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935
warning.png

classified.png

header.png

SCP-4935。


location.png

桑库鲁自然保护区,SA,DRC。

特殊收容措施:未使用时,SCP-4935 的接入点需被封禁并把守。未经许可不得接近 SCP-4935。许可仅可由 Site-77 收容主任1给予,且仅可用于持续研究 SCP-4935 的性质。

描述:SCP-4935 为两现象的组合编号。其一编号为 SCP-4935-α,为一时间异常,位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桑库鲁自然保护区内。此异常可从视觉上辨识,观测者靠近时可观测到远离异常的光线出现红移。相反地,外界观测者可观测到异常本身以及周边地区出现蓝移,任何靠近异常的物体将蓝移至异常内部一不确定点中心点并消失。离开异常的物体会呈现相反的现象,红移至它们与标准时空流动同步。

SCP-4935-α-PRIME(此后略称为 SCP-4935)为穿越 SCP-4935-α 后的时间点。对 SCP-4935 内部星空的分析显示 SCP-4935 为当前时间点约 130,000 年后的行星地球。由于行星大气构成的变化,SCP-4935 内部空气的氧气含量远高于当前时间,促使巨型植被大量生长。围绕 SCP-4935 内部 SCP-4935-α 的区域为一树林,其中的树木均高于 200m。

SCP-4935 内似乎缺乏智慧生物,但存在两个例外。其一为一隐居型高度进化类人种族,自称为 Akot2(音译)。此种族以小群体形式聚居在幽暗蔽日的森林之中,通常生活于地下洞穴或其他类似的保护性建筑。它们的外貌与现代人类基本相似,头骨瘦长,眼窝大而深陷,口与鼻有退化,胸腹部更为消瘦,四肢也更为细长。

Akot 族人3声称自己为一巨大4黑色立方体的守护者。该立方体漂浮在位于非洲大陆近中部位置的一个相类似的大型机械建筑群上,主要由二氧化硅及碳组成,遍有有机化合物的痕迹。该立方体被称之为“来世”,对 Akot 族人而言具有深厚的宗教意义。根据 Akot 族人的说法,来世为九百三十万地球人类的安息之处,而所有的这些人类在建造来世时就已无法达到生物学意义上的死亡。在当时,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人口的持续增长,数场大型战争爆发,整个人类种族陷入疯狂之中。依照设计,来世能够使得地球人类进入一种假死状态,直至种族恢复死亡能力的时候到来。Akot 族人则被委派维护来世,并持续研究此行星所经历的生物扭曲的性质。此事件很有可能为基金会猜想的 ΩK 级(“死亡终结”)情景,但此事件的生物学诱因尚未明确。

Akot 族人普遍经受着遗传性疾病,它们的身体会持续地恶化。为了与此抗衡,该种族时常会使用机械改造身体以增强其逐步恶化的机能。而遗传性疾病带给 Akot 族人的最为恶劣的影响,是它们与三维空间的联系相当脆弱。由于在过去发生的某起事件5,Akot 族人同时处于两个空间维度。虽然通过使用高度发达的技术,它们能够将自己“锚定”在基准维度,但这种状况仍使得它们的身体承受着可观的损伤,且若锚定失效,它们将经受剧烈且痛苦的维度偏移。Akot 族人将另一维度称之为“高位惊惧”,对该维度的讨论是大禁忌。

第二个例外为一大型6类蝎子种族(SCP-4935-β),它们附着于来世的表面并试图侵入其表层7。SCP-4935-β,作为一种生物,被 Akot 族人称呼为“尸首之父”,已在星球上存在了约六百年8。该种族的起源未知。种族个体能够以群行行为的形式,在其几丁质表面上分娩出幼体。此类幼体具有侵略性,虽然在数目巨大时会带来危险,但它们的活跃期也很短9

Akot 族人声称 SCP-4935-α 的存在是一系列机械实验的结果,该系列实验预设为坍缩一受控区域内时间的线性流动,因为它们作为一个种族已不再具有必需的物理能力或科技优势以对抗 SCP-4935-β 个体。目前确信它们的实验并未成功 [备注:参见附录 4935.6 以获取更多信息]

附录 4935.1:Monakker 博士的备忘录

关于 SCP-4935 的备忘录
Isaiah Monakker 博士


在上个星期四,当地时间约 0725,我们与异常内的人型实体进行了交流。它们的行动非常的隐秘,它们的整个文化体系似乎就是围绕着远离视线这一点而建立的。在我们的首次交流的整个过程里,它们其中有一小群个体没有加入谈话,就纹丝不动地站在我们身旁,以至于如果你没有不停地提醒自己它们还在这的话,你就会把它们忘掉。这实在是一种非常奇特的体验。

