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885

除非得到O5议会直接许可,在SCP-4885文件中不得有关于其在地球上具体位置的任何信息存在。


项目编号:SCP-4885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当前,SCP-4885仅是在理论上被收容。更具体来说,SCP-4885被收容在某未知站点的某一未知17级收容间内。若SCP-4855突破收容,程序Invenient Eum1将被启动,其程序步骤如下:

  • 三十六座17级收容间将被关联到一独立的自动驾驶车上。该车系统内内置有一地点,不与任何收容间产生交互。应有216个休眠收容间随时待命,以备SCP-4885突然且意外发生突破。
  • 一名心理健康稳定的D级对象将被派入车内,联入系统中。一密码安保伪随机数生成器将从1到36中随机选中一数字,该车将基于选中数字被送往对应收容间。
  • 每一收容间有一单独的数码监控器,能以720p分辨率输出视频。一旦一名D级对象被送往随机收容间,将对每台监控器同时发出一条信息。信息内为SCP-4855的当前位置,由植入式追踪设备得到。该GPS只可由5级人员或SCP-4885收容人员基于需知原则访问。
  • 在约两小时后,每一收容间将以自动驾驶卡车送往一随机指定的基金会站点。卡车伪装为快递服务以免引起怀疑。若此阶段内出现意外,将再次启动Invenient Eum程序。

知晓SCP-4885存在的人员不得靠近任何17级收容间周边100米。在每一收容间周边已安置多个标记和警告,标明其为水处理间,试图进入者将被处以立即记忆删除的处罚,并可能依伦理委员会决定予以解聘。

警告上会告知人员向附近的自动化站点监督者报告此收容间出现的任何泄露,监督者会对报告人员进行视觉记忆删除,程序Invenient Eum将被启动。更多关于17级收容间构成的信息,请咨询文件7631.00。

当前SCP-4885-1个体将由位于i地点内的far2.AIC定位。i地点的所在地只能由far2.AIC知晓。当前far2.AIC与美国内百分之八十的CCTV安保摄像头、以及全球百分之四十的CCTV安保摄像头相连。

对far2.AIC发现的SCP-4885-1个体,将出动特制基金会抓捕无人机尝试展开抓取,将其带往i地点,使用特制AI寻路以最小化平民意外干预的几率。若有平民注意到SCP-4885收容突破和无人机,该无人机将向SCP-4885收容团队发出“全体警报”信息,程序Invenient Eum将被启动。

若i地点的位置被广泛周知,文件“满城涂黄”中的下一人员将建立下一个i地点,并向其近亲属通告其死讯。

描述:SCP-4885是一异常人形实体,其外形与流行解谜图书系列《威利在哪里?》(美国版名为《威尔多在哪里?》)中的主角相似。这使得SCP-4885穿着红白平行条文上衣,一顶红白羊绒帽和牛仔裤。然而,该实体外貌上与原作角色有显著差异,其皮肤更为苍白且没有眼睛。

若有对象在任何时间知晓SCP-4885的当前位置2,SCP-4885将移动到最近的墙壁,开始向内“相位移动”。 SCP-4885会出现在对象的体内,从食道中伸出手,通过嘴部抓住对象的下颌。

之后SCP-4885会将自己拖拽出对象的身体,将其脊椎和内脏全部破坏。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尸体的口中会流出一种黄色液体并将对象全身覆盖,令其转化为SCP-4885-1个体。SCP-4885会留在当前位置,偶尔地在此区域内游荡,直至又有人发现其所在之处。

然而,若SCP-4885在对象发现其所在地时与对象足够接近,它会改为靠近对象,试图爬入对象的口中,进入到腹部内,再从对象的骨盆处脱出其身体。在此期间,SCP-4885可轻易拆卸/重装其身体上的任何关节,其皮肤和肌肉也会变得同于柔韧性固体,令其可以轻易爬入及爬出对象身体。

SCP-4885-1个体是由SCP-4885创造的异常性尸体。SCP-4885-1全身被类似《威利在哪里》书中插画的图案覆盖,还有多个不同角色出现在个体的皮肤上。这些插画来源于尸体口中流出的液体。当前,没有在SCP-4885-1个体身上找到过卡通角色“威利”。这些插画与纹身类似,无法从对象身上移除,除非将其剥皮。

若有对象知晓了特定SCP-4885-1个体的位置, SCP-4885会传送到对象体内,以和发现SCP-4885自身相同的方式将其杀死。这也会令对象变形为SCP-4885-1个体。

SCP-4885被发现居住于[地点已编辑]的一座小木屋内。机动特遣队Chi-19 (“无懈惩罚")被派去捕获一完全无关的异常,并不知晓SCP-4885的存在。

对象:Amelia Merrick (M-1), James Klein (M-2), Kurt Stoll (M-3)

[开始记录]

M-1:话筒检查。

M-2:好。

M-3:一切都好。

M-1:装备检查。

M-2:一切按部就班。

M-3:Ditto.

