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55

项目编号:SCP-445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4455被封套在气密的紧身外壳中。两条管道分别与SCP-4455的食管和气管相连接,为其提供食物、饮水和空气。另两条管道接通SCP-4455的尿道与直肠,吸收其排泄物。SCP-4455的两耳处各接通一个扬声器,不间断地向其朗读有声读物。

描述:SCP-4455是一个形似男性的人形实体,拥有大幅简化和缩短一段叙事的能力,该简化过程往往可以无视逻辑和因果律。SCP-4455被发现时身着白色紧身胶衣和摩托头盔。胶衣的腹部环绕着一条黑线,左侧胸部写有“简化者”的字样。

发现过程:2018年12月2日,SCP-4455与另一异常实体在伊利诺伊州芝加哥的街头交战。机动特遣队Omega-12(“阿喀琉斯之踵”)被派往现场收容此二实体。

发现记录:以下记录为拉费利尔特工的随身摄像头所拍摄内容的摘要。SCP-4455之外的另一实体被命名为SCP-4455-Ω。


(SCP-4455-Ω和SCP-4455在芝加哥的某个屋顶上对峙,天上下着雨。拉费利尔特工在一面断壁后窥视。)

SCP-4455-Ω:黑夜,风雨大作。我直视着我的一生的死敌——简化者。他愚蠢的脸上还带着几分自得。他的白衣光洁如丝,却沾满了我从他行将干涸的血管中放出的血液。无疑我已胜券在握。“你这个蠢货!”我喊道,“你一头冲进了我的陷阱!”我很难读懂他脸上的表情,但他向来如此。他的眼神是空的,他的外衣是白的。他几乎不容易被看见,因为他是如此平淡和不起眼。

SCP-4455-Ω:而我——解说者,这次不会再中计!简化者已经挫败了我太多次。他一次又一次地破坏我的计划,速度快得惊人。他就是我的眼中钉——不,他已钉遍了我的全身。但这座城市从一开始就已注定要毁灭!“只要我按下这个按钮,炸弹就会引爆,”我说,“而你所爱的每一个人都会死!哗哈哈哈哈哈!!”我忍不住狂笑起来。终于爬上顶点的快乐是无与伦比的。

SCP-4455-Ω:街道上的尘垢,仿如贯穿我这烂透了的一生的恨意。我从出生起运气就很差。他们是在一个披萨店旁边的垃圾箱里捡到我的,那个店叫乔丹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啊没错,就是这个。这该死的披萨店。那些自以为是的笨蛋,对城市中真正的败类一无所知。比如像我这样的败类。哦,是的,像我这种人。

SCP-4455-Ω:然后他们把我交给了那帮混蛋!那帮虐待狂!每天夜里我都要挨打,早晨醒来又要被再打一遍。那条皮带,那条天杀的皮带。但我挺过来了。等我长得足够大了,有天晚上我把他们全都捆了起来,用同一条皮带把他们一个个勒死。那帮狗杂种。看着生命渐渐从他们眼中消失,每一秒都是至高的享受。而我每一天无时无刻不在发誓,发誓要让这座城市为它对我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SCP-4455-Ω:我投入了我的一切来建立自己的帝国。多伟大的计划。但我却遇上了简化者!这该死的混球挡在我面前,处处坏我好事。这个蠢货!他到底看上了那些市民哪一点!?那些充满整个城市的没用的蚂蚁,那些灰尘!不过今晚,一切就要结束了。我所有的辛劳都是为了这一刻,而我终于要越过这个最大的障碍——这个自以为是什么“英雄”的怪胎。“只要我一直不停地说下去,”我开始微笑,或者我早就已经在微笑了?“你就没办法压倒我!是不是觉得自己很愚蠢?那就是你最大的弱点,演说!”我再次大笑。“哇哈哈哈哈哈哈!”

SCP-4455-Ω: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了!和你可怜的小城市说再见吧,简化者!我将从这个世界的尘土和污秽中崛起,我将——

(拉费利尔特工从断壁后跳出来,试图开枪射击SCP-4455-Ω,但SCP-4455-Ω做了一个手势,某种不可见的力量随即将特工推开。)

SCP-4455-Ω:不!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不管是见过的没见过的!!没有,我说没有就是没有!!好了,回到我原本的独白上来。我将从这个世界的尘土和污秽中崛起,我将……我将……哎呀,我将什么来着?

