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971
根据监督者议会指令
下列文件描述了一个敌对异常实体,其有能力引发一次VK级“盐化地”人类宜居性终结情景,为4/4971级机密
禁止未授权访问。
4971
Item#: 4971
Level4
Containment Class:
esoteric
Secondary Class:
cernunnos
Disruption Class:
ekhi
Risk Class:
danger

header.png

SCP-4971内部


指派站点 站点主管 首席研究员 指派特遣队
USINBL Site-81 J. Karlyle Aktus William Decker ACB Sa-9

location.png

美国印第安纳州庇护溪

特殊收容措施: 南木购物园已被关闭,全部入口已被封堵。装甲指挥营Saito-9 (ACB Sa-9)已扎营于此(观察站点-81-3)。若有任何实体从SCP-4971内出现,而指挥官Lana Grey未对此予以批准,ACB Sa-9将尝试对实体展开收容,或在可行时用武力处理该实体。

若SCP-4971-▽从SCP-4971中出现, ACB Sa-9将动用全部可用武力与该实体交战。直至为SCP-4971-▽开发出替代收容措施为止,任何情况下不能容许该实体突破SCP-4971入口。

根据基金会分级委员会17.2.2019-4971决议和基金会伦理委员会的同时裁定,SCP-4971已被分级为CERNNUNOS级1直至开发出妥善的替代措施。

描述: SCP-4971是一存在于印第安纳州庇护溪南木购物园内的时空异常。SCP-4971在大厅内的真实位置不确定且多变—任何离开大厅主入口者都会发现自己来到了SCP-4971内部。SCP-4971的物理边界目前未知,但预计已超出南木购物园边界。

SCP-4971的内部拓扑结构为一巨大且满是树木的风景,有一近乎永远的夕阳,每12小时落下,13小时后回到夕阳位置。大部分当地植物与育空或西北太平洋的相似物种外形类似,但对采集样本进行基因检测后未得到结果;SCP-4971内采得的物种均不含任何遗传物质。

SCP-4971内有多个敌意异常实体。这些实体大部分可用轻武器火力处置;然而,其他一些实体极具危险性,只能在绝对必要且极端谨慎下接近之。因很多此类实体可能存在认知危害效应,未知其语言和人类认知功能如何发生交互。

SCP-4971-▽是一发现于SCP-4971内的实体。参见附录4971.8 获取详情。

附录4971.1: 发现

mall.png

南木购物园,2005年

南木购物园开业于1985年,运营至2006年。在2006年春季,园内最后一家主要入驻店Eagle Pass Outfitting以该地人流量低下为由出售了股份。公园在当年六月临时关闭等待收购,但最终投资者提议未能落实,该商场被遗弃,对外关停。

商场的关停并不能阻拦当地流浪者和闯入者,他们经常闯入商场内搜刮空商铺。曾有一次,当地警方收到报警称几名少年从锁闭的服务门进入商场,在其中举行撒旦教仪式,但除确有闯入外,调查者没有发现关于其他情况的证据。

2007年2月12日,警方对又一次闯入事件作出响应,但这次目击者还描述称在建筑内传出尖叫声和不自然的声音。 第一批抵达现场的警员无法找到闯入者,早些时候这些人中有多人就曾因试图闯入商场被抓。对商场展开大规模搜查后发现了SCP-4971,基金会潜伏于当地警方的资产将此事报告给Site-81收容团队。

mall2.png

南木购物园设施地图

在初期调查中,多名执法警员在SCP-4971内失踪。最后的音频广播在表明警员们陷入恐慌困惑后彻底中断。更多通讯尝试未能成功。

附录4971.2: 内部备忘

下列报告来自Site-81的Dr. Bill Decker,介绍了发现SCP-4971的前后情形。

SCP基金会内部备忘
Site-81
Dr. William R. Decker


有很多情报很快就要送过来,所以我尽量长话短说。

我们辨认出一名失踪青年是Katarina Randolph,一名19岁白人女性,此前从她祖父母位于缅因的家里失踪,她从2004年父母去世后就一直住在那里。警方怀疑Randolph并不是“失踪”而是“离家出走”,因为此后有人看到她和一群极左翼自然主义伪神秘学团体“伊甸之女”混在了一起,这个组织名副其实。那种德鲁伊式人物,相信人类扰乱了自然秩序,试图用魔法秘仪来恢复平衡。他们参与了东北部的一些抗议活动,Randolph至少被逮捕过四次。为什么一直没把她送回缅因我就不知道了。

他们在过去几年里一直被我们关注着,因为其成员之一,一个原名Anna Christian、现名“夜百合”的女人,曾经参与过三波市一个真正的神秘学团体。 “夜百合”从麻省的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弄来了几件文物,在十多年前曾用其进行过小型召唤仪式。其中一件让我们超自然研究团队尤为在意:《Biphi的终愿》。这份文献上次冒出来是在80年代的“北方觉醒”事件里,有一部分被用于召唤了一个次位面实体。和你认识资历最老的美洲特遣队特工聊几句,他们会告诉你是怎么回事。

简单来说,据称这是某位清教徒牧师抄写的文本,其中记载了一个名叫Biphi的女巫在被拷问式驱魔活埋时说出的话语。神秘学者认为她说的这些话是某种古老的土著方言,能召唤出自然之灵来驱赶欧洲殖民者。以前曾经有六份抄本;三份被其他清教徒烧毁,一份在1870年代丢失在海上,还有一份被Oswald Carter买下后烧毁,这一份则一直放在希特勒的床头柜上,直到盟军攻克柏林。最后它来到了密大,然后在那里被烧成平地时落入了这群神秘学者之手。

