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972
scpcare.png

Dr. Carè

项目编号: SCP-4972

项目等级: 未知

特殊收容措施: 被认为收容着SCP-4972的适应性收容间(ACC)将留在Site-22内的最初发现处。该AAC将由一支至少十名人员组成的安保小组随时看守。除批准的测试协议外,不得尝试观察或进入该ACC内部。

任何批准进入ACC内部展开的测试应遵照下列程序:

  • 所有测试应有1名D级人员进行。
  • 不得以记录设备观察测试过程。
  • 进入瞬间所有安保人员必须背对ACC,并启动降噪耳机直至ACC重新封锁。
  • D级人员在ACC内的停留时间应事先确定。D及人员不得在时长到达前被放出。若D级人员在时长届满后仍不尝试离开,ACC将保持封锁。
  • 在从ACC内现身后,该D级人员将被消毒、远程扫描是否存在身体异常,并接受Dr. Carè的采访。采访将在密闭采访间内进行,采访者和对象分别隔离在不同区域。
  • 在采访结束、D级人员被确认未受感染前,不得有人员尝试与之进行任何直接接触。
  • 一旦测试完毕、所有相关信息被记录,该D级人员将被施以A级记忆删除抹去关于上述测试的记忆。

从D级测试中获得的信息只可由Dr. Carè查阅。若他死亡或无法履职,权限将传递给研究人员中级别第二高者。

描述: SCP-4972是一物体、实体或现象,推定其存在于Site-22的一间适应性收容间内。

发现: SCP-4972的存在是在Site-22的一次例行系统扫描中被首次发行。扫描中发现,自上次检查后有一未使用区域从站点发电机处吸取了大量电力。经过调查,在该区域内发现该ACC,其上绘有的编号表明SCP-4972收容在其内。该ACC为实验性收容间,被设计为安全存储红色威胁等级异常。需注意此ACC的原型机在SCP-4972发现时尚未完成。

Site-22驻扎的人员均无法解释该ACC如何被送到了Site-22,对多名人员展开记忆强化治疗后确认对该ADC的抵达没有记忆存在。此外,没有人能解释Site-22内发现该ACC的区域为何长时间未被使用。

在基金会档案内对SCP-4972编号展开后续调查后,只发现下列信息:

适应性收容间上的封印不可打破。不得进入该收容间或是尝试从中拿走任何东西。不得尝试观察收容间内部。不得尝试推测其内容物。不得对其内容物进行猜测

其他信息无可奉告。我很抱歉。

O5-6 (指令代码████-████-████-████)

和Site-22人员情况类似,对O5-6进行记忆强化治疗后发现其并未掌握关于SCP-4972或该ACC的记忆,也未曾持有过此类记忆。此外,信息中附上的指令代码已经过期七年。

为确认SCP-4972的性质,Dr. Carè创立了当前测试程序,并得到O5-6批准。


测试记录4972-1:

对象: D-29102.
ACC内时长: 120秒

对象根据测试程序进入ACC,在120秒后现身。扫描显示她的身体没有反常。采访在对象从ACC内现身5分钟后进行。

<开始记录>

Dr. Carè: 晚上好。你感觉如何?

D-29102: 呃,很好吧,我觉得。话说,为什么你们要我进那里面去? 你们甚至都没让我去做任何事。

Dr. Carè: 就是例行测试而已。能告诉我你到底在里面看到什么了吗?

D-29102: 好吧,就一间房间而已,对吧?

(停顿)

Dr. Carè: 说具体点,谢谢。

D-29102: 哦,行。好吧,大概是那种正方形房间。被天花板上的灯光照亮着。墙壁上覆盖有一种,呃,我不知道怎么描述,泡泡纸?

Dr. Carè: 那是适应膜,是的。这和图纸相符。还有别的吗?

D-29102: 没别的了。我就站了大概两分钟,然后按你说的敲了门。我觉得是有一种刺耳的早餐噪音,但就这样了。

(停顿)

Dr. Carè: 一种什么?

D-29102: 一种刺耳的早餐噪音。怎么了?

Dr. Carè: 哦,抱歉。我以为你说的是别的。

D-29102: 所以,还有别的东西么?(发笑)我想说,这简直不算测试。你们这有点对我虚张声势了,知道吗?

Dr. Carè: 好吧,我想如果你能提到的就这些,我也没别的可问了。我们会让你继续做几个测试,确保一切安全,然后你就能如约出狱。

D-29102: 酷。

(Dr. Carè起身从采访间一侧的门离开。 D-29102起身从另一侧的墙壁离开。)

<记录结束>

测试记录4972-2:

对象: D-39112.
ACC内时长: 5分钟。

在进入ACC前,对象经历了多轮认知疗法以使其可以感知到超出常人能力的现象。对象根据测试程序进入ACC,5分钟后现身。扫描未发现其身体反常。采访在对象从ACC内现身5分钟后进行。

<开始记录>

Dr. Carè: 你好,D-39112。你感觉如何?

