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4-JP

===警告: “焚书”协议未触发之情况下,禁止访问本页面===

未发动“焚书”时访问本页面,将会触发即时的自动抹杀程序。请在程序完成状况确认前迅速退出访问。所有负责在“焚书”协议发动期间处理SCP-444-JP大规模爆发现象的职员请待机。
 
 

访问开始……………………
 
 
 
安全措施已解除……
444-out break状况确认开始……
“焚书”协议发动状况确认中……
紧急浏览用数据库连接……完成
即将表示SCP-444-JP相关情报 Thank you See you

 
 
 
 
 
 
 
 
 
 
 
 
 
 
 
 
 
 
 
 
246l00m.png
 
 
 
 
 
2i772mx.png
 
 
 
 
 
 
 
 
 
 
 
 

SCP-444-JP的实验者,曾经的实验者,被他们杀掉的人,还有所有沾上这些人血液的纸质媒体,包括上述报告书,均被分类为SCP-444-JP-1。
所有的SCP-444-JP-1在Site-8141不得不被放弃后,均被存放于Sector-8137地下130m的特别收容容器内。所有负责移送、收容任务的人员均未被告知SCP-444-JP的任何信息,对本页面的访问的任何人员(包括5级权限职员)也已采取措施加以制止。
出于对该情报的机密性的优先考虑,以及对该项目分类毫无意义的考虑,我们没有对它定级。不管它是Safe也罢Euclid也罢Keter也罢,我们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Side-8141这一编号已被其它设施继承,上述事件也已经通过对财团职员的大规模记忆处理进行了彻底隐蔽。所有关于SCP-444-JP的情报也已经被破坏。我是执行这个任务的唯一职员。
在我写这段文字的时候,这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还知道SCP-444-JP。再过不久也就一个人都没有了。
之后,所有处理关于SCP-444-JP的,也就是本页面和紧急协议“焚书”这两个没有心的系统了。
我希望这样做还来得及。
但是如果这段记录被谁读到了,也就意味着一切都晚了吧。

我们无法得知SCP-444-JP最后会引起什么样的现象。
所以我无法告诉你们会面临什么样的绝境,该怎么去对应。
但是我们有一点能肯定。那个东西是一种“认知的鸟”。
那个东西恐怕已经被完全激活并且彻底实体化了吧。无论是我们还是你们恐怕已经无法挽回局面了吧。前面记录的那些事件恐怕证明了那个东西已经扩大到足够的程度了吧。
但是,就算无法逆转这个局面,我们一定还会有别的对应办法。
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得到了那个东西还没长大时候的原件拷贝。

请不要再重复我们的失败。对于SCP-444-JP,无论是谁都失败了。

──[数据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