总而言之,我们几个月前突袭了伊甸之女,找到了Anna Christian和其他人。但我们没有找到的Katarina Randolph,也没有找到抄本。周一的时候,Katarina Randolph被监控摄像头拍到闯入南木购物公园,和一群新的信徒在一起,手里还拿着《Biphi终愿》。你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他们全体失踪,商场里面变成了奥法森林。这绝非巧合。

那里有很多小型符记,类似于用来召唤下等实体制造恶劣天气、改变温度之类。小东西。但那个大仪式,才是问题所在。提及“终愿”的一些神秘学文本里描述过这样一个实体,名字翻译过来大概是“知晓大地静默者”。我们对此实体的实际了解极为有限,但可以说它在“终愿”里列名最后一位,是Biphi被火钳捅进眼窝时呼喊的那个实体—真正的最后祈愿。我们需要尽快进入到SCP-4971,查明我们到底要对付什么。


SCP基金会内部备忘
Site-81
Dr. William R. Decker


我的第一份报告里还有事忘了说,以及我申请继续保密、不让它被列为Euclid的理由,这样我们就可以假装它不是个事。我们对《Biphi终愿》如此了解的原因其实是因为我们掌握有部分文本。在得知密大持有的是最后一份抄本后,人类学系主任Dr. Damon Wells把抄本撕成了两半,给我们自己留了一半以防万一。这么做的时候,他向我们肯定说这份文本证明了女巫Biphi祈愿的那个实体“知晓大地静默者”确实存在,而她没有当场召唤出这个怪物,只是因为仪式需要相当数量的人祭。如果非要我猜,我会说跟着Katarina Randolph进入南木商场的其他那些人恐怕就是这个下场了。

幸运的是,抄本的下半段是某种逆向符咒,可以在异界之门开启后将其封闭。整个符咒就像是某种问题一样—你把门打开,然后你要这门一直开着或者关上。不幸的是,这一部分也需要人命为代价,且成对数关系。Biphi大概不太懂数学,但密大的朋友们做过计算- 大概是每小时一条命,然后每小时翻倍一次,等等等等。还好,它有一个上限。

所以好消息是,收容SCP-4971-▽的仪式是存在的。坏消息是我们四小时前达到了上限,这个上限,我引用一下原文是“已知尚未沉默的每一颗人心脏”。我们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们可以收容SCP-4971,只要我们愿意把全球所有活着的人用仪式献祭掉。

不用说我们要继续对此展开工作。

附录4971.3: 分级/伦理委员会就SCP-4971的联合裁定

伦理委员会裁定

在对SCP-4971展开决议时,评估哪些情况是真正可知、哪些又不是非常重要。虽然基金会在处置奥法和神秘学上有漫长且广受传颂的历史,这段历史中充斥着假情报和误解,既包括我们对奥法本质的理解,也包含那些自封为奥法使用者的意图。

这个世界上存在真实且无从解释的力量,这一点并非秘密。无论这些力量号称是来自异界、超维度或其他遥远来处,在对其严重性的考量上并无差别。 对每一次奥法互动,我们都需要提出两个问题:这种力量是否有能力对世界产生有意义的影响,以及这种力量是否可控或受限?若对第一个问题予以肯定,基金会就必须对第二个问题作出回应。为维系监督者议会决定下的常态,对影响力足够强大的奥法力量,须以一切可用手段对其加以收容。

然而,在SCP-4971的案例中,我们已确定由神秘学研究部提供的收容措施不足以在SCP-4971-▽ 现身时加以收容,就以足够合乎伦理的方式维系常态来说也不可接受。该可用措施本质上会折损人类生命,在该异常的现有状况下,这在当前是不可接受的。

简单来说,委员会不能接受神秘学研究部提供的收容措施,并会将此裁定提交分级委员会以供复审。

Dr. Jeremiah Cimmerian
基金会伦理委员会领导人


接受SCP-4971收容措施提案的投票

支持:

n/a

反对:

J. Cimmerian / H. Arnold / L. Kim / J. Jackson / E. Wilder / P. Van Price / K. Kingsley

动议驳回


分级委员会裁定

伦理委员会的裁定使SCP-4971的分级遭遇一特殊情形。根据神秘学研究部所确定,存在足以永久收容SCP-4971的收容程序;然而,伦理委员会裁定使我们无法将这些收容措施实际执行。在咨询神秘学研究部后,也确定没有第二种措施能充分收容SCP-4971。

为此,我们决定建立Cernnunos级机密收容分级来回避这一两难境地。此分级的完整条件将在下一版分级手册中记录,但简而言之,这一等级会作为一种临时措施存在,用于那些存在有效收容措施、但因该措施自身性质,基金会无法实际执行收容的实体。SCP-4971的持续收容重点将放在基于可用情报缓和、研究和设计替代性收容措施上,以求最终将SCP-4971从机密分级内移至稳定的收容分级内。(诸如提议过的Archon级)

Dir. J. Karlyle Aktus
基金会分级委员会领导人


建立CERNNUNOS分级的投票

支持:

J. Aktus / S. Alexander / C. Ivester / A. Deckard / B. Humphrey / J.R. Sneddon / M. Prince / M. Bridges / J. Hardesty

反对:

T. Paxton / A. Desei

动议被采纳


将SCP-4971分为CERNNUNOS级的投票
支持:

J. Aktus / S. Alexander / C. Ivester / A. Deckard / B. Humphrey / J.R. Sneddon / M. Prince / M. Bridges / J. Hardesty / T. Paxton

反对:

A. Desei

动议被采纳

附录4971.4: 伊甸之女宣言的抄录

备注:下列内容摘录自近期对Katarina Randolph前住所展开突袭时寻获得一份文件,此地位“伊甸之女”神秘学团体的实际聚会地。

女儿们!!

我们盖亚之女!

我们伊甸之女!

