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792

4/4792 LEVEL 4/4792
CLASSIFIED
classified-lv4.svg
项目编号: SCP-4792
Keter

威胁等级:


starmapcrop.png

SCP-4792的大致方位

特殊收容措施: 关于SCP-4792的信息一经发现,将由网络爬虫IO-RECKONING-SLAVE进行定位和删除。当前无必要采取更多收容措施。

描述: SCP-4792是一V级超构体,将南十字星座附近的一颗星体包裹。 SCP-4792的主要功能是收集被其包裹星体的全部能量,也即所谓的“戴森球”。此外,SCP-4792能够向行星系发射冯·洛伊曼式探测机,以将自己复制到周边每一星系的主星上。

SCP-4792以两种机制运作;包括一套内部奇术和一套外部机械。其内部机制是一以自己为中心的屏障,能使能量—但非物质—穿透之。其外层机制由护罩组成,还有能量收集设备(推测为某种太阳能板或类似变体)和计算机器。也在其表面上观察到了组装工厂的存在。

SCP-4792的机械底架内有一人工智能(编为PoI-4792),栖息在一内部计算矩阵内。PoI-4792不对招呼尝试做出反应,也不知晓基金会的存在。然而,在探查PoI-4792数据库内的弱点后,取回了多份文件;重要文件附录如下。所有寻获文本均经由一异常语言应用设备翻译。


T+1

今天是大收容计划开始的一周年纪念日。这是一次重大机遇,标志着我们改变命运之日的开始。 我,Geta Ipolet,很荣幸担任收容计划领导一职。我承诺在计划完成之时,我们的后代将能自由驰骋在这奇妙宇宙中,再无灭族亡种之虞。

计划的历史比任何记录所能显示的都要古老。一则还在向我辈儿女教导的预言,是本计划的核心,我想各位都知道。但你们还记得具体的细节吗?请让我先花一点时间向各位诵读诗句,就如长老先知所言:

过来我的弟兄同胞们,
我将告诉各位一个别样的故事,
永恒安眠就此不再。
一日暗神将兴,
遍绕Chiasmus之星,
在他的癫狂中,天空暗蔽,
铁齿吞尽世界,
众生皆陷沉默,
除非有位骑士挺身相抗。

我亲爱的同志们,这便是古神千年前对他的先知所言。确实是一则悲剧的预言,但并非必然兑现。若我们查验最后一句诗文,你们将发现我们的命运要由为众生而战的“骑士”决定。

我的朋友们,我们就是那骑士!

我们中最强大的贤者已环绕Chiasmus竖起了我族所知最强大的屏障。它发着柔软粉光,将整个星星都包裹起来!确实,最记得纪念的成就。但我们的计划不会止步于此,当然了。因为我们可以为我族奠定远超计划的光明未来。这就是为何我要骄傲的宣布星鞘行动,也就是建造理论中的星壳!

靠着两百万工人和注意抽空通常行星的矿藏,我们计划把这整个星体都包裹起来,不只是一层魔法屏障,还要有一层机械屏障。我们不但要把Meshet,暗神,锁在牢房里,我们还要用他的老巢为我们进军宇宙供能!

赞美Awet,诅咒Meshet!让我们为这重大机遇欢庆!!


好吧,这样去演讲听起来可以。他们要我在计划的每一年都写。哈,好像我能活那么长一样。我已经长白羽毛了!

反正,我觉得我得靠你来运作以免存在不精确。 我不想这些鸡蛋脑袋的政客在幕后对我狂吠,如果你明白我这什么意思。一开始拿到这职位是很难,但我肯定这能让我们两都载入史册。

赞美Awet,诅咒Meshet!忠实的Geta Ipolet.

T+25

二十五年了,哈?感觉好短。

他们发现这计划要耗时多久后便不再要我演讲。何等蠢货;他们难道指望着到世纪之交就能完工?我还是每年向母星发送一份数据报告,但我能给他们说什么?他们是政客,他们要的是能对群众宣讲赢来选票的东西。我只能选点真话,编成对他们有利的样子来保证更多资助。

我已经在日志里重复这种唠叨好几十次吧,我想。再次唠叨也没用,但我想这对我的健康有好处。工作给了我很大压力,但这是我的遗产,我肯定我会投入其中直至最后。只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有限:没有足够的资金,没有足够的工人,没有足够的材料,随便吧。我们需要安排一下。

