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94

SCP-4494



以下檔案受到了第一類信息危害的影響

本文檔的正常表述方式透過異常手段而改變;這種現象被視為正常,不必擔心。

4494

spooky2.jpg

SCP-4494 在消失前一刻。

項目編號SCP-4494

異常等級:Archon1

特殊收容措施:必要時對 SCP-4494 相關活動的直接目擊者進行記憶消除。

目前基金會人員不會對 SCP-4494 採取任何行動。

描述:SCP-4494 是「對抗犯罪」此一概念的物理化身。SCP-4494 通常在晚上的執法行動中,相關的犯罪分子佔有優勢時出現,以便提供援助。它外表為一名年齡不明的男性人形生物,穿著寬邊帽和長大衣,自稱為 The Specter。一旦它成功援助有關當事人,它就會消失,然而,已經知道它會在消失之前和在場者進行簡短的對話。2

SCP-4494 同時具有微弱的物理異常性質。它吸收了可見光譜中的大部分光線,使其看起來幾乎完全是黑色;它能夠憑自己的意志改變它披風的長度,這個能力似乎只用於做出戲劇性的誇張動作。此外,它具有輕微的信息危害性質:當在文本中提及它的時候,指涉它的文字總會以戲劇性且風格化的字形呈現;當口頭提及 SCP-4494 的時候,說話者總是使用戲劇性的低語。

如果 SCP-4494 無法成功幫助觸發其顯現的群體,那麼整個「試圖阻止非法活動」的概念就會開始崩潰。這發生在 SCP-4494 為中心的一個不斷擴大的區域。區域的擴張速率大約是每小時 100km。在此範圍內的人將會無法形成「犯罪是必須被阻止的事情」的概念,導致受影響的人立即停止所有民間、地方和政府的執法活動。

至今為止,扭轉這種影響的唯一方法是讓 SCP-4494 成功地協助執法組織阻止正在進行的犯罪。因此,一般相信,如果 SCP-4494 受阻止的影響擴大至全球,它就會變得不可逆轉。應該指出的是,雖然 SCP-4494 似乎認為基金會是執法機構,但是執法不是基金會的義務,因此在實地的基金會人員很少受到這種效應的顯著影響。

SCP-4494 失敗時間線
下表列出了 SCP-4494 在單個城市內失敗後的觀察結果。

失敗後時間 (時:分) 結果
00:02 執法活動停止。
00:05 當地警方失去功能,他們無法理解自己工作的性質。
00:10 隨著當地民眾不再擁有任何「非法活動所導致的後果」之概念,暴力事件和交通事故數目突然高漲。
00:30 犯罪分子變得極為活躍;該城市中沒有人能構想出「他們應該被阻止」的概念。
01:20 發生全面掠奪。
02:00 當地媒體開始思考該事件,但無法構思出是何種改變促成了現在的情況。

自那時至今,不再允許讓 SCP-4494 保持失敗。

附錄: 下列是典型的基金會人員遭遇 SCP-4494 的紀錄抄本。至今為止,在最初的收容嘗試之外發生了七次此類遭遇。

事件抄本
筆記:MTF Sigma-12 (瑪莉的小綿羊 "Mary's Little Lambs") 正在突襲一棟被認為製造和散布一種被稱為「翹曲 (Warp) 」的異常麻醉劑的設施。他們因為設施的佔有人出乎意料地使用異常武器而被牽制。小隊由五人組成。

[抄本開始]

Holtz:糟了!Varez 倒了!找掩護!

一道白色的能量束安靜地將 Holtz 躲藏在後的條板箱的一部份非物質化。

Samper:他們是從什麼鬼地方搞來這些東西的?我們應該是面對一些低等的藥販子啊!

Allard:誰在乎,幹掉他們就是了!

Allard 從用來當作掩護的車輛後探出頭來,並擊發了一些子彈。錄音機接收到一聲痛苦的叫聲,代表有一人遭到命中。一道白色的能量束往此處射來,將 Allard 與車輛非物質化。

Cranston:Allard 倒下,我們需要──

一道白色的能量束命中 Cranston,使她遭到非物質化。濃霧開始在地面上聚結,並開始迅速填充設施。

Holtz:操,操!Samper,我們需要撤退,我方三人倒下,然後對方使用了某種氣體武──

SCP-4494:罪犯!惡人!

Samper 頭戴式攝影機捕捉到一個快速的運動,似乎有某物從屋椽往地面掉落,並發出砰的一聲。

SCP-4494:暗夜的住民啊!你們的時辰已到,因為你們面對的是──

遠處可以聽到數次碰撞聲以及隨後朦朧的痛叫。

SCP-4494:THE SPECTER!

不明人聲:那他媽的是什麼!拿開!拿──

聽見一個喉嚨發出的哭喊。

Holtz: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個 Specter 是誰──那是啥。操,我們在現場遇到了另外的異常!

Samper:等等,我想我有聽過這東西的簡報,它是──

SCP-4494:別害怕,正義的代理人!援助就在眼前!

霧氣迅速消散;在遠處可以看到一個黑色的身影與三個敵人進行肉搏戰。

Holtz:無論如何,它似乎站在我們這裡,讓我們完成工作!

隨後進行了短暫的交火,MTF Sigma-12 利用 SCP-4494 造成的注意力分散而成功再次和敵人交戰。從 SCP-4494 的方向發現到重覆的衝擊以及其後的痛叫聲,還有一些普通槍械的槍聲。大約 40 秒後,所有敵人被無效化。

SCP-4494:正義已得伸張。街頭將不再受到這些惡魔及其污穢毒藥的困擾。

Holtz:嘿,我們需要你來──

Samper 抓住了 Holtz 的手臂,並簡短地搖了搖頭。

Samper:謝謝你。我們,呃,我們沒有你就辦不到……

SCP-4494: 嗯嗯?喔,是啊,不用擔心。總得有人出面幫忙解決這些傢伙,你懂我意思吧?

Holtz:呃,是的。

簡短的沉默。

Samper:所以當你不在這裡,你知道的,做你自己的事的時候……你都在做什麼?

SCP-4494:喔,你知道的。看電視,上網。有時玩些電玩。

Samper:電玩?你不是那種,正義的化身之類的東西嗎?

SCP-4494:是啊,作為正義的化身我要和你說,那個最新的蜘蛛人遊戲?棒透了!你有玩過嗎?

Samper:不,我們真的沒有多少時間玩電玩。

SCP-4494:真遺憾。正義喜愛電玩,你知道吧?

Samper:我明白了。嗯,我想,謝謝你的幫忙。

SCP-4494 咳嗽。

SCP-4494:不用擔心!無論在任何黑暗匍匐之地,或是任何不義追求勝利之地,獻身於善的人們總有一位盟友,名為……. THE SPECTER!

SCP-4494 旋轉,它的披風戲劇性地飛揚,並遮住了 Holtz 與 Samper 的攝影機,當畫面恢復後 SCP-4494 已經消失了。

[抄本結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