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820

项目编号: SCP-4820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4820被收容在site-17的一个标准人形收容间中。每24小时内从SCP-4820身上最多提取30加仑血液。从scp-4820提取超量的血液或任何器官都需要至少一名4级人员的许可。

SCP-4820不需要食物供应,拒绝他所有关于食物的请求。 SCP-4820要求各种烹饪用具、香料和调味汁。这些请求暂时被批准执行,但如有需要,可作为纪律手段予以撤销。

描述: SCP-4820是一名印度尼西亚成年男子,大约40-50岁。该实体能够快速再生受损或被破坏的组织。没有已知的手段能限制这些能力;SCP-4820甚至可以再生被完全切断的身体部分1。再生时间随着受伤的严重程度而增加;小伤口几乎瞬间愈合,但提取内脏需要几个小时才能再生。SCP-4820没有表现出疼痛,并经常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受伤。

目前尚不清楚SCP-4820快速再生的能量来源; 它并不比正常人类需要更多的食物或水。

附录 4820-1: 以下是对SCP-4820进行的一些测试。

给予的伤害 结果 备注
在右臂的一个约3厘米长的小切口。 伤口几乎瞬间就愈合了。
切断左手食指的第一个关节。 手指从伤口切面重新生长。简单的组织最快被再生,首先是皮肤、骨骼,然后是结缔组织、肌肉,最后是神经。新的手指最初并没有指甲,一段时间后指甲以正常速度生长。 断指中的细胞正常死亡,并如预期般腐烂。
切断左手无名指的第一个关节。SCP-4820被指示试图重新连接被切断的手指部分。 SCP-4820试图将被切断的手指固定在切口上并重新连接。但没有发生附着;新的组织已经开始形成,并且不能重新连接上被切断的手指。
切断左手中指,并灼烧。 烧伤的肌肉迅速恢复到未受损的状态,然后正常的手指再生开始。
切断左手小指,然后缝上。 手指没有重新连接。新的组织在缝合的手指后面生长,并将旧手指从缝合的针上撕了下来。
用标准IV装置提取30加仑的血液。 在提取过程中,SCP-4820没有表现出血压下降或任何其他失血症状。 在更多的测试中,将其输入D级测试对象后,没有表现出残留的异常。已经批准在多个血库中长期储存大量SCP-4820的血液。但建议仅在紧急情况下在必要人员身上使用这些血液。
摘除右肾。 其如预期在4小时内再生另一个肾。 将移除的肾脏成功移植到D级人员测试对象中。广泛的测试表明接受者身上没有残留的异常。已经批准紧急情况下SCP-4820将作为器官捐赠者。
摘除右肾,然后在再生完成前用检测为兼容的D级人员肾脏替换。 SCP-4820的身体没有接受该移植。在15小时内,移植的肾脏被SCP-4820的免疫系统完全破坏,此时一个新的肾脏像先前的实验一样再生。
不锈钢钉,直径0.5厘米,穿过左手手掌并留在其中。 直到钢钉被移除伤口才愈合。 SCP-4820对结果感到不安。
不锈钢钉,直径1厘米,穿过心脏并留在其中。 心脏停止跳动并且无法愈合。SCP-4820的细胞开始因缺氧死亡,然后立即再生。这一过程在其脑组织中发生,并导致SCP-4820无法控制地抓住,直到钢钉被移除。 SCP-4820没有显示出任何受到脑损伤的迹象,尽管他的大脑中发生了广泛的脑细胞死亡与再生,但其记忆仍然完好无损。应SCP-4820的要求,已暂停进行其再生能力的进一步测试,条件是他继续保持合作,提供血液,并在必要时捐赠器官。

是的,我们可以把他绑起来,做任何我们想做的实验,但老实说再生并不是我们没见过的什么东西。真正有用的是他捐赠的器官和血液,所以我们宁愿让他保持必要的合作。-Dr. V█████

附录 4820-2: 在Dr. V█████与SCP-4820初次见面不久后的访谈记录。从SCP-4820选择的印尼语翻译过来。

<开始记录>

Dr. V█████: 下午好,SCP-4820。

SCP-4820: 你们现在就这么称呼我了?

Dr. V█████: 是的,毕竟公事公办。

SCP-4820: 我猜我一时半会不能离开这里了,是吧?

Dr. V█████: 恐怕不能。

SCP-4820: 啊好吧,至少在这里有人和我说话,不像[数据删除]。

Dr. V█████: 你之前困在的那座岛?

SCP-4820: 如果你把那该死的石头堆叫做岛的话。

Dr. V█████: 那真是一个不友好的环境。但你仍然在那里生活了快十二年。介意解释一下怎么做到的吗?

SCP-4820: 嗯,起初我祈祷着逃离的机会,和所有正常的沉船幸存者一样。这就是我最初想要的;我知道怎么蒸馏水,找到能躲避阳光的山洞。

Dr. V█████: 后来呢?

SCP-4820: 我开始饥饿![SCP-4820笑了]在那之后逃离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Dr. V█████: 所以你做了什么?

SCP-4820: 嗯,我本来想抓些鱼之类的,但我只有自己的双手手、一些石头和一套衣服。我想在水里寻找机会,但最后还是决定在山洞里挨饿,而不是开阔的水域中游回去。然后我爬到那个小山洞的后方,那是个好地方,黑暗又凉爽,我祈祷着有什么能吃。

Dr. V█████: 那时你就开发出再生的能力了吗?

SCP-4820: 或多或少吧,是的。 我昏倒在那里 - 因为我已经筋疲力尽了,你懂的 - 然后当我醒来时,我注意到我所有的伤口和瘀伤都消失了。 当船倒塌时,我被撞得非常惨,但是现在全都愈合了。 而且不仅如此; 我的伤疤也都消失了。 甚至我的老茧都消失了。

Dr. V█████: 当你意识到这一切时你做了什么?