提案已经提了无数次,但有些新东西我觉得有点希望。Lepus-Rem那边开始出现作为个人家用工具的合成人了,能够说话和移动。我们可以对总统承诺若得到资金就能“更快出结果”,然后投资这些新兴的机器人生意,还可能创建工厂来生产近乎无限的工人。能量方面一开始会有点麻烦,但只要有部分的星壳上线运作这就不算问题。

无论如何,不管发生什么,我都需要尽快选出继任者。我已经快八十了,我大概必须去做些手术才能让身体撑下去。我还有大概,嗯,四十年顶多,大概二十年内我就必须让出职位。不过,这之前我会斗争一番!你可以想到老Geta会这样。

赞美Awet,诅咒Meshet。忠实的Geta Ipolet

T+50

今天是我们收容工作的五十周年纪念。等我们完工混账Meshet就别想逃掉。我很肯定。

资金依然相对缺乏,但何时又不是呢?总之,我们已完成重大跨越。我们的工力现在90%是合成人,比起一年前的75%、或者二十年前的0%来说很是进步。它们毫不费力地遵守指令,从不懈怠。这种情况下它们的工作速度依然大幅高涨,现在看来,我很羞愧居然没有早些引进。它们都在我控制下。

但要完成建造,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我们最早的预计推测是在接下来的一千两百万年内完成,但在将近两百万年内会提供近乎无限的能量。这,当然,以我们没有进一步加快进度为前提。还有政府方面的利益冲突问题,毕竟我们产生了这么多能量,还消耗了巨量的物资,即便我们都是自己生产的。很累。

然后,当然…还有我。我已经一百多了,没剩下几年我就得走向死亡。我已耗费半生在此计划上,我有种疯狂的恐惧,在我离去之时我奋斗的一切都会崩溃。星壳现在就如我的孩子,我不想在它还是婴儿之时就把它遗弃。

所以我要去接受一项特别程序。这是一群科学家的子计划,我已经准备了十年,现在我们终于准备用上它了。我们设计了一个能完美模拟我自己的合成身,它的网络就是我自己大脑的神经复制。我们计划把我的意识上传到这个机器人上。这个程序会杀死我,但我早有预料—若成功,我的复制体将得永生。若你以后再也没听到我的消息?那我便是死了,我的复制体也是死了。

诅咒Meshet。忠实的, Geta Ipolet.

T+51

这一年标志了我作为永生机器的重生。

还是有,当然,一些缺陷在把我意识转移时还没有预见到,肯定会对我造成妨碍。不过利大于弊。目前我面对的所有问题都是暂时性的;随时间推进,只会有益处留下。

有两个主要顾虑,第一是不能连贯操作我的身体,第二是我电子脑的寿命。Trepiz脑和机器动作的互动大不相同,虽然我们的神经路径都是一样,它们和肢体发生互动的方式是不同的。因此,我会在无限的时间里无法移动肢体。无所谓。

后一问题是重点。大概在接下来10000年内的某时间,我的亚原子处理器将可能被游离粒子打中、衰变、或者发生某种“变异”。根据他们告诉我的,某种变故造成逻辑功能严重故障的几率是有的,但若我们的种族取得足够的技术进步就能修复。他们向我保证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但我无法释怀。哦好吧。

就目前,一切顺利推进。我的心智能与管理主机瞬时连接,我不再为我们种族的短处所限。我能用几行代码指挥机器工人,我也能利用它们把我搬来搬去。我能轻松地做复杂运算,做出快速反应决策。确实这将成为计划的转折点。我很兴奋。

T+127

年度更新#76: 完形智能整合目前是成功的。我的大脑成功连接了无线广播系统,让我能人工操控每一个合成人—只要他们给我提供更多计算力。所有生物管理者,除了少数技术员,都离开了计划,留我执行全部运作。这对我是好事。

然而,我已因资源再分配失去了全部政府支持。这是一次挫折,但后备计划已经投入生效。我已调配部分计算力来自动定位存有大量资源的行星,然后发射一队合成人过去,复制和转运建筑材料回来这边。

让我悲哀的是Lepus-Rem上的政客好像不明白计划的重要性。 Meshet对我们坚守的一切都是威胁。他们不明白吗?