到头来,语言并不如我们预想的那样是个问题。它们所居住的世界是远超于十万年后的未来,虽然它们已经进化到不再需要口头语言的地步了,但它们还保留着重现发声语言的技术,以备它们需要与立方体里面的人交流。它重现的不是“英语”或者“西班牙语”,而是某种 delta 脑电波,听者将会将其感知成他最熟悉的语言的听觉回应。它们给了我们一些元件用以研究——我简直无法想象,如果我们能够对此做逆向工程的话,它们将会是多么的有用。

它们各自有名字相称,但由于某种原因没法很好地做翻译。我们现在在用的词是“ Akot ”,这是我们能够搞明白的最接近的发音了。它们说它的意思是“掘墓之人”,但这个词蕴含着非常深厚的灵体意象,到头来如果没有上下文的话,对我们来说它什么意思都不是。它们的语言也是这样——它们之所以能够与我们交流,是因为我们有相近(但惊人的低级)的神经系统,但很多它们所说的话语都建立在这样一种深层次的神秘主义之上,在翻译过来后对我们而言毫无意义。我们的交流在变好,但要做到真正地理解它们的文化,我们需要在某种层面上跨越这个沟壑。

不过吧,我自己已经有点头绪了。那个它们称呼为“来世”的立方体,对它们来说有着深厚的宗教含义。它们所认知的有关它的绝大多数信息都是以传奇故事的形式流传的,不过我想我们已经弄明白其中的重点了:

在它们的过去的某个时间点(推测至少是 100,000 年前,这个时间点很危险,离现在很近),人类这个种族突然失去了生物学上的死亡的能力。Akot 族人称这些人类为“先驱”——获得了永生并彻底地改造了社会的人类。它们星球上的许多宏伟城市都是在随后的五百年左右的时间里建立的,不过它们现在最多也就是星球上的废墟了。Akot 族人也有提及借助这种新发现的永生而旅行至星际的冒险者,但有关他们的记载不多。

因为人类不会再死去了,人口因此急速增长,失去控制。他们一开始还能找到办法控制住,但在某个时间点后出生率就不可维持了。资源愈发缺乏,人民开始挨饿。他们也还是不能死去,所以他们似乎就只能够继续忍受着下一个千万年。更多的人离开了星球,但最终他们也耗尽了建造火箭的资源。他们的科技发展极其夸张,但这种挣扎令他们窒息。他们的社会开始坍塌,资源战爆发了。然而在这些战争中就并没有任何的死亡,这个事实让事情变得更糟,战争只会带来更多的带着意识的残缺躯体。他们最终意识到将人炸飞并不能够杀死他们,而是只能够将他们的意识拆散至无间地狱之中——对他们来说这是终极痛苦的命运。

顺便提一句,这大概就是 Akot 族人被创造出来的时候了。Flavius 博士正在写他接下来的报告,里面应该会有更多关于这个的资料。很显然的,他们在寻找死亡的办法,但他们的实验以一种颇为特别的方式回火了。

总而言之,在战争重创了人口之后,整个世界沉默了一段时间。一个和我说过话的 Akot 族的档案员说,它们对中世纪黑暗时期的记载都比这段时间的要多。如果不是计时设备在持续运作的,时间就会好像从未流动过一样。

它们也没有很多关于是谁建造了立方体和它从哪里来的记录,不过它绝对是来自外太空的。有一组共十三个人给这个世界提供了一条通过睡眠以逃离人生的方式。立方体会喂饲他们,清洁他们,让他们保持安睡,然后如果在某个时候他们又能够死去了,立方体就会杀死他们。唯一一个没有受邀进入立方体的是第一个 Akot,因为它已经脆弱到无法进入立方体了,而且它也已经因为人类的所作所为而被社会所流放。它们留下来清理世界,照看着立方体,世世代代的 Akot 已经这么做了十万年以上了。

让我把话说清楚,以备你有一天要与这些个体中一员交流——它们都老得不得了。它们也死不了,所以它们实际上只是在单纯地活着,直至它们的身体因经受不住维度偏移而坍塌,无法继续。它们还是有意识的个体,你要记住这一点,它们只是不再运作了。它们的繁殖只为维持着一个可持续的活动人口,而它们的社会里的一些最老的成员已经超过 20,000 岁了。它们对时间的感知是不一样的——和它们的交流有时候会很困难。很多我们与之交流的翻译者不过是几百或者几千岁而已。