我们已在恶毒意愿的屈服下苟延数千年。我们的眼泪被用去灌溉工业之田,我们的子宫被劫走用去保全父权恶害,让他们占领这丰裕的世界,这盖娅母亲无偿赐予我们的大福,把它变为战争、流血和奴役的燃料。

我们如牲畜被驱使着繁育一代代同样的机器,倾覆田野和森林,为那“新世界”的坚实地基埋下恶毒的池水。这不是我的新世界。这不是我们的新世界。我们拒绝它。

盖娅哭求着缓刑,在她的声音中我们将回答。她拯救的利剑已传入我等手中,而我们将无畏、无疑的挥舞,在此等威严大害下,父与儿、还有一切投奔无序齿轮者的罪行将从世间洗刷涤净。

我们要去弃绝那一直阻隔拯救来临的障碍。我们要把盖娅的将帅迎回我们的世界,它要为划伤母亲面容的灵魂施下正义的折虐,我们要沐浴在这光中。我们要让世界换新。我们要让世界涤净。

奋起吧姐妹们,奋起吧女儿们。你们的心脏属于盖娅。

附录4971.5: 初期探索

备注:下面是对SCP-4971初期探索尝试的音频/视频抄录。机动特遣队Epsilon-13被指派到SCP-4971,自最初发现该异常后约五十一小时进入。

安保文件
音频/视频抄录

  • E-13 Eclipse - 领队
  • E-13 Roman - 火力
  • E-13 Mercury - 火力
  • E-13 Atlantis - 神秘科学/火力
  • E-13 Bangkok - 神秘科学/火力
  • E-13 Nine-Eyes - 通讯

Eclipse: 开启话筒。

Mercury: 检查。

Bangkok: 检查

沉默

Nine-Eyes: Lantis,再来次。

Atlantis: 检查查。

Nine-Eyes: 好多了。

Roman: 检查检查。

Nine-Eyes: 我们这都好。

Eclipse: 听着很好。行动。

小队靠近南木购物园入口前门。驻站火力队等待进入。

火力队Marshall:你们准备好了?

Eclipse: 确认。

火力队Marshall: 拉开闸门。

购物园大门上的钢制闸门缓缓拉开。

Eclipse: 行动如何?

Fire Team Marshall: 今天没什么。早上有些信号但目前什么都没。

钢制闸门停下。

火力队Marshall: 好运。

Eclipse: 嗯,多谢。

Roman: 谁需要好运?

小队发笑。全体队员进入大厅。他们等在原地直到钢闸门关闭。

Eclipse: 开灯。

队员启动肩上载灯。商场内部没有电力,但有些许光线从头顶一处巨大的天窗投入。因天气阴郁,光线不足。

Eclipse: 好吧,我们走。

lobby.png

南木购物园主厅

小队进入商场主厅。有被搜刮和破坏的痕迹,内部大部分处于失序状态。

Bangkok: 你们感觉到了么?

Mercury: 是风。(停顿) 闻起来好怪。

Eclipse: 是的,确实。这里的空气可以呼吸,但不舒服。如果感觉有什么问题别犹豫马上开氧气。

小队继续沿最近的走廊前进,经过多个小店铺。他们来到一处更大的区域,此前架有一座巨大的玻璃过道,现已垮落在地面。

Atlantis: 这不是流氓做的。

Eclipse: 绝对不是,不可能。我想可能就是前门那个大钢板要拦的东西。我们-

Nine-Eyes: 检查。干扰。

沉默。

Nine-Eyes: 十点方向。三个人。都在服装展柜背后。

shop.png

服装店内部。未知实体被高亮标出

Eclipse朝向服装店前进。在门后,有一捆着厚实灰色婚纱的人影,面容被遮盖。人影没有移动。

Eclipse: 他们在动?

Nine-Eyes: 不,就是在看。

Bangkok: 热成像上什么都看不到。

Eclipse: 我觉得它们大概不会。 (停顿)我们继续走。Nine你盯住这些家伙,看看它们有没有跟着。

Nine-Eyes: 收到。

Mercury:那那边地板上的东西呢?

Eclipse: 早走了。不管这些东西是什么,它们都把他抓走吃了。

小队继续进入附近走廊。沿走廊前进时,远处的水流声越发清晰,现在已远超过南木购物园的内部维度。

Atlantis: 看这边。那家店,标志上是什么文字?

Nine-Eyes: 是,呃…哈。不是。

Eclipse: 嗯。听起来没错。(指向大概60米外的中庭) 准备过去。

小队向中庭进发。

Roman: 那是什么?

Bangkok: 那是…怪了。

小队进入中庭;然而,他们一走出走廊,天花板便消失不见,小队来到了形似南木购物园的巨大建筑外侧,已经身处户外。他们站在一座斜坡顶端,在此可俯视到一片广茂的树林向四面八方无限延伸开去,只是偶尔夹杂有大片平地,远处还有一片高度不明确的山峰。太阳低垂在天上,如同黄昏时刻。

购物园到SCP-4971出口外几米处的地面上有一巨大符号壕沟。符号为同心圆环环绕其内部的一系列三角形和环形。组成符号的壕沟内填满了粘稠红色液体,之后确认是人血。在符号中心是一片焦黑的土地和烧火的残迹,放着一具烧焦的动物尸骸,属于某种无法确认的有蹄类。附近地面上散落着一些玻璃小瓶。

gaia.png

图片拍摄自从SCP-4971内发现《Biphi终愿》时打开的书页。右页上的图片符合地面上的符号

符号前方的地面上放有一临时木质祭坛。其上放有一提灯,还有一把沾血的大砍刀。有若干浸血的布头掉在附近地面上。有一本皮革封面的书被打开着掉在附近。

Mercury: 什么好怪的?

Bangkok: 这是《终愿》里描述的召唤阵(指向那本皮革封面书), 但这会需要…很多很多人命来做书里描写的事情,我本来以为会看到些…东西的。显然这是有呃,很多血,但是应该有尸体的,你知道-

Roman: 多少尸体?

