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16
项目编号:SCP-4416 3/4416级
项目等级:Euclid 机密

4416.png

由一参与SCP-4416的组织拍摄的宣传照片。项目描绘了一处以频繁发生有组织的鲨鱼殴打闻名的海滩。


特殊收容措施:SCP-4416的性质的一切方面都不应受到干预;有组织的鲨鱼殴打在北卡罗来纳州应保持为常态。在该州之外发生的任何有组织的鲨鱼殴打实例应受到监视,观察有无异常效应。若没有显示异常效应,该活动应毫无保留地继续进行。

在可能的情况下,任何在书面、图片或是语言交流中对SCP-4416-A的提及都应受到怀疑。

描述:SCP-4416是最近发生在北卡罗来纳州的人类发起的对鲨形鱼类(鲨鱼)的攻击行为的增长现象。

SCP-4416指任何人通过拳击1进行的任何对鲨鱼的有意袭击行为。这些攻击受到协调,均发生于黄昏时,频率为每晚二到三次。参与SCP-4416的平民将他们的行为称作“殴打鲨类”或“拳击鲨鱼”。

SCP-4416已导致多个致力于此项活动的组织形成。观察到的组织中90%规模在8到15人之间。不同组织间存在理念矛盾,对于SCP-4416的存在,他们或认为是为了进行体育运动,或认为是为了保护他人免受鲨鱼伤害。

SCP-4416,尽管并无异常,已经导致了北卡罗来纳州东海岸的鲨鱼出没次数明显增加。有关这是否引起鲨鱼袭击人类次数增加的研究正在进行。

基金会超人类学家已对此活动提出以下几种假说:

  • SCP-4416由另一异常现象引发。
  • SCP-4416的组织与另一异常现象有关联。
  • SCP-4416的存在是为了避免或减轻另一异常现象的影响。

进一步调查正在进行中。

附录4416.1——发现:对SCP-4416型现象最早的值得注意的提及可追溯至2010年6月26日,阴谋论者广播电台的节目《Alex Jones周一秀》。当时,该节目特别播出了一段关于人类攻击鲨鱼的典型意义以及“殴打鲨鱼的幽灵对北卡罗来纳腹地的掌控”。该段内容接下来列举了已知的殴打鲨鱼团体,这些团体与超自然之间的联系,并提及了一位虚构的、能够将人类变成类鲨鱼的可憎怪物的半神魔术师。

基金会网络爬虫UZ413H(“负荷过大”)标记了此次广播并尝试对数个关键短语进行交叉引用。尽管如此,基金会智能特工并未成功在东海岸发现任何此类现象。

2016年9月16日,一家新汉诺威县当地的新闻网站播报了一则关于有组织的鲨鱼殴打的故事,并着重描述了一个致力于此项活动的组织:“Amos的鲨鱼打谷机2”。基金会媒体监视程序截获了这一故事并将其转发至Site-42的指挥办公室。该组织被确认已在2010年的广播中被提及,其真实性得到证实。由于没有其他线索,工作方向已变更为接触并渗透Amos的鲨鱼打谷机。

内部会议


笔记:以下是一次超常现象分级讨论的摘录,有关SCP-4416潜在的异常性质。


<开始记录>

外勤特工Nico De Castro:接下来,关于这个新的“殴打鲨鱼”现象的共识。我确定你们到目前都已经听过这个了。

研究员Adamo Smalls:等等,什么时候又开始继续讨论那个了?我还以为……

研究员Justine Everwood:[打断]哦,得了吧,那是个异常!一个会强迫人们打鲨鱼的模因触媒,对吧?肯定是的。

Smalls:模因,但是不是异常意义上的。你没看过鲨鱼周3吗?

Everwood:[停顿]其实我还没抽出时间看过。

Smalls:[低声]我真对这些日子没有更多人死于鲨鱼袭击感到惊讶……

Everwood:问题是,我们该怎么查清?我很确定我们没有足够的理由调查这个。除非我们得到伦理委员会批准,既然这显然不是异常。

Smalls:你刚才不是说它是吗?

Everwood:[试图避免尴尬]呃,没有!