无论如何,他们已经这样过了很久很久了。直到尸首之父的出现。

附录 4935.2:探索尝试 EX.4935.03 的文字抄录

备注:下述的探索开展于与 Akot 族人接触并得知被 Akot 族人称呼为“来世”的机器的特性的短暂过后。负责这次探索的为机动特遣队 Epsilon-45 “基底跃者(Base Jumpers)”。

以下为委派于是次探索的特工:

  • E-45 Murphy - 领队 / 火力支援
  • E-45 Santos - 火力支援
  • E-45 Li - 火力支援
  • E-45 Jackson - 后勤支援
  • E-45 Ailes - 通讯员

E-45 Murphy:开麦克风吧。各位都上线了吗?

E-45 Li:上了。

E-45 Jackson:好的。

E-45 Santos:麦是好的。

E-45 Murphy:能听见吗,通讯员?

E-45 Ailes:一切良好。我们可以出发了。

E-45 Murphy:成。做个记录,我们现在位于主立方体建筑正下方的机械群内。当地人叫这里做“方舟”。我们就进去一趟,探一遍,拿些样本之类的。

E-45 Li:日常操作。

E-45 Murphy:对。日常操作。大家走近一点,我们争取完整地离开,成?

队伍走下小山丘,离开了附近的树林。在他们前面的是位于“来世”下方的建筑群,一小型城市规模的机械上层结构。长型的金属扩建物往上连接至前方的立方体。没有发现生命的迹象。

E-45 Santos:这货10真他妈的大啊。

E-45 Murphy:是啊。他们已经打算派队伍到上面去近距离看看了。

在远方,一些厚重的物体从立方体后面的天空落下,坠落在上层结构的后方。

E-45 Ailes:那是什么?

E-45 Murphy:看不,额,这边看不太清,不过这儿有些巨大的丑八怪在立方体的另一侧。一些大蝎子。它们想要进到立方体里面——很明显它们已经在这里几百年了。我们会试着留在方舟的这一边,远离那些掉下来的残骸。

队伍在上层结构中前进。一个高耸的金属塔从建筑的外层延伸往上。

E-45 Jackson:好吧,来看看鼹鼠的那些技术都能做些什么吧。

E-45 Jackson 将一个金属罐放在地上,金属罐将一根刺钩发射至空中。刺钩落在了屏障的另外一边。E-45 队伍成员将机动背带绑在缆绳上,缆绳将他们提升并带至屏障的顶端。抵达后,他们爬至另一边,利用缆绳下降。

E-45 Santos:这好棒啊

E-45 Jackson:是啊,我是蛮欣赏的。自从他们解散了鼹鼠特遣队后这些装备就突然冒出来了,随便使用。野蛮得很。

E-45 Murphy:好了,咱们来看下路吧。我们现在在西南角,那里约……三百米远的地方有个建筑看着有料。我们去那儿吧。

队伍继续往附近最高的建筑前进。

E-45 Murphy:我们走运了,这些东西老得很。它们那时还会给建筑弄个门——现在那些家伙就能够直接穿过墙了,他们就真的没有实……

E-45 Li:慢着,听。

从建筑内部明显传来金属相互敲击的声音。声音具有周期性,音量不大。

E-45 Santos:我们有预料过会在这里遇到人吗?

E-45 Murphy:没有。我们把这门开了吧。

队伍移除掉附近一个门上面的锈蚀以进入建筑。锈蚀移除后,门掉落在地上,剧烈作响。

E-45 Ailes:它们听到了。

E-45 Li:没声音了。

E-45 Murphy:进去吧。走。

队伍进入该建筑。建筑内部为一系列高耸的开阔区域,可能为通风塔。塔里没有可见的底部。狭窄的高空走道穿梭其间,走道的末端通过吊索连接至墙上。

E-45 Jackson:这是建来做什么的啊?

E-45 Murphy:这是个末日机器。用来杀死它们的,但没成功。对此它们有各种各样的理论——最流行的那个是它们不够聪明,没弄明白原初建造者的用意,或者别的什么。这对它们来说很重要——算是既光荣又羞愧的事吧。

E-45 Ailes:怪可怕的。

E-45 Li:嘿,听。那个声音又来了。

金属敲击的声音重新出现,这次足够的近,能够轻易听到。

E-45 Jackson:那儿,看。在走道上。

队伍将灯光朝向走道。能够看见约二十米远的地方有一人型个体,半嵌进附近的墙里。个体的一只手往前伸着,手握一小块金属管。该个体缓慢地用金属管敲击着墙壁。

E-45 Murphy:哈喽?是谁在哪?

