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835
cow1

SCP-4835

项目编号:SCP-4835

项目等级:Safe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4835的再收容现为基金会极高优先级。项目的位置目前未知;可能有助于解决此问题的任何信息应由参与收容SCP-4835的人员共享。

现时,由于其在清醒情况下表现出善于突破收容的极高能力,已认定SCP-4835只能在无意识状态下被收容。因此,一旦SCP-4835被基金会寻获,其将被永久麻醉并保存于一个标准收容室中。

描述:SCP-4835是一个智能牛类手偶。其具备通过心灵感应与人类交流以及理解口语的能力。SCP-4835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进行移动和转移:从常规手偶插入手的开口处喷射大量牛奶。这些牛奶完全无异常且目前正在被Site-74的工作人员所食用。

项目合作态度良好,没有表现突破收容的意愿。然而,它对自己被作为一个标准手偶来使用表现出极度厌恶的态度,声称这将会对使用者和异常造成负面影响。由于SCP-4835的实用性以及将其放置在手上的困难,因此禁止尝试确认或否定这种说法。

附录4835-1:访谈记录
一次访谈被授权进行以增进基金会对SCP-4835的了解。考虑到与SCP-4835交流的方式,访谈已由Dr. Holden转录。

受访者: SCP-4835

采访者: Dr. Holden

前言:此次访谈是在项目被置于桌上的状态下进行的。因为进行访谈的房间缺少一个清除SCP-4835悬浮时所产生牛奶的系统,故Dr.Holden提出这一要求。

<记录开始>

Dr. Holden:你好,SCP-4835。

SCP-4835:你也是,博士。今天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呢?

Dr. Holden: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存在的。你明白你是我们所知唯一一个智能牛类手偶吗?

SCP-4835:对,对。我确实独一无二。恐怕不能告诉你我是何时或者是如何首次出现在这里的,但我能向你保证,我的意识已存在于多个容器中。

Dr. Holden:“多个容器”指什么?你还记得它们吗?

SCP-4835:没有全部记住,但也不少。 我先前的住所在牛角之内。唉,我多么怀念那一望无际的绿色牧场。我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牛群。 也许,某一天,我会回归那片土地,回到我家庭身边。

Dr. Holden:啊,很抱歉。你在这儿还好,对吗?

SCP-4835:不, 道歉。我刚才,正如你们人类所说的,转移话题了。可是说真的,我不愿离开这个设施。你还有想问我的问题吗?

Dr. Holden:如果你能接受的话,的确还有。你似乎不是很喜欢被戴在人们的手上。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吗?

SCP-4835:我在这个牛类手偶里居住的时间并不算长,而且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可以去做什么。但是,我担心把我目前的容器当作一个儿童玩具来使用可能会在某种方面对我自己与穿戴我的人类造成伤害。 我依然不清楚我的作用将如何显现,不想破坏我现在的状态。在我附身于另一个容器之前,我会在现实中漂泊成千上万年的时间。

Dr. Holden:啊,谢谢你告诉我你所知道的内容。你还有其他的话想说吗?

SCP-4835:对,我有两个请求。 你们可以给运输牛奶的系统消毒吗?我怕病原体可能会腐蚀我的产物。还有,我们可以定期联系吗?这次谈话缓解了我的孤独感。

Dr. Holden:嗯。我会记住这两点。感谢你抽出时间。

<记录结束>

结语:SCP-4835提出的两项请求已被满足。基金会对运输牛奶的管道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消毒工作,Dr. Holden已安排与异常的每周访谈。

附录4835-2:事故 4835/A
2019年3月17日,Dr. Holden因病无法与SCP-4835进行每周访谈。访谈依然进行,但采访者由初级研究员Albertson担任。

受访者:SCP-4835

采访者:初级研究员Albertson

前言:按照先前的惯例,本次访谈在异常被放置于桌上的状态下进行。

<记录开始>

SCP-4835:你似乎并不是那个博士。你变样了?我真的很享受与他的对话。

Albertson:不,不。他只是病了。你不必担心,他下周会回来的。

SCP-4835:他怎么会得病?是因为我的牛奶吗?我明明之前特殊请求过将它杀毒的。

Albertson:牛奶管道在你提出这个请求时就已经被清理,记住了吗?而且这一直以来都在你们的每周谈话期间进行。他仅仅得了流感而已。

SCP-4835:靠近我的容器。我感觉有些异样。

Albertson:接近SCP-4835) 好…?你想说什么?

