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00

项目编号:SCP-5000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5000需在Site-22中的基础存储单元中保持关闭状态。所有从SCP-5000中恢复的文件与情报都需被储存于一安全服务器中,且需可根据档案部门的要求提供备份。

描述:SCP-5000为一失效机械套装,在其内部结构图中被标识为由SCP基金会设计的“绝对排斥护具”。虽然SCP-5000曾确信拥有大量用于保护并增强其使用者的异常功能,但是过去对其造成的损伤意味着其只能够作基本文件存储用。若需查看SCP-5000恢复时内含的文件记录,请参见档案5000-1。

SCP-5000在2020/04/12首次随Site-62C内SCP-579收容室的一道闪光而出现,内含有一具从遗传学上鉴定为基金会员工Pietro Wilson的尸体1。Pietro Wilson现正就职于特外站点-06Exclusionary Site-062,而记忆强化治疗已确认其并不具有SCP-5000的知识或其档案库中详细记载的事件记忆。


档案5000-1:

日记条目0001-1

我叫Pietro Wilson。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觉得我可能是唯一存活的人了。

日期是嗯二〇二〇〇一〇二(不好意思思维转写很难用(不好意思我还没习惯用这个嗯))。日期是2020/01/02。我刚。我刚从特外站点-06中逃出来。我认为……我不确定,但是我认为其他人都死了。那些家伙,他们彻底死去了。如果我没拿到这套装,我就……哦天。

日记条目0001-2

我得振作起来不然这玩意就不好读了。更有可能的是他们想要给子孙后代留下这整件事的某种记录。

我现在在赶往最近的基金会设施——一个给特工准备用于穿越本国的这一部分的小型安全屋。那里很可能一个人都没有,但是我应该可以联系到我的上级然后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情是在六个,可能是七个小时前开始的。一队自称为机动特遣队Zeta-19(“孤身一人”)——分裂渗透者,可能吧?——进到了站点里,他们有正确的身份证明什么的,然后让大家聚集在餐厅里。随后他们开始射击。

天啊,我……我还是能尝到血腥味。我摆脱不掉舌头上那股恶心的金属味。人们越过彼此逃离那里,而我没被撞到或者踩到也真是个奇迹了。如果我没有拿到排斥护具的话,我就得死在那。毫无疑问——就跟我说的那样,彻底死去。

我是ES-06的电网技术员,所以我不是很清楚这玩意怎么工作的,但是我懂得基础的。这个认知过滤的东西不是让人们看不见我,而让他们无法认知到他们能看见我这个事实。其实深入了解的话也都是一样的东西。

但是那些渗透者……他们甚至什么都没拿,甚至没想过要拿。我进到这玩意之后就看着——我害怕(真他妈懦夫)得不敢跑。他们只是检查了尸体就走了。每人头上都补了一颗子弹。

他们只是来杀我们的。

日记条目0001-3

在这狗日的沙漠里穿越了好几个小时之后终于来到了安全屋。听到远处传来了几声爆炸——可能是基金会派了一队MTF去在那些渗透者跑掉之前和他们交火?希望如此吧。

一生中从来没有在看到一瓶水时这么开心过。看来穿着护具的时候它能支撑着你,但是我的脑子还是觉得我应喝水。人类本性吧,我猜。

无论怎样,等我的腿休息好了,我就要试着让这些系统上线了。我得跟基金会取得联系,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日记条目0001-4

我了个去。


下载文件0001-1

背景:他们把这个发送到了地球上的所有政府、新闻机构和异常机构处。我操。

skiplogosmall

以下信息经O5议会一致决定通过后撰写发布。

对那些仍未注意到我们的存在的人,我们所代表的组织称为SCP基金会。我们之前的任务是围绕着收容与研究异常项目、实体以及其它各种各样的现象。该任务上百年以来一直都是我们组织的重点。

由于我们无法控制的情况,该指令现已更改。我们的新任务将是灭绝全人类。

此后不会作进一步的交流。


整合文件0001-1

在他们的全球性通告发布之后,基金会立即开始了对全人类的攻击。

他们作出了最快的反应来应对基金会释放的异常,但是损害已经造成了。很难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从我这里来看——持续访问基金会网络并追踪新闻——我已经能了解一点了。我得把所有我知道的记下来——这样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如果还有人活着,他们就能知道我们身上发生了什么。

