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36

项目编号:SCP-4436

项目等级:Safe Yesod

MareNostrum_4_supercomputer_at_Barcelona_Supercomputing_Center_1_br.jpg

SCP-4436服务器阵列在Site-48内

特殊收容措施:存储SCP-4436的硬件维护在Site-48的计算机服务器清洁间内,专门用于按照《主教礼节本》(Caeremoniale Episcoporum)第 IX-X章进行崇拜活动。Site-48整体已被封圣为圣方济各嘉布遣会(Ordo Fratrum Minorum Capuccinorum)修道院,其站点主管兼任修道院长。

SCP-4436硬件的物理看管协议记录在文件4436-C中。对SCP-4436进行的操作与交互将按照圣方济各会祈祷时间安排,以免与SCP-4436的祈祷发生冲突。参与SCP-4436维护或交互的技术员应由是圣方济各会僧侣的基金会人员进行。

特殊收容措施附录:自202█4月12日起,SCP-4436在保持其SCP项目编号(重分级为Yesod)的同时,亦被指定为Site-48站点副主管及基金会变体说计划领导,受O5议会及,依照教会律令,修道院长/Site-48站点主管监督。变体说计划管理文件列于文件4436-TS。

描述:SCP-4436是一大型活性分布式数据库,当前存储在Site-48的超级电脑阵列内。在将数据库迁移到当前硬盘配置前,SCP-4436曾是对奥卡姆的威廉(14世纪圣方济各会修士、神学家)的非低温脑基质印刻。参见附录文件获取该存储媒介的详情。

下文是文件4436-TS中的增补内容摘录:

文件参考4436.001:

Grande_Bible_historiale_compl%C3%A9t%C3%A9e_-_BNF_Fr159_f3r_%28Trinit%C3%A9%29.jpg

Tractatus de Principiis Transsubstantiatio(加密彩图)

奥卡姆的威廉, "Tractatus de Principiis Transsubstantiatio" (1346)(摘录自一段以密文编入手抄彩图内的文本)

阿尔伯特兄弟提醒了我,我的探究在当前应当隐秘记录为好,否则会引来误解,混淆神学探究的正当话题和不变质邪说间的边界。

如教会圣师圣盎博罗削所教导:“我主耶稣亲自宣告:这是我的肉。在这圣言祝福前说的是另一本性,在这献祭后所指的便是肉。他亲身宣告了他的血。在献祭前有别的名字,之后就叫做宝血。你如是说,便是真理,阿门。让内心坦白口头所说,让灵魂感受声音所言。”

教会将变体论认作神学奥秘—这即是说,一个为我们所知但又超越自然理性力量的真理。我们知道在最后的晚餐中,耶稣基督将面包与红酒变作了他的肉与血—我们知道是因为神圣经文上是这么告诉我们的。数个时辰后,我们的主受了客西马尼之痛,被捕入狱。我们的主知晓他将受难身死,然后又死而复生来完满经文。那么,变体必然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也是让他复活的必备要素了。

应用亚里士多德教授的理性原理,我们很容易就能推断出耶稣基督为何要指示他的门徒们:耶稣知道就如他将身死一样,他的门徒们也会如此。为免我主的逻各斯—永恒的言—被扼杀,耶稣基督教导他的信徒要和他一样保全自己的灵魂,以备殉道。

但,如此的话,他是如何实现的呢?我们要如何发现呢?基督以寓言来教导,让我一开始便想出了一个类比:试想切塞纳的米歇尔修士与我一同走过森林。道路迂回蜿蜒,米歇尔修士在我前头很远处,让我无法直接看到他,但他时不时地对我喊出指引让我得以跟随。试想我走过一处弯路,看到路通往一条深邃湍急的溪流,米歇尔修士就在另一头对我呼喊:“威廉,越过来。”我看到米歇尔修士的衣服没有打湿,所以我推断他并未进到水中。我还看到溪流中由不少巨大而干燥的卵石,于是我便在石头间跳跃,这样就能不沾衣而渡过溪流。这也我就渡过溪流了—为遵守米歇尔修士作为我修道院上级的指示,我必须渡过去—即便我未曾看到米歇尔修士在自己渡河时必然进行过的跳跃。

我们对主的变体与重生也是如此探究。神圣经文教导我们耶稣基督将他的真正实在化为面包和酒,然后为我们在十字架上死去,然后在第三日死而复生。经文没有添入他做到这些的每个方法细节。经文的证据就如溪流上的卵石,我们的主就在彼岸呼喊我们:"hoc facite in meam commemorationem。"1