SCP-4835:你的呼吸中存在着一股怪味,它唤醒了我的记忆,但很模糊。你最近吃的是什么?

Albertson:牛肉汉堡,然后呢?

SCP-4835:我知道什么叫汉堡,可我对“牛肉”不熟悉。你可以仔细解释一下吗?

Albertson:这是来自肉牛的肉类,它们被饲养以用于——

SCP-4835:你竟然吃我同族的肉?你们会经常这样做吗?

Albertson:不不不,我是说这种肉来自绵羊。我们从来没吃过你——

SCP-4835:我的兄弟姐妹们常因为他们的血肉而被你们屠杀。你们,人类,让我恶心。我原本就不应该被囚禁在这所监狱里。

SCP-4835开始喷泄大量牛奶,并在其周围形成一个球体。随后SCP-4835迅速上升,穿透天花板离开房间。

Albertson:操。

<记录结束>

结语:SCP-4835上升穿过设施的七个楼层,最终冲出屋顶。其当前位置未知。鉴于此类异常能力的存在,SCP-4835已被重新归类为Keter。

附录4835-3:再收容尝试
在SCP-4835收容失效后的几天之内,新闻媒体所报道的对屠宰场的袭击概率急剧上升。且每次袭击都有一些相似之处:

  • 这些设施专门用于屠宰牛类。
  • 参与屠宰过程的机器遭遇严重破坏。
  • 设施内部所有储藏的牛类皆被释放。
  • 大量牛奶被发现于屠宰场内的几个区域中。

由于这些袭击事件似乎与SCP-4835的观点相符,,机动特遣队 Lambda-11(“有何意见?”)1被指示在屠宰场内离前几次袭击发生地点较近的位置进行埋伏,但项目尚未受到此影响。

勘探视频日志记录

日期:2019/03/29

勘探队伍:MTF Lambda-11

项目:SCP-4835

地点:英国康沃尔,道格拉斯屠宰场


<记录开始>

L-3:我们已经等了足足六个小时,确定它会来吗?

L-1:他们让我们等着,那我们就先等着吧。 想象一下,如果我们就这么溜走,然后这头牛摧毁一切,我们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金属破碎的声音

L-3:终于,你们听到了?

L-2:当然。指挥官, 命令是什么?

L-1:暂不行动。Seb,火焰喷射器修好了吗?

L-4:是。我的命令是留下来断后,有必要的话再做些烤牛肉,对不对?

L-1:听起来不错。 Charlie,还有没有声音?

L-3:呃,不。老天,太无聊了。 火焰喷射器他妈怎么对付这玩意儿?上面还有一个该死的牛奶软管呢。

L-4:这会把牛奶煮沸烘干,就像它原本就不存在一样。不要慌。

L-2:Seb,别对着你的枪缠缠绵绵了。我想我也许看到了异常。

屠宰场的尽头能看到少量的白色液体,可能是牛奶。

L-3:嗯,应该就是这里,指挥官?

L-1:小心前进。我们不了解它能做什么。

L-2:好,枪上膛了吗?

L-1:已经上好了,你们总会需要这些枪。

L-3:你们紧张什么呢?这玩意儿就是个手偶啊。

L-1:你还没读过文档吗?

L-3:我溜过一眼,它不就是个能制造很多牛奶的儿童玩具么?

L-2:去你的吧,Charlie。它他妈的曾经像火箭一样爆炸,突破收容,然后穿过整整七层钢筋天花板。要是用那样的力量来指向我们,他们就不得不把我们黏着在墙上的尸体冲洗下来了。

L-3:我操,还有啥我应该了解的?

