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98
warning.png

classified.png

header.png

MTF Rh-8的特工正在接近Site-53。


location.png

位于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附近的Site-53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4498个体限制在前Site-53、现4498隔离专区内,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附近。与SCP-4498个体的交互仅限于官方外交活动,任何情况下不得允许SCP-4498个体离开隔离区。

若出现更多暴动事件,应用特遣队Bright-99 "哦不你不行"将尽可能以非致命手段镇压SCP-4498个体。

这些程序将维持到SCP-4498效应可被完全缓和为止。对SCP-4498效应的管理由内部对策与区域研究部主管Kain Pathos Crow处置。

描述:SCP-4498是一群共计325+个男性、女性、动物与异常实体,此前曾被指派或收容于基金会Site-53。因一次涉及另一异常文物的事故,它们全部获得了基金会人员Dr. Jack Bright的意识。

SCP-4498是在一现已无效化的异常器物与SCP-963发生意外交互后产生。于2018年5月9日,Dr. Bright抵达 Site-53与相关研究员共同处置SCP-████,这是一尊小型瓷制猫雕塑,在其尾巴被顺时针转动后似乎能无效或遏制周边异常的效应。在亲自检验该文物时,Dr. Bright逆时针转动了猫尾,此前未向其妥善告知猫尾只能从原位顺时针转动1。这造成雕像的猫尾在Dr. Bright的手中断裂,由此意外触发了一个不同且此前未知的潜在异常效应,此效应与SCP-963效应产生了交互,并将其强化。

附录4498.1:事故记录IL.4498/1

下面是SCP-4498产生瞬间的视频记录抄录。

Dr. Hammerling: -你会看到在猫爪上有个标记,我们觉得这可能是创造者的签名,或者其他什么工匠标志,所以我们-

Dr. Bright:嗯,我看到了。让我看下。(停顿) 对,是,挺有意思。

Researcher Ulrich:我们已经打印了报告,如果您有兴趣看下数据。有些数字真的很有意思-我们也许能把这些信息应用到稳定锚部门去。

Dr. Bright:嗯,我看了。(拿起SCP-4498) 所以你们要做什么?就是转这个尾巴?朝哪个方向?

Dr. Hammerling:顺时针,但我不会这样除非有妥当-

Researcher Fox:等下,不,另一-

Dr. Bright逆时针转动猫尾。猫尾断裂掉在地上。

Dr. Bright:噢。(停顿) 哎呀。

房内灯光闪动,整座站点同样如此。在安保摄像头恢复后,SCP-4498-Hammerling, -Ulrich与-Fox从地上站起身

SCP-4498-Hammerling:稍-等下,啥。

Dr. Bright:啥?出啥事了?

SCP-4498-Fox:你啥意思,“出啥事了?”我就是- (停顿)等等。你是我了。

Dr. Bright:什么玩意儿?

SCP-4498-Hammerling:你们在说什么东西?他是我。我是他。或者-等下,我是谁来着?那是我的身体。

SCP-4498-Ulrich:是这傻猫搞出来的?它做了什么?我们都被交换了吗还是怎的?

Dr. Bright:噢不,我-

SCP-4498-Fox:大概就是如此。好吧,从一数到三所有人说出来你们都是谁,准备?(停顿) 好。一,二,三…

齐声:Jack Bright。

沉默。

Dr. Bright:啊噢。

附录4498.2:紧急通讯记录EC.4498/1

下面是来自Site-53紧急线路的通话抄录。通话以Dr. Jack Bright的ID章授权码进行。根据协议,通话被接通至Site-17的SCP基金会高级区域主管Sophia Light。

电话响

Dir. Light:这里是Sophia.