相关异常 基金会采取的行动
SCP-096 SCP-096的脸部照片流传到了社交媒体平台上。在照片被撤下之前已有上百人尝到了死亡的代价。就我所知,这件事还在继续发展。
SCP-169 一连串核电荷在SCP-169的背部内里及表面引爆,造成其在睡梦中的微微骚动。导致了地震与海啸的发生,并摧毁了世界上巨大量的沿海城镇。
SCP-662 在二十四小时内,一名外貌匹配“Deeds先生”的个体出现在数个国家主要元首的附近,并使用身旁可即用的任何工具将其刺杀,随后迅速消失。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行动在一天后就停止了。
SCP-610 SCP-610的样品由许多大城市潜伏的基金会特工散布,包括了纽约与德里。所有区域内的平民,包括特工自身,都迅速被SCP-610感染且同化。SCP-610的进一步扩散已由全球超自然联盟以及破碎之神教会合力阻止。
SCP-682 已释放。

我不明白为何会发生这种事。


下载文件0001-2

背景:我在喝水的间隙下载来的新闻片段。

<开始记录>

(记者Maria Henderson在GOC的疏散帐篷内报导。滚动的标题表明她现在正在报导瑞士特鲁萨的郊区。在她的后方,可以看见穿着全保护装备的医生正在治疗病人。Maria自己正戴着一个外科口罩,轻微向上拉起以便于对着麦克风说话——依我说有点违背了戴口罩的初衷。)

Maria Henderson:——重复先前由全球超自然联盟放出的公告,仍未撤离的居民建议尽快使用所有可用材料将自己封锁在家中。

(一名正在治疗病人的医生急促地站起身来,看向一名站在数个床位外的士兵。)

医生:这有人不行了!准备好清除器!

(Maria Henderson开始快速移动出帐篷,走进一片有着相似设施的空地中。可以听到她身后的帐篷里传来响亮的嗞嗞声,并可看到数道闪光。浓烟从帐篷顶的开口处涌出。)

Maria Henderson:任何仍,嗯,仍位于灾区的个体都建议保持谨慎观察自己周围的个体。若有任何朋友或者家人开始,嗯,不好意思,对,开始散发一种明显的,呃,薄荷味的时候,他们就需要被立即隔离——

(传输被切断。我随后发现当时所有地方的电视都停了。互联网也是。世界在几秒钟内变成了瞎子。)

<结束记录>


日记条目0001-5

很好玩。有着这里的补给——更不用说排斥护具了——我可能可以在这存活好几年。但是只是坐在这里,不知道外面时间发生了什么事……这就很难忍受了。但是,我也不确定我到底是不是想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在我小时候——一直病得很重,不能经常出门——我非常喜欢侦探故事。夏洛克·福尔摩斯之类的。我老是想把整件事搞清楚。总之,我爸在房子外面的墙上放了一排花盆,而这些花盆又总会被撞翻,但是他永远都不知道是什么在作怪。那差不多是我对侦探痴迷程度的最顶峰,所以我花了最大的精力来查这个案子。我是个蠢蛋,所以我实际上推论不出来什么东西,你懂的,所以我最终买了这台廉价的间谍相机,然后对着墙录了一夜。

那是只流浪猫。我爸最后把它给踢死了,我早该知道他会这么做的。好奇……哎,你懂那句话的。如果我只管好自己的事情的话,每个人都会过得更好。除了我爸,但是去他的吧。

做也不行,不做也不行,但是我宁愿做点什么,比什么都不做好。况且,要是我有了排斥护具,想害我的人没有一个会知道我的存在。

我是世界末日里的一只乌龟。终点站:Site-19。最靠近这的真正基金会设施,只有这才有意义。我要去找答案。


记录文件0001-1

背景:在离开我的庇护所后几天与基金会成员的遭遇。观察到了怪异的行为。

<开始记录>

(见到远处空地上有一群基金会士兵——总共有九人,站成一排。第十个士兵,也就是指挥官,正无声地在他们面前来回踱步。制服与徽章看着像是那群MTF Epsilon-6(“乡里愚人”)的。几秒钟后,指挥官拍了拍掌,朝队伍走去。)

指挥官:(对队伍里第一个士兵)现在开始检查。

士兵1号:明白。

(指挥官拿出一把匕首刺向士兵的肩部。士兵无反应。)

指挥官:(拔出匕首)把伤口处理一下。

(士兵点点头。指挥官继续以同样的方式刺向队伍中的每一个士兵,没有任何受害者作出反应,直到第八个,他明显畏缩了一下。)

士兵8号:呃啊!