个体停止敲击。它睁开仅存的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已融入墙壁之中。眼球是浑浊的白色。随着队伍的靠近,能够清楚看到该个体为一名 Akot,它的身体已因时间的流逝严重恶化。

E-45 Murphy:你能听见我们吗?

陌生 Akot:个体的声音很难听清)梦。梦。又一个梦。你能听见我吗?谁会做这样的梦?

E-45 Murphy:我是 Murphy 队长,我们是一群探索者。你听得明白吗?

陌生 Akot:你——你是真的?你能看见我,听到我的声音?(停顿)你不是我的族人。我看不到你,但我感觉到你。你是谁?

E-45 Murphy:我们是旅行者。我们自远方而来。我们在探索这片区域——这里是什么地方?

陌生 Akot:你会——你能杀了我吗?

E-45 Murphy:什么?

陌生 Akot:求你——你有办法吗?你是来杀我的嘛?那时我的身体辜负了我,我陷入惊惧……我不像 Gerryon 那么勇敢。Gerryon 现在在地狱里,但我怕。我来这里,进入机器,维持着我,但更糟了。孤独。黑暗。我好孤独。我好孤独。你能杀了我吗?

E-45 Murphy:我们做不到,我很抱歉。我们只是在探索——你能告诉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陌生 Akot:沮丧地喘气)我以为,或许,我们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学习……我叫 Housinn,你听过我的名字吗?他们还会称呼它吗?(沉默)不。不。我已经在这里六千年了。现在没有人记得我了。

E-45 Murphy:我们是在什么地方?

陌生 Akot:这里是我们最后的堡垒。我们来这里,崇高的 Ilysses 和他的同伴,对抗尸首领袖。我们有很多人,但他们已四散于黑暗中。我害怕了。我来这里躲藏,等待。

E-45 Murphy:六千年——我们听说那些生物是六百年前才出现的?

陌生 Akot:谁告诉你的?胆小王 Berlan?他肯定也已经陷入黑暗了。他们骗了你。他们撒谎——我见过的。我就在那,那天海洋展开,它们自深渊爬出。六千年,我知道的。我就在那。他们为什么撒谎?他们向你们要了什么——保护他们?帮助他们?没有帮助。尸首之父战无不胜。Gerryon 抛弃了我们。还有什么?谁还在?或许他们足够傲慢,觉得你们会愚蠢到认为他们已经穷尽了所有。

E-45 Ailes:这是什么意思?

陌生 Akot:他们现在绝望了。我知道的。我梦见过,很多年了。有一天他们会穷尽最后的努力,然后我们将得救,无论如何。(停顿)我想死。我想死。为什么我不能死?为什么这简单的仁慈要置我不顾?

E-45 Murphy:这个机器——它有控制中心吗?它是怎么运作的?

陌生 Akot:中心—— Gerryon 的方舟。它就在那。但——方舟再也不能运作了。它扩展了自己。它没有用了。这里没有救赎。

E-45 Murphy:我明白了。(朝向队员)我们继续前进。

陌生 Akot:不要!求你,不。不要走,我求你。太久了,在这黑暗里——他们遗忘了我。他们把我留在这里腐烂,永远,求你了!尸首之父可能会经过我,然后我就会独自在这,直至群星离去。要多少年?千万?亿万?我不能——我做不到。求你,求你了!

队伍离开 Akot。个体持续地恳求,直至队伍走下了走道。短暂过后,个体停止发声,继续敲击着金属。

队伍继续穿行在机器的内部,间或停顿,检查遥测数据与采集样本。机器极其复杂,但整体很安静——除了队伍的声音外没有别的声响。无关对话已被省略。

最后,队伍来到一系列发光过道。他们顺着过道前进至中心区域。过道末端通向一巨大的环形房间。房间的中心是一发光的轧制金属柱,往上延伸数百米高。在金属柱的顶端是一暗蓝色的金属圈,间或发出微弱的光芒。金属柱顶端往上是黑色立方体的最底端。

E-45 Santos:这个应该就是他说的那个了,对吧?那个墙里的可怜虫?(停顿)你觉得这是啥?

