(D-1570此后不再对问题做出回应)

[15:03]
采访者:你对SCP-441-1有什么进一步的了解吗?
D-1570:啊,那个黑色的草?它让他想起了家。(D-1570开始咳嗽)
采访者:你是否意识到暴露于SCP-441对你健康造成的影响?
D-1570:是的。
采访者:然后你一点不安都没有?
D-1570:他……他说这是唯一的办法。(咳嗽)
采访者:请说得清楚一些。
D-1570:你想看看他所做的吗?(此时,D-1570开始掀起他的衬衫)
采访者:天哪!妈的。[数据删除](对着麦克风尖叫)快来个医生!

<记录结束>

结语:D-1570在采访 441-1-a后不久死于急性肺炎与██████████████████的并发症。需注意,从未记录或目击SCP-441发出任何声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