指挥官:(大吼)抓到个活的了!

(指挥官与其它士兵快速举枪瞄准士兵8号并开火,将其击杀。他倒在地上。指挥官随后移动到了第九个士兵处并刺向他的肩部——无可见反应。)

指挥官:好了,检查完毕。出发。

(MTF Epsilon-6收拾好物资离开了区域,在原地留下了死亡士兵的尸体。准备从尸体上回收武器和基础医疗补给,之后尽量把他埋了。)

<结束记录>

结束语:妈的毫无头绪。


记录文件0001-2

背景:我在一个老式收音机里捕获到了奇怪的传输通信。不知道重不重要,但是尽量把一切都记录下来留给后人。

<开始记录>

(只有音频。男声,我猜跟我的年纪差不多。)

声音:七。五。能听到吗?你眼睑之间的洞里有个孔在发光。我之前从来没去过凡尔赛。我想要被爱。九。我正站在你身后。五,我是我们俩中的所有,正站在你身后。女神吞噬了海中的城市。九,地上有个洞,里面有答案在等着你。七,看,你在孵化。你在孵化!

(信息继续循环播放。)

<结束记录>

结束语:我一把收音机翻过来,看到它已经损坏得无可修复时,信息就停止了,我还好吗?


dawoods.jpg

我操,我还可以在这些东西里放图片?

日记条目0001-6

当我认为Site-19已经相对较近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开辆载具去。不能冒险开车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即使我不会被注意到,那辆车却不会这样。只要有一个基金会士兵或者游荡着的异常发现它,我就死定了。

但是至少,在树林里前进——即使有着护具的保护——并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比方说有什么东西闲逛着走过来是很难移出一条路的。仅仅因为那些东西不能注意到我,也并不意味着它们不能把我撞倒。

不过给了我点时间想想。像是说——我为什么他妈的要去Site-19?我想要去实现什么?如果我想要远离危险,活得越久越好的话,最适合我的是尽可能远离基金会的人,而不是正好跳进毒蛇的巢穴之中。

答案,我猜。最重要的是,我想要答案。

即使之后我会迎来死亡。


整合文件0001-2

抵达了Site-19。安保已经长久失效,大部分的异常都在一段时间前释放出来了,所以实际上非常简单就能进去了。还是很紧张,在研究员们忙着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得让出一条道。他们仍然在跟同事一样交谈着,讨论着怎样能够使人类伤亡数达到最大,就好像他们一直都干这个似的。

但是他们的眼睛……就像是那里缺了点什么。缺了点火花。只盯着他们的双眼,我看不出他们是人类。可能甚至已经死了。很难描述,但是让我毛骨悚然。

用了些高级职员凭证访问了基金会数据库,我想我已经可以整理出他们在宣战前发生的事情的基本时间线了。我不知道这一切都意味着什么,但我猜这只是个开头。

日期 事件
2019/12/16 O5标记了一个名为“普纽玛PNEUMA3的项目,且让高级职员重点关注。很显然,这是一个跟“万花筒KALEIDOSCOPE”一样的大型记忆删除项目,除了它是主要关注于人类集体的无意识,心灵空间,随便你怎么叫都行。显然在描绘心灵空间的方面有了某种突破——只是我看不到那是什么因为它他妈被编辑掉了。经典。
2019/12/17 O5议会开始进行一次投票,结果一致通过。伦理委员会亦同意了。不知道这场投票跟什么有关,因为这他妈被编辑掉了。
2019/12/19 一连串指示(当然是被编辑了的指示)被送至所有高级职员以及站点主管处。一股自杀与辞职的浪潮席卷了全基金会,而Chales Gears博士亦是辞职的员工之一。
2019/12/22 大量文档送至剩余的高级职员以及站点主管处,并带有同样散布这些材料至其下属职员的指令。文件伴有一句“硬起心肠来”的消息。所有的自杀与辞职行为都立即在这份材料散布之后停止。
2019/12/25 完全阻挡基金会站点的通讯进出。在接下来的一周内,每个站点的职员都将处决大部分人形与对人类共情的异常。信息表明了一支暗杀队伍会前去追杀Charles Gears博士,但并没有说他们成功与否。
2020/01/02 机动特遣队都被派往各特外站点处决所有人员。在这些任务结束之后,基金会立即对全人类的宣战。

