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93

项目编号:SCP-49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493个体将被保存在独立的标准人形个体收容间内,收容间内带有供类人SCP使用的基本陈设。SCP-493个体可以请求额外的陈设,只要该请求没有违反该个体的特定限制。请求需由4级人员视情况批准。SCP-493-02和SCP-493-03被允许继续作为2级人员为基金会工作。但是他们将不会被分配至高危区域工作,以防止复制过早发生。

SCP-493各个个体的右上臂将被刺上各自的编号,以防止对长相相似的个体之间出现混淆。

描述:SCP-493是一群基因相同的男子,表面年龄位于20和90岁之间。年轻的SCP-493个体带有棕色的头发和眼睛,身高约为1.7米,体重位于70和90千克之间,受各自饮食和活动的不同而有区别。年长的SCP-493个体在表面年龄约为50岁时开始秃顶,发色开始变灰。位于收容中的SCP-493个体能够流利的使用英语和多个德语方言,说话时带有轻微的瑞士德语口音。同时,SCP-493-07和SCP-493-08能够流利的使用西班牙语。目前,七个SCP-493个体位于收容中。从估算的复制速率来推测,目前至少有十二个SCP-493个体位于收容外。

在一个SCP-493个体死亡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不会出现异常情况。个体的尸体会自然腐烂。但是在死亡大约三个小时过后,两个年轻的SCP-493个体(表面年龄约为二十岁出头)会在死亡位置附近出现。这两个新出现的SCP-493个体完全相同,并保存有之前死亡的个体的记忆。

除带有之前的个体的生活的记忆以外,SCP-493个体在重现后各自之间没有任何思想链接。如果两个年轻的SCP-493个体离开了对方,他们今后的生活可能完全没有关系。

附录:SCP-493-01最早在1963年受到基金会的注意,当时是一名为基金会工作的1级研究员,四年后才发现其特性。1967年四月██日,获得2级权限之后不久,SCP-493-01在Site 19的SCP-███突破收容时丧生。他的残骸按照2级人员标准程序被清理。SCP-493-01丧生三个小时两分钟后,几名进行清理作业的D级人员报告称SCP-███收容间外的走廊内出现了两个模糊的人形薄雾。大约半分钟后,一道闪光出现在走廊内。随着闪光消弱,两名裸体的人类男性(SCP-493-02和SCP-493-03)出现在薄雾之前所在的位置上。二人迅速被收容并被盘问。

SCP-493-02和SCP-493-03道出了他们的来源,其准确性通过历史记录与牙科记录被确认为基本上完全准确。SCP-493最初在16██年出生在瑞士苏黎世,在17██年的第一次死亡及之后的重现之前是一名成功的新教牧师。SCP-493-02和SCP-493-03声称近期SCP-███所参与的事件造成了他们至今经历过的第五次重现。SCP-493-01的重现“族谱”的细节可以参考文件493-H。

对在外的SCP-493个体的收容目前仍在进行。“基金会希望能够在SCP-493复制以指数级增长而失去控制前能够收容大部分SCP-493个体。但是,寻找这些个体的工作十分复杂,我们不可能靠贴公告这样的方法来找,因为我们要找的人的可能位于任何年龄。” – ████博士

SCP-493是否会永远在死亡后重现并复制这一问题结论不明,但是没有任何原因完全拒绝这一可能性。目前正在考虑永久性收容和处决的可能性。

更新493-01:1967年十二月██日,特工████在德国██████抓获了SCP-493-04和SCP-493-05。二者表面年龄约为40岁,与SCP-493-01丧生前年龄相同。

更新493-02:1976年二月██日,SCP-493-06被发现在纽约市街头,无家可归,表面年龄约为30岁。

事件报告493-A:SCP-493-06自杀。[数据删除]SCP-493-07和SCP-493-08将受到严密监控,以防止未来出现自杀企图。(1977年██月██日)

更新493-03:在发生多次有关目前多个大国的政治和宗教处境的激烈争吵后,SCP-493-02和SCP-493-03请求将他们调离SCP-493-05收容间与其附近区域的职务。请求被拒绝。“你们是精英,做事做得像精英一点。” – ██████博士(1980年██月██日)

更新493-04:SCP-493-02和SCP-493-03重新请求将他们调离SCP-493-05,声明36条规章,8a子条目中称他们“除非处于充分监督下,严禁监管位于收容中的家庭成员”并主张该规章适用于他们目前的情况。请求由██████博士批准。SCP-493-02和SCP-493-03被禁止接近其他SCP-493个体。(1980年██月██日)

“我受够他们往我身上堆这些连我都没听说过的规章文书了。” - ██████博士

更新493-05:SCP-493-04因坠落和髋部损伤的并发症身亡。(2005年██月██日)

“好吧,那还真是我经历过的最糟糕的死法之一。” – SCP-493-09,重现后不久。

备忘493-BA:“████████博士的“给他看看什么是糟糕的死法”请求被拒绝。我不管他存活的几率有多大。我们不想要更多像这样的东西出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