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655

项目编号: SCP-4655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4655现被收容于标准Safe级收容间中。 在收容间内,为让SCP-4655-1实体可视化而设计的顶灯将始终保持照明。在过去5年内失去亲人或伴侣的人员将被禁止进入收容间。

描述: SCP-4655是一张铺着粉色床单的双人床。

当一个在过去五年内其亲人或爱人去世的人坐在或躺在项目之上时,SCP-4655的异常性质方会显现。当个体激活SCP-4655的异常属性时,该个体将体验到极度强烈的悲伤和沮丧感,同时难以集中精力完成任务。被影响者的情绪困扰往往是由被影响者在过去五年内去世的亲友所产生的。

SCP-4655的另一异常性质只会发生在房间的任何部分完全不暴露在光线下的情况下。 如果该条件成立,一个肤色苍白的类人实体(以下记作SCP-4655-1)将在房间的黑暗部分出现,并缓慢地向被影响者移动。 TSCP-4655-1个体的身体结构包括一个短小的躯干、极其细长的四肢,牙齿排列整齐而样式类似于人类的口腔,以及如同向水平方向“伸展”的纯黑色眼球。 个体的肢体末端较为尖锐。

SCP-4655-1个体能以被影响者的母语进行复杂的交流。 SCP-4655-1个体能使用这种能力使被影响者冷静并在情感上支持被影响者,个体通常通过拥抱与安慰性的语句以达成上述目标。 SCP-4655被影响者对SCP-4655-1个体不会表现出任何恐惧的迹象,反而会将他们如同好友一样对待。1如果被影响者退出SCP-4655所在的房间, SCP-4655-1个体将返回房间的黑暗部分并消失。SCP-4655对该被影响者的异常影响亦会随之停止。

回收记录: 以下的911电话记录致使SCP-4655被基金会关注并回收。

[开始记录]

接线员: 这里是911,你有什么紧急情况?

Alexa Rhetori: 我需要全副武装的警察立刻来到[数据删除]—— [断断续续地] 我不知道这他妈到底是什么东西,但这玩意——

接线员: 您遇到的是武装抢劫吗,女士?

Alexa Rhetori: 不是,但它会……它会杀了我女儿!拜托了!

Sarah Rhetori: [远远地抽泣着] 妈妈,他是来帮助我的!别把他当成坏人!

接线员: 夫人,那就是您的女儿吗?

Alexa Rhetori: [快速地] 是的,是的!她的祖父最近去世了,她与祖父生前关系很好,所以我给了她一些独处的时间去缓解悲伤,然后我就——哦,上帝,哦,上帝,我——

接线员: 女士,请冷静,我们的紧急服务人员已经在路上了。

未知: [远远地] 你也可以使用我,是吗?到这里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保证。

Alexa Rhetori: 快点……求你了…… [缓缓地] 我的天啊,你他妈的给我滚远点!

未知: 女士,你还好吗?

Sarah Rhetori: 妈妈,把电话放下!他在帮助我,拜托了!我们只是都很想念爷爷,只——只是这样而已! [停顿] 妈妈!

Alexa Rhetori: "我们?" 我说了给我滚回去,马上! 我操— [停顿] 哦,亲爱的上帝啊,你想——

未知: [比之前更接近电话] 嘘,嘘—— 没事的,没事的,亲爱的母亲。 我与你同在。一切都会变得更好的,看着吧。

Alexa Rhetori: [啜泣着] 求——求你了,别——

[一声巨响过后,手机与另一个重物一同掉在了旁边的地板上。]

接线员: 女士?女士?

未知: [发出嘘声,位置更远] 没事的,没事的。我们都会想念她的,我们一起。

[结束记录]

警方到达后,Sarah被发现坐在SCP-4655前。 其母的尸体被发现在客厅中,死因被确定为颈椎断裂。 Sarah接受了记忆删除治疗,并被送到了寄养中心。

事件发生后,SCP-4655被回收,并正式迁移至Site-6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