Smalls:[挖苦地]好的,伙计们,让我们来搜查谁是这个非法地下鲨鱼拳击圈的幕后黑手。我们要寻找罪恶的巢穴,一场狡诈的末日阴谋,还有怪人隐秘的真实身份。那时我们最终会有些什么可以给那些当权者瞧瞧。

De Castro:我知道我对你们要求了很多,也知道这件事有多可笑,但是让我们不要夸大其辞吧。

Everwood:我打赌,这整件事情就是个冷藏已久的恶作剧。

De Castro:这全都是100%合规的。不管怎样,媒体信息泄漏报导了不少关于一个叫Amos的鲨鱼打谷机的相关组织。嗯,有好几个不同组织被提到,但是只有这个被提到了两次。来看看这个。

[De Castro在电脑屏幕上展示了下面引述的摘要。]

Amos的鲨鱼打谷机一直在殴打鲨鱼。一直如此。甚至在媒体注意到我们之前就已经有了争议。而且那甚至不是,比如说,他们害怕我们的生命受到威胁之类的玩意。他们觉得我们对鲨鱼所做的不人道!我的同父异母兄弟Dani被咬掉了一条手臂,现在倒成了坏人!

——Madeline Cruz,威明顿市居民

Everwood:我们可以追踪他们吗?

De Castro:我不……觉得这算回事了?

Smalls:那个答案听上去还不够让人信服。

De Castro:好的,这里还有更多。他们拍了其中一处攻击地点的照片。如果我们没办法找到他们,嗯,那么……[停顿]

Smalls:也许我们可以守株待兔。

De Castro:正是如此。

Everwood:[她的嗓门因兴奋而提高了]比如一次监视任务?

De Castro:[点头]就是那个。让我建立起一支战术反应小组,而你们两个做些研究。找出你们能找到的关于鲨类异常的一切,看看和这里有没有联系。互联网,异常物品记录,不管是什么。我们能够访问的任何东西。

Smalls:这是我到现在为止被分配到的最愚蠢的项目。

Everwood:是吧?!而且我们甚至都没能打到鲨鱼!

<结束记录>


附录 4416.2——初次采访:9月22日晚7:35,在定位与图片相符的一片区域六天后,反应小组遭遇Amos的鲨鱼打谷机。外勤特工De Castro离开掩蔽物,直接面对该组织,伪装为一名当地打鲨鱼狂热爱好者。

音频记录


笔记:外勤特工De Castro装备标准全身式泳衣,以及一件相机/音频记录设备。


<开始记录>

外勤特工De Castro向岸边走去。9人正聚集于浅水区。

De Castro:嗯。嘿,打扰一下!

可听见疑惑的声音。一位女性,据推测为组织领导者,离开水域,向De Castro走去。

未辨识女性:怎么了,是迷路了还是什么?

De Castro:我不是迷路了,我——

未辨识女性:[打断]我才他妈的不管呢。你是谁?

De Castro:呃,我叫Nico。我不是迷路了,我是来——

未辨识女性:[打断]如果你没迷路,那你究竟在我们的地盘干什么?

De Castro:我是来——[停顿]来打鲨鱼的。

[对方顿了一下,然后大笑起来。]

未辨识女性:哦,我明白了。你是我们的一员!抱歉,我还以为你是那些媒体混蛋里的一个。我是Madeline,不过你可以叫我Maddy。

De Castro:那,好的。很高兴认识你,Maddy。你们是和Amos一块的吗?

Madeline Cruz:Amos几年前就死了。有人说一条大白鲨咬死了他,但是我们并不真的知道。[她环顾四周,然后往前倾身]如果你问我,我觉得他还在那里痛打那些鲨鱼,甚至在我们正说话的这时候也是。

De Castro:哈,不是吧?

Cruz:嗯。

De Castro:这就是你,呃,打鲨鱼的原因吗?

Cruz:你是觉得我他妈的疯了吗?老天,当然不是。

De Castro: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Cruz:你看,Nicky——

De Castro:是Nico。

Cruz:Nico,对这事你到底有多外行?

De Castro:我从来没打过鲨鱼。

Cruz:Nico,我要跟你坦白说。唯一能够让你明白我们为什么打鲨鱼的方式是你自己去打一条。

<结束记录>

在第一次与Madeline Cruz(现PoI-3739)的接触之后,外勤特工De Castro努力与Amos的鲨鱼打谷机熟识。他被组织成员共同期待参与“殴打鲨类”,并成功实行。当时,De Castro未报告精神或身体上的强迫。事后医学分析未发现生理反常,除了高于平均值的睾酮水平。


附录 4416.3——进一步交流:9月23日晚7:51,外勤特工与一异常实体(编为SCP-4416-A)发生接触。当时,他正在北卡罗来纳州西布雷泽独自执行观察任务,监视潜在的SCP-4416现象实例。项目团队的其他成员声称对事件一无所知,也未在当时当地发现任何未知异常实体或个人。