M-1:抄录编号…67。我们进屋了。

M-3:没人和你说话Melly。

M-2:闭嘴。你没记得屋里还有个未知异常吗?专心。

M-3:好,抱歉。

团队进入屋内。

M-1:最初对该目标描述是一副能杀掉使用者的黑色眼镜,会用来自未知儿童书的奇怪图画覆盖尸体。

M-3:那明显是威利在哪-

M-2:保持专业。

M-3:我就想给M-1的机器人语气加点活力嘛。

M-1:我在尽力履行职责,Kurt。

M-2:嗯哼。

M-1:叹气 好。

团队搜查一层寻找目标,然后开始上楼。下方传来刮擦噪音,但团队似乎没有发现。

M-3:墙上有画。

M-1:嗯?

M-3:对,看着古怪。像是粉笔画的。

M-2:拍张照。

M-3:在做了。

him.png
艺术家对M-3发现图像的再现。

M-2:很好。觉得这大概和异常有关系?

M-3:当然了,看起来好像威尔多。

M-1:你们有没有关于目标到底在哪的想法?

M-3:呃,我觉得它就在这。

M-1:哪间屋子?

M-3:嗯..卫生间。有个马桶和一个…一个淋浴头,对。至少我觉得是淋浴头。

房间为环形,一正常的陶瓷马桶在房间一侧。地板上有一小型下陷,通往一下水口。

M-2:怪了…这是什么喷头?

M-1:天花板上有个改造喷水器。房间一侧有个开关,我推测,是用来开启喷水器的。看起来房子废弃了好多年了。我怀疑到底还有没有用。

M-3启动开关。水开始流出喷水器。

M-1:我说对了。是谁在给这付水费的?还是热的吗?

//M-3触摸了下水,然后立马痛苦地缩回。 //

M-3:啊….滚烫。

M-1:是谁…

M-2:我发现了目标。它放在厕所内。

M-2手里握着一副黑框眼镜。镜片似乎缺失。

M-1:很好。你知道怎么办。

M-2仔细检查目标,检查指纹或其他痕迹证据。发现镜架上有若干指纹,都是他自己的。

M-2:行了,这边就这些。我马上放袋子里。

M-2从手腕上容器内拿出塑料袋,把眼镜放入

M-3:这里有段铭文,它在…呃,[已编辑]。

M-1:哪里?

M-3:就这,在墙上。

语句“[已编辑]”写在[已编辑]的墙上。

M-3:我们一开始抵达的时候肯定没有。我们是该留着不管告诉指挥部,还是?

M-2:很可能是模因性的。这里。我翻译一下。我训练过。

M-2拿出一小型基金会翻译机,输入语句

M-2:似乎不是模因。它说的是…“地下室。儿童书的尸体在地下室。他也在那。从-”到这就没了。

M-3:嗯。拍张照片我们发给-

M-2开始呻吟,握住胃部

M-3: 你没事吧?出什么事了?

M-2的口中伸出几根手指抓住其下颌。手往下按,令其下颌喷出飞过房间。SCP-4885从M-2的体内脱出。

M-1:什-什么鬼-

M-1和M-3开始向SCP-4885开火。实体冲向M-1,把手指塞入对方喉咙,开始将其下颌扯脱并向其口内抓扯。

M-3: 求你,操,上帝啊。求-求你,指挥部。我们在[地点已编辑]。我重复,[地点已编辑]。我们需要支援。尽快。救命。救-

音频突然中断。

[END LOG记录结束]

附近一站点收到抄录后几乎被立即封锁,SCP-4885将其内大部分人员杀死。O5议会启动紧急会议,程序Invenient Eum被创立。此后不久,程序启动,SCP-4885在理论上被认为已收容。所有关于SCP-4885发现地点的信息都已通过自动算法移除,SCP-4885文件被创立。


附录5634.6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