(SCP-4455将SCP-4455-Ω无效化。)


备注:在这次交战之后,“阿喀琉斯之踵”尝试强制收容SCP-4455,但SCP-4455逃脱了。

回收:在28次失败尝试之后,基金会成功收容了SCP-4455。以下是几次重要行动的摘要,以及收容成功的记录。

尝试#2:2019年1月20日,SCP-4455在芝加哥阻止了一起银行抢劫案之后,“阿喀琉斯之踵”出动。“阿喀琉斯之踵”从各个方向包围了银行,全员装备武器并做好了使用奇术力量的准备。

SCP-4455逃脱了。

尝试#7:2019年9月11日,SCP-4455在玛吉戴利公园(芝加哥)的一棵树上解救了一只猫,“阿喀琉斯之踵”接到报告后出动。此次使用了直升机载探照灯来照亮SCP-4455,以追踪其行迹。“阿喀琉斯之踵”带着SRA手雷包围了公园。直升机也随时准备好了投下SRA炸弹。几名“阿喀琉斯之踵”的特工进入公园试图拘捕SCP-4455。

SCP-4455逃脱了。

尝试#18:SCP-4455研究团队与“阿喀琉斯之踵”合作,于2020年3月1日制造了SCP-4455-Ω归来的假象,引诱SCP-4455进入一处被伪造成SCP-4455-Ω“秘密巢穴”的混凝土地堡。SCP-4455进入地堡后,该地堡唯一的出入口——一道厚达一米的铁门——立刻关闭。监控系统显示SCP-4455成功地被围困在地堡中。地堡的每一个房间隐藏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已启动,用以压制SCP-4455的能力。

SCP-4455逃脱了。

尝试#29:2024年3月12日,“阿喀琉斯之踵”被派往SCP-4455的基地(为尝试#28之后所发现)。观察到前晚SCP-4455进入该建筑后,当天凌晨2:00,“阿喀琉斯之踵”也进入了该建筑。以下是收容记录摘要。

Alpha队长:我正在进入前门!Beta和Theta特工和我一起走,Delta在后面紧跟住我们。

Beta特工:我跟Alpha队长一起。

Theta特工:我也是。

Gamma特工:我正在进入西侧窗户!

Epsilon特工:我正在进入东侧窗户。

Alpha队长:Beta、Theta和我在门厅。我要打开东边的门,Theta和Beta帮我留意身后。

Gamma特工:我发现了一扇门,我认为它通往目标的卧室!

Alpha队长:我命令Gamma特工留在原地等待支援,Lambda和Zeta搜索整个屋子!

Lambda特工:我将从屋顶进屋,随后我会按命令行事。

Zeta特工:我跟在Epsilon特工身后进屋,随后我会按命令行事。

Eta特工:我监控周围情况,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Alpha队长:Eta特工,你继续监控周围。我要进入这扇门,如果里面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我就跟Beta和Theta一起通过西侧的门去找Gamma特工。

Beta特工:Alpha队长正在打开门!门已经开了!

Alpha队长:房间里是空的!

Zeta特工:我和Epsilon特工正在通过伸缩式梯子离开阁楼;进入屋子的其他部分。

Epsilon特工:我正在做Zeta特工所说的事!

Eta特工:我仍然在监控周围,但我会尝试绕到屋子后面Gamma特工所说的那个卧室窗口去!

Alpha队长:我正在打开门厅西侧的门。

Beta特工:我正在跟随Alpha队长走向西侧的门!

Theta特工:我也在跟随Alpha队长走向西侧的门。

Alpha队长:我正在打开门,我已经打开了门,我可以看到Gamma特工。

Gamma特工:我可以看到Alpha队长。我正在走向SCP-4455卧室的门。

Eta特工:我可以看到SCP-4455的卧室窗户了。

Alpha队长:我准备开门了,Gamma特工会协助我,Beta和Theta特工防范我们的身后。Zeta和Epsilon特工在干什么?

Zeta特工:我们原地不动,这样就不会扰乱叙事。

Alpha队长:就算你们在原地不动,也请持续报告状态。但使用的叙述要尽可能少。我们就看这次了。我要深呼吸一下。

Beta特工:Alpha队长正在深呼吸。

Alpha队长:我正在准备武器。

Gamma特工:Alpha队长举起了麻醉枪。我从口袋里拿出SRA手雷,递了一个给Theta特工——

Theta特工:我接过了上述的SRA手雷。

Gamma特工:——而另一个在我手上,准备突破大门。

Alpha队长:我正在打开大门!

Gamma特工:我准备好看着你打开大门了!

Eta特工:我仍然在观察窗口!

Epsilon特工:我原地不动!

Zeta特工:我也是!

Alpha队长:门已经打开,门已经打开,我已经看见SCP-4455——

Gamma特工:我也是!

Alpha队长:——我将要发射麻醉弹!我已经向SCP-4455发射了麻醉弹!

Gamma特工:我扔出了刚才准备的SRA手雷!

Beta特工:我也是!

Alpha队长:SCP-4455已经丧失行动能力!!

Eta特工:太好了!


备注:“阿喀琉斯之踵”通过降低对话的叙事复杂度持续镇压了SCP-4455。52小时后(因为需要描述细节,实施该措施花了更长的时间),目前的收容措施被订立。几名“阿喀琉斯之踵”的特工因在收容这一高度特异的异常时的出色表现而获得了基金会荣誉勋章。

附录4/18/2026:SCP-4455收容失效。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