E-45 Jackson:好问题。(往上看)大概和那东西有关吧。

队伍走近该建筑。突然,一个体出现在他们面前。个体为一年幼男性——清晰的人类形象,带有明显与现代人类不同的生理结构。E-45 Ailes 装备的仪器确认该个体为非物质——可能为光学投影或其他类似的全息头像。

E-45 Li:耶稣——

投影:你好,旅行者们11。我叫 Gerryon,为世界所抛弃之人的工程师。你已抵达我们最终的安息之所——我们被无情的造物主诅咒,经受永恒的折磨,但拜这机器所赐,我们得以抵达安然的死亡。在这中空地面上行走时请尽量轻柔。

E-45 Santos:你觉得它能听到我们吗?

投影:朝向 E-45 Santos)当然。这个数据库的建立就是为了回答以及回应任何路经我们埋葬之地的旅者的询问。

E-45 Murphy:这个机器的建造目的是什么?

投影:远在我出生之前,我的族人们集体决定,我们选择死亡,而非无尽的永恒折磨。我们尝试达到这种结局,以各种方式,但失败了。这个机器就是我们努力的结果;一个设备,在启动时,将扯碎我们体内的灵魂,切断可以说是使我们存活的丝线。

E-45 Murphy:这个机器以什么为能源?

投影:该信息已从数据库中删除。

E-45 Jackson:删除了?哈?

E-45 Murphy:这个设备是什么时候启动的?

投影:机器没有被启动。

E-45 Ailes:什么?

E-45 Murphy:设备是怎么知道它有没有启动过的?

投影:这个星球上还有存活的人。因此,设备不可能启动过。

E-45 Murphy:停顿)这个机器是怎么建造出来的?

投影:该信息已从数据库中删除。

E-45 Murphy:停顿)Gerryon 是怎么知道如何建造这个机器的?

投影:Gerryon 是数个时代的伟大思想的产物。他孕育自当时最先进的科学,他的思维随后同被激发。当他苏醒之时,他被赋予了这个世界所能给予的最伟大的智慧全书。

E-45 Murphy:他是从哪里得到这些智慧的?

投影:SCP 基金会收集了大量的档案——(停顿)我很抱歉,额外的信息似乎已被删除。

E-45 Murphy:有意思了。(停顿)再问一点。这个机器还能够启动吗?

投影:当前状态的方舟已不能再依照其原定目的运作了。它已被第三方修改,以进行不同的工作。

E-45 Murphy:什么工作?

投影:我很抱歉,没有该信息。

队伍随后继续探索了一段时间,但未有再或许额外的情报。队伍随后完整撤离异常。

撤离后,探索队伍注意到他们经历的时间与地球上的时间相比有所膨胀。这种差异促使了对异常周边地区时间流动的大型调查。该调查确认围绕异常的区域存在微弱的时间膨胀。

1200 hrs EST 1/2/2019 Site-17 1857 hrs CAT -3 分钟
1200 hrs EST 1/9/2019 Site-17 1857 hrs CAT -3 分钟
1200 hrs EST 1/16/2019 Site-17 1856 hrs CAT -4 分钟
1200 hrs EST 1/23/2019 Site-17 1856 hrs CAT -4 分钟

调查仍在进行。

附录 4935.3:摘录自 Flavius 博士报告 - “SCP-4935:Akot 族人”

SCP-4935:Akot 族人
Jean Flavius 博士


Akot 族人与人类有共同的祖先,但确切的日期很难确定。普遍的观点是 Akot 种族出现在大黑暗时期的短暂过后,与尝试死亡的实验有关。早期的 Akot 族人相信灵魂与肉体是相离的,灵魂若能在一瞬间被传输至更高的存在位面(这跟他们深持的与死亡有关的宗教信仰相类似),它们的意识便会被终止,也就能够“绕道”至死亡了。

为此而建造的机器仍旧存在——它现在被搁置了,放置在来世的下方,位置是现在的布拉柴维尔的班慕岛附近。它现在是那些身体已无法持续,沉默地活着,一动不动,又无法死去的 Akot 的安息之地。有意思的是,Akot 族人们表示,它们会继承祖先的名字,然后它们也得将那些活死人埋葬到那大机器的陵墓里去。

那次尝试的成功与否已经没有意义了——当时的一位首席科学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机器最后并没有将 Akot 族人的灵魂从身体里分离出来,让它们得以假死,而是将它们——连着肉体和灵魂——扯离了这个维度,并把它们导向一个它们称之为“高位惊惧”的地方。机器也并没有把它们带回来,而是留着它们在两个现实的一线之隔上挣扎,所以它们在两边都不得安稳。它们后来有建造别的机器来与此抗衡,但那也只是杯水车薪。Akot 族人经受着永恒的折磨,一边是故土的黑暗,一边是无边的梦魇。