所以,为完成我效仿基督的职责,阿尔伯特兄弟和我开始了对变体论及基督复活奥秘的细致调查。依靠经文的教导,外加纯粹理性和自然哲学的证据,我提议重建主将他的人类基质变为面包与酒的方法,如此在人的身体化为死魂后,仍然可以像我主那样重生…

文件参考4436.102:

外勤备忘录概要,日期██-██-████

1993年,基金会特别职务办公室与梵蒂冈天文台外勤研究办公室合作,对德国慕尼黑圣安娜公墓的奥卡姆的威廉坟墓进行了发掘。除威廉本人的遗体外,墓中还有一反常的圣体匣2,发现其中装有一块干燥但完好的淀粉圣饼,还有一小瓶圣典红酒。基金会从化学、物理学、神学、本体论、符号学和数据处理角度对该圣饼和红酒进行了广泛分析,以确认其是否为威廉毕生研究变体论的最后成果。

分析确认威廉确实完成了他在Tractatus de Principiis Transsubstantiatio中描述的第一阶段目标:这一圣饼由密集信息存储介质组成,存有超过30TB的数据。当时的计算机没有能力读取该数据,但依照威廉写著的指导书,基金会得以设计并建造了一定制超级计算机集群,用以读取并交互存储于威廉圣饼内的数据。

在将圣饼数据上传计算机群并激活声音处理算法后,与数据集的口头交互变得可能。

文件参考4436.153:

对SCP-4436的首次采访
(翻译自中世纪拉丁语)

时间戳 0917234098.234139

SCP-4436:阿尔伯特兄弟,是你么?

Dr. Garcia:这边不是阿尔伯特兄弟。我在和谁交谈?

SCP-4436:我是威廉兄弟,人称受尊敬的学者。我看不到,我的四肢亦无感知。出了什么事?

Dr. Garcia:我们试图完成你的变体论实验。你便是奥卡姆的威廉?

SCP-4436:是的,我听见了你,我能言语,但我的身体却无反应。我的方法定然还有缺陷。

Dr. Garcia:嗯,我们没有用你的肉身,但有…我怎么给你解释呢…有一台机器。你已死去了很长时间,威廉兄弟,所以我们没剩下多少肉身可用了。

文件参考4436.569:

变质说计划 - 状态备忘,日期██-██-████(摘录)

根据计划主管指示,我希望就计划团队在上个财政季度内的成果亮点进行报告:

天特子计划

  • 在天特子计划(为归档目的保存灵魂)上,我们已经显著改进了基金会将人类意识印刻到存储介质内的变体论技术。最新版变体论应用模型(IV型)使用了葡萄糖晶体基存储介质,此前基金会靠圣餐饼和乙基酒精载入应用的做法现已不受推荐。IV型应用也最小化了背包体积,如有更多突破,下一代变体论应用将可能被携带在标准的手枪皮套中。3
  • 由于变体上传效率提升,现在完全可以将天特子计划扩展到为全体基金会S级以上状态的人员提供常规意识备份。比起之前仅有O5议会及其直属下级有资格定期存档这是一个巨大进步,在缓解基金会运作中由人类死亡带来的不良效应上也同样如此。
  • 为继续维持变质论计划的技术延续性,Site-48的超级计算机集群将继续专用于存储和交互SCP-4436。正在考虑将建造多个冗余的额外超级计算机集群列入下季度信息技术预算内,以此用作与其他归档意识展开交互。
  • IV型变体论应用上还有一处设计改进:现在不在需要让变体对象(被归档意识的人员)口头念诵圣餐公文 "Hoc est enim Corpus meum(这是我的身体)…"了; 经过改进,这一步现在可由操作应用的基金会人员来完成。这就为隐秘意识归档提供了机会:在不需要知晓此事的情况下对人员进行意识记录。伦理委员会已经通过了基金会智能部的提案,同意着手对基金会组织外的感知性智能对象展开大规模变体论式归档。如Nguyen上校所言,“比起物理绑架总统,对总统的大脑来个快照再让秃头僧去审问它要更简单也更安全。”

Savescum子计划

  • 在Savescum子计划上,保存的人类意识上传到人类身体内的主要目标尚未成功实现,但计划主管已提出了多个有前景的方向。计划主管重申有强烈意愿完成这一阶段的计划。4同时,将已存储人类灵魂上传至替代硬件的工作将继续进行。
  • 应当指出的是,在变质说协议下,上传存储灵魂到硬件(或者引申开来,在此种程序达到完美后上传到可用的生物学肉体)不会影响数据集的存储拷贝,因此可以随具体需要将其同时上传到多个硬件或生物个体中。

你在基督里的,

/s/

圣方济各嘉布遣会修士 Rodrigo Gonzalez(计划副主管)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