Dr. Bright:(低声) 啊天哪,感谢上帝。Sophia,这里是Jack。我没太多时间了,我们-

Dir. Light:Jack,说慢点。出什么事了?我都听不清你。

Dr. Bright:Sophia,我觉着我这次日大狗了。日了猎狗。操了狗崽。太坏了,Sophia。真的、真的坏事了。

Dir. Light:(叹气) Jack,拜托。我今天很忙的,我不能-

Dr. Bright:我知道我知道,但这次是真的被爆肛了Sophia。我们刚刚在处理那个蠢猫玩意儿,要用在稳定锚试验上的,好吧?大概是两小时前,我也不知道。我还在看着它,然后我转动了尾巴-

Dir. Light:顺时针,对吧?

Dr. Bright:…是的,顺时针。 (停顿) 我一转动它,呃…按顺时针…它就在我手里断了。就那样。嘣。

Dir. Light:嘣?

Dr. Bright:就是这样。

Dir. Light:所以到底发生什么了?你弄坏了它然后呢?

Dr. Bright:等下-说弄坏了它真的是用词不当,这更像是它就这-

Dir. Light:Jack。

Dr. Bright:好,抱歉。总之,灯光开始闪动,等一切恢复下来他们…他们..

Dir. Light:他们怎么了,Jack?他们怎么了?

Dr. Bright:他们都是我了!他们每一个人,Sophia!我知道我是我,很明显-我还戴着他妈的挂饰,但- (停顿)

沉默。

Dir. Light:Jack? 你好?

Dr. Bright:(低声) 嘘嘘嘘嘘….他们在附近。(沉默)好,他们走过去了。天哪,Sophia。他们都以为他们是我。或者他们就我,我也不清楚,但他们绝对他妈的失心疯, Sophia。他们在这到处撒泼,扔屎,在白板上写脏话。 他们都疯了,每一个都是。站点他妈的已经封锁了,我坐在这他妈的鬼地方躲开视线,所以我需要天杀的撤离,Sophia。

沉默。

Dr. Bright:Sophia?

Dir. Light:Jack,我今天真的、真的很忙。为什么总在我忙的时候出这种事?

Dr. Bright:嗯,好,就派个特遣队过来啥的。Mann怎样?Mann不能做点啥?

Dir. Light:Mann不在,Jack。他在外面开会去了。

Dr. Bright:好,行吧,那这他妈的会议在哪开,我亲自打给他?

Dir. Light:Site-53。

Dr. Bright:Site-53?

Dir. Light:嗯,他的团队大概是在十,十五分钟前到的?(停顿) Jack?

Dr. Bright:Sophia, 我就在Site-53。

沉默。

Dir. Light:肏。

附录4498.3:视频记录VL.4498/1

VL.4498/1
走廊摄像机#32


5-9-2018 | 11:23:06:摄像头拍摄着空走廊。

5-9-2018 | 11:23:14:摄像头开始轻微晃动。

5-9-2018 | 11:23:26:特工Troy Lament冲进走廊,口中大骂。

5-9-2018 | 11:23:29:区域主管Everett Mann、Dr. Justine Everwood、Dr. Arvind Desei、Dr. Charles Gears与区域研究主管Kain Pathos Crow也都跑进了走廊。

5-9-2018 | 11:23:37:走廊无人。镜头还在晃动。

5-9-2018 | 11:23:41: 一群SCP-4498个体跑过走廊。他们拿着员工休息室拿来的家具残片,还有厨具和至少三个来源未知的轮胎。

5-9-2018 | 11:23:57: 走廊无人。

5-9-2018 | 11:24:04: SCP-4498-Clef进入走廊。他靠墙站着,粗重呼吸病抱怨Clef特工的生理健康。一秒后SCP-4498-Clef往后猛跑离开走廊。

附录4498.4:事故记录IL.4498/2

在Site-53于封锁中长达数小时始终无线电静默后,机动特遣队Rhea-7 “门枪”抵达站点开启封锁,协助缓和事态。下面是从Rh-8领队体载摄像机上获取的视频记录抄录。

MTF Rh-8经过站点检查点,进入Site-53内院。他们停在主门和窗前,此时已被木条封堵。Rh-8队员面面相觑。

Rh-8 Lead:你好?有人在吗?(停顿) Dr. Bright?

多个声音: 你想干啥?