Bangkok: 呃,好吧,这不是一门精准科学。不是具体多少条命,而是他们心脏的重量,所以-

Eclipse: 那晚有六十一人进入商场,还有四个警察随后失踪。

Bangkok: 一颗心的平均重量是310克,所以…对,这就够了。但也不能解释尸体到哪去了。

Eclipse: 太阳看起来要落下了。不知道我们还剩多少日光,但我们还是得看看能不能去那边(指着山崖下方)。好像这是唯一可走的路。

小队沿着一条弯曲小道下山,前进一小时五十六分钟。

Atlantis: 你发现天上怎么样了吗?

Roman: 什么怎么样?

Nine-Eyes: 没什么。我们进来之后太阳就没动。

Atlantis: 确实。还是原来的位置。就在地平线上。

Mercury: 有点渗人。

Eclipse: 我们快到了,看。

小队停止下山,来到了森林前一片小空地上。

Roman: 现在干嘛?

Eclipse:侦察。指挥官想很快带一支重装火力来,但那之前我们需要先看到我们的目标。

Bangkok: 他们想把火力队带过来?为什么?

Eclipse: 难住我了。肯定有东西吓住他们。

Bangkok: 我- (停顿)

Eclipse: 什么?

Bangkok: 文本里没说我们的目标到底是什么。手稿里大多是诅咒和威胁,但作者没有描述这些威胁是从哪来。如果不是84年那个东西或者现在这个异常,很容易就会把这整个文献都当成是…疯话。

Eclipse: 好吧,我们就瞪大眼睛看好了。也许我们一看到就会明白。谁知道呢。(停顿) 联络怎么样,Nine?

Nine-Eyes: 清楚。你想联系指挥部?

Eclipse: 对。

Nine-Eyes: 好,稍等。

沉默

Nine-Eyes: 好了。

Eclipse: 指挥派遣,这里是E-13 Eclipse,完毕。

Command:我们收到你了Eclipse。你们位置在哪,完毕?

Eclipse: 我们已顺利进入异常内,是某种奥法森林。树木更大,叶子更绿,就这种。这边的饱和度被调高了。固定的太阳,自我们进入此地两小时没有离开地平线。下了一大截山崖,现在我们来到了森林前,完毕。

Command: 稍等Eclipse,完毕。

沉默

Command: 研究这边想知道是否找到了抄本,完毕。

Eclipse: 嗯,我们肯定找到了。地上还有挖出来的巨大秘术符号。填满了人血,非常多。但是没有尸体,我们也没找到POI,完毕。

Command: 受到Eclipse。研究想确认-

Eclipse: 好好,我们会把书给他们带回去的。你想我们就在这扎营等重装队来,还是要我们继续去侦察些什么,完毕??

Command:稍等Eclipse。我们正在接收你们的遥感,完毕。

沉默

Command: 短程扫描表明附近有水源,可能是河流或小溪,在一片山丘中间,大概离你们的位置往北有八点五公里,你们应该可以走陆路过去那边。指挥部希望你们坚守该地等待重装队抵达,完毕。

Eclipse: 明白,我们会在抵达后联络,完毕。(停顿) 看来我们要去那边了。

Roman: 穿过树林,嗯?真正自然迷航。

Atlantis: 对,我不是那么兴奋。这里的自然里有东西在挑动我的蜥蜴脑。

Nine-Eyes: 可能是EM杂音。

Atlantis: 什么?

Nine-Eyes: 这里有东西在制造大量EM噪音。我试图确认是从哪里来的。如果更严重,它可能会搞坏我们所有没护盾的设备。

Eclipse: 你能处置吗?

Nine-Eyes: 我-嗯,我觉得可以。只是我们可能没有太多时间了。

Eclipse: 收到了。行动。

小队向树林进发,往指挥部订立的目标点前进。一小时十四分钟多余对话略去。

Mercury: 我们被盯上了。

Eclipse: 你确定?

Mercury: 我确定。东边。跟着我们有段时间了。

Bangkok: 是什么?

Mercury: 不知道,我认不出来。(停顿) 不管是什么,不止一个。

Eclipse: 多少?

Mercury: 五六个。

二十三分钟多余对话略去。

Atlantis: 听到了吗?

沉默

Atlantis: 这边。

Nine-Eyes: 是的。听起来是磨牙声。动物?

Atlantis: 不是我听到过的动物。

Eclipse: Merc, 跟踪我们的家伙呢?

Mercury: 要不是散开了,要不就还在后面。不在近处。

Nine-Eyes: 好好看。前进。

小队以防卫态势前进。

Roman: 热成像上没有。

Eclipse: 有人看到了吗?

spirit.jpg

E-13 Bangkok的战术摄像头拍摄到的未知生物

Bangkok: 看到了,我-我不知道是什么。

Eclipse: 什么意思?

Bangkok: 看起来是个动物,但是脑袋上一团错乱。(停顿) 它在搞乱我的目镜,等下。(停顿) 跑了。

Eclipse:你的摄像头拍到了吗?

Bangkok: 我拍了,我觉得有,对。头的地方有些三角光之类。(停顿) 对,跑了。在暗处。

Eclipse: 我们赶快。我觉得真的要黑下去了。

小队继续朝森林前进。E-13 Nine-Eyes的听觉感知器捕捉到有若干不明声响,但不知为何特工未向其余队友通报。太阳落下时,小队来到一处陡峭的山边。

Eclipse: 我们的遥感看起来怎样?

Nine-Eyes: 我看看。(停顿) 我觉得我们到地方了。那边有一条稍微高点的山脊,但隔了有大概半里地的树林。

Eclipse: 已经够黑了。 (停顿) 你们看到那边的河吗?

