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27
thermal.png

SCP-4427(左)的热成像出现在北卡罗来纳州海恩城堡附近的40号州际公路右侧车道上,在这个位置上,SCP-4427得以在基金会关闭州际公路右侧车道前与65名司机产生接触;由此产生的SCP-4427-A实体在之后失去异常性质。

项目编号:SCP-442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没有准确预测SCP-4427显现时间的方法,SCP-4427被认为是无法收容的;然而,大多数情况下1是在政治集会中显现——特别是有关异常事物监督问题的政治集会——应该相应的监控这些活动。进一步的公共保护工作应致力于针对高速公路和人行道进行热成像监控;如果观测到SCP-4427,则应在45人通过之前,须用交通锥或类似的建筑标志封锁它周围的区域。异常现象将在12小时内消失,在此期间应由至少两名具有3/4427权限许可的人员守卫。民间调查资料应发送到Site-42的媒体关系和支持部门,不应由值班的收容人员回答民间人士提问。

AC-27卫星侦察系统旨在通过分辨确切的尺寸和温度以识别SCP-4427并发出自动警报;地球上所有基金会设施的现场安全主管都可以使用该系统,如果在附近发现SCP-4427,则应立即派遣相应人员。如果异常项目所在地超出基金会人员能够在合理时间内抵达的范围,则州、市两级警察部门有权控制局面,并只需在涉及维持安全所需的必要信息时作出回应,直到基金会人员抵达为止。

单纯受SCP-4427异常效应影响而产生的异常个体将被归类为SCP-4427-A实体,并转移到Site-42。SCP-4427-A实体可能被分类为不同的项目等级并可能拥有自己的SCP编号,但必须在所有相关文档中保留其-4427-A标识。对SCP-4427-A实体将采用2级智能异常(低安全威胁等级)预防措施,允许IV级(有限公民待遇)特权,并在他们保持合作的情况下提供单独收容间,除他们做出必要行为外的举动。如果上述实体所受的异常影响在被最初收容的六个月后仍然存在,则应该通过任何值班的收容人员以书面形式向伦理道德委员会和智能异常管理部提交关于保留他们的公民身份的书面申请。

鉴于重复的异常记忆丧失引起的问题,SCP-4427-B不会被告知其异常效应是受SCP-4427影响的结果;因此,它将在谈话中直接被称为SCP-4427。SCP-4427-B被与SCP-4427-A实体隔离收容,尽管这只因为它是受4427异常效应影响的第一个人类。除非有两名或更多人员持有4/4427权限的人员批准,否则SCP-4427-B应始终收容在位于Site-42的Euclid级收容翼区 B4单元,35号隔间。2 SCP-4427-B的休谟指数应始终大于100;这主要依靠安装在35号隔间墙壁、地板和天花板后10厘米处的Mk. XIII型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来维持,上述设备应与4/4427权限收容人员使用的成像设备保持联网。对SCP-4427-B应采取3级智能异常(中等安全威胁)预防措施,并允许其拥有II级(限制收容)特权。3

描述:SCP-4427是一种异常现象,该现象并无形体且仅在热成像中可见,呈现为直径恰好为60厘米,温度恰好为37.8°C的球体 —— 它将在高通勤流量的位置自发显现并距离地面1.5米的高度保持静止,直到累计45人通过它所占据的空间,此时它将消失。如果此过程在少于45人通过它的情况下中断,它将在最后一次被接触的12小时后消失。迄今为止记录到的事件表明,尽管SCP-4427的温度较高,但人们无法通过接触感觉到它的温度。

在与SCP-4427接触后的1小时内,受影响的45人中将有有一人发展出具有严重破坏性的异常特性,从局部温度发生几百度的变化(13例)到完全的V级斯克兰顿式现实扭曲能力(25例)不等,也有为数不多的实体出现了多种其他特性,包括但不限于非典型的快速细胞生长导致的窒息死亡(4例),体液瞬间转化为水导致的心脏衰竭死亡(2例),或受影响的人所在空间被随机重新定位导致其附近所有物体向上位移300-500米,以致遭撞击死亡(5例)。受影响的个体永远无法控制其所产生的异常能力。

自基金会于2019年10月最初注意到SCP-4427的存在以来,统计数据显示,关于人类异常的全球媒体报道增加了40%,通过未知方式使现有和(或)平民异常的确诊病例估计增加了175%;在2024年,联合国在全世界发现了大约3500份人形异常的个人报告,比2023年增加了73%。此外,有关于在同一地点,同一天内连续发生15起异常事件的报告ED-K Lethe事件;对Lethe 事件来源的调查表明其可能同时与正在进行的两种异常现象有关。

目前尚不清楚SCP-4427是否能够影响所有生物还是仅影响人类,因为观测到通过SCP-4427的动物数量在统计学上仍属不足。虽然在技术上无法确定SCP-4427是同一个异常个体还是同一异常现象的多个实例,但前者只是基于间接证据的假设。SCP-4427被认为具有智能的可能性很低,但研究人员尚未排除这种可能性。相关研究咨询应该发送到Site-42的Mallory Wickerford处。

SCP-4427于2019年5月14日被首次发现,当时Jasper Ramirez(SCP-4427-B)与家人一起住在默特尔比奇,并在受异常影响前的15分钟从人行道上穿过了SCP-4427,之后他开始表现出无法控制的现实和物质扭曲能力。由这些效应产生的事件被位于默特尔比奇的两名Site-42外勤特工见证,当时这些特工正执行与此无关的任务,在多名平民伤亡后,两名特工成功对SCP-4427-B进行了收容。详情参见附录二。

SCP-4427-B最初被单独归类为SCP-4427,并分级为E类II级斯克兰顿型人类异常实体,这是因为当时尚未观测到第二例由SCP-4427引发的同类异常现象,且该实体在大部分时间内无法控制其现实扭曲效应。然而,在4个月之后观测到下一例SCP-4427现象,从那时起,这类异常现象的产生速度呈指数级增长;经调查后,SCP-4427被重新分类为SCP-4427-B并且相应地确定了异常现象来源。

值得注意的是,SCP-4427-B无法保留有关受SCP-4427影响的人类个体信息的记忆。所有关于此类情况的描述都会被他理解,但在此后的2-5分钟内被遗忘;SCP-4427-B还声称,试图强行记忆这些信息会引起头痛和全身不适,其效应与SCP-3848引起的概念性记忆丧失非常相似。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