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853 - 一篇很贵的解密

由aismallard所作的&SCP-4853,解密由magnadeusmagnadeusaismallardaismallard的协助下完成。

通篇大约300个英文词,但照样能让人摸不着头脑。我们看看它妙在何处。

项目编号: SCP-4853(1)

这种上标(而且不是脚注)着实令人好奇。我们稍后会解释这个。

项目等级: Keter(2)

如此使用上标显然打破了格式,考虑到这一点,我们可以推测,它要么受异常影响,要么是抵御异常的防护措施,所以这个异常很可能具有信息危害。

特殊收容措施: 可适用于SCP-4853的唯一称呼是SCP-4853。(脚注:禁用语包括“异常”、“项目”、“它/其”或“skip”等俗称。)对SCP-4853的其他引用仅可存在于本文件中,且不得超过十例。在每一现有引用第一次出现处均配有数字编号。

这段用处很大。你只能通过某些“引用”来提起或描述SCP-4853,这些引用在文档中用上标数字标了出来。“Keter”和“SCP-4853”都是对SCP-4853的引用。

表现出知晓SCP-4853的平民将被记忆删除。若需要,将执行标准经济补偿。

对平民进行记忆删除,可能是为了防止SCP-4853被某些特定的引用所提及。经济补偿措施则告诉我们这一举动可能带来财务上的后果,这也让我们对异常的机制有了些许理解。

描述: SCP-4853是一形而上概念(3),具有高度信息惰性。(4)

又来两个引用。首先,我们现在得以知道SCP-4853是什么:一个概念。但“信息惰性”又是什么?这里“惰性”的定义是“不动或不改变的倾向”1,比如沉重的箱子是难以挪动的,但更小更轻的箱子就可以。对于信息而言的“动”,通常是信息的“转移”或“交流”。SCP-4853难以被交流,所以基金会几乎没有办法描述它。

附录4853-1: 实验记录

注意,描述和收容措施非常简略。这可能是上述惰性效应的体现:一个很重的东西,你再怎么推,或许也只能让它挪动一点点。这里的基金会也只能得出这么多的信息。

实验4853-1

程序: D-41562询问█████的性质
结果: 收到信息,但变为无关联。

实验4853-2

程序: D-41562询问█████的性质。
结果: 收到信息,但变为无关联。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SCP-4853原有一个与之相关的名字/编号,也就是“█████”。我们不妨给它胡诌一个名字,就叫“BAGEL”好了。它和“SCP-4853”道理相同,因为没有合适的协议是很难完成交流的。SCP-4853到底是不是叫BAGEL呢,我也不知道。

实际上,这两次测试是D-41562在询问关于BAGEL的事情。他得到了一些信息,但它很快消解了:有关BAGEL各个细节的信息无法被整合成一个理念,于是这个D级无法理解BAGEL实际上是什么,或者代表着什么。

实验4853-3

程序: D-41562询问███ ███████的性质。
结果: 收到信息,但变为无关联。

看起来,“███ ███████”是另一个与SCP-4853有关的名字。其实我们在上文见过这个词组,很快我就会解释的。

实验4853-4

程序: D-41562将此前测试中的信息进行关联。
结果: 引用被创造(#4)。

4号引用是“信息惰性”。以上的测试中,D-41562难以完全抓住SCP-4853的概念,体现了SCP-4853的信息惰性。

实验4853-5

程序: Dr. Archibald将███ ███████编为SCP-4853。
结果: 引用被创造(#1)。

这里我们看到,“███ ███████”曾经被用作对SCP-4853的引用。既然它被打上了黑条,就说明它已经不再使用了(之后我们会证实这一点)。之前的BAGEL也被打了黑条,所以它在当时似乎也是个有效的引用。

有趣的是,尽管这个“名字”已经是过期的引用,它仍然出现在了文档里。我们回头看看第一条脚注:

禁用语包括“异常”"the anomaly"、“项目”、“它/其”或“skip”等俗称。

███ ███████

the anomaly

D-41562询问了“异常”的性质。Dr. Archibald将“异常”编为SCP-4853。这些事情做完之后,“异常”这个表达不再是有效的引用,于是除了脚注中的那个“异常”(并不是在指代SCP-4853)之外,文档内所有的“异常”都被删除。

