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646

项目编号:SCP-4646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30/12/2059:由于当前正在发生XK级世界末日情景,收容SCP-4646的优先级较低。收容工作交由卡特莱特Cartwright特工负责,因为他拥有处理时间性异常的丰富经验,而且目前他由于身体原因已不能为坠星计划Protocol Fallen Star提供任何帮助。他唯一的职责就是限制SCP-4646在公众中的曝光度,以防引起平民的恐慌。

由于SCP-4646的特殊性质,任何出生于1981年12月31日之前的人员都被禁止进入SCP-4646。

描述:SCP-4646是位于蒙大拿州蓝狐Blue Fox镇的一座废弃房屋。SCP-4646建造于1950年代中期,由于有关记录在2042年的深红之夜Scarlet Nights中遗失,确切的建造日期已不可考。蓝狐镇共有212名居民;大多数都对SCP-4646的异常特性有所了解。

在任意一年的12月31日17:00至翌年1月1日6:00之间进入SCP-4646时,进入者会穿越时间,来到1999年12月31日或2000年1月1日相应时刻的该房屋。在任意时刻离开SCP-4646或在其中停留至其活跃阶段结束,进入者都会回到自己原本时代中的相应时刻。

SCP-4646中的情景通常被描述为一场为迎接千禧年而举办的盛大新年派对。进入SCP-4646的人员会发现自己的体貌和衣着都变回了1999年12月31日时的状态;但被带进SCP-4646的物品不受此影响。尽管过去60年来有大量人员在SCP-4646处于活跃阶段时进入其中,却从未有人经历或报告过拥挤过度的状况。

直至2059年12月27日,SCP-4646的创建经过才终于为人所知。蓝狐镇居民史黛西·麦金托什Stacy Mackintosh——曾是现已解散的Are We Cool Yet?的一名成员——向卡特莱特特工坦白了自己在此事中扮演的角色。此事已无进一步处理的必要。

附录1:以下是卡特莱特特工与史黛西·麦金托什之间的访谈记录。

日期:2059年12月30日

地点:蒙大拿州蓝狐镇,卡特莱特特工家中

受访者:史黛西·麦金托什女士

提问者:弗兰克·卡特莱特特工

<记录开始>

卡特莱特特工:嗨,史黛西。

麦金托什女士:你好,弗兰克。腿感觉如何?

卡特莱特特工:哈哈,别逗了。谢谢你来帮我这个忙。

麦金托什女士:没什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过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你还在做这个。

卡特莱特特工:说句实话,我自己也不明白。总之,下面是第一个问题。

麦金托什女士:请讲。

卡特莱特特工:你最初是在什么时候把那座房子……呃,变成像那个样子的?

麦金托什女士:啊,就在那一天当天。在1999年。我当时18岁,几乎还算不上是AWCYaw-see的一员,但我那年已经在做一些小作品了。我和我妹妹,我们觉得这样很有趣。不知道这东西本身算不算是一种“艺术”,但我们明白该如何利用“”来引入“异常”的部分。

卡特莱特特工:你们“觉得这样很有趣”?就为了这个?

麦金托什女士:当然。我是说,要接触到“流”并没有那么困难,其实真的挺简单的。只需要一点点的时间变换就行了。都不需要动脑子去思考什么深奥的东西。一开始真的很有趣,直到——直到我们自己进去为止。

卡特莱特特工:派对不好玩吗?

麦金托什女士:嗯,也不是不能这么说。我能抽根烟吗?

卡特莱特特工:真不敢相信你天天吸这种毒气还能活这么长。要抽就抽吧,反正它已经毒害不了我太久了。

麦金托什女士:哎,别说这种话嘛,弗兰克。

麦金托什女士点了一根香烟,开始吸烟。

麦金托什女士:派对很好玩。简直可以说棒极了。来了好多人,但我做了些调整,让每一个来玩的人都感觉人数刚刚好。太神奇了。客人们显然都听说过这次派对,他们给我们这些过去的人带来了各种各样的乐子。来自未来的音乐呀,没见过的酒呀,当时还根本不存在的新型手机呀。我还看到过许多熟人的几十个来自不同时间的版本共处一室。这真的很有趣。至少一开始是这样。

卡特莱特特工:后来出了什么事?

