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617
675px-Diesel_in_mason_jar.JPG

一罐SCP-4617分泌液

项目编号: SCP-4617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4617收容于轻度布置的收容间内,配有根据其身体塑造的衬垫盆,下部有多个排水口。 将使用可移动式面部识别为SCP-4617以养分和水,在其表现出紧张时则触发以派出氟烷或苯二氮。与SCP-4617互动的人员应佩戴1型防毒口罩,不超过六周轮换一次,以最小化暴露于甲醛的健康影响。

每两周一次,一名D级人员将擦拭SCP-4617的皮肤和体腔以确认有无真菌或细菌感染-若有此类发现,将由一组D级人员在一名高级研究员监督下对实体的软组织进行全面消毒。实体分泌出的溶液将存储于液体仓库9号,由持有II级以上化学处置精通的人员负责转运。在泽塔(ζ)事件中产生的物件将由Site-06-3在岗HMCL监督员根据具体情况处置。

描述: SCP-4617是一年龄未确定的男性人类,其有机组织持续分泌一种不纯净的甲醛与甲醇水溶液,替代了其他大部分有机化合物或混合物-实体不会产生汗液、粘液、血浆、胆汁、淋巴液、消化液、眼泪或玻璃状液。 SCP-4617的细胞全部不具功能,似乎在实际上已经不死。

因其状况,SCP-4617处于失明中且基本耳聋,既往的鼻咽癌1也令其语言能力丧失。其皮肤绝大部分因生物再生基本缺失和渐进的组织腐蚀而消失,分泌液自身的防腐性令其活动极为困难。SCP-4617表现出对食物、水、氧气的心理需求,若将其撤去会出现心理症状和紧张,但其身体的防腐状态似乎已抵消了所有的常规生物需求。 SCP-4617曾在无食物和水之下成功坚持了九周,期间并未出现重大生理劣化。

每隔18天(±15小时),SCP-4617会经历一次ζ 事件,这期间它会猛烈抽搐,绷紧所有肌肉,慢慢从其口中排出一个装满纯净水的玻璃罐(直径20厘米)。在约90%的案例中,瓶内也会有一件与SCP-4617存在某种关联的物品或文件2。尽管没在水中,所有物品在被取得时均状况完好,在各自瓶内期间不会受到损伤。迄今,已出现的物品有:

  • 小面额硬币
  • 怀表,经抛光但未受损
  • 出生证明,将SCP-4617的身份标为"Richard L. Hoffmann"
  • 狗脖套
  • 发紫的照片,内容为SCP-4617 (推测是异常前)和一年轻女性坐在一运河前。
  • 笔记本书页,写有日记、小水彩画、以及以重生、青春和无常的诗歌
  • 装有SCP-4617分泌液的玻璃小瓶。
  • 田园乡村风光的素描,画有SCP-4617、前述照片中的女子,以及两名幼童,站在一小屋前。SCP-4617外的其他人都在微笑。
  • 经装饰的餐盘(破碎,以碎片收集)
  • 各种虚构与非虚构作品的副本,全部出版于1868年以前
  • 更小的玻璃罐,内有水、高度反应性溶剂、机油或血浆
  • 笔记本纸页,内有数百工业机器的复杂草图
  • 刻有文字“永属于我”的银小盒(空)
  • 火烧过的信件(无法辨认),笔迹与前述日记不同
  • 多个婴儿牙齿
  • 甲醇、甲醛和戊二醛的化学结构绘图
  • 用过的火柴
  • 一整颗人类心脏,经盐腌制。

在ζ事件后,SCP-4617会无法在生理上感知到对应物件,其对该物件存在的感知能力-即便是非直接-也将在几小时内消失。自收容以来SCP-4617已排出过1802件物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