Rh-8 Lead: 我是Rhea-8的特工Cody Blarns。我们来这是…带走你的。(停顿)哪个你是Jack Bright?

SCP-4498-Donaldson2出现在走廊内,手拿一把步枪。

SCP-4498-Donaldson: 去你妈了个tommyhawk。我们都是Jack Bright。滚别的地方爆菊花去,这归我们管了。

站点某处传来爆炸声。SCP-4498-Donaldson似乎没有惊讶。

Rh-8 Lead: 好,我明白,但我们得先带Dr. Mann和他的团队出来,还有Dr. Bri-呃,SCP-963。这样对吗?

SCP-4498-Wilson:3 (出现在房顶)这样对吗?什么-我们对你还不够Bright吗?就因为我们没戴那个天杀的挂饰就说我们不是真正的Jack Bright?操你妈的。

Rh-8 Lead:好,那…你们看,我们不是想在这开展些什么。我们就是要进去带几个我们在找的人走,然后我们再来谈判别的什么事情。

SCP-4498-Donaldson: 不走运啊,枪屌哥。你们再也不是这的老大了。Site-53有了新管理层。更好的管理。

Rh-8 Lead: 好吧,那我能和他们谈谈吗?

一个身影出现在屋顶的SCP-4498-Wilson身旁。她穿戴着三角帽、大半身长的夹克、高筒靴和蝴蝶眼罩。此人扫视了特遣队一番后大声发笑。

Rh-8 Lead: 我-啥?Dr. Kiryu?

SCP-4498-Z.Kiryu: 啊啊,是海贼女王Jack Bright,你个恶心的小鸡巴地鲸。以后这片儿都由老娘发号施令,不是你丫。你敢再靠近一步我的小子们就要给你的腚眼子里捅热钳子。

Rh-8 Dixon:肯定是在给我开玩笑。

SCP-4498-Z.Kiryu: 海盗女皇Jack Bright不开玩笑,恁个烂脏鲨!自己滚出道去,远离我的地盘!

Rh-8 Lead: 我们马上就进去。

枪声。Rhea-8散开。

Rh-8 Lead: 耶稣啊他们对我们开火了!指挥部,我们需要支援,重复,我们受到攻击!(停顿) 不,我是说,我觉得他们全体枪打的真的很烂,所以我们还没有紧迫危险,不。但要是他们走运了,或者- (停顿) 是的长官,我们就在这坚守。

附录4498.5: 视频记录

VL.4498/2
C翼区摄像头 #4


5-9-2018 | 13:10:15: 镜头观察着SCP-096的临时收容间4

5-9-2018 | 13:10:15: SCP-4498-Jones5从收容间前经过。SCP-4498-Jones听到房间内有敲门声后停下。

SCP-4498-Jones: 你好?谁在那呢?

未知声音:是我,你个大屁眼子。是我Jack,站点封锁的时候我和这个混账一起困在这了,我需要出去。我得要撒尿。

SCP-4498-Jones:你他妈跑到害羞哥的房间里去了?

未知声音:科学,你个蠢逼,你在想什么呢?

SCP-4498-Jones:嗯。我也不知道,感觉像是陷阱。是陷阱吗?

未知声音:怎么-为什么会是陷阱?才是陷在这的人好吧,蠢货。放我出去!

SCP-4498-Jones:嗯嗯嗯嗯…好。你要发誓这不是陷阱就行。

未知声音: 好,随便吧。快他妈开门。

5-9-2018 | 13:12:12: SCP-4498-Jones开门,SCP-4498-SCP-096狂笑着冲出收容间。实体抓起 SCP-4498-Jones,把它一把扔过了整条走廊。

SCP-4498-SCP-096: (大笑)发誓无效,小婊砸!一直都是本大爷哒!

