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669

项目编号:SCP-4669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4669-1的录音个体将被移出删除。所有目击SCP-4669或SCP-4669-1个体者将接受B级记忆删除并安排持续监控。处决所有SCP-4669-2个体。

SCP-4669为一Epsilon级优先事项。机动特遣队Upsilon-58 (“警察之音”)当前被指派做出响应。MTF U-58只可录用Cohen-Weinberg共情评分1中得分-65以下、且坚持严格的反集体主义道德观及价值观的人员。其他人员不得与SCP-4669-2个体展开接触。

收容程序会在SCP-4669再次进入收容后相应修订。当前,收容工作集中于最小化MARCOS事件影响力以及对SCP-4669-2个体的处决。2

待编辑:

描述:SCP-4669是一偶率促动3实体,能通过SCP-4669-1创造SCP-4669-2实体。SCP-4669外表为普通的土著墨西哥女性。在其右大腿外侧有纹身“萨帕塔4女士,反大麻玩家出品”。SCP-4669身高1.6米,体重74千克。

SCP-4669使用其偶率促动策划MARCOS事件,同时以此逃避抓捕。这些事件在全球范围内无明确规律地发生,包括预定的工人罢工、暴动、抗议和暗杀。这些事件中宣称的目标是将共产主义推广为全球性经济体系。当前,没有办法可以预测MARCOS事件。SCP-4669雇佣了大量SCP-4669-2个体组成网络来执行MARCOS事件,但其组织使用的伪装令基金会情报机构无法在MARCOS事件中找到SCP-4669。

SCP-4669的次要异常是创造SCP-4669-1。为记录的目的,对SCP-4669声音的录音也可被视作SCP-4669-1。SCP-4669-1是SCP-4699在MARCOS事件中发表的声明。SCP-4669-1个体可在任何背景声音下被听到,可被任何有语言理解能力的人类理解(无论其熟悉的语言为何)。SCP-4669-1是转化为SCP-4669-2个体的媒介。在SCP-4669-2个体中,无法以任何手段清除关于SCP-4669-1的记忆(包括记忆删除手术)。

SCP-4669-2个体是受到SCP-4669-1影响、或是曾与SCP-4669发生物理接触的基准人类。SCP-4669-2个体对SCP-4669的目标和理念表现出极度认同,具体而言是希望彻底毁灭资本主义。所有SCP-4669-2个体都会在从基金会监控下脱离后重新加入SCP-4669。

事故4669-141:

下列内容抄录自俄勒冈州波特兰一家必胜客的通话记录,日期04-10-2038。基金会AI GRGN-03在例行筛查中发现可能与SCP-2293感染相关的信息。该人员被定为PoI-6870。

必胜客员工:嘿您好,额,您想不想试一下-

PoI-6870:你知道世界知名的作家斯蒂芬金曾经被车撞过吗?就是想想。

PHE:我-我很抱歉,先生?

PoI-6870:啊,抱歉。我是在和一位朋友聊天。一般这些商业事项会更长。呃,总之,我觉得我想,嗯嗯,我在这有张票。找不找到了。等我一下。

PHE:没问题。

PoI-6870:<对着听筒外说话,但可以听见其声音>厄运先生。模因先生。字面连环杀手先生。伯尼桑德斯先生。

PHE:您说什么,先生?

PoI-6870:要是我记得Amanda姓什么,我敢说肯定可以定位。

PHE:你是在和我说话?

此时,通话被GRGN-03捕捉。因过往AI处置PoI-6870的行动,此通话的控制权被送交Dr. Garcia。

PoI-6870:通话没有挂掉,但没声音。上帝,就和上次一样。我感觉像个操蛋的间谍。你们是不是又想用些恶心的声音来弄死我5,还是说你们要让我和你们像他妈有个人在接电话一样聊?我这有东西给你们。情报。

Dr. Garcia:你好,Kriyot先生。我们想为上次的事道个歉。特定的AI,好吧,扫描了互联网上的,嗯,斯蒂芬金笑话,但那之后,我们控制的更好了。人格智慧。

PoI-6870:对狱卒这简直怪了,不是么?

