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63-JP
ウツボ.jpg

SCP-463-JP-12

项目编号:SCP-463-JP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463-JP-1~12全部进行防腐处理后,封入不透明的强化塑料箱,用反信息薄膜包裹,在Site42的大型物品保管室保存。

描述:SCP-463-JP为12具仿照中生代生物、粗糙地缝合的几种生物及物品的尸体。2002年,在日本的上富良野,在相关组织“赫曼·富勒的不安马戏团”演出的地方发现时,其处于铁制的大型动物笼内。

SCP-463-JP对看到它的人具有使其将项目认知为“活着的古代生物”的认知危害效果。该效果是微弱的,若与SCP-463-JP持续接触,则由于其不会摄食或饮水、不会睡眠,甚至不动一动等等,会使得暴露者发现违和感。具有一般认知抵抗指数水平的人类月1周左右就会注意到SCP-463-JP并不是活的,更不是恐龙,而是被缝合的尸体。

SCP-463-JP有12具,按照认知危害不同,见到的的古代生物也各不相同。以下是摘录的SCP-463-JP的列表。
项目编号 尸体 认知危害结果
SCP-463-JP-1 印度象(Elephas maximus indicus)的尸体。鼻部使用一次性筷子和风筝线加固,鼻尖附有玻璃制的眼珠的漏斗,使用快干胶粘住。 视认的对象将其认知为“腕龙”。
SCP-463-JP-2 湾鳄(Crocodylus porosus)的尸体。下半身可能是被锯子之类的刀锯掉,缝上了穿着がんこちゃん1衣服的人偶的下半身。 视认的对象将其认知为“霸王龙”。
SCP-463-JP-3 印度枪鱼(Istiompax indica)的尸体。头部和SCP-463-JP一样被锯子之类的刀锯掉,在切断面插上吸管后,又和奴凧2缝合。 视认的对象将其认知为“无齿翼龙”。
SCP-463-JP-4 白犀(Ceratotherium simum)的尸体。头部用黑色硬纸板卷成褶边。硬纸板的背面用黑色的油性笔写着“做错了,但就那样吧”。 视认的对象将其认知为“剑龙”。
SCP-463-JP-5 白犀(Ceratotherium simum)的尸体。头部和SCP-463-JP-4一样有用黑色硬纸板卷成的褶边。 视认的对象将其认知为“三角龙”。
SCP-463-JP-9 山斑鸠(Streptopelia orientalis)的尸体。头部的羽毛被拔掉并且涂上了绿色的涂料。尾部有用快干胶粘上的日本石龙子(Plestiodon japonicus)自行切断的尾巴。 视认的对象将其认知为“始祖鸟”。
SCP-463-JP-12 蠕纹裸胸鳝(Gymnothorax kidako)的尸体。背部有绿色的叶兰。 视认的对象将其认知为“笠头螈”。

附录1:以下是对赫曼·富勒的不安马戏团成员之一阿道彻·马利科夫的询问记录。事先令对象服用吐真剂,并在将其双臂与双腿束缚的情况下询问。对象是在上富良野被控制的,被发现时其处于SCP-463-JP-2的笼子中,处于虚弱状态。因为在询问记录中有可能与该人员有深刻关联的部分,以下仅列出询问的开头部分以及与SCP-463-JP有关的部分。

采访记录
负责人:赫尔曼询问官(以下表记为H)
采访对象:阿道彻·马利科夫(以下表记为M)
(录音开始)
H:距离对象服下药物已经45分钟,已确认选择性地删除记忆以及植入被篡改的记忆。15分钟前对象开始苏醒,在对象醒来后,开始询问。请起来吧,马利科夫先生。

(约3分钟后记录到M的呻吟声和身体晃动的声音)

M:唔呣……唔、唔唔。这、这里是、哪儿啊?

H:请冷静下来,马利科夫先生。你是基金会的特工。在被删除了记忆以后,作为间谍派遣到赫曼·富勒的不安马戏团作为其成员,你记起来了吗?

M:诶、那、那是……唔嗯,啊,确实是、是那样啊,没错,我想起来了……为、为什么要把我拘束起来啊?

H:马利科夫先生,这是因为万一你记忆没有恢复,你会精神错乱。

M:这、这样啊。那、我的任务是……

H:你的任务是探查赫曼·富勒的不安马戏团的内情。请把你到这时候为止经历过的事情告诉我,明白了吗?

M:啊啊……啊啊。嗯。这样吗。这样……?

H:请告诉我。

M:明……明白了。我在马戏团、是负责饲养动物。虽然说是、“动物”、但也不是普通的动物。是些非常了不得的动物。像是什么用机械3把大活人、给改造成木马,然后做成的“肉虫过山车”什么的,还有虎人、跳舞的肉食企鹅什么的,我就负责饲养这些东西。
(中略)
H:那么,马戏团在日本逗留期间,是从日本生类创研购买了一些项目吧?

M:是啊,那些科学家们用很好的手段创造出了真正的天马啊、奇美拉啊、还有小小的龙什么的。不过……

H:不过什么?

M:那个时候,我接到了一个、日创打来的、说是售卖新的动物的、电话。可是,电话那头的人不是以前那个老婆婆,是个男的。而且、还是个年轻男人。那家伙说“有恐龙卖哦”之类的。我已经习惯工作了,于是也没跟团长打招呼,就过去了。

H:呼呣。

M:交易的地方和以前也不一样,是在一个很黑很脏的仓库里。然后,我见到了那个“博士”……不知道为什么,那家伙不是说自己是“日本生类创研的谁谁”,而是直接自称是“博士”。然后,他就给我看了笼子里的东西,是活生生的恐龙。

M:(喘气)我当时想,这家伙真是做了个不得了的把戏。艾吉·P,也就是我……我们?难道说是“我们”?啊啊啊。

H:没关系,这只是记忆回想的混乱而已,你是我们的人。来吧,请接着说下去。

M:是吗,原来是这样啊……啊,那个,因为我们一直被某些家伙追踪,正好在那之前活下去的龙已经快要死了,所以我们也需要新的把戏。然后,那些恐龙们是用船运了来的。我把它们买了下来,回去给团长看,结果他说:“你这白痴混蛋,你上当了!”然后把我关在装着霸王龙的笼子里,扔了出去。

H:呼呣,那是怎么回事呢?

M:我被骗了……霸王龙没有吃我,它根本不朝我这边看,甚至就像在反复播放同一段录像一样,都不动一动的。我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于是我定住神一看,结果发现了乱七八糟的针脚。那个、与平时不一样的叫“博士”的家伙,不知用了啥方法,拿到了马戏团和日创之间的隐藏的魔法电话号码,装成日创的人,欺骗了我。
(后略)

附录2:对象提到的“博士”是一个以粗糙地模仿多个需注意团体而存在的团体,正在推测其进行此行为的目的。其制作自称为其他相关组织制作的项目,如SCP-653-JP,的目的,以及该团体以何种方式收集其他相关组织信息目前正在调查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