Atlantis: 对。

Eclipse: 你们到那边去采水样。不要喝,我们有储备。我只是要看下是什么,首先。

Bangkok: 收到。

Bangkok和Atlantis向陡坡北面的河流去。

Roman: 操太黑了。

Mercury: 我们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到休息点吗?

Eclipse: 不清楚。希望尽快。(对Nine-Eyes) 无线电如何?还能和上面联系吗?

Nine-Eyes: 让我试一试。

沉默。

杂音。

Nine-Eyes: 指挥部,这里是Nine-Eyes呼叫,收到了吗?

沉默。

Nine-Eyes:指挥部,这里是Nine-Eyes呼叫,收到了吗?

杂音。无线电嘶嘶作响,发出一道失真的声音,无法辨认。

Mercury: 很好。

Nine-Eyes: 只是EM杂音。等天亮了我会架范围扩展器重建联系的。

Eclipse: 听着可以。我们就在这安顿,早上再行动。

Roman: 你们感觉-

所有录制同时中断。

附录4971.6: SCP-4971及相关文件的神秘学研究分析概要

SCP基金会内部文件
神秘学研究部
Dr. Amon Anders


前言

下面附上的是我们关于SCP-4971异常的神秘学特征报告。SCP-4971,简而言之,是一勾画性、附着性、未受遮蔽的时空反常,存在于南木购物园内。此异常和其他同类异常有一致之处:存在有具体的边界,不可动,且并未凭自身或其他时空异常隐蔽,诸如那些“密径”或“通道”。

然而,SCP-4971在多处有所不同。具体来说,它的大小远远超出了之前记录过最大的此类异常,内部体积约有400,000m3,不包括此异常另一侧的那些超空间区域。和很多此类异常一样,SCP-4971被确信是靠外部能量源维持。考虑到创造SCP-4971的奥法仪式,这一源头,和一般情况不太一样,很可能是某个拥有强大力量的存在。

与SCP-4971相关的主要文本《Biphi的终愿》记录了一次对毁灭侵略者的绝望哭求。文本中没有具体列出毁灭力量的名号,但确实描述了它的特征。这些特征描绘出的力量或实体和这世界有些许相似,且意图将世界重造,将它从非自然的征服中解脱。该实体或力量也与一个符号有关,描述说Biphi死时把这符号刻在了自己的胸口——一系列名为“voxen之眼”的圆环和三角形。

这个voxen之眼也在别处被发现过,在南不列颠的古代德鲁伊遗址内就找到过记载文件。这些文件有很多因罗马政府被焚毁,其中把这个眼描述成了某种焦点—一道让力量穿过其中、让本性化为行动的透镜。这被描述为对盖娅的召唤,还有小型的水晶制、金属制voxen之眼被发现于古代的前罗马时代文物藏匿处,可能是在被用于异教庆典中。

最后描述voxen之眼的文本是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取得的另一份文献《Porter的秘兽笔记》。据说该文献描述了维多利亚时代神秘动物学家Edward Porter遇到过的一些生物,且提及到其他多个SCP,如SCP-966、SCP-1013。在文本中,作者写道:

那么,这就毫不奇怪了,难怪古人2会害怕树木胜过其他一切,因为树同时带来了大馈赠和大恐惧。夜里树中潜伏着狼和大猫,满月之夜里他们会给高树的真神奉上献祭。他们为他命名为“知晓大地静默者”,据说他会在北地的极寒森林中现身收走人心,作为庇护部落的代偿。据说这存在不能被直视以免死亡,只能透过voxen之眼才能领悟它的伟岸…

此实体的真实性质依然让我们困惑,每天都能得到更多新信息。北美超自然传统,发源可追溯到土著和殖民地美洲的德鲁伊和女巫,显然对这个实体很是了解。据我自己在这些圈子里的线人所述,这个实体的名号是某种禁忌,一道不可轻易跨越的红线。Biphi一事被视作一场悲剧,但她施加诅咒来编制吸引此实体的注意的符咒,这被视作是危险且愚蠢的。有人甚至觉得Biphi是弄错了,是在尝试联系完全错误的实体。

无论如何,这什么也改变不了。即便面对迫在眉睫的死亡,自己的殒命也不被认为能足够远离该实体,逃脱这次遭遇后的未知命运。

附录4971.7: 实地探索

备注:下面是由机动特遣队Iota-44 "打黑除恶"收集的音频/视频记录,他们在E-13进入18小时后进入SCP-4971,准备与他们会和建立前哨站。

安保文件
音频/视频抄录

  • I-44 Horizon - 领队
  • I-44 Vestige - 重火力
  • I-44 Kato - 重火力
  • I-44 Carrier - 重火力
  • I-44 Ashen - 重火力
  • I-44 Wild - 重火力
  • I-44 Aleppo - 通讯

Horizon: 我们顺利进入异常内,收到了吗,完毕?

Command: 听到你了,Horizon。我们和E-13的无线电联络丢失,但他们的个人定位器仍然活动发信。 他们正要在附近的山脊便设置前哨点,我们需要你们去那边。有干扰在引起广播故障,所以如果你们和我们失去联络,需要你们架设长程广播器。

Horizon: 听着不错。我们在走。

I-44小队走下山坡往林地前进。小队很容易就进入了树林。太阳回到了下落方位。

Carrier: 好安静。

Horizon: 我也正在想一样的事。很怪。

Aleppo: Horizon, 我收到什么了。

Horizon: 什么

Aleppo: 很模糊,但… (停顿) 我觉得是谁在唱歌。在我们的通讯频率上广播。

Horizon: 推过来。

// I-44小队全体停步,Aleppo把收到的信号推送给全部耳机。//

未知信号: (杂音) 看着她如此- (杂音) 我如何能- (/杂音)我爱她,是的- (杂音) wo乐意将我的心献出,但每- (杂音//)

Ashen: 这什么鬼东西?

