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522

笔记:本文档最初由基金会中国分部编撰。因此,为了尽可能保持文档的准确性,本文档中会出现大量汉字和用典。必要时会提供简单的释义。1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4522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SCP%E2%80%914522%E2%80%91MQ.jpg

十九世纪初一个日本访客创作的水粉画,该画被认为其所描绘的是SCP‑4522‑MQ。


特殊收容措施:SCP-4522-BT周边山顶应维持两公里周长范围。周围驻扎有一个至少拥有两名研究员2的营地。中国分部研究员的任务是保持基金会与SCP‑4522‑BT居民的持续沟通交流。

符合以下条件的人员将视作特殊情况允许进入SCP‑4522‑BT:

  1. 对于SCP‑4522收容布局被认为是没有必要的人员。
  2. 不了解SCP‑4522‑PH异常性质的人员。
  3. 尚未阅读本文档的人员。



描述:SCP‑4522包括以下内容:

SCP‑4522‑BT(的)3

一个位于中国昆仑山脉西部的村庄,临近西藏边界。四面环山,SCP‑4522‑BT几乎无法进入。SCP‑4522‑BT内部的所有道路和建筑在其中心点周围依次形成较大的圆环,占据了山谷内约2.6平方千米的可用空间。

该村庄规模适中,截止到2019年4月11日居住于此的个体数目估计为315个,且表明在中国农村地区还存在着其他相似的自然村落。尽管 SCP‑4522‑BT的海拔高度偏高(据测量为海拔3.6千米),但该地区时常经历类似亚热带雨林的天气。

SCP‑4522‑MQ(獼)

关于居住在SCP‑4522‑BT的个体,村民看上去通常和短尾猕猴相同,该物种常见于南亚的亚热带森林。卫星图像显示该村庄完全由这些个体组成,定向录音所能记录的数据稀少。然而能够确认的是,绝大多数SCP-4522-MQ个体使用官话4交流且表现出与成年人相似的智力。

仅有一个被称为“村长”的个体能与外界互动。村长始终是任何接近SCP‑4522‑BT的有感知力生物所遇到的第一个村庄成员。进入村庄只能由村长批准,否则将无法进入。5交互记录见附录4522-A。

如果村长将其视为“玉”6,人员则能够进入。如果视为“玉不琢”7,人员将立即被强迫使用任何方式离开山谷。此后,该人员将表现出对与SCP‑4522有关所有话题和事件的选择性失忆。

SCP‑4522‑PH(桃)

peachphoto.png

仅存的SCP-4522-PH照片。


一棵尺寸增长位于SCP‑4522‑BT内部的Prunus persica8。SCP‑4522‑PH所产出的果实表现出许多异常性质。食用该果实会导致个体异常性质的产生或抑制。这也被证明会导致某些个体异常性质的进一步延展或消除。

在撰写本文档时,基金会尚未就这些项目直接进行任何测试。所有已知异常效应都来自查获的IJAMEA行动报告。

任何种植SCP‑4522‑PH果实果核的尝试都产生了无异常的Prunus persica

发现:自从1945年第二次中日战争结束后基金会总部查获IJAMEA行动记录以来,基金会就已经了解到SCP-4522。关于SCP-4522-MQ与SCP-4522-PH的艺术描绘和书面描述数量众多,该地区的平民将其视为神话事物。然而,这些描绘和描述的数量和一致性使基金会研究员从理论上证明了1945年之前SCP-4522的存在。

SCP-4522的首次物理发现记录是在1941年6月20日,来自IJAMEA首席特工沼田一叶司令。沼田被赋予的任务是探索昆仑山,以此来确认SCP-4522的具体位置。沼田司令连同另外四名下属均在发现记录中出现。

沼田一叶的互动记录在查获的IJAMEA行动报告中,见附录4522-A。

附录4522-A:IJAMEA发现记录

以下是IJAMEA首席特工沼田一叶对他发现的SCP-4522的书面描述。根据以下报告,这是唯一一个IJAMEA特工被允许访问SCP-4522-BT的实例,尽管进行了多次尝试。

附录4522-B:IJAMEA试验报告

以下是IJAMEA使用SCP‑4522‑PH进行的少量试验记录。文件中还包含其他说明并复制于此。

附录4522-C:当前基金会报告

基金会员工于2019年4月2日重新发现SCP-4522,并于次日取得联系。中国分部研究员陈穗和总部研究员科里·迈克尔斯已分配到新指定的Site 37。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