在一次随意的评论中,De Castro将此次交流称作“鲨鱼神(的)神圣干涉”。以下是假定的干涉的记录,由他的随身摄影机记录。

事件记录


<开始记录>

[De Castro于当地的卡罗来纳海滩钓鱼码头开始记录。他打开夜视以提高能见度,然后出发向正北方走去。]

[15分钟后,一处露出地表的岩层进入视野。De Castro向它接近。岩层在附近的水湾处向上抬升。30秒后,De Castro进入浅水水域以靠近观察。该处岩层显露出从沙滩处无法看见的部分,其中有一座洞窟。他进入洞窟。]

[正是此时,De Castro在记录中宣称异常实体进入视野。De Castro将该实体描述为“未定义”,并且表示其在记录过程中试图使自己变得模糊。视频记录未显示上述实体,然而,的确记录下了音频。实体开始说话。]

beach-cave.jpg

记录中Agent De Castro所宣称的实体出现位置的静止图像。

SCP-4416-A:找到你了!

[由于De Castro受到惊吓,摄影机晃动。他掏出手枪,但是压低了枪口。]

SCP-4416-A:不是来这里做大惊吓的。

De Castro:你讲话怎么回事?

[高音量的气泡声充斥着整个区域。]

SCP-4416-A:不是你看见的最疯狂的东西。

De Castro:你是谁?

SCP-4416-A:Tubi-ti被许多名字知道。

De Castro:好吧,你为什么在这里?

SCP-4416-A:Tubi这里做很大的警告。你承诺,好吗?

De Castro:我未被授权与你达成任何协议。

[De Castro试图离开该区域。]

SCP-4416-A:不,不成交。就说“特工人不再打鲨鱼”。

De Castro:什么?

SCP-4416-A:小承诺,小承诺!“特工人或许再打一次鲨鱼但是就那样了”。

De Castro:你跟踪了我?

[实体未作回应。]

De Castro:我觉得我知道你是谁了。那个……[停顿]婊子告诉过我你的事。她说人们对海洋应该负起重大的责任,而有个真的非常固执的鲨鱼人,他们一直试图摆脱。那是我不太明白,但是我猜他们是在试图吓跑你。

SCP-4416-A:Tubi怕打,很大时间了。做殴打的人大骗子,总是。还有Tubi鲨鱼,不是人。

De Castro:我不同意他们的做法。事实是,他们正导致比从前任何时候都要多的鲨鱼来到海边,这不计后果得触及了界线。但我确定他们有他们的理由。像是,那个叫Amos的人不是白白送死的。他所做的仅仅是被吞噬,但现在他几乎成了他们的弥赛亚。

[气泡声充斥着整个区域10秒。]

De Castro:所以我漏掉了什么?你到底为何存在?

SCP-4416-A:Tubi想把人类变成鲨鱼人,制造一支很大的军队。如果做成,Tubi会变成全能。你看,是好商务鲨鱼。就像发光盒子展示的好人类企业家。盒子叫……

De Castro:电视?呃,什么,鲨鱼水箱?

SCP-4416-A:是的非常娱乐。鲨鱼不像其他的鱼。鲨鱼在海里最大的企业精神。你懂?

De Castro: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说到底为什么要和我说话?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你就是我见过最傻逼的神。

SCP-4416-A:如果人类不是鲨鱼人,那么人类必须害怕鲨鱼。

De Castro:还有,为什么你说话这么奇怪?

SCP-4416-A:因为吃了冲浪板。

De Castro:唉,好吧。你还有什么要在录像里说的吗?

SCP-4416-A:Tubi做很大的警告:停止打鲨鱼。

De Castro:[大笑]那真是荒谬透顶。

SCP-4416-A:是认真的。停下。让鲨鱼人吃。我们饥饿。

De Castro:你知道吗?这是在浪费所有人的时间。如果那些傻瓜要打鲨鱼,那就让他们打!做什么都行,只要能摆脱你。

SCP-4416-A:请别这样,停下!

[一次扰动导致洞窟内卷起大浪。]

De Castro:我希望他们打一百条鲨鱼。一千条!我希望你尝尝每次的最后一拳。

SCP-4416-A:不要怀疑我的力量,特工人。

[此时,不再侦测到来自实体的音频。De Castro在接下来的10分钟内搜寻SCP-4416-A,随后结束记录。]

<结束记录>

在上述通信后,De Castro回到站点前,一包未经许可的货物抵达Site-42。上述货物是一个Amazon Prime包装的盒子。在安保人员辨明了包裹的安全性后,包裹被打开,显露出各种人类牙齿和微量血液。

以下信息被用干血打印在包裹顶部:

这就是为什么泥要相信sharko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