5-9-2018 | 13:12:19: SCP-4498-SCP-096关上了收容间的门。

SCP-4498-SCP-096: 操他妈的,爽翻了。

5-9-2018 | 13:12:24: SCP-4498-SCP-096离开。



VL.4498/3
垃圾堆摄像头#1


镜头拍摄着Site-53垃圾接收点。一群老鼠坐在垃圾前,仔细看着它。突然,一个身影从垃圾中出现,身上盖着废物。

SCP-4498-Fant:6来吧,弟兄们。和我一起加入下面。

SCP-4498-老鼠: 赞美伟大Jack。赞美肮脏的下面。

SCP-4498-老鼠个体全部进入垃圾堆中。SCP-4498-Fant落下。



VL.4498/4
外部摄像头#17


多个SCP-4498个体站在大木船甲板上,确信这是在一台基金会制M1阿巴拉姆斯坦克的顶上建造。SCP-4498-Z.Kiryu站在船头,一条腿搭在船首上。可看到特工Troy Lament被捆在船桅杆上,被堵住了嘴。

附录4498.6: 音频抄录

下列音频由Site-53会议室讲台上的麦克风记录。从声音与麦克风的大致距离来看,确信对象是在附近的储藏柜内。

Dir. Mann: 嘘嘘嘘,安静。有别人来了。安静!

沉默。

SCP-4498-Paloma:7 (唱歌声)出来吧Jack!我们已经逮到些老朋友啦!还有Troy!出来吧Jack!

声音在远处消退

Dr. Desei: 好恶心。

Dr. Everwood: 对。

沉默。

Dr. Desei: 所以我们要干嘛?

Dir. Mann: 好问题。 (停顿) 所有人都在这么?我们有丢了谁吗?

Dr. Desei: 我在。

Dr. Gears: 我很好,Mann。

Dr. Everwood: 我也- Dr. Crow,拜托,屁股离我脸远点。

Dr. Crow: 啊,但我在这边,Dr. Everwood!我相信那个屁股大概是别人的。

Dir. Mann: 还有谁在这?

Dr. Bright: 你们好啊各位父老乡亲们。

一阵翻腾声

Dr. Bright: 喂喂嘿,快他妈打住!嗷!你们犯啥病了?看,是我,看到了?挂坠,就这呢。(停顿) 耶稣啊好痛。离我远点!

Dir. Mann:他妈到底在这里做什么,Jack?

Dr. Bright: 躲藏!我在躲藏。外面有一千个我还都是天杀的失心疯了。你们看到他们在做什么吗?感觉他们从来没读过清单!!

Dr. Gears: 你知道这是你的过错,Jack。

Dr. Bright: 啊,好,等下,这并不一定是真的。 要教授争议8,你懂的。不管这里发生了什么,我们都要在一起的,对吧?

沉默。

Dr. Desei: 你觉得海贼王Jack会给我们开多少价要你?

Dr. Gears: 我们可以用他来交换Lament特工。

Dr. Bright: 给稍微我等他妈的一下你们-

Dr. Crow: 正相反,各位!我觉得如果我们要处理这团乱子,我们就得利用Dr. Bright的某些异常特性。
Dr. Bright: 感谢上帝,终于有人-说些什么了

Dr. Crow: 你挂坠的异常特性被印刻到了站点里的所有人上,但只是印刻,不是植入。我相信如果我们能找回猫雕塑,想办法把它修复好,然后让你去做你的事,那样我们就能让站点和这里的人们摆脱你那标志性的恶作剧了。

Dr. Bright: 哦,好吧,还不赖,我们-

Dr. Crow: 当然,这可能会损坏挂坠。

Dr. Bright:

Dr. Mann: 嗯嗯嗯嗯嗯…悲哀。好吧,所有人都要做出牺牲的。Arvind, Everwood,抓住那家伙。我们要反操回去。

Dr. Bright: 他妈的为什么我老要遇到这种破逼事。

附录4498.7: 回收到的文件

下列文件由Dr. Charles Gears本人回收,他宣称有很多类似传单被贴在站点各处。

εїз εїз εїз Ƹ̴Ӂ̴Ʒ εїз εїз εїз


致懦夫JACK BRIGHT

咸湿女陛下权威颁布

✧・゚: *✧・゚:*JACK BRIGHT*:・゚✧*:・゚✧

海贼女王,公海掠夺者,狂涛浪蝶,

我们要求你向海贼议会自首,商讨对此人是释放抑或捅穿腚眼后处决:

TROY LAMENT

他罪行桩桩:

浪费时间

说伤人的话

批评Bright女王超棒的帽子

与鸭子乱伦

我就是鸭子


不可原谅


(✿˵◕‿◕˵) 自首或者屁眼捅穿 (˶◕‿◕˶✿)

附录4498.8: 视频记录抄录

下列视频记录记载了5/10/2018当天Dir. Everett Mann和自封为Site-53至高议会的SCP-4498个体间进行的谈判。

VL.4498/5
内庭摄像头#2


Dir. Mann, Dr. Gears, Dr. Bright以及Dr. Crow进入庭院。坐在他们面前桌边的是SCP-4498-Z.Kiryu和其他几人。

SCP-4498-Kingsbury:9止步,来者!你等面对至高议会-

SCP-4498-Z.Kiryu: 啊啊啊,是海贼议会,你个水桶。纠正!

SCP-4498-Kingsbury: 抱歉。你等面对Site-53海贼议会,以海贼女王Jack Bright的荣光。

SCP-4498-Z.Kiryu: 啊啊,这就对了。(朝Dr. Bright) 喂,Jack。在这见你好有意思。

Dr. Bright: Zyn。

SCP-4498-Z.Kiryu: 啊,这不再是我的名字了,Jack。现在我也是Jack了。其实,我们都是Jack。

SCP-4498-Henson:10我来此代表厨房及休息室的Jack烹饪团!我们的大餐传奇而且超级美味!

SCP-4498-Anders:11我代表站点内权力远离之处的诡秘黑暗Jack!我们诡秘而且非常神秘。

SCP-4498-Masters:12我乃JACK尊主,水Jack的主人。厕所和水槽的守护者!

Dr. Crow: (朝Dr. Gears)有趣了。看起来,虽然他们都保留着原本Jack Bright的相同特质,他们的行为和人格已开始出现巨大差异,甚至变得荒谬到-

SCP-4498-Fant: 我是污秽Jack。看吧,我的垃圾与弃物大军。(许多SCP-4498-老鼠个体出现在SCP-4498-Fant脚下。他们一起摇摆,用未知语言吟诵。)

SCP-4498-Z.Kiryu: 啊啊啊,我们是何等强大的议会。所以,Jack啊,你是来营救你宝贵的人肉玩具Troy Lament的吗?

Dr. Bright: (叹息)对,我想是的。

SCP-4498-Z.Kiryu: 这就是我想听到的。把那小子带上来!

SCP-4498个体将特工Lament带入庭院,把他拖到桌前。他全身裸体,被堵住嘴。一名个体拿掉堵嘴布。

Lament: (咳嗽)看,我说了我不知道那是只鸭子,好吗?那里很黑很难分得清,真的不是我的错。

SCP-4498-Z.Kiryu: 安静点你,奸鸭者!这里有正事要做。真是可怕的正事。(朝Dr. Bright) 好了,Jack。我们这有你的日鸟男。给我们我们想要的。

Dr. Bright: 你们想要啥?

SCP-4498-Z.Kiryu:挂坠,Jack。

Dr. Bright: 什么?为什么?

SCP-4498-Z.Kiryu: 因为,Jack。我们不知道我们这样还能维持多长时间,我也不准备很快就去死。你给我挂坠,我给你Lament。

Dr. Bright: 这太傻了。(停顿)真的太傻了。我们为什么要他妈的搞这些?你们都是我,对吧?我从来不想当海盗、厨子、水槽人,或者那种随便他妈的什么鬼东西-(指向SCP-4498-Fant)。你们都是我;讲道理的人,很明白人性本善也控制得住脾气。为什么我们就不能-

Dr. Bright迟疑了下,Dr. Gears, Dir. Mann和Dr. Crow都看着他。

Dr. Bright:啥?你们还有话要说?