不太确定这一切意味着什么,是O5议会派出去了什么模因触媒来让大家都去追随他们?但是那又解释不了为什么O5议会一开始就要消灭全人类。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

另外,还有更多与基金会正积极使用的异常有关的信息。新闻消失之后,除了他们自己的记录外,很难得到什么可靠的信息了,而即便是那些也他妈的被编辑了。我是说,这都世界末日了,编辑那些狗屁东西还有什么意义?谁在乎?!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操了。我直接都放在一个表格里。给子孙后代什么都行了。

相关异常 基金会采取的行动
SCP-1370 电视服务暂时恢复。所有的频道都是SCP-1370的宣传演讲,絮絮叨叨着他要怎样统治世界什么的。这一个实际上没那么糟糕。
SCP-1048 我不知道基金会一开始是怎样捕获这东西的,但是直升机录像显示一大群由1048制造的熊冲进了巴黎街头。录像不是很清晰,所以我也不确定,但是看起来远处还有一只巨大的红色泰迪熊,在摩天大楼旁边走来走去。
SCP-1290 SCP-1290-1与SCP-1290-2已从其原始位置移动并用作原始弹射系统,向一座称作Ganzir4的GOC安保设施发射抛射物。从文件里看不能100%确定,但是看起来这就是他们用来尝试破城而入的巨量异常之一。要是问我的话,他们还不如直接发射导弹呢,但是没人问我,因为他们全都疯掉了。
SCP-1440 SCP-1440被机动特遣队Nu-22(“火箭侠”)在难民营之间运送,而其异常性质则对那些流浪社群造成了迅速的毁坏。奇怪的是,文件中将这些事件描述得好像SCP-1440实际上对分配给它的基金会人员没有影响一样。
SCP-1678 基金会故意放弃收容SCP-1678,将人员从邻近地区撤离。一旦有其它异常造成混乱,并使得伦敦无法撤离,英国神秘情报处5官方将引导市民在SCP-1678之下避难。一旦城市容量达到极限,基金会就会引爆弃置前设立在那里的核装置。

想在离开这里之前再试着调查一下,看看我能发现什么。


[文件已删除]


日记条目0001-7

距离我上次进来已经有三个月了。天知道我上次之后都干了些什么。那次到现在的这段时间在我的记忆里是完全空白的,看起来这段时间的文件也都被删掉了。据我所知,我应该是唯一可以做这件事的人,所以随你怎么想吧。

我好像是经历了一些困难险阻。我身上有几道自己不太认得的伤疤,而且我的太阳穴那还包着绷带。排斥护具看起来没受到损伤,所以我不知道是什么伤到我了。我是从悬崖上掉下来了还是怎么的?最难过的是我能预见到自己做出这种事情来。我从来就不是最聪明那个。

Site-19早就没了——好吧我猜它还在那,但是我已经穿过了半个国家了。说不出来为什么。不过很奇怪。我感觉自己现在有目标了,即使我不能100%确定那是什么。只是知道我得去哪了。

我手上有个公文包。我很难回想起来里面到底装着什么——我所知道的只有它不是圆的,然后我得把它交给SCP-579。


[文件已删除]


日记条目0001-8

我低估了去往SCP-579的路程了。Site-19本身是一次长途跋涉,但579完全就是另外一回事。我没有这份文档的话甚至都不知道它在哪里——这份文档我也不知道怎么弄到的,但那不是重点。

我没再数我路过的尸体数量了。可能现在有四位数了。天啊,可能还要更多。

路过了一个孩子的死尸,是个小男孩,在我不久前去拿补给品的房子里发现的。起初,我以为他只是头部中枪而已,但是就在我想要掩埋他的时候,我看到了他皮肤下面有什么东西在移动着。是小型白蠕虫,成百上千的蠕虫,在我碰到他的下一秒便蜂拥而出。它们全都长着他的脸。它们全都在大笑着。而后匆匆钻进了下水道。

我不会再想埋葬任何人了。坚持下去要比你想的困难得多。


[文件已删除]