麦金托什女士:我遇到了一个人。我认识的人。戴夫Dave,就是住在杂货店前边的那个。

卡特莱特特工:我也认识戴夫。他是个好人。

麦金托什女士:没错。可是我们年轻那会儿你还不在这里,当时的戴夫可是每一场派对的灵魂人物。我曾遇到过许多个不同版本的他。但后来我遇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他,这个他很沉默,一脸悲伤。他说他来自——呃,来自现在。2059年。

卡特莱特特工:唉,看样子我收容这玩意的努力并没起太大作用。

麦金托什女士:这不见得是件坏事,弗兰克。他告诉我,每次他来到这里,都会寻找未来的人,未来的自己。但他从未见过一个来自2059年之后的人。

漫长的沉默持续了数分钟之久。

卡特莱特特工:你是不是还有家人在——我是说,我有我的关系,可以帮你——

麦金托什女士:我看你那些关系恐怕也已经不在了。

卡特莱特特工:说的也是。

麦金托什女士:到底是怎么了,这个世界?我是说,我们作为平民,几乎什么消息也探听不到。

卡特莱特特工:我知道的不比你多。深红之夜时我失去了一条腿,他们就把我扔到了这里。后来……事情变得越来越糟。这样的事其实时常会发生。恐怖的魔物,基金会自酿的恶果,致命的邪教,抑或只是人类暴露出自己的本性。我怀疑灭绝我们的也许远不止其中之一。

麦金托什女士:对。可是我……

卡特莱特特工:我明白。但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呢。

麦金托什女士:你说的对。

又一阵漫长的沉默。

麦金托什女士:今晚的星星真亮。

卡特莱特特工:这个地方应该一直都没什么光污染吧,就算在一切发生之前。不过这已经足够了……我喜欢看着窗外,假装自己还活在过去。在我们小时候,我们从来就看不到天上的银河,但我记得父母告诉过我天空以前看上去是什么样子。

麦金托什女士:你是爱尔兰人对吧?我还以为爱尔兰的天空会更清澈些。那里的一切看上去都比这里更美。

卡特莱特特工:在都柏林可不是这样。可能你得再往西去一点。

麦金托什女士:你父母也真怪,告诉你天空“以前看上去”是什么样子,说得好像你能穿越回去看似的。

卡特莱特特工:我们对“距离”的观念可能不太一样。再说过去的人总是喜欢说些傻话。

麦金托什女士:还记得他们有多看不惯千禧世代1吗?

卡特莱特特工:哎哟我去。

麦金托什女士:呵呵呵。那时候真好啊。

卡特莱特特工:是啊。真好啊。

卡特莱特特工发出一声长叹。

卡特莱特特工:很快就不会有多少星星了。也不会有多少人看了。

麦金托什女士:哦,那场派对就是为了这个而办的。

卡特莱特特工:什么意思?

麦金托什女士:我时常感到疑惑的一点是,“流”有时会轻易地出现在某些并非艺术的东西之中。这是完全可行的,不过通常你需要稍微调整一下。把它变得更接近于艺术。但在那场派对中,它来得太容易了。直到前几年我才想明白为什么。

卡特莱特特工:它是某种遗言吧,我猜。

麦金托什女士:对。这么多年——这么多人长大,离家,找到工作,生活在别处或是留在家乡的小镇。这么多人回到1999年,回忆起他们的年少时光。那时还是新千年的开端,生活还充满着无尽的可能性。你望向窗外,看到——哦,想不到没有星星的天空是如此让人怀念。以它自己的方式,它成为了艺术。一个濒死的世界对自己年少时光的追忆。

卡特莱特特工:你真是能说会道,史黛西。

麦金托什女士:啊,得了吧,弗兰克。你明天要一起来,还是要阻止我们?

卡特莱特特工:我想……我也该去露个面了。这样——这样也不坏。

<记录结束>

附录2:2059年12月31日17:04,史黛西·麦金托什和卡特莱特特工进入了SCP-4646。17:09,鲜花盛开。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