Dr. Garcia:我想你有情报给我们?

PoI-6870:萨帕塔女士在行动。

Dr. Garcia:什么行动?

PoI-6870:直接行动很重要。别误会我了。<打火机声音传来。PoI-6870停顿。>我想去她去的地方。但我不知道受不受得了这样过去。这,这是我会做的唯一一件事。我希望她成功。但有时候我不懂。是不是应该要这样。

十秒沉默。

PoI-6870:抗议中的声音。暴动中的声音。说那个南非白人垃圾6飞进平流层。都是她。都是一样的。

Dr. Garcia:是你做的它?

PoI-6870:不是我,我们的几个人。但她是她自己。她要尽全力把世界变得正义正确。我觉得我能给你们的帮助就这些,道德上。我,呃,我不知道该做什么,道德上。

无秒沉默。

PoI-6870:她就是个女人。她不比你在大街上看到的任何一个人强壮。但她的声音?她的话语如此美丽。她不是女神。终结资本主义是值得的,但不能是这样的。不能。

三十秒沉默。打火机声。

PoI-6870:明天她要去尼加拉瓜。别问我怎么知道的。这又会是一次大动作。但她就做这些事情。她知道要成事的最好办法。让球开滚引发全球革命。它们看起来好像没有联系。但这声音,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Dr. Garcia:我们对这些现象很了解,是的。虽然这些声音的来源推测是某种人形实体-

PoI-6870:她是一位女士。

Dr. Garcia:—我们完全没理由去想到它做这些事是,好吧,要专门引出什么事情。

PoI-6870:她在打造一支大军。我,我从未想过我们会做这种事情。这是对的。她在做的事。是对的。但她太无畏。他们把她弄得太想要做必需的事了。这不是行凶,但我不能让别人去死。

Dr. Garcia:为什么要告诉我们这些事?

PoI-6870:我不能再让我们手里多一条人命。

Dr. Garcia:还有什么可以告诉我们的吗?

PoI-6870:有分裂是不可避免的,你要知道。左派就这么做事。我们有明确、美好的愿景。所以,当我们遇到第一个分歧,我们就分裂了。

Dr. Garcia:还有任何东西能帮到我们的吗,任何东西?

PoI-6870:她是一位同志。我说的够多了。

PoI-6870切断通话。基金会特工抵达现场后无法找到PoI-6870。通话追踪到的付费电话已在三个月前停止使用。

寻获文件4669-1:

在被MTF U-58抓住时,于其个人物品中发现下列文件。

天哪见鬼了! 你找到了你自己的萨帕塔女士!加入革命吧同志,一起来让世界变得更好。我们知道让反资本主义信息掺和到无意义的玩具收集里很是讽刺。Dr. Wondertainment是谁?

把他们全部找到,成为玩家先生!

01. 字面的连环杀手先生
02. 正常人先生
03. 伯尼·桑德斯先生
04. 从任何商店免费拿任何东西先生
20. 性号码先生
21. 圣德先生
22. 罪恶先生
23. 原创角色先生
24. D.A.R.E.先生
25. 中产阶级先生
26. 电子游戏狂女士
27. 模因先生
28. 噩兆先生(已停产)
29. 天命先生 7
30. 巨蟒与圣杯先生
31. 萨帕塔女士✔
32. Hax先生
33. 只是有个纹身先生
34. 顶端文本和底端文本先生
35. 终曲先生

采访SCP-4669:

对SCP-4669的唯一采访进行于它在尼加拉瓜被MTF U-58军队抓获的16小时后。SCP-4669被安置于标准人形收容间,额外在房间每一角落安置一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此时,这被认为能降低SCP-4669-2的转化可能性。

Dr. Garcia被允许进入收容站点。此时,Cohen-Weinberg共情评分的极限是是10。进一步理论认为,Dr. Garcia能够刻意地在测试中达成更高水平。在12-1的O5指挥部决议中,将能与SCP-4669-1或-2个体展开互动的Cohen-Weinberg共情评分降低到-65。

下面是对SCP-4669的采访。

Dr. Garcia:你好,SCP-4669。很有趣,我已经感觉认识过你了。

SCP-4669:很多人都这么和我说,你知道。很有趣。他们要么觉得我是他们的母亲。要么就是想要日我。你是哪种?