整合文件0001-3

公文包里的东西真是天赐之物。不知道这他妈是什么,但是如果我受不了了的话,我只要把它打开——然后下一件我能知道的事情,就是我正站在离刚才所在处几英里远的地方,感觉像什么人给我喝了碗心灵鸡汤一样内心暖烘烘的。就像是事情变得棘手的时候我自己的个人跳过按钮。

我从树林里发现的一具半埋土里的特工尸体身上成功获取到了基金会数据库的临时权限。狼都已经开始对他下口了,但是他们显然不介意我拿走他的笔记本电脑。反正没注意到我。

基金会还是在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扔给其他人。我还是也把它放在表里比较好。

相关异常 基金会采取的行动
SCP-2000 基金会故意引发黄石火山的爆发,以此摧毁SCP-2000。就目前而言,由玛娜慈善基金会部署的异常都以惊人的速度减缓了对环境的影响,但我们被火山灰呛死只是迟早的事而已。
SCP-2200 不知为何,基金会似乎有大批量生产SCP-2200-1,而这些剑正落入难民的手中。由于SCP-2200-1杀死了众多受害者,SCP-2200-3正已满溢——堆成山的活体SCP-2200-4被埋在堆成山的死尸SCP-2200-4之下。
SCP-2241 为数不多未被终结的人类异常。似乎SCP-2241被用作活体武器来摧毁那些突然冒出来的最大的难民营,以迫使幸存者留在较小的群体中。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让它变得那么忠诚的,但是我怀疑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方法。有关SCP-2241的最新消息表示它被派去协助围攻Ganzir了。显然他们遇到麻烦了。
SCP-2466 SCP-2466一直在用于强迫来自加利福尼亚洲█████████的幸存者采取社会破坏以及敌视行动。似乎很有效,但是在第四千零二十次使用SCP-2466的时候,它就崩溃变得无法使用了。猜测那里已不剩任何居民了。
SCP-2639 SCP-2639被派遣至幸存者社区与敌对基金会的群体设施以杀死所有在场的人。似乎他们被告知他们正与逃脱收容并正毁灭世界的怪物们作战。显然,他们发现情况并非如此,因他们自大约第六次部署以来就拒绝做任何事了。对他们来说是好事。

日记条目0001-9

有个伴也不错,即使它们并不知道你在那。我跟一群赶路的GOC士兵一起围坐火堆旁……好吧,我觉得他们现在也无处可去了。可能只是四处游荡着吧。我想过暴露自己,试着请他们帮我去找579,但是我不想冒险。可能我已经习惯自己不存在了。

忘了我是个旅行者吧,我只是个幽灵。

这个套装真是个奇迹。我在他们煮咖啡的时候成功访问了GOC数据库。情况不太妙。


下载文件0001-3

背景:来自Ganzir内部审讯设施的的采访记录。据我所知,这是第一次有基金会被俘人员在审讯中说话。采访者为指挥官Morrison,以及随行一位称作Rhodes博士的科学家。被审讯的家伙是机动特遣队Omega-2(“守密者”)的成员之一,Samuel Ross。没有视频,只有音频。不知道是文件有什么地方出错还是只是一开始记录的方式就这样。

<开始记录>

指挥官Morrison:你知道自己在哪里吗?

Samuel Ross:我是在Ganzir里,对吧?你们是在我们想溜进来的时候抓住我们的。

指挥官Morrison:那就对了。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Samuel Ross:(平静地)我猜你是要来审问我的。

(停顿。)

指挥官Morrison:博士?

Rhodes博士:已确认。对象身体内部没有任何植入物,没有精神触媒或者认知危害。您可以安全开始了。

指挥官Morrison:好的。

(停顿。)

指挥官Morrison:我们所询问过的你同事没有一个说话的。没有一个人,没说一个字。为什么你现在要跟我说话?

Samuel Ross:我们之前见过。你还记得吗?

(停顿。)

指挥官Morrison:你说什么?

Samuel Ross:在几年前特内里费岛的那次联合行动中。还跟海鸥王子在一起?你还记得吗?我那时候戴着防毒面具,所以你可能不认得我,但是我认得你,然后就让我笑出来了。那就是我说话的理由。

指挥官Morrison:就只有这个原因?

Samuel Ross:对啊。

(停顿。)

指挥官Morrison:在我们抓住你的时候,你们正试图与难民一起潜入城市之中,你和你的指挥官开始向人群胡乱射击。男人女人小孩子都无缘无故地被杀害了。你们不觉得这很疯狂吗?