SCP-4820: 我以为我在太阳下呆的时间比我想象的还要长。如果我有锋利的东西,我会切开自己,但我没有,所以我拿起自己的一只手,咬了下来。看着它恢复过来。

Dr. V█████: 然后你做了什么?

[SCP-4820笑了]

SCP-4820: 做任何一个被困在只有一个食物来源的贫瘠岛屿上的水手都会做的事。

<结束记录>

附录 4820-3: 从SCP-4820的[数据删除]处回收到的物件列表

  • 1把金属生存刀,生锈和钝到无用的地步
  • 2把用人胫骨雕刻而成的刀
  • 2件衬衫和2条裤子,由人体皮肤、肌腱与头发缝合而成
  • 1支针,由不明的人骨雕刻而成
  • 1套棋子; “白色”方由各种指骨雕刻而成,“黑色”方由脚趾雕刻而成
  • 1个由人类皮肤和一块大型浮木构成的原始避难所
  • 大约4000颗人类牙齿,整齐地堆在洞穴入口外

附录 4820-4: 与SCP-4820进行的第二次访谈的记录,即在回收后的第二天。

<开始记录>

Dr. V█████: 早上好, SCP-4820。

SCP-4820: 嘿,博士。有什么事吗?

Dr. V█████: 我来问些关于你在[数据删除]度过的时光的问题。

SCP-4820: 好的。

Dr. V█████: 我们回收到了一些你,呃,制作的物件,你是怎么做到的?

SCP-4820: 那简单。我开始时有一把金属刀,所以我能够进行一些雕刻。 首先,我用骨头做了一把新的,因为金属通常不会在有盐水的地方坚持很长时间。

Dr. V█████: 对的。

SCP-4820: 然后我做了一张网,因为我希望在我的饮食中增加一些变化,你懂的。

Dr. V█████: 我们没有在岛上发现网。

SCP-4820: 当然没有,当我做好一张能维持在一起的网后,它没有让我过得更好。我在那时才发现,所有的动物都像躲避瘟疫一样避开这座岛。甚至鸟都不会飞过它。

Dr. V█████: 为什么不会?

SCP-4820: 我只能猜测,它们能感受到什么不对劲。什么东西被……关闭了。我也能感受到,有时候。也许是某个有病的精灵给了我这个能力。无论那个洞穴里住了什么。

Dr. V█████: 洞穴里有某个实体?

SCP-4820: 也许不是一个实体,但至少是某种存在。 它很古老。 与你我都很不同。 我思考得越多,就越是毛骨悚然,但它在那天晚上救了我的命,所以我没有抱怨。 尽管如此,我再没有在洞穴里睡觉过。

Dr. V█████: 但你在那外面留下了一排牙齿。

SCP-4820: 那总得以某种方式记下日子,对吧? 我的牙齿总是松动。 肯定是遗传或什么其他东西,否则就不会松动了2。所以,在没有别作材料的情况下,我决定用它们来记录日子。每天的黎明时分,我都会拔掉一个牙。

Dr. V█████: 但你为什么决定把他们排在洞穴外呢?

[SCP-4820显得有些困惑。]

SCP-4820: 不是很确定。但我想我觉得一点小小的供奉不会有什么坏处的吧,嗯?[SCP-4820紧张地笑了笑]

<结束记录>

附录 4820-5: 对[数据删除]进行探索。[数据删除]岛位于爪哇岛东北约██公里处,退潮时,土地面积略小于一平方公里。 涨潮时,水面上只剩下几百平方米。经调查,岛上没有动物,只有极少数植物(没有一种可以食用); 岛的表面只不过是贫瘠的石头。 岛上唯一值得注意的是一个不规则的洞穴入口,大约1米高,1.5米宽,位于最高点附近,向南开放。 洞口内是一个椭圆形洞穴,最宽处约2米宽,最高处高2.3米,深3米。 对洞穴彻底检查的结果中没有异常性质,尽管人员报告有“不好的感觉”。

附录 4820-6: 第三次采访SCP-4820的节选,在收容后的第█周进行。

<开始记录>

Dr. V█████: 又见面了,SCP-4820。

SCP-4820: 嘿,博士。 说下你们有没有sambal3

Dr. V█████: 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写一份申请。

SCP-4820: 麻烦你了,有了它调和味道才会好。

Dr. V█████: 是的,嗯,这就是为什么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讨论你为什么拒绝接受食物。

SCP-4820: 那怎么了?

Dr. V█████: 呃,我们以为你很渴望更多样化的饮食。

SCP-4820: 这就是sambal的作用。

Dr. V█████: 但你为什么仍然坚持吃你的,呃,自己?

SCP-4820: 博士,你有没有完全地独自度过十二年?不要回答,我知道你没有。当一个人独自呆了这么长时间,他必须抓住某个东西,像一个锚,使得他不会疯掉。有些人写书。有些人下棋。而我?我有这个。 [SCP-4820掰断右手食指,然后看着它愈合。]无限的自愈。但不是不朽。我还是需要进食。我的肉体总是会恢复,但如果我不吃东西,我就会饿死。所以我吃了唯一的食物。我多少次食用自己,并在再次食用之前将营养物质再循环为更多肉体?这是一个循环。一个完美的环。甚至,我已成为一个食物链。我成为了万物。这就是我所做的。那个环。它对我而言变得神圣。这并没有因为我离开岛屿而改变。我想我在某种程度上经历过那里的。感受如何成为,永恒地吃和被吃,一切的开始和结束。这是一种美妙的感觉。

<结束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