D-39112: 记数字不嫌麻烦吗?你就不能直接叫我,像是,Steve之类的?

Dr. Carè: Steve?好吧。你感觉如何,Steve?

D-39112: 恶心。

Dr. Carè: 你感觉不好?

D-39112: 不不,好中带恶心。恶心。

(停顿)

Dr. Carè: 好吧,很高兴听你这么说。你能不能讲讲你在ACC里看到了什么?

D-39112: 什么?

Dr. Carè: (叹气) 就是你刚才进的那个房间,Steven。

D-39112: 哦对,行,行。好吧,我按你们说的进去了,环视周围,小时后我看过电视上有这种节目,叫做跳跳兔Bernard。你有看过这个节目么?

(Dr. Carè记笔记十秒)

Dr. Carè: 没,我没有。

D-39112: 这个节目吧主要是围绕一个角色叫,你猜得到的,就叫跳跳兔Bernard。他是个欢快的兔子,两只耳朵上有一样的斑点。他喜欢搞各种恶作剧包括警犬Percy还有一只到今天也没被制作人起名字的大蜘蛛。

(Dr. Carè记笔记一分钟。)

Dr. Carè: 我明白了,请继续。

D-39112: 我小时候,我看这个节目,你明白吗?在我自己的电视上。天线把它从空气里像冰淇淋一样挖下来,我感觉这是我的天空之梦。你自己有电视吗?

(Dr. Carè记笔记七分钟。)

Dr. Carè: 是的,我有。为什么这么问?

D-39112: 好奇而已。在我的电视上,有时候会出现一只快活的兔子。哪怕我是在外购物,我也能在玻璃渣上看到他耳朵上一模一样的斑点。 他是我最喜欢的电视人格。

(Dr. Carè记笔记五小时。)

Dr. Carè:抱歉,那兔子的名字是什么?

D-39112: Bernard。

(Dr. Carè记笔记六百三十四年。)

Dr. Carè: 好吧,感谢你提供信息。非常有帮助。

D-39112: 没问题,哥们。

(Dr. Carè起身,从他一侧的采访间门离开。D-39112也从他一侧的采访间离开。)

<记录结束>

测试记录4972-3:

对象: Dr. Carè.
ACC内时长: 六小时

在Site-22收容突破中,分派到SCP-4972的安保人员被调去支援,阻止此次突破并保卫设施。在此期间,Dr. Carè被认为进入了ACC进行未授权测试。他在安保人员六小时后返回时被放出。扫描未发现其身体存在反常。采访由在Dr. Carè从ACC内现身5分钟后进行。

<开始记录>

Dr. Lesteigh: 你为什么要做这些,Jon?我是说,拜托。
Dr. Carè: 我必须要知道。有地方不对。

Dr. Lesteigh: 你什么意思,有地方不对?我要你明确解释下你到底在想什么。你自己编的这些测试程序,老天!

Dr. Carè: 哪个是我?

Dr. Lesteigh: 什么?

Dr. Carè: 我是我,还是我是你?我不能…我很难说。(发笑)你能帮下我么,拜托?

(Pause.)

Dr. Lesteigh: 你感觉没问题吗,Jon?

Dr. Carè: 是的。不。不,当然我感觉有问题。我需要…我需要告诉你,让你提前知道。

Dr. Lesteigh: 提前什么?

Dr. Carè: 我不知道。有什么。有什么事要发生了,我不知道是什么。我需要-我需要告诉你些事情,好吗?

Dr. Lesteigh: 好吧,你说。

Dr. Carè: 我们就不应该打开它。我们不应该打开它,Noah。我看到…话语…我看到了话语,有好多。我们需要消减一些,只需要十个左右。我到底在说什么?我感觉像是块洗浴泡泡。

Dr. Lesteigh: 洗浴泡泡?

Dr. Carè: 伸展,伸展,嗯,稀释,是的,就这个词。就是这个了-不要写下来,不要写下来!你会离它太近的!

Dr. Lesteigh: 你什么意思?我们的采访是要记入档案的,Jon。要帮助进一步测试。

(Dr. Carè似乎开始过度呼吸)

Dr. Carè: 有什么地方不对。有什么不对。想都不要去想它,不要试图弄明白,你离它太近了。我就什么都不应该说。我什么都不该说的,抱歉。

(Dr. Carè低头看向手开始大喊。 Dr. Lesteigh起身。)

Dr. Lesteigh: 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Jon?

Dr. Carè: 你对我干了什么?!我的手!妈的你看我的手!这是什么地方?!我在哪?!我在哪?!

(第二个Dr. Carè靠近观察窗,弯下腰咧嘴大笑。他用中指有节奏的敲击玻璃,七秒后滑倒在地。)

(Dr. Lesteigh转身从他一侧的采访间离开。Dr. Carè没有。)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