Samuel Ross:(笑)

Rhodes博士:(默声地)……混蛋。

指挥官Morrison:你觉得很好笑吗?

Samuel Ross: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冒犯的,就只是……我只是觉得那有点虚伪。

(停顿。)

指挥官Morrison:啥?

Samuel Ross:啊,我是说,你在这审问我,就跟你从我这弄到的信息能帮到你一样,但是依我看,你已经根本没时间去做别的事情了。无论你们向她打多少发亚伯,Crow教授的欧罗巴都会在不久后撕碎这片地方。但是你们还在这表现得跟能做到点什么似的。你不觉得这很疯狂吗?

(停顿。)

指挥官Morrison:如果你刚刚这么说只是为了说废话的话,我们还能试试强化审讯。我不想这么做,但是我会这么做的。

Samuel Ross:(笑)随便你干什么。一旦你意识到你不应感到疼痛之后,那就再也没什么可害怕的了。

指挥官Morrison:你这是什么意思?

Samuel Ross:你……

(停顿。)

Samuel Ross:不,你不会想让我说的。

指挥官Morrison:我很希望你说。

Samuel Ross:我不是在跟讲话。

指挥官Morrison:别说废话了。告诉我,马上

Samuel Ross:……你确定?

(停顿。)

指挥官Morrison:我们的预防接种剂还有效吗?

Rhodes博士:已清除所有基金会抹杀模因,确实有效。

指挥官Morrison:那就把话都吐出来,Ross。别再拖延了,不然我们就得给你点不愉快了。

Samuel Ross:行吧。[无法听清]

(停顿。)

指挥官Morrison:我……我没听清楚。

Rhodes博士:你得说大声点。那个麦克风的增益没那么强。

Samuel Ross:[信息已删除]

(可听见指挥官Morrison与Rhodes博士尖声大叫。亦可听见湿润断裂声与狂风呼啸声。尖叫随时间推移音调越来越高,在录音的剩余部分持续不断。)

Samuel Ross:看看你们都对自己做了些什么。我说过你们不会喜欢的,对吧?那就是你们能听见自己声音的缘由。但是你们太想知道了。我真的很喜欢你们这群家伙,所以我也想对你们好一点。我们对你们太好了,你们知道吧。我们在与光明斗争,如此你们便可在黑暗中死去。

(停顿。)

Samuel Ross:……令人作呕。

<结束记录>

结束语:很显然,在此以后,Ganzir内部出现了某种紧急情况,而城市也因被从内到外摧毁而终结。文件没有提及细节,但是GOC可能已经完蛋了。


[文件已删除]


日记条目0001-10

越来越难继续下去了。GOC一直在战斗的时候,局势还有仍可扭转的感觉,但是随着他们现在也在逃跑,不难感觉出这一切都没什么意义。在Ganzir被收拾了之后,基金会又将全部注意力转移回了其他所有人身上。

我不用再吃吃喝喝了。护具全都帮我搞定了,随便吧,而且我吃下去的任何东西都有被某个基金会想要传播的可怕病毒污染的风险。目前为止我几乎见过各种状态的尸体。其中的一些甚至还能到处走动。

每次我打开公文包跳过时间的时候,我能跳过间隔都越来越小,感觉也越来越糟。不管之前是什么东西在帮我,我都感到自己现在已经对其麻木了。而且它并不会是我唯一麻木的东西。

我还为什么要去579那呢?我真的有什么理由吗?


整合文件0001-4

基金会还在搞我们。以下是有关这个的表格。

相关异常 基金会采取的行动
SCP-3078 似乎破碎之神教会成功让某些地区的互联网恢复并运行了——只不过,基金会通过几乎所有可用媒介上传了成千上万份3078的拷贝,很快就把它搞垮了。所以互联网又瘫痪了。
SCP-3179 在破碎之神教会开始重建之后,这个东西就被从收容中释放。在教会内部点燃了一场关于这玩意是不是Mekhane的内战,这也让他们的帮助能力大打折扣。而且,它在尽可能多地制造跟他妈终结者一样的东西,所以还挺有趣的。
SCP-3199 SCP-3199的蛋现已被几乎空投到任何地方。我相信你能想象到会发生什么事的。