Vestige: 稍等,有东西来了。在林子里,看!

Kato: 这边,也有!

Horizon: Form up,组队,快过来!快点快点!动!

小队快速前进。植物叶子被搅动的声音越发明显,表明有多个物体在林中暗处移动。

未知信号: (杂音) 年轻又可爱,姑娘来自Ipa- (杂音)走着,当她过- (杂音) 微笑,但她没看到- (杂音)

Vestige: 这他妈的到底是什么?在那边,看!天上!

//小队上方有某物将整个区域短暂照亮,但人员摄像机均未在其消失前拍摄到影像。Horizon突然示意小队停步。 //

Horizon: 那边,在头上,看。

humanoid.png

I-44视频摄像头拍摄到的未知人形实体。视频失真被归于SCP-4971内的EM杂音所致。

一个人形站在树下,面目被黑暗覆盖。它前倾着,有着棕色皮肤,有一团树枝、树叶和藤蔓如衣领缠在其颈部 。此外其全身赤裸。实体没有头部;在头部处是一快速振动的发光白色符号。该符号出现于屏幕上时,所有视频记录器开始出现严重扭曲失真。

Horizon: 指挥部,收到了吗,我们这里有情况了。我们遭遇了一个当地人—你们希望我们怎么处理,完毕?

Aleppo: 没回应,还是一样的歌。我们被阻塞了。

Horizon: 该死的—好吧,所有人跟我列队。(朝未知实体) 你好,听得懂我说话吗?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吗。

实体略微颤动,它的肩膀向后一动。 一瞬间它突然消失,然后在距小队更近的地点重新出现。它如此反复了数次,每一次都在逼近小队。靠近过程中,发现该实体一直漂浮离地。

Horizon: 操!

Horizon对实体开火,其他队员一并开火。实体被火力击中,子弹射中处发出短暂白光。实体向后撞到树木,倒在地上,同时发出一道尖利喊叫声和玻璃破碎声,头部的发光白色符号破碎并消失。

Wild: 我的妈。我的妈。这个是啥?

Ashen: 感应器捕捉到有东西在靠近-

Horizon: 所有人, 他妈的列队,我-

Aleppo: 啊!该死天杀的!(拔下耳机)有什么东西刚刚响遍了全频道。

Carrier: 哦不。

小队被无数白色发光符号包围。森林里满是柔软的磨牙声。在他们背后有沙沙声传来。朝声音方向回头后,他们看到被Horizon打中的实体正在地上剧烈抖动。一秒后该实体突然静止瘫倒,随即直立了起来,犹如肩膀被抬起飞离地面。又一道声音传来,之后确认是和之前一样的玻璃破碎声和尖叫声,只是顺序相反。声音停止后,发光白色符号再次出现,实体开始向小队移动。

Horizon: 跑!

小队逃离聚集的人形实体,后者紧跟其后。I-44 Kato跌倒在地,被实体包围。很快他的摄像机核个人定位器停止工作。实体与I-44 Ashen发生扭打后传来枪响。 I-44 Wild看到特工的一只手臂被一名人形实体扯断后消失。他的摄像机和个人定位器停止工作。

剩余队员继续奔跑,I-44 Aleppo的传信器开始鸣响。

E-13 Eclipse: (杂音)有人听得到吗?我们听到你们了,你们听得到吗?

Aleppo: Horizon! E-13联系上了!

Horizon: E-13, E-13, 这是I-44领队,收到了吗?我们被一群敌人攻击,需要支援,完毕。

E-13 Eclipse: 天杀的你们听到我了。好,向开阔地去,他们不能(杂音)树林,到高点的(杂音)

Horizon: 我们要出去!快!

Vestige: 我看到前面有高地!北边30度!

小队朝树林边的开阔地跑去。奔跑过程中,越来越多的实体出现在他们周围。它们快速逼近,磨牙声越发响亮,地面也开始突然颤动。Wild被小路绊住摔倒,跌在小队身后。

I-44 Aleppo, Vestige和Carrier穿过树林边界,来到高地处。Horizon殿后等着Wild跑来,但她被实体从后方抓住了。Horizon举起步枪射击进攻Wild的实体,但对方数量太多。

Wild: [数据删除]

I-44 Horizon射杀I-44 Wild,而后转身跑向空地。当他回头时,全部敌对实体消失,I-44 Wild的尸体也不见踪影。

Horizon:该死的。该死的。该死。

无线电杂音

E-13 Eclipse: I-44领队,收到了吗,完毕?你收到了吗,完毕?

Horizon:这里是I-44领队,我收到了,完毕。

E-13 Eclipse: 状况?

Horizon: 我们还剩三人。这些东西在树林里,数量太多了。(停顿) 这些到底是什么,完毕?

E-13 Eclipse: 我们不知道。我们也没准备。我们过来的时候Bangkok被这些东西害死了。Atlantis认为它们是- 该死,你是怎么说的?(停顿) 像是碎片,是迷失在这里的人的碎片,在它们做那个嗯,那些个抵达这里需要的仪式时。

Horizon: 我们他妈的杀不掉它们,伙计。我放倒一个之后它又爬起来了。

E-13 Eclipse: 对,我们觉得它们是在从别处吸收能量。每次吸能,都会有大量EM噪点然后他们就会爬起来。不管这些干扰来自何处,那都是-是非常强大的。它把我们的全频带无线电都阻塞掉了,完全没办法对付。

Horizon: 你们在哪?我们在这呃-看起来是山里的空地,我们得会合。

E-13 Eclipse: 你们有看到一条河吗,就在呃-在你们西北面?

Horizon: 对,对,看到了。

杂音

E-13 Eclipse: (杂音)一周前到这,我们沿河朝东北走,我们靠近- (杂音)

Horizon: 哈-检查检查,Eclipse. 你刚说你们到这里多久了?