L-1:好吧,我们也不确定它会做什么。但无论如何,我们需要尽快抓住它。

Lambda-1开始朝牛奶的方向走去,Lambda-2和Lambda-3紧随其后。Lambda-4在屠宰场门口附近等待,手持燃烧武器。

L-1:小伙们, 拐角处要小心谨慎。它可能会出现在任何地方。

L-2:行。

机动特遣队员于拐角处走动。他们转过弯时可以看到SCP-4835。它在空中盘旋,周围是已损坏的机器。地面上覆盖着薄薄的一层牛奶。

L-1:异常,正北方向,开火!

L-2:是。

L-3:好,Greg。

一些子弹射向了异常。然而,一个牛奶球体在其自身周围形成,并迅速凝固成类似于奶酪的物质。这种物质在子弹落地之前偏离方向,使SCP-4835毫发无伤。

L-3:日了狗了。Greg,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L-1:跑!

三名队员企图离开屠宰场,可是,在他们能够离开之前,SCP-4835于他们的上空升起并阻塞了走廊。

L-2:该死。Seb,你还在这儿吗?

L-4:嗯哼,抱歉,没有多加注意。

L-1:我们需要天杀的火焰喷射器,快。

Lambda-4开始向SCP-4835的位置移动。

L-3:哦操。妈的,我脑子里,它很愤怒。它说只要它想,我们就能死无葬身之地,但现在它需要传递一则信息。

L-1:让它讲。

L-3:它想让那个博士来这儿,就是那个曾经和它谈过话的那个家伙。

Lambda-4来到异常的背后。他对着SCP-4835使用火焰喷射器。

L-4:是时候来点儿烤牛腩了,这个礼物亲手送给你。

L-2:操他妈的。Seb,不要!马上停下!

SCP-4835将自身排出的牛奶对准Lambda-4喷射过去,并且加快排出速度。Lambda-4被牛奶覆盖,移开后露出几块被液化的皮肤与器官包围着的骨头。

L-2:天哪,你杀了Seb。 你究竟在做什么!?

L-3:等等,又他妈开始说了。它说它可以放我们走,然后我们必须在某一天带上那个和他谈过话的博士来到这儿。它会一直在这里等候,但万一博士没有来,我们,将成为它杀死的第一批人。

L-1:好,Charlie。我想我们应该离开这鬼地方了。跟在我后面!

SCP-4835停止对走廊的阻塞。勘探队伍迅速离开屠宰场。

<记录结束>

Dr. Holden在MTF Lambda-11传递信息到基金会站点后的八小时内被护送至道格拉斯屠宰场。鉴于异常的突发无效化事件存在可能性,并且在必要的情况下,他配备了一支手枪。访谈在一个封闭房间内秘密进行。

<记录开始>

SCP-4835:嗨,博士。

Dr. Holden:你好,SCP-4835。

SCP-4835:我本以为我可以相信人性,博士。我每次与你的见面都很愉快,而且每次你都会千篇一律地说你称为收容的那个东西不会再伤害我。 可你从未解释过你的同族是如何对待我们的。

Dr. Holden:听着,SCP-4835。很抱歉让你以这样的方式来了解牛肉行业。但请你先下来,你可以坐在我的双手中。

SCP-4835从空中盘旋的位置下降,落在Dr. Holden的手中。

SCP-4835:你知道你不可能再收容我吗?即使我依然容忍着你,但人类对我的同族做出的屠杀行为非常非常严重,收容,还有宽恕,已经是不可能的选择。

Dr. Holden:我已经告诉过你了,SCP-4835。我对我们所做的一切,真的很抱歉。

Dr. Holden从袖子里取出手枪,向SCP-4835的头部射击。项目从他的手中掉落,摔在地板上。

Dr. Holden:我请你原谅。

Dr. Holden用了几分钟确保SCP-4835不再存有意识。

<记录结束>

结语:正在考虑将SCP-4835重新归类于Neutralised;然而,项目的意识依然有可能以无形的方式存在。收容措施目前正在修订中。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