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67
scp467.jpg

位于被发现地点的SCP-467

项目编号:SCP-46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467目前位于Site ██,由一位每日更换的保安人员看守。尽管SCP-467本身没有真正的异常持久性影响,但是其揭示的信息能让人自发地处于持久影响中。当SCP-467在被研究或移动时,所有有关人员在没有测试权限的情况下均禁止携带手机、寻呼机及其他一切通信设备。

描述:SCP-467是一个在[数据删除]处被发现的空电话亭。经由一个曾经存在于电话亭内的都市传说“闹鬼电话”被SCP基金会发现,且通过实验表明,电话并不重要,其影响来自于电话亭本身。甚至当电话被移走之后,在于[数据删除]被发现之前,电话亭自身依然是一个迷信地点。

尽管电话亭自身并没有特别之处,但只要当一名人类和一部通信设备同时位于电话亭内时,便能简单地观测到其影响。

通信设备会收到一来自使用者认识的某人的消息,电话并没有显现出对朋友、家人、爱人、同事或者仅仅是熟人的偏好。不可思议的是,即使该次通话能被观察和记录,但在检查通话记录后发现其从未发生。“通话者”甚至没有拿起过电话,这个过程表明了SCP-467具有强力的心灵感应形式。

这些电话泄露了使用者先前并不知道的信息,且大部分是秘密和自白。从微不足道的小事到改变人生(参见附录)。一位使用者可以多次使用该电话亭,但应在距其上次使用的至少24小时之后。因此建议避免在私事上使用该电话亭。

附录: 一些较为显著的结果被汇总,且仍在形成。

实验记录 467 - 多个

实验对象:
通话内容:
影响:

实验对象:D级人员;定罪于多起暴力犯罪
通话内容:对象的母亲,告诉对象她们对对象的所为很失望,并承认因没有正确地抚养对象长大而自责。
影响:对象在几小时内表现出轻度不安,并重复请求被允许联系其家人。对象的请求被拒绝。

实验对象:D级人员;定罪于凶杀
通话内容:对象接到了来自其受害者家属的电话,告诉对象他们永远不会忘记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会学着去原谅他。
影响:持续数小时的轻度不安。

实验对象:D级人员;[数据删除]
通话内容:[数据删除]
影响:伴随着歇斯底里哭泣的间歇性突发暴力行为。对象在其攻击其附近的研究人员之后被处决。

实验对象:D级人员
通话内容:接到了来自当时在场研究人员电话,称其的发型看起来十分可笑。
影响:轻微的恼怒,然后觉得好笑。

实验对象:D级人员;定罪于数起强奸
通话内容:对象的受害者,表明她们已经成功走出阴影,在犯罪发生之后成长,并开始有了自己的家庭,正在一女权组织工作。
影响:对象感到困惑并表示不知该对此如何感受。之后的几天内在道德方面有了显著改善。

实验对象:Dr. Rights
通话内容:不明
影响:持续约两天的中度抑郁症,并间歇地对基金会的工作产生疑问。之后完全康复。

实验对象: Dr. Iceberg
通话内容:不明
影响:没有即时的影响。两天之后在Site 17与一位研究人员发生争吵,并引发轻度的物理纷争。之后被追责。

事故报告 - ██/██/██ 临近例如感恩节和圣诞节的假期时,观测到了令人不安或痛心的电话的显著增加。目前,理论认为这是因为在这个时间点增加家庭的张力和鼓励是对人们“好”的。此外,之前两起被报告的在SCP-467内部的使用者接到来自自己的电话和另一些被报告的使用者接到来自于死者或不存在的人的电话也发生在假日期间。为什么人们能够对自己“说谎”和SCP-467如何从不存在的人物处接收电话有待进一步调查。

实验对象:D级人员
通话内容:对象自己的声音,潜在的同性恋告白。
影响:对象在试图破坏SCP-467时被立即处决。

实验对象:D级人员;失忆实验的实验对象
通话内容:对象自己的声音,解释了在先前的失忆实验中所忘记的事项。
影响:对象表现出轻度的困惑,没有表现出其他的影响。

实验对象:D级人员;定罪于数起凶杀
通话内容:对象的受害者,持续5分钟的愤怒的尖叫。
影响:对象在试图破坏SCP-467时被立即处决。

实验对象:Dr. Rights
通话内容:一个小孩的声音,Dr. Rights在意识到其属于[数据删除]后关掉了录音设备。
影响:[数据删除]

实验对象:秘书/保安员Break
通话内容:Dr. Iceberg[已编辑]
影响:[已编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