SCP-4498-Z.Kiryu: 说够了,Jack。把挂坠给我,不然就准备。

Dr. Gears: (向前)好的,好的。他会把挂坠交给你。

Dr. Bright: 我会?

Dr. Gears: 作为交换,我们想要那个猫雕像。

SCP-4498-Z.Kiryu: 猫雕像?() 你在玩啥游戏呢,齿轮?

Dr. Gears: 进一步研究和调查。快点,海贼女王Bright。我们知道你们都是讲科学的男女。

SCP-4498-Z.Kiryu: 嗯嗯嗯….可接受。把它交过来。

Dr. Gears: 先给猫。

Dr. Bright: 喂喂喂。我人还在这呢。

SCP-4498-Z.Kiryu: 啊啊,感觉像是个诡计。这是个诡计吗?

Dr. Gears: 当然不是。

SCP-4498-Z.Kiryu: 嗯嗯嗯嗯…好吧,对我来说足够好了。猫在这。

SCP-4498-Z.Kiryu把SCP-████扔给Dr. Gears。Gears点头,Dir. Mann把Dr. Bright推给SCP-4498个体们,它们将他抓住。

Dr. Bright: 嘿,喂,操!

特工Lament 爬向Dir. Mann,Dr. Gears摆弄着SCP-████。SCP-4498-Z.Kiryu从桌上下来站到 Dr. Bright面前。

SCP-4498-Z.Kiryu:啊啊,是时候了。胜利在握!大副,把我最好的剁屌刀拿来!

Dr. Bright: 等下这他妈的啥。

SCP-4498-Clef出现在SCP-4498-Z.Kiryu身后。手拿一把大刀。

SCP-4498-Z.Kiryu: 没什么仇怨,Jack。只是要保证你不在我拿回我的东西后去找后援。

Dr. Gears: (SCP-████) 我们来吧。(朝Dr. Bright) Jack。

SCP-4498个体们和Dr. Bright: 啥?

Dr. Gears把SCP-████扔给Dr. Bright。

Dr. Gears: 这次顺时针。

SCP-4498-Z.Kiryu:靠,你给我说了不是陷阱的!

Dr. Gears耸耸肩。

Dr. Bright: 哈哈哈哈,太棒了。滚你妈的吧,屁股脸的海贼婊。

Dr. Bright顺时针转动SCP-████的猫尾。SCP-4498-Z.Kiryu和SCP-4498-Clef向后一跌,好像胸口被打中。两人又向前一跌,摇了摇头。

特工Clef: 天啊,发生什么了?我们都做了什么?

Dr. Kiryu: 我怎么会穿着这些靴子?

Dr. Bright: 很好,这-

SCP-████碎裂。Dr. Kiryu, 特工Clef与Dr. Bright相互交换了下眼神。 Dr. Crow转身跑向庭院出口。

Dr. Crow: 跑路时间到,朋友们!呀-呼!

Dr. Bright, Dr. Gears, Dir. Mann, Dr. Kiryu和特工Clef向门口跑去。特工Clef跑到半路时抱起特工Lament把他搭在肩上。所有在场SCP-4498个体追逐几人跑出庭院。

附录4498.9: 行动后报告

下面是Site-17人员在站点重新收容后就Site-53事故余波进行的系列采访。

行动后报告采访
区域主管Everett Mann


Dr. Holly: 抱歉造成不便,Dr. Mann。不会花太久的。

Dir. Mann: 没事,没事。继续吧,问。

Dr. Holly: 你能告诉我在你抵达Site-53时发生了什么吗?

Dir. Mann: 好。我们到了那里,下车,走进去,有一群人站在周围彼此交谈着。我们进来的时候他们都看过来问我们是谁,当我告诉他们,他们就陷入了某种…醉酒的狂乱。砸烂的桌子,破碎的玻璃。简直像是某种人猿暴乱。有一个还对我扔了粪便,我发誓。

Dr. Holly: 为何你不离开?