Dr. Garcia:我觉得你忘了第三种。

SCP-4669:哦?

Dr. Garcia:已经见识过你所有工作想要把你关起来的那种。

SCP-4669:很好。你看起来简直就是真的相信了。

Dr. Garcia:为什么找到你的时候你穿着实验服?

SCP-4669:我知道我要去哪。我觉得我应该打扮一下。你们狱卒就这么穿。但之后你们会给我套上红色连体衣。我觉得我穿着挺好看的。像是在岩浆星球上做苦力,对吧?

Dr. Garcia:你知道你被人出卖了吗?

SCP-4669:是的。

Dr. Garcia:而你完全没有要逃跑?

SCP-4669:你又不会走着离开昆西马尼。

Dr. Garcia:你想知道是谁出卖了你吗?

SCP-4669:Jude Kriyot。

Dr. Garcia:这是怎样的滋味呢,创造你组织的头目居然-

SCP-4669:我活的比他们久多了,笨。

Dr. Garcia:—把你扔给狱卒?

SCP-4669:我到哪里总是有原因的。世界可能是一片随机、混沌之地。但对我,总是有理由的。他们给了我。

Dr. Garcia:这听起来确实是很赞。但,你说你活的比你的创造者还久?你这是什么意思?

SCP-4669:至少三个意思。一位老女人。一位母亲。一个孩子。全都为革命。

Dr. Garcia:我不明白。

SCP-4669:我是老太婆,主妇,还是处女。三位一体。

Dr. Garcia:所以你是说你有前世,你说的是这个意思吗?他们抓了,呃,三个灵魂之类的,来创造了你?

SCP-4669:一点就通,Carlos。让我非常适合于我的工作。我可以无畏。我可以母性。我还可以成为他们的标志。我可以成为奋斗之所向。但,你们都知道了,不是么?

Dr. Garcia:差不多。但声音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能装成个,我也不知道,圣母一样的家伙,扭曲人们的心智?

SCP-4669:我没有让任何人去做任何事。每次罢工,星巴克的每一扇破窗,每一个死掉的亿万富豪,最后都会汇集成一些东西。无从测算,但我看得到。

Dr. Garcia: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他们不会忘记。这让他们变成了你的奴隶。你怎么可以一边这么做一边还觉得自己是在搞解放的?什么样的革命才会搞心灵控制?

SCP-4669:你们就是这么想我的么?

Dr. Garcia:我知道你就是如此。

SCP-4669:噢,同志啊,你让我真是伤心。他们忘不了,不意味着这让他们背离了解放。我只是提供了一种洞见。一种外见,大概吧嗯?我喜欢这么去想。我没有夺取他们的什么。我从来没有。

Dr. Garcia:我觉得这些人对你敞开心扉,以及我觉得你是在利用他们完成你自己的目标,不管它到底是什么。

SCP-4669:你这么想?那让我和你说点事。<SCP-4669向前倾身>你知道你在做的是错事。你知道这不是应该发生的事。我看到了怎样才能让我们得到自由。我看到了一个可由我们去造就的世界。我可以让你看到,只要你给我机会。8

Dr. Garcia:操。<对摄像头说话。>外面有人听到了吗?让我出去。我们必须看看能不能从她这再套出更多的话。在那之前,必须堵住她的嘴。

SCP-4669:今天的世界出了问题。我知道你看到了。我知道你看到富人剥削不止,无数人深受其害。我想要纠正它。我们可以纠正它,只要你给我一个机会。若你记得,若你—

