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AE-J
scp50aej.jpg

SCP-50-AE-1 正在一场政治集会上袭击一个男子。据报告SCP-50-AE-1当时叫喊着“你现在听到我的话了么——乌戈·查韦斯?”之后把目标的耳朵撕扯掉了

项目编号:SCP-50-AE-J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50-AE-J需要装在一个挂锁并且由美国国旗包裹的钢盒中。装有SCP-50-AE-J的盒子需要远离如下种种:俄国文学作品、收音机、罗马教皇、俄国第一代移民和罗纳德·里根的画像。如果发生[已编辑],安全人员需要一边哼唱星条旗永不落一边痛哭流涕。

描述:SCP-50-AE-J是一把手柄处涂有美国国旗的沙漠之鹰。SCP-50-AE-J看上去平淡无奇,除了当用它开火的时候,一只被指定为SCP-50-AE-1的普通的美国秃鹰会从枪口出现兵器袭击那些表现出共产主义信仰,有俄国血统,或有不爱国倾向的人。SCP-50-AE-J与普通秃鹰不同的地方在于它不仅能够检测到社会政治信仰,并且也能说话,通常它会喊一些口号“宁死不共產”和“民主不得妥协”。更深入的对SCP-50-AE-1的调研被阻碍了,因为SCP-50-AE-1持续攻击基金会的科研人员并叫他们“左倾混蛋”。

实验记录:SCP-50-AE-J

记录#1:SCP-50-AE-J朝D-1409,一名D级实验人员开火,SCP-50-AE-1出现并乱咬D-1409,同时叫嚷着“去你的‘生存空间’草你的‘超人’”。D-1409随后被发现有德国血统,不过他是拥有完全公民权的第二代美国移民。

结果:SCP-50-AE-1可以区分目标的基因和人种信息,SCP-50-AE-1也有一种对德国深深的厌恶。D-1409将要在他的蛋蛋从SCP-50-AE-1那里找回后焚化。

记录#2:SCP-50-AE-J朝D-6554,一名D级实验人员开火,SCP-50-AE-1出现,并遵循它典型的活动特征,叼出了D-6554的内脏并同时叫嚷“只有死的共产党才是好的共产党”后来发现D-6554的死亡进程由于一种过敏反应导致的过敏性休克而加快了,他肺中的一种来源于[已编辑]的持续性细颗粒物导致了过敏。之后点调查证实D-1409在SCP-50-AE-J的实验开始前进行了一次关于[已编辑]的测试。

结果:SCP-50-AE-1是一个唯一的实体,不是当SCP-50-AE-J开火时创造出来的而是被召唤出来的。关于这对收容有何影响的研究正在进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