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84
SCP-484.jpg

图片为SCP-484放在印有生产商logo的盒子内。

项目编号:SCP-48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留作研究的SCP-484样品应保存于药品保险柜AG-██中。此测试储备应存有二十(20)剂量任何形式的SCP-484,如所存样品较少则存量可减至百分之五十(50%)。所有其余样品目前储存于安保储存室112-█。任何安全等级3或以下的人员需获得4级人员的书面批准方可获得SCP-484。任何正对SCP-484进行研究的人员不得与任何O5人员接触,直到其研究结束且其办公场所与住所已经过毒物学检查。如任何人员,无论其安全等级,被发现擅自侵吞SCP-484或外泄实验数据,他们将被批评并调职,被盗用的SCP-484应重新收容。

描述:SCP-484是一种不明来源的药物,最初发现时,其作为一种市区的街头毒品在世界范围内被使用。从对卖家的询问中推断其可能于200█年六月在挪威的████首次进入市场。与大部分的街头毒品一样,SCP-484的不同样品之间外观差异极大。SCP-484大多为片剂,但至少有两个品种为内含粉末的速溶胶囊。有报道称存在穿皮贴剂形式,但目前并未获得实物样品。SCP-484在街头有数个代称,通常被称为V,Vic(vīk),Vicar(vī-ˈker)及Care,均围绕单词“Vicarious”(间接共感)。指代它的短语俚语总会提及记忆或回忆,而人名代称多用V开头的名字,如Victor或Vivian。

不像大部分的街头毒品,所有样本的SCP-484化学成分相同。大部分的非法毒品由于生产者的原因或者添加剂和杂质会有相当的差异,但不同于外观,SCP-484样本完全一样。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些样本都来自同一个源头。它们的外观为何不同未知,不过研究者相信这是为了使SCP-484看上去像是单纯的街头毒品,这同样解释了SCP-484作为一种经过精制的药品为何能不被注意的进入开放市场。为了查出SCP-484的源头调查了一切已知的有能力生产它的厂家。大部分SCP-484上的logo看上去是一个内有八个点的倾斜方形,不过有能力上产这种化学品的公司都不用类似的logo。尽管采取了反复而有条理的有力措施,审问报告484-A33中被审问的商人看上去真的不清楚其来源。

被吃下后,SCP-484被吸收并导致大脑产生了一种以前不知道的化合物。研究者将化合物命名为███████-█。这种化合物极端不稳定并且会在从大脑提取后立刻破坏。实验对象会立即增加大脑活动并扩散瞳孔。 当一个暴露于SCP-484的对象与一个未受影响的人对视,某种心灵感应式的连接会在两个对象间立。吃下SCP-484的对象会开始体验来自另一个对象记忆的幻觉。幻觉的逼真程度以及时间长短与服用的SCP-484的量关。未暴露的对象进入一种半催眠状态。重复使用SCP-484与明确的熟悉的对象建立幻觉可以自如的移动对象的记忆,就像清明梦的做梦者去改变他们的梦。

在更高的剂量下,牺牲者会失去全部或部分被测试对象游览的记忆。这种失忆伴随着强烈的头疼和身体创伤。虽然对象不能准确的地描述他们失去了什么,不过他们能感受到损失和受亵渎。后来揭露对象使用高剂量SCP-484时确实擅用记忆并把记忆添加到他或她自己的记忆中。看上去一个对象能够承担的记忆是没有上限的,而且已有的记忆不会被覆盖。这些资料从审问报告484-A33中得到了证实,尽管从审问报告484-A33中得到的回答的真实性仍然存疑。测试允许少数对象保留他们从童年到现在的记忆,完整擦除并吸收其他测试对象的记忆。这些吸收记忆表现出一开始的不舒服和双份记忆的混乱,但是所有这些吸收的记忆看起来和对象自己的原有的记忆一样真实。这些记忆看起来保持的和对象未受影响的以及以一样久。

SCP-484引起的信息安全风险非常高,因此严格管控至关重要。研究正在不断地进入更加复杂的使用SCP-484的领域。如果合理利用,它就可以提取例如安全漏洞或是创伤经验这种不想被想起的记忆。目前仍未批准把SCP-484用于各种有模因风险的地方。SCP-484被优先用于实验高级间谍手段和信息安全。

附录:

审问报告484-A33摘录:
审问者:██████博士,由特工████援助
监督:████博士
对象:██████ "Crimson Andrew" ████████,在美国被扣留的毒品商人

██████博士:所以你仍然坚持你没有参与这种毒品的生产?
Crimson Andrew:(咳嗽)已经这么告诉过你了。
██████博士:你确实说过。不过我保持怀疑。你是否觉得和特工████再进行一次对话能改变你的说法?
Crimson Andrew:(吐了口痰)艹!你爱干嘛干嘛,什么都不会改变。你弄死我算了。
██████博士:好吧,先不谈这个。现在请描述一下你对SCP-484的用后感。
Crimson Andrew:当你磕了Vic,伙计,你就别无所求了(注释:2)我怀里的一切都倾斜(tripped)了,上到我的鼻子下到我的肠子我不能更爱Vic了。
██████博士:它的幻觉更加真实?
Crimson Andrew:对头。尽管不像那个。当你变斜的时候你就明白了。你知道,管他在哪,墙总不会真的融化的,你懂了?不过磕了Vic,无论有多不可思议,你知道那是真的。你看到的一切,就像你在做一样。之后,就像从一开始就是你干的。不要迷惑我那是我从谁哪拿到的。它让我有了更好的生活。更好的经历。
██████博士: 更好?请详细说明。
Crimson Andrew:好,检查这个。你记得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多他妈的的容易高兴?一个新玩具。爬了棵新树。就是玩,管他。嗯,Vic能让你把这些重新经历一遍又一遍,而且还每次都不一样,不过是在你身上。
██████博士:你是什么意思?
Crimson Andrew:你还记得你的15岁生日?
██████博士:我不觉得这之间有什么关联。
Crimson Andrew:仅仅是,艹,你到底记不记得?
██████博士:当然记得。
Crimson Andrew:感觉如何?
██████博士:我真不……
Crimson Andrew:(大吼)到底他妈感觉如何?
██████博士:非常棒。
Crimson Andrew:是的,普遍都是。你知道我过过多少次15岁生日?38次我记得我的爸爸,或者某些妓女的爸爸,真的,在我的记忆里他们就是我的爸爸。不是看上去像,他是一个大胖██████,不过还是像他是我的,你能明白?不管怎么说,握把给了我一匹他妈的矮种马。谁真的这么干了?也许是什么电视上的笑话,没人真这么干。不过我爸真的这么干了。这是我感受过的最纯粹的快乐。没有嫉妒,没有恐惧,没被污染过,过后也没有后遗症。就是纯粹,简单的快乐。
██████博士:真有诗意。
Crimson Andrew:是的,尤其是我的真的爸爸除了喝醉酒的晚上打我一顿就再没给过我东西。用Vic后我得到了上千种快乐的记忆并让那些坏记忆不那么重要了。我打赌这很快就会派上用场。
██████博士:什么用?
Crimson Andrew:嗯,当你的人杀了我,下地狱时我眼前闪过的一切就没那么操蛋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