Dr. Garcia被带出收容间,SCP-4669被捆绑堵嘴。在O5议会的紧急会议中,经一致同意决定再划拨4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到收容间内,并给守卫分配六台手持式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

Dr. Garcia虽暴露于SCP-4669-1,但因事前Cohen-Weinberg共情评分中得到极低分,这并未被认定为一个问题。

事故4669-143:GoI-5869成员和SCP-4669-2个体于04-19-2038袭击Site-346。下面是从员工采访中汇总出的事件时间线。

04:19 — Dr. Garcia打开了SCP-4669房间的门。他走进大厅进到一间储藏室内。报告称空中传来电子嗡鸣声,持续二十秒。据报告门把手触碰时极度发烫。储藏室内没有Dr. Garcia的踪迹。

04:21 — 电子故障影响到了整个Site-346,类似于一道EMP波。所有后备发电机无法开启。携带起搏器和其他设备的人员没有受影响。需要保持各种供能维持生命的SCP项目未受影响。

04:22 — 在站点安保全面行动作出响应前,14名SCP-4669-2个体出现于安保宿舍内,制服了所有安保。其中8人留下制服了全部巡逻守卫。

04:23 — 一名长着黑色卡斯罗犬9头的人形实体10走入Site-346前门。它未穿衣物,也无可见的装甲或守护。几名在岗守卫试图无效化该实体。子弹撞击后分解,无法将其穿透。它使用一把装入鞘中的剑制服了守卫。

04:24 — 有一人形出现在人类收容翼区-2的走廊,将文件4669-2贴在公告牌上后消失。其身份无法验证,一系列电流将其面部阻挡。

04:27 — 长有黑色卡斯罗犬头的实体来到SCP-4669房间处。SCP-4669从门中走出,与该实体握手。据报告她说出“天命先生。”对方的回答则是“我们的女士。”

04:28 SCP-4669-2个体采集了记忆删除补给和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13名人形SCP被放走。三名人员在此过程中加入SCP-4669-2。

04:29 传来一个SCP-4669-1,内容为我没事。走吧。

04:30 — SCP-4669和该实体离开Site-346。当前它们下落不明。

04:31 — 所有SCP-4669-2个体、擅离人员和被释放的人形SCP消失。

04:33 — 所有发电机开启。

寻获文件4669-2:下面是某未辨识人员在Site-346突袭中留下的字条,当前推测此人是PoI-6870。

我撒谎了。

Esther赋予了她声音。JJ给了她视野。我给了她眼花缭乱。

我现在感觉老了。年轻人心头有一团火,我曾经有。但我曾经也是火。我记得那在我内心盛放的火焰。当你触碰到它之中,你就会看到什么道德准则尽是放屁。

但她比我还老。她记得曾活过的每一生。她放弃的前生。我知道再无借口。

有时候,你必须战斗。有时候,你没有非暴力的奢侈。你自己永远不会有另一条命。但我会协助她,我会协助他们,尽我所能的一切方式,尽我所能的一切时间。总会有一个地方,即便微小,能让一位和平主义者于革命中容身。特别是我这样能力受敬仰的混账。

她教会了我。她随着心头的火死去。整整三次。我是如此幸运能遇见她。

当我死去,我会在圣彼得面前跪下。我不会为我的所作所为道歉。我不会给他说我为鲜血飞溅而后悔。我会要他理解。也许上帝会听我的。我希望他能听我。

没有人应该饥饿。没有人应该在家徒四壁中冰冷死去。没有人应该再白白受苦了。

如果要死上一百个富豪来完成这一切?我不会哀悼。

萨帕塔女士点燃了我内心的火花。也许是时候释放了。我们看着吧。

我为你们骄傲。我知道你们不会为我骄傲。

JK (BF)

经O5指挥部12-1决议,对PoI-6870一经发现立即予以处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