Dir. Mann: 离开?(嘲笑)首先第一,我是基金会的医生。好医生从不逃避。第二,还有谁比我更能处置一群愤怒的Jack Bright呢,Dr. Everett Mann,基金会最优秀的外科医生?你知道我从来没有哪台手术不是完美成功吗?真是如此。

Dr. Holly: 但这肯定考虑到了帮助你的同事逃脱吧?

Dir. Mann: 同事?

Dr. Holly: Dr. Desei, Dr. Everwood. Dr. Gears. Dr. Crow?

Dir. Mann: 啊是的。我忘了那条狗还在。好吧,他们表现很好,但私底下说我认为他们话太多了。



行动后报告采访
Dr. Arvind Desei


Dr. Conner: 所以你还有没有其他想要-

Dr. Desei: 你们怎么花了这么久时间?你们就不能早点派个有能耐的特遣队来?那个怎么样,你知道的…呃,是叫什么来着,那个有四个的…潘多拉之盒!对了。我则必须听着Jack Bright肏Jack Bright肏了十二小时。你知道那里有多少场Bright肏Bright吗,Kaden?

Dr. Conner: 呃,不,不知道。

Dr. Desei: 非常多。



行动后报告采访
Dr. Jack Bright


Dr. Bright: 所以。

沉默。

Dr. Bright: 你怎么样?

沉默。

Dr. Bright: 最近有去健身房么,或者-

Dir. Light: Jack,我这会儿本来该是在伊比沙的。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在吗?

Dr. Bright: 伊比沙?

沉默。

Dr. Bright: 好吧,看啊,是的,这可能不是最好的举措。我怎么可能知道如果我转尾巴太使劲之类的会出这种事呢?

Dir. Light: 不是太使劲,Jack,是你转了方向。顺时针是往右。你转的是往左。

Dr. Bright: 哈。(停顿) 伙计,那这听着像是我们的培训项目有点缺失啊,嗯?也许值得调查一番,你知道的,这样这种事就不会再发生-

Dir. Light: Jack。害羞者那时就在站点。你知道吗?

Dr. Bright: 我…不知道。不。

Dir. Light: 好吧,它就在。有段时间,它是你。然后突然间它不是你了,你知道它做了什么吗?

Dr. Bright: 我,呃..好吧,也许不是什么好事-

Dir. Light: 是的,Jack。不是什么好事。 (深呼吸) 但那猫对站点里所有人做的事最后在害羞者身上消退了,所以我们希望其余人也会是这样。在那之前,我们会顺其自然。它们已经结成了某种封建体系,看起来差不多是自给自足了。
Dr. Bright: 啊是吗?谁管事?

Dir. Light: 狱卒之一吧,我想。

Dr. Bright: 哦。(停顿) 呵。

Dir. Light: 至于你,我们要把你安排到特别查看中几星期。这从来没让你吸取到教训,但这次也许可以。

Dr. Bright: 啊,天杀的Sophia。我讨厌特别查看。(叹气) 这次会是什么?

Dir. Light: Lament看起来觉着你认为鸭子很有趣-

Dr. Bright: 哦不你他妈不-

Dir. Light: -所以是袋熊。

Dr. Bright: 烦人。

Dir. Light: 你以为?



行动后报告采访
特工Troy Lament


Dr. Holly: 你自己觉得哪一部分让你最难应对?

特工Lament: 我..那太恐怖了。有一刻他们把我捆在船上,我看到Clef版的Bright站在船头,舔着他的嘴手里拿着刀…我像个傻瓜一样光着身子,真的是这样,就是现在我眼神清楚了都还是能看到Jack的死傀儡在透过可怜的老朋友Alto的眼睛盯着我的小弟看..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习惯得了。



行动后报告采访
特工Alto Clef


特工Clef: 他这么说的?(大笑) 不,我到站点迟到了-我来上班的路上被Mickey D's拦住了。还想着真是有趣。你知道我拿鳟鱼抽了Troy的光身子吗?“我可怜的老朋友Alto”。(大笑) 耶稣啊我爱死SCP基金会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