尽管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Akot 族人们还是相信科技能够拯救它们。它们建造了无与伦比的器械,从而做到能够无声无形地在世间行走,仅靠心智就能够相互交流,移动的方式也是人类所未曾彼及的。但它们又是虚弱无力的,它们的机器在持续削弱。尸首之父的到来也不过是恶化了早已敲响警钟的现实——很快(以它们一生的尺度来衡量)就不会有足够多健康的 Akot 来维系住它们的机器了,它们那不朽的躯体也终将陷入高位惊惧。

这就是我们所了解的,它们建造那个我们编号为 SCP-4935-α 的时间异常的原因。它们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时间了,它们知道尸首之父不仅会是它们自身的毁灭,也会是那些沉睡在来世里面的人类的毁灭。总的来说,这将会是它们整个种族的末日。于是它们穿越到过去,想看看它们的祖先能否帮助它们度过危机。

至少,它们是这么跟我们说的。

附录 4935.4:摘录自 Tanner 博士报告 - “SCP-4935-β:尸首之父”

SCP-4935-β:尸首之父
Bernard Tanner 博士


我们曾见过类似 SCP-4935-β 的实体——说具体一点,SCP-4812-K 就是类似的类蝎子实体,但体型要远小于 SCP-4935-β。还有一些别的特征是不一样的;更大型的外骨骼,尾部的倒钩也更大,等等。尽管有这样的相似度,我们还是很难确定 SCP-4935-β 是不是就是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后的相同个体。

Akot 族人很少谈论 SCP-4935-β,它们称呼它作“尸首之父”,只是说它们分裂了族人。在详细叙述之前这里先说明一点,当我们听到 Akot 们说“尸首”这个词的时候,它的意思并不是我们认为的那样。基于目前所我们了解到的,它们口中的“尸首”指的是那些沉睡的人,既包括在来世里的人,也包括那些星球上的,因为活得太久了而成了疯癫的行尸走肉的 Akot。这些个体是“活着”的,但 Akot 并不认为它们有在如常运作,所以就会叫它们作尸体。

SCP-4935-β 并不是外星生物——恰恰相反,Akot 族人描述说它们是六百年前“从海里爬出”的,而当时的 Akot 从未想过这是可能的12。第一位 Akot 将 SCP-4935-β 称呼为 “千瞳歼灭者”,描述称这些个体的头部是由很多张脸拼成的。我得到的解释是SCP-4935-β 会吞噬生物——人类,动物等等,并将它们的脸,疑似还包括意识,添加到自己身上。

然后分裂就此开始——对 SCP-4935-β 的调查导致它们分裂为了两个派别。其一的 Akot 们相信,若被尸首之父吞噬,那将是比在过去的战争中被四分五裂还要可怕的命运。它们看到了 SCP-4935-β 头部的那些扭曲的尖叫面庞,因而生惧。另一个派别则自称为“尸首之子”,相信 SCP-4935-β 是它们的解脱之道。它们认为 SCP-4935-β 的确会吞噬它们的脸,但也会冲刷掉它们的灵魂,将它们从凡人的桎梏中解脱。

这场争执的规模并不小,它分裂了整个早已脆弱不堪的 Akot 社会。到最后,约两万五千名 Akot (它们当时人口的 40% 左右)走到海边与 SCP-4935-β 相遇,而这最终为分裂划上句号。一如所料,尸首之父吞噬了它们,而当它们的脸出现在头部的时候,它们都是无比的痛苦,呼喊恳求着它们的弟兄来拯救它们,原谅它们。

剩下的 Akot 尝试过杀死 SCP-4935-β,它们描述了一些使用过的武器,可以说是超乎寻常的先进。能使躯体化为尘土的纳米武器,从天而降等离子武器棒,我们今日尚认为不可能做到的核武器,还有别的更多的可怕举措。在天空放晴,尘埃落定后,Akot 族人们已经耗光了它们的武器库,而 SCP-4935-β 仍在继续向前。它们最终抵达来世,开始尝试侵入其中,马上就要染指里面的人类了。对 Akot 族人来说,这不是简单的宗教亵渎,未能保护好来世里面的沉睡之人是严重的渎职,这是不被允许的,没有任何讨论的余地。

了解这些后,Akot 族人所面对的绝望图景也就清晰了。它们称之为高位惊惧的地方,它们自身机械的衰败,照料来世里的灵魂的沉重责任,还有现在这些杀不死的尸首之父,让它们深陷重重困境。它们马上就要面临这个终极的威胁,而它们的状况又已是无比的惨烈。