可能之后再写。


日记条目0001-11

一直在朝着579的方向前进——可能比之前稍微慢了一点,但是又有谁会怪我丧失动力呢?最近看到了些奇怪的东西。我是说比平常还要奇怪。

首先是闪烁者Blinkers。最近已经有不少这样的东西了。现在我非常确定它们是由基金会制造的,不过我不知道是怎么造的。大多数事情我都不知道,所以我只能把它加到列表里。

那些都是雕像,士兵们的雕像——穿着MTF制服——眼窝里空无一物。它们的手臂被刻为成刀锋,就像你在螳螂或别的东西身上看到的那样。你看着它们就无害。但是你移开视线的那一刻,它们就动起来了——而且它们动得很快。看到过一个雕像,仅是一阵烟尘掀起遮挡视线,一秒钟内它就砍穿了一整群人。

我对他们很警惕。我看着他们也能将他们停住——所以即使它们不能感知到我哪,他们也可以推断出我就在这。可能就会开始砍翻视线里的一切东西,那我也就完蛋了。需要尽我所能完全避开他们。

我看到的第二件东西……呃,更加怪异了。

它在地平线之上,就像个被拉伸的人一样——不,这也不是最好的描述方式。就像是它周围的空间被拉伸了一样,而它也随着空间一同被拉伸,就像某种拙劣的修图特效一样。它的身体从地面往上直入云端,而下巴成直角摆动着。还有着那些间隙,它身体周围空间中黑色的间隙,跟翅膀一样。它就这么浮空着向前移动。

那里也有基金会的人,但是他们在跟它战斗,向它开枪、发射火箭弹。我在想着基金会跟异常战斗很奇怪?这想法是有多操蛋。可能他们跟我一样,在这一切开始之前设法逃了出来。本想跟他们谈一谈,但还是决定不谈了。不能冒这个险。

离开那里了。我得去579那。我得做点什么。什么都行。


日记条目0001-12

今天看到个小孩死掉。本来可以救她的。没救。

我真是个人渣。


整合文件0001-4

相关异常 基金会采取的行动
SCP-4290 通过利用SCP-914强化过的SCP-008样品,基金会复活了SCP-4290的尸体并将其释放。蛇之手的驭兽术士与其进行了交战,但是文件没清楚记载结果是什么。听说图书馆已经被剥离出这个宇宙了,但看起来那些家伙躲到了幕后去。蠢货。
SCP-4666 基金会使用时间异常释放了它,所以现在理论上各地都是圣诞节了——哦,操他妈的。
反正也没人看这个。

记录文件0001-3

背景:无输入

<开始记录>

(视角位于废弃珠宝店的前门内部。可透过一扇破窗看到夜空。一位少女坐在商店中央的临时火堆旁。她的脖子上挂着一串红宝石护身符。)

(认知过滤关闭。女孩往后跳了一步,警戒着,拿起一根生锈的钢管当作武器。)

女孩:你是谁?!

Pietro:我……我认得你。我是说那条项链。

(停顿。女孩叹了口气,放下了钢管。)

女孩:啊,操。他们派你来杀我?那你可得费一番功夫了。

Pietro:不,我……我……我也逃跑了。你也是逃跑的吗?

(女孩向前倾身,眯着眼看了看Pietro的脸。)

女孩:天啊。你看起来真糟透了,哥们。你上次睡觉是什么时候了?

Pietro:那套装……嗯,你穿着它就不需要睡觉。

女孩:确实需要睡觉。你的脸,就……就跟场严重灾难一样。你不会想看到它的。

(停顿。)

Pietro:我能进来吗?

(女孩后退了一步,用一只手夸张地指着店内。)

女孩:当然可以,满地都是碎玻璃,随便坐!

(Pietro蹒跚着进入并坐到地上。可听见碾碎玻璃的声音。)

(停顿。)

女孩:我开玩笑的,你懂吧。你可以去找张椅子。

Pietro:没事。这套装挺结实的。

女孩:(耸肩)那随你便了。

(她在对面坐下。)

女孩:你弄到的这套装备真不错啊。(指向项链)想交换一下吗?

Pietro:(笑,咳嗽)想都别想!我读过文档的。

女孩:值得一试啊。你好久没笑过了,哈?

Pietro:没什么东西可以去笑的。

女孩:电视上全是骚扰机器人的时候也没笑过?

(停顿。)

Pietro:(轻声笑着)好吧,那确实有点好笑。

(停