E-13 Eclipse: 呃,大概一周,我们觉得是。没有数日子,但我们带了表来,呃,怎么?

Horizon: 我们是在你们之后过了一天进入异常的,我们才进来大概…六小时?大概?

沉默

E-13 Eclipse: 好吧这-靠。这不太好,Horizon。

Horizon: 不好,真不好,这不太- (沉默)

I-44小队与E-13联络中断。录音继续。

E-13 Eclipse: Horizon? 收到了吗?

沉默

E-13 Eclipse: Horizon? 收到了吗?

杂音从I-44 Aleppo的无线电传出

biphi.jpg

I-44团队视频发信器传来的最后一张图片

Aleppo: (杂音)好多- (杂音)有东西在动,朝南- (杂音) 真的是一大堆- (杂音) 啊-

所有无线电全部中断。E-13所在位置听到远处传来巨大、低沉的嗡鸣声。I-44 Aleppo的视频传输持续12秒,记录到一静止画面,而后视频剩余内容被擦除。

附录4971.8: Anna Christian采访

Note备注:下列内容是对Anna Christian、POI 4971.02的采访,她在发现SCP-4971的三个月前被捕。采访在与I-44团队失联后不久进行。

Dr. Angle: 我们要知道你对《Biphi终愿》了解多少。

Christian: 为什么?配合你们这帮死妈脸对我有什么好处?搞定之后你们只会把我丢回老方,让我烂掉,直到你们觉得我又得去看一条附近的走廊。

Dr. Angle: 我们愿意讨论释放你,如果你愿意配合的话。我们只是需要情报。

Christian: 你们想知道什么?

Dr. Angle: 那个异常上的世界是什么?那是哪里?

Christian: 噢,你们已经- (停顿) 你们开了门啊。

Dr. Angle: 不是我们。 Katarina Randolph打开了它。

Christian: (叹息) 妈的她就是傻子。我警告过她不要。我警告过她一遍又一遍。该死的。

Dr. Angle: 警告她什么?

Christian: 那个-好,所以我是个女巫,对吧?不是那种骑扫帚搅大锅的女巫,而是… 从我小时候开始,我好像就比别人看到的东西多。 我可以和动物说话,听到树林的低语,还有更黑暗的东西。当我发现还有别人和我一样,我是如此…倾心,于这一切神秘。秘密集会,古代语言,还有…那些他们警告我们的东西。仪式。

Dr. Angle: 像是《终愿》里面的那些?

Christian: (点头) 仪式是我最着迷的。把血和灰还有偶蹄碎混在一起就能掌控自然。为水源下毒,让谷稻腐败。真正的力量—不是你自己的力量,但总归是你能运用的力量。那本书里有力量,但不是Katarina期望的那种。

Dr. Angle: 你是什么意思?

Christian: Katarina和她的追随者是一帮环境恐怖分子,自己打扮成一帮女巫会。她们不懂代价和牺牲—她们只知道要去拯救树木。我信任过她,教了她东西。怎么让钢铁瞬间生锈、毁掉推土机的踏板,怎么把土地变成泥巴,引来蚊虻驱赶开发商。但这些对她都不够。她要更大更有力量的东西。她说过,“我们不会止步,直到我们能把人类的渣滓从盖娅脸上抹去。”(停顿) 我得到《终愿》时,我还只是她那样的小孩。我自以为无所不知,但我身边有睿智的长辈教导我耐心的道理。在耐心中我学到了关于《终愿》的一切,还有其中描写了的东西。我这才懂得它不是我以为的东西。我发现我以前是大错特错。

Dr. Angle: 你本来以为它是什么?

Christian: 一位自然神。对盖娅的祈愿。我们都这么以为,Katarina也这么以为。她不相信我-觉得我是害怕了,对她有所隐瞒。我确实在害怕,但不是因为担心她会招来盖娅的斗士。我害怕是因为“知晓大地静默者”根本不是什么自然之神。它是牺牲之神。它栖居的世界,那片地上栖息的生物,都是牺牲和仪式的副产物。它们都靠仪式和牺牲来维系。人的灵魂,动物植物的灵魂,天边之物和咫尺之物。它取走这些魂灵,把它们变为新生命,以它自己的形象。它要重造世界,但它要塑造的世界不是人类可以生存的世界。大概是…把江河湖泊都换成电池酸液。

Dr. Angle: 我们要怎么关闭大门?

Christian: (发笑) 你们做不到。她也没在意-她着魔了。她想要重造世界,为了盖娅。代价太大。

Dr. Angle: 我们要怎么杀死那里面的生物?

Christian: 杀死它? 你们要怎么杀死一个神?你们杀不掉,用尽宇宙中一切炸药子弹都不行。它靠仪式来维生。不只是山羊鲜血和满月的那些仪式。小仪式、小牺牲,人们每天都在制造。即便是你们基金会执行的那些,让黑暗之物遁逃的那些也要算。你们只能这么杀死它。你们停止举行仪式,停止一切牺牲,那知晓大地静默者就消失了。就这样。

Dr. Angle: 你知道我们做不到。

Christian: 那你们也杀不死它。就这样。你们杀不死它,那你们就去对着还愿意恭听的哪位神明祈祷下,让它找不到门好了,因为等它到达这里它就会开始进行自己的仪式,那时候就不是蹄子和灰烬能满足的了。

附录4971.9: SCP-4971-▽

备注:下列视频/音频抄录由机动特遣队Epsilon-13 "昭昭天命"收集。

安保文件
音频/视频抄录

  • E-13 Eclipse - 领队
  • E-13 Roman - 火力队
  • E-13 Mercury - 火力队
  • E-13 Nine-Eyes - 通讯