然后就是 SCP-4935-α 的时候了。在我们第一次跨过它们与我们的时间的界限时,我们被告知的说法是,这是它们创造的异常,用以尝试向过去呼救,而当时的我们对此是表示怀疑的。即便是现在这个种族如此虚弱,人口如此稀少的时候,它们也可以在眨眼之间毁灭我们。在科技成果方面我们比它们落后千百年——有什么是我们能做到而它们做不到的呢?然后故事有了变化,我们又被告知说,这个异常源自它们一次为了抵抗 SCP-4935-β而做的武器测试的失败,这更能说得过去,但还是解释不了它们一开始为什么要说谎。它们也未再提及这个谎言。

我们已经知道原因了。我想 Regal 博士会在她的报告里阐述的。

附录 4935.5:SCP-4935 周边地区时间膨胀现象报告

对照时间 日期 地点 膨胀时间 膨胀程度
1200 hrs EST 1/30/2019 Site-17 1855 hrs CAT -5 分钟
1200 hrs EST 2/6/2019 Site-17 1853 hrs CAT -7 分钟
1200 hrs EST 2/13/2019 Site-17 1844 hrs CAT -16 分钟
1200 hrs EST 2/20/2019 Site-17 1831 hrs CAT -29 分钟
1200 hrs EST 2/21/2019 Site-17 1756 hrs CAT -64 分钟
1200 hrs EST 2/22/2019 Site-17 1525 hrs CAT -215 分钟

备注:数据值超出允许区间。

附录 4935.6:摘录自 Regal 博士报告 - “SCP-4935-α”

SCP-4935-α 报告
Jamie Regal 博士


Akot 族人认为它们的祖先是第一位尝试以科技的方式打破身体与灵魂的连接从而终结掉他们那痛苦的永生的人类。它们把那个机器称之为“ Gerryon 的方舟”,而它就坐落在来世的正下方。它们将这一机器发明归功于 Gerryon,一个在它们的文化里亦正亦邪的传奇人物。Gerryon 是负责机器建造的首席科学家,而这机器将它们打入了地狱,但它们还是相信这个机器会是它们的救赎,Gerryon 的构想不过是被第一位 Akot 还有沉睡之人篡改了,这就是为什么机器到现在都还没有拯救它们。值得注意的是,根据 Akot 的流传,Gerryon 在受命建造方舟的时候不过八岁大13,这或多或少能解释最后那场将 Akot 从维度里扯离的灾难。无论如何,它们相信如果能够推导出机械的确切功能,一如 Gerryon 所构想的那样的话,它就会拯救它们。

几天之前,我们其中一个工程团队有了一些棘手的发现。在 SCP-4935-α 另一边的探索队伍们对时间流动的感知不再是以前那样的一一对应了。最近期的队伍报告称,他们在 SCP-4935-α 的另一边耗费的是预定的 180 分钟,而我们这边的队伍则报告说他们走了 277 分钟。换句话说,异常那边时间流动相对而言要远慢于我们这边。

在归纳整理好我们的发现后,我们与 Akot 族人接触以了解此事。他们对此倒是出乎意料的坦白—— SCP-4935-α 既不是它们尝试向我们求救的结果,也不是什么武器测试。它是一个打开了的阀门。



[记录开始]

Ti-8:关于我们的发现,你有什么解释吗?

档案员:你们的发现是正确的。我们很惭愧,我们欺骗了你。

Ti-8:惭愧什么?

档案员:我们没有时间了。我无意闪烁其词以找借口,但所有的选择都是正当的。

Ti-8:我不明白。

档案员:死亡是一个遗失已久的梦。对掘墓之人,以及坟墓中的沉睡之人而言,一切只为受难的终结。时间延展了我们的痛苦。不久之前就已认定,尸首之父带来的悲哀也必然遵循时间的流动,直至时间自身的终结。

Ti-8:我们发现我们对线形时间流动的相对感知出现了变动,而这就是原因吗?

档案员:这是 Gerryon 最后的礼物。我们无法逃离痛苦。我们无法逃离折磨。我们无法逃离尸首之父,我们也不能抛弃沉睡之人。离我们最后的失败不远了,我们最后的希望是停止这个进程。Gerryon 的方舟会中断时间的流动,它将从而永远暂停我们的苦难。

Ti-8:尺度有多大?

档案员:我们年轻时也曾想过要停下漫天的斗转星移,但热血已冷。在这里,我们的诞生之地,我们将划下界限。在我们这片颓败之外的一切都与我们无关。或许我们将保持颓败,直至宇宙幽冷暗淡,将我们尽数吞没。或许那时,我们才能得以解脱。

Ti-8:问清楚一点,同一个机器让你们的族人失去了与三维空间的联系,对吗?

