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85
SCP-4485主文档
等级6-宇宙绝密 仅供O5议会亲阅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4485
等级等級6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apollyon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location-scp-0000.png
深井-9的入口

SCP-4485,及受SCP-4485影响的实体,和所有由相关组织汉斯·阿尔普制造或须归因于上述个体/组织的制品被储存在处于德国兰茨胡特附近的伊萨尔二核电站,前Site-35下方的深井-9的Scranton-Jates超文化分离引擎中以进行有效收容。仅有被分配到SCP-4485收容区域的人员和经深井-9站点主管(现任主管Viktor Jates)明确书面许可的人员允许进入深井-9。

特需注意以往的人员要求依旧有效:

确信与汉斯·阿尔普有关的物品和个体必须立刻送至深井-9,物品将被储存在单独的安保储存柜内,个体将被长期冻存以收容。仅有合适监工的基金会工程团队能够对分离引擎核心进行手动操作,以将物品和个体加至中心收容区。

所有受SCP-4485影响的基金会欧洲站点将被永久关停,直至另行通知。目前所知,92%的活跃欧洲职员 1 特别是来自Site-77以外站点的职员。
有被SCP-4485影响的风险。Site-77将成为欧洲的主要收容和研究设施,其中深井-9将专门用于对SCP-4485的收容和研究。

基金会也须进行组织改动以收容SCP-4485。以下为所有当前计划的列表:

  • 对不限等级的所有现任职员进行逻辑评估,即“培训”。任何表现出对合格程度的理性以及逻辑思维的缺乏的员工将被视为对基金会的危害并立刻解雇。由于这些人员存在事先被影响的风险,强行终止评估将导致人员被收容入Scranton-Jates超文化分离引擎。
  • 解散伦理道德委员会。经过O5议会投票(11-2),伦理道德委员会被认为对汉斯·阿尔普的收容和肃清毫无必要,并会主动造成危害。所有伦理道德委员会成员被视为失职并可能受到影响。
Scranton-JatesEngine.png
分离引擎核心被降至其在低温收容舱上的永久性外壳中。

Scranton-Jates超文化分离引擎仅用于储存以下实体和人造物件:这些实体和物件作为其性质的一方面违反了人类文化中枢的自有常规和结构,以及对SCP基金会监督者议会所认定的共认现实产生了不利影响。Scranton-Jates引擎的运行和维护由深井-9运行控制小组与SCPF能源控制和资源整合部门共同进行。

Scranton-Jates引擎由三个构成其阵列的大部分的子系统组成:

收容保护罩:Scranton-Jates引擎的最外层为收容保护罩,该保护罩由一层覆盖在防弹纳米纤维层上的钛合金板构成。根据适用类工程协议,保护罩与深井设施的深度相符,能够承受五百万吨核当量的直接对地冲击。

收容储存区:Scranton-Jates引擎的内层为收容储存区,主要由混凝土和钢材构成。区域内单元由多个垂直堆叠到深井设施的竖井中的大型空心混凝土环槽(高4米x直径30米)组成。收容储存区的布局可容纳11个此种单元,并留出在必要时可在下方增添15个的空间。电动电梯系统可降下当前所有单元,以便在阵列顶部放置附加单元。

各收容单元可容纳两百名冻存人类个体,此外,各单元配备用于存放与SCP-4485有关的各种人造物和物件的储存柜。储存柜和冻存模块由从外部存储器中抽取,再由一旁的变电站回收的液氮维持运行。在引擎或液氮泵断电的情况下,自动冷却保险装置将用液氧冲洗所有冻存部分以维持收容。

分离引擎核心:Scranton-Jates引擎的最内层为分离引擎核心,此前被分类为SCP-████-█。引擎核心可通过将认知和心理反应分离来无效化于内部收容的SCP-4485-A和-B实体的影响。