摄像头启动,对着,Eclipse。他明显憔悴而虚弱。

Eclipse: 这里是Eclipse,传给呃…任何能听到我们的人。我们在这已经两月了,补给基本耗尽。这里什么都不能吃;灼口,哪怕是植物。水可以喝,但我觉得这会让我们生病。我的视线开始模糊,我们失-呃…(停顿)我们失去了Atlantis,所以这…这就是我们现在的位置。我们在山上,发现了一个地方可以穿过去,我们要过去。我们在这可以看到所有地方,呃,如果你看- (摄像头聚焦到树林,延伸到四面八方)对,那边。只有森林,我们所见之处都是。太阳还在下落,有时候会变黑。我们有时候看到山上有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我们要去那里。所以我们就到那里了。

镜头变黑,Eclipse把它重新连在头盔上。

Eclipse: 我们走吧。我们到那边去,来。

// E-13小队剩余队员向山坡进发。现在能看到他们在一狭窄露岩上休息。. It is unclear how they we未知他们是如何在缺乏登山设备的情况下爬上陡坡的。//

没过多久,他们来到一处更大的露岩。从他们站的地方能看到两峰之间有一条路,四人慢慢向路靠近。Eclipse看向Roman和Mercury,他们看起来也非常虚弱。他回头看向Nine-Eyes,后者被多处包扎着。

Eclipse: 摆脱,各位。我们快到了。再走几步我们就到了。然后我们就回家。穿过这里我们就能回家了。

小队穿过两峰间的区域。他们走完小路来到另一侧后,发现自己出现在一片宽阔平原上,俯瞰着更多的森林和山峰。一条河流分开了远处的树林。音频开始失真。

Eclipse: (杂音) 那里,她在那里。嘿,嘿!你!转过来!转过来到我能看到你的地方!

一个裸体的人影正在前方山崖边跳舞。Eclipse, Roman和Nine-Eyes拔出武器。他们靠近时,看到此人脚下的地上画有一符号。有一颗人心脏被丢在附近。她正在唱歌。

未知女性: (唱歌) 高挑黝黑年轻可爱,女孩来自Ipanema走着,当-

Eclipse: 趴下!他妈的给我趴下!

女人转身面对小队,发现她就是Katarina Randolph。她没有停止跳舞。胸口处有一巨大伤口。

Roman: 趴下!对天发誓我会杀了你!

Katarina Randolph: 噢,但我看她是如此悲伤。我怎能告诉她我爱她-

Roman对Katarina Randolph开枪射击。她往后一跌后大笑起来,Nine-Eyes用步枪向她射击,她沉默了,倒在地上。

Eclipse: 操。(粗重呼吸) 结束了?

沉默

Roman:我觉得这-

巨大低沉的嗡鸣声突然传来,之后是一阵闪光。全体E-13队员被震倒在地。Roman和Nine-Eyes的视频记录器瞬间瘫痪。音频记录器被杂音充满。Eclipse起身。

biphi2.png

SCP-4971-▽

在下方山谷中的正是SCP-4971-▽: 一个无比巨大的鹿形实体。它没有头部或颈部;整个结构被替代为一片巨大、振动的白色发光鹿角。在其躯干周围环绕着若干白色发光球体,一边旋转一边向周围空气散发白色微粒。SCP-4971-▽向着山谷内迈出缓慢的大步,转过头面对特遣队。在主印记中心处有一发光的环形圆盘,中间为漆黑。

Katarina Randolph的身躯抖动起来,向上浮起,如同肩部被挂住一样飞到离地面一米处。Roman举起武器开火,但尸体开始发笑。

Katarina Randolph: 盖娅!盖娅!我是您的!收我吧!

尸体颤动着,在一声I-44小队听到过的同种倒放尖叫后,Katarina Randolph的头部向内坍缩,一个白色印记从中出现。它快速旋转,然后定下朝向小队。无线电中的杂音一齐停止。

katarina.jpg

寻回视频中的截图

未知信号: 是的,我将乐于献上我的心脏。但每日她都走向海-

Eclipse, Roman和Nine-Eyes开始对Katarina Randolph开火,她开始快速远离队员。E-13 Mercury转身逃跑时,同样的低沉嗡鸣声传出。在她经过两峰道路的瞬间,她回头看到Eclipse, Roman和Nine-Eyes悬在了空中。他们的心脏被无形力量从胸口强行拔出,E-13 Mercury转身逃跑。

Mercury: (粗重呼吸)上帝啊… 我的上帝…我的上帝…

天空随太阳落山变暗。E-13 Mercury跑过山路,出现在山附近一侧。她向前走了几步,Katarina Randolph出现在她面前。Mercury的心率减慢,她拔出了腰带上的刀。

Mercury: 好吧,好吧,来吧,你个死婊子。我们他妈的拼了。

Mercury冲向Katarina Randolph。一声巨大的嗡鸣声,E-13 Mercury的音频和视频瘫痪。

附录4971.9: 额外广播

在和E-13及I-44小队失去联络后,Site-81指挥部宣布延期更多探索尝试,现场被封闭。未知生物的声音持续从南木购物园内传出,但不再派出更多小队进入其中调查。

2007年10月19日, SCP-4971内一处发信台取得联系,开始发信。大量信息被传输到站点数据服务器内,包括异常内部的天气、拓扑和电磁场数据。此外,I-44及E-13小队的全部音频和视频记录也被传输过来。在传输结束后,信号再次中断。

200710月29日,广播再次出现,这一次展示了一段视频,拍摄了一基金会制宽带无线电塔位于山顶。该视频持续六分三十二秒后中断。

2007年11月19日,一张拍摄地面的静止帧画面被传输到站点数据服务器内。泥地中写着文字“还在这里”。

mercury.png

寻回视频中的静止截图

2015年6月16日,广播激活十八秒。这期间出现一个女人的面容。她看起来非常害怕。她往后退到露出口部,做出“跑不动了”和“抱歉”的口型后,发信台停止工作。

暂未收到更多广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