就这些。

Geta

T+163

年度更新#112: 和政府的关系已经恶化。所有交流尝试都没有回信。这无所谓,毕竟他们已经十六年没有干预计划了。这一点来说我至少很感激。

我对建造的计划越发宏大。我决定尝试进一步把我的意识整合到主机中,目前进展顺利。我怀疑到世纪末我将彻底抛弃身体,两百年内在一个专用中央核心单元来运作我的大脑。非常激动人心。

Geta

T+341

十年报告#290: Integ整合已经完成。核心间完美安全,全面管理整个建构。

估测读数表明星鞘到T+3639完成度0.1%。超出预期,我们最早的设想里这要晚得多才能完成。

仍然和首都没有联系。我推测他们已忘记了我的存在。这样更好。我将从此关闭全部通讯技术;我不希望给外部干预任何机会了。

T+3651

世纪报告:如预期, 0.1%进度略提前于预期时间达成。好结果。

不过,在屏障别处发现有一更大的天体撞击。如果这样的一次天体撞击发生在工程上,现有建造的四分之一都会被毁。幸好,并没有,屏障的完整性已经upheld. 虽然如此,我担心未来此种事件会破坏掉部分星壳。我们必须建造护盾来预防此事发生。

没有更多更新。

T+10051

千年报告:他们错了。我感觉挺好。

T+18698

今年早些时候我收到系统突破警报。

没有什么受损,但到底发生了突破。从我收集到的情况来看,有一未知类型的space-faring种族发现了我的计划,试图和我联系。我推测这是通过与管理办公室的某台计算机进行物理互动来进行,我很长时间没去碰过那里,所以它们可以回避我关闭的通讯设备。它们似乎已破译了我们的一部分语言,或者也许是政府教了它们。它们给我发了这个:

您好Keshumat,奇迹的建造师。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一直观察着您一步步建造这巨大工程。你用来安置屏障的魔法超乎我们最狂野的机器。我们希望您能为我们的种族提供指导,凭您手握的渊博知识。我们已将我等殖民地的坐标附上,以便您送来信使。

我将此坐标表列入“备选行星”列表类中。我忘了这是什么分类但肯定是应该归到这里。然后我回复了以下内容:

你们好。

我很忙。也许你可以去问问政府。我把他们的坐标附上。感谢你们。

这些生物回了我,说这个坐标上没有星球,但确实找到了些许小行星。它们的导航肯定是错了,但我不会去评判。

我会和这个种族继续接触。也许它们会比上一个跟配合。

T+19051

千年报告:新生物已经几百年没有回复了。此外,在此次接触的几年后,工程上时有发生轰炸,在约146年前停止。生物体不可信。我已修补了它们用来绕开我关停通讯系统的漏洞。我不会再配合它们了。

其他新闻,星鞘完成度0.5%。这很好。

T+33572

1%完成。

我们开始实验让质能转换可行的技术。这将对计划大有帮助,我们不再需要从其他行星抽取资源了。我偶尔会好奇我们已经挖掘了多少颗行星。

除此外,一切宁静。

T+89952

2%完成。

一切依然宁静。

T+136929

5%完成。

T+303777

20%.

T+1374007

50

T+2000235

…所以完成了。

暗神被封锁于钥匙之下。

我要等他惊恐发现后的哀嚎回复。

而我将嘲弄他,终于。

T+2000238

已经三年了。什么都没发生。

Meshet尽管失败却一言不发。我急切等待着他开口。我说,求你了,说话吧Meshet,你对失败有何感言?但他没有答复。

我很困惑。Meshet,说话,说啊Meshet。

然后我发现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几年以前,Meshet在我们封锁星星之前逃跑了。他知道我会挺身,我,骑士,将打败他将他永远囚禁,打破预言。他逃了,快之又快以至于不会死亡。他以为我在这耗费了这么久等我发现他逃了工程就会止步。肯定就是这么回事。

他知道我不知道他逃去了哪颗星星。我怀疑他是跑去了最近的星星,其中一颗,因为他不懂思考且懒惰。他在打盹,等我绝望。

不会绝望。

Meshet大可躲藏。Meshet大可逃窜。但宇宙间只有那么多星星,Meshet,当最后一颗星星都在我的监控下,你就死定了。

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最终决战才会打响,Meshet。但务必明白这是迟早的事,等整个宇宙都被封锁、被我的金属遮蔽天日,你就死定了。

我将改变现实之命运。没有什么能阻止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