任何情况下基金会人员均不得在引擎核心激活时接近核心;暴露于引擎核心下会对人类心理造成严重破坏,在大多数情况下会导致直接性或退行性的脑死亡。

引擎核心还可以在激活时起到时间槽作用,其有效半径涵盖整个Scranton-Jates引擎。目前的可持续比率是核心区内的[1]天与核心区外的[46]天相当。

尽管有上述措施,目前认为SCP-4485超出了基金会的收容能力。详情请见下文中Dr. Yoss的报告。O5议会已给予特别许可以采取任何用于收容SCP-4485的行动。无需更多批准。

SCP-4485是由德裔法籍艺术家让·“汉斯”·阿尔普所写的一小巧皮面装订本。SCP-4485本身在外观上并无特征,有中度磨损与轻微褪色。作者的名字汉斯·阿尔普以印刷体大写字母的形式被压入日记背面的皮革中。SCP-4485的封面有一条鱼的简绘,下面写着“神没有目的” 。

SCP-4485本身不具备强烈的异常性质,但阅读SCP-4485的个体会受到其中字句的异常影响。SCP-4485内写有达达主义风格的字句,其中大部分是荒谬且毫无关联的,字句段落中夹杂着形状、动物和人的抽象画作。阅读SCP-4485的个体将会以两种不同方式之一被影响:

  • (SCP-4485-A)阅读SCP-4485并在近期抱有坚定的政治或文化立场的个体将强烈抵触SCP-4485中的“荒谬无度”。这些个体将开始直言声明自身的无论任何立场,直到最后似乎无法谈论其他事物,并会对质疑自己立场的人实施暴力。个体会随时间出现身体上的变化,表现为形成覆盖其大部分身体的钙制硬化晶体结构。这种结构最终会覆盖个体全身,尽管个体仍可以以漂浮方式活动。当前尚未知晓实现此方式的方法。这些个体始终具有敌意,并充当了创造SCP-4485-B个体和其他SCP-4485-A个体的媒介。
  • (SCP-4485-B)阅读SCP-4485且未接受过特定意识形态和政治哲学的个体的冷漠行为将急剧增加。在此之后个体还将表现出一系列不定行为,比如开始提出奇怪、荒谬的问题和无意义的评论。由于个体能够通过视听手段进行自我行为传播,与他们接触的其他人也将不可避免地受到相同的异常影响。这些个体也会随时间出现身体上的变化,表现为外观逐渐变得不明显,趋于无形。正是这些个体在某个区域内的聚集,导致了区域出现逻辑超结构崩溃。此种影响的进展很难量化,尽管影响半径似乎会呈指数趋势增加。

更多关于SCP-4485-A和SCP-4485-B实例的信息请见下文中Dr. Yoss的报告。

至O5议会的控制过程报告
提交日期:09.30.2019
安保频道:37066A983DBEF644B6E4CCF6D1E2456D
身份识别:Dr. Inan Yoss,SCP-4485首席研究员
尊敬的议员们,下午好。请看下面我发给基金会的备忘录:

我清楚最近有很多欧洲局势的问题。可以理解,目前对于我们是否能收容汉斯·阿尔普组织的异常性质有着一些严峻且合理的担忧。首先,我得说明一下,我们对SCP-4485和汉斯·阿尔普的整体收容从未像现在这么稳妥。我们确信至少99.6%和汉斯·阿尔普有关的个体现在在深井-9被基金会监管。然而,为了确保我们能够理解这一新威胁的具体性质,我们有必要提供有关什么是汉斯·阿尔普,它的来源和它的目的的信息。

SCP-4485是一种可自我传播的文化意识的来源,我们现在认为,自让·阿尔普于1966年去世后它就自己达成了这一点。我们十分肯定阿尔普利用了异常手段来传播汉斯·阿尔普,并且阿尔普本身带有一定异常。对SCP-4485的分析显示没有证据能够证明项目本身存在某种异常。

我们认为有关SCP-4485的异常性质的来源完全在于人类与这种来源的交互之中。SCP-4485本身不会改变人们,而人们在阅读SCP-4485或听到内容后才开始改变。SCP-4485像一把形状随机的钥匙,可以插入人类心智中需要秩序的“锁”里。一旦锁被打开,思想自身会开始改变,接着是思想周围的世界开始改变。