实验4853-6

程序: D-41562询问关于SCP-4853的收容策略。
结果: 引用被创造(丢失),部分信息被丢弃。

实验4853-7

程序: D-41562询问关于SCP-4853的收容策略。
结果: 引用被创造(#2),部分信息被丢弃。

2号引用是“Keter”。丢失的引用最可能是另一个项目等级,也可能是有关收容异常的其他东西,总之在基金会对SCP-4853的性质具有更深了解之后,它被改为了Keter。

实验4853-8

程序: D-41562整理关于SCP-4853的信息。
结果: 信息聚合为引用(#3)。

整合以上测试所得的信息,就得到了3号引用,“形而上概念”。它实际上就是SCP-4853的描述,或许也是最直白的引用了。

实验4853-9

程序: D-41562询问SCP-4853和█████的区别。
结果: 收到信息(见下)。收容措施完成。
备注: 多余引用使用记忆删除销毁。

D-41562试图区分SCP-4853和BAGEL。这时,有人(可能是D级、Dr. Archibald、基金会或者其他人)收到了一条信息。测试中似乎没有发生其它现象,所以之后所说的“完成收容措施”和“销毁多余引用”都是对下面这条信息的响应。

附录4853-2: 收到的信息

您好,尊贵的客户!

您已经使用了全部的█████份额!我们已自动从您的账户扣除$350,000,000,将您升至下一级套餐,给予您10个引用

别犹豫,联系我们的帮助台,提出您关于订阅的任何问题!

D-41562用光了BAGEL的所有份额。于是,某个人(可能是基金会,也可能不是)的账上扣了三亿五千万美元,而SCP-4853又多了10个引用。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

SCP-4853是一难以解释、交流甚至提及的概念。这篇SCP将交流某个概念类比为“移动”这个概念。比如,你可以告诉朋友,你昨天早餐时吃了个硬面包圈(bagel)。你所说这顿早餐的一切都比较容易交流:硬面包圈的形状如何,当时是几点钟,它是从哪里买的,如此等等。这些概念的惰性较小,所以非常容易移动。

但如果你想和朋友说说其他的概念,可能就有些困难。比如,硬面包圈的味道。你可以说,这个硬面包圈很香、很油、很甜、很辣,但你的朋友终究尝不到你所体验的那个味道。能够有效交流的只有部分信息。这些概念的惰性较大,想要移动它们会更费力。

SCP-4853的异常之处在于,它极难被移动:交流SCP-4853几乎不可能。但办法还是有的,那就是“引用”。SCP-4853只能靠一些特定的引用来描述,而实验记录记载了这些引用是如何产生的。

第一个关于SCP-4853的引用来源于当前被打黑条的“BAGEL”。某天,基金会发现了BAGEL,注意到其异常性质。第一个测试中,D级人员想问问BAGEL是什么,然而他无法将BAGEL的实质或意义概念化,所以只能另寻他法。他转而询问“异常”的性质,但尽管如此他还是不能理解异常的理念。在他搞明白原因后,他(或者别人)将其称为“信息惰性”。这一表达成为了像BAGEL一样的引用,被标为4号引用(这是因为它是第四个在文中出现的引用)。

当Dr. Archibald将异常编为SCP-4853时,基金会碰见了第二个引用。“SCP-4853”成为1号引用。

之后,D级询问了SCP-4853的收容策略,于是又创造了一个引用。这一引用与项目的收容相关,可能是其项目等级,但在SCP-4853有了Keter的新分级(2号引用)之后被丢弃。

最后一个引用出现时,D级看见了SCP-4853的真面目:形而上概念。当然,这一描述不甚清楚,但更加明确的描述势必会增添更多的引用,所以只好安于现状。

那么,既然SCP-4853是个极难移动的概念,发信息的那个机构就很像是某种货运公司。他们擅长转运高惰性概念,令其更易于交流。BAGEL就是这么一个概念,转运它的价钱贵得吓人(给它10个不同称呼,就得花三亿五千万美元)。当基金会发觉这些引用价格不菲时,他们自然会为了将开销减到最低,而把“异常”和“BAGEL”之类的引用统统销毁。总而言之,SCP-4853的机制和SCP-2719类似,二者主要采用的都是计算机思维(如u/tundrat在原帖评论区所说,“&”符号在C++中代表引用),并且都将计算机思维与形而上概念巧妙的结合为一个整体。

所以说,BAGEL是什么?

要是你真想知道的话,最好多备点银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