档案员:是的。我们不责怪 Gerryon,一如我们不会责怪日出与风吹。Gerryon 是自然之道,是地球孕育与赐福的智慧。第一群触碰到他的方舟的人并不能理解他的宏图,让机器背叛了我们。数千年过去了,我们业已成长,吸取教训。我们已瞥见了 Gerryon 设计的核心所在,知晓了它的伟大。

Ti-8:那个时间异常,我们进来的那一个,到底是什么?

档案员没有立刻回答。

Ti-8:你听到我了吗?

档案员:是。

Ti-8: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档案员:总会有差错。在如此绝望的环境,这些差错可能会导致不幸的伤亡。这不是我们的错。

Ti-8:什么差错?

档案员没有回答。

Ti-8:那是什么?

档案员:激动地)不要这样放肆与我说话。你与你的族人们甚至都不能开始去理解,这么多年来我辈所经受的苦难的尺度。你们是转瞬既逝的生命,你们不理解痛苦的滋味。恐惧的滋味。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停顿)莫批判我,祖辈。莫批判我们的恐惧。千百千百年来我们只知痛苦,我们早已远远抛弃我们年轻时的勇气。我们害怕,我们懦弱,我们想死。我们想要死去的欲望超过了一切,但命运已决定不给与我们这份仁慈。所以我们对此也将不再客气。

Ti-8:那个异常是什么?

档案员:我们害怕我们得将 Gerryon 的方舟用在我们身上,我承认我们害怕这个甚于别的一切。但 Gerryon 赐予了我们解救。方舟不是为我们而设的,祖辈。方舟是为你们而设的。你们尚未被永生所染指。我们将坍缩你们的时间线,你们便无需受苦。我们将不会孕育于苦难之中。

Ti-8:你要明白,我们是不会允许这件事发生的。

档案员:你们没有选择。我们试图在这里启动方舟,但出乎我们所料,它开启了通往你们时间的门径。这时我们就明白了,祖辈。这是 Gerryon 的礼物,为你们而准备的。他的意志不能撤销。你们必须收下它。

Ti-8:这意味着我们的毁灭,你明白吗?

档案员:不。不是毁灭。你没明白吗?这是救赎。你我的救赎。

[记录结束]

附录 4935.7:伦理委员会会议纪要

伦理委员会会议纪要
SCP-4935

过往的例子已表明,基金会的团队与人员需尽一切能力阻止针对异常实体、物品与地点的敌对行为,纵使这些异常自身抱有敌意。我们相信通过研究与理解,而不是破坏,这些异常能够更好的回馈人类,因此本委员会时常发现,那些可能导致异常被销毁的行为是即无必要也不可接受的。

然而,当异常的敌对行为对基金会的行动与人类文明的安危构成威胁时,就应执行必要的举措。具体到 SCP-4935,异常已作出对基金会以及世界人民的威胁,本委员会认为作出可能导致 SCP-4935 主异常被摧毁,以及伤害异常内的栖息者的行为,是伦理所允许的。

本委员会以过半数投票通过 Regal 博士的提议,抑制 SCP-4935 的敌对行为,以减轻我们世界的风险。


投票同意 - 7
J. Jaillet 博士 / P. Walters 博士 / M. Mumbai 博士 / L. Olinger 博士 / J. Cimmerian 博士 / C. Kirby 博士
投票否决 - 2
Y. Johns 博士 / B. Potter 博士

附录 4935.8:控制 SCP-4935 的敌对行为

在 1/31/2019,基金会数名工程人员在 Jamie Regal 博士(Site-77)的监督下,于 SCP-4935 现场布置了两台斯克兰顿-朗能量无效器。与此同时,数个安放于“ Gerryon 的方舟”内部的大型爆破装置被引爆,用以无效化制造出 SCP-4935 异常的机械。

在主异常彻底坍缩之前,异常自身已缩小至原先一半的时候,数个 Akot 形体出现在异常的另一侧。数条肢体以及其他身体部位被推出异常,疑似某种试图穿过其中的疯狂举动。但异常持续坍缩,将试图穿过的个体挤压。在异常完全消失后,没有任何异常本身与受压个体的残留痕迹。

数小时后,SCP-4935 周边地区的时间膨胀已下降至零。在足够充分的时间过后,无效器停止充能,异常未再成型。

分级委员会以 9-0 的投票通过 Regal 博士的提议,此异常将维持 EUCLID 分级,直至能够确认已没有任何此异常重现的风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