SCP-4485-A和SCP-4485-B实例代表了暴露在这种被武器化的无意义中的两种反应——抗拒和漠视。

那些不容易持有坚定立场的人,在暴露在被SCP-4485或其他SCP-4485-A个体支持是无意义的模式时,他们自身将变成SCP-4485-B。这些个体,以及他们代表的超我,便是我们认定为汉斯·阿尔普的东西。它是只为一个单一目的——消灭理性——而存在的无组织思想的超构造。

完成这个的方式是通过创造SCP-4485-A实例,SCP-4485-B的逻辑反面。SCP-4485-A实例是已经拒绝SCP-4485-B所宣扬的无意义观念与无序的个体。

如果SCP-4485-B实例是汉斯·阿尔普的意识在尝试用搅拌机将它自身从人性的外壳中释放,SCP-4485-A实例便是刀刃。

SCP-4485-A实例的存在足以驱动易受影响的人以远较自然情况下高的速率变成新的SCP-4485-B实例。

暴露于SCP-4485-A实例的个体首先会表现出震惊和恐惧,之后则会表现出抗拒或者漠视。

现在我们必须保持冷静和理性,以应对那些针对基金会和现实的威胁。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所有基金会员工将被要求参与一次强制性的SCP-4485培训。为了基金会和你的最大利益,必须尽可能地完成培训。你的主管会联系你并提供更多细节。

在全体基金会人员的持续合作和O5议会的明确行动下,这一威胁将会消除。


众所周知,这份备忘引发了一些造反分子的某种狂热,特别是在伦理委员会解散的顽固派。我可以担保,这些人都处于监视之下,如果我们发现他们不利于收容,他们会立刻被处决。

我还需要强调一点:不要走错一步;我们被针对了。数以千计的人员从某种程度上暴露到了SCP-4485之下,不仅是暴露于项目本身,还有那些他们知道我们会去处理的制品和艺术品。不幸中的万幸,我们的大多数站点都在更远的地方。受影响者的数量几乎无法计算,但可以说只有Site-77和此站点的基本内部人员轮换不受影响。我们被迫关停了欧洲大陆上的三百多个站点,并秘密地把上百个制品和实体转移到了其他安保设施。这些行动的花费几乎让我们破产。我们已经开始重建一些前哨站,但需要几十年和几十亿美金来培训工作人员和增强现有设施。到目前为止,欧洲是我们的一次大失败。

更糟的是尽管有我们的慎重行动,汉斯·阿尔普还没被我们收容。

所有储存在分离引擎中的人都是被封锁站点中的基金会员工,很容易转移他们。我们不能算上65%的安保人员和清洁工,那些休假的人员,那些在轮换中神秘失踪的博士。现在可能有成百上千个具有超级智力的人,而我们就是不知道如何找到他们。一直以来我们的工作小组就只是每天去找汉斯·阿尔普的制品。

它不再单独存在于欧洲。目前措施没有多少可供维持的日子,没有足够大的站点可以收容汉斯·阿尔普,而它还在日复一日不停增长力量。

最为严重的是,SCP-4485-B的聚集会对逻辑产生更大的不利影响。一个村子里的一打人可以在几个月内毁掉一个地区的理智。不知是祸是福,我们在一个公寓地下室大小的空泡中发现了几千个SCP-4485-B实体。毋庸置疑,分离引擎是个奇迹,但它也是个机器。后备方案也是机器,用来保护这台设备的一切事物都是机器。如果汉斯·阿尔普找到了解决这些系统的方法,就绝对会是这个。

在我们自救的过程中,我们造了一枚装有最强效载荷的炸弹。我们用一条在逻辑上无法点燃的导火索武装它,然后希望让它远离一个并不关心它是否有用的情报机构。

我会在报告中附上一份文件。这份文件是我们在清理最后一个被烧毁的站点时恢复的,我们可以从中得出汉斯·阿尔普对我们了如指掌。他们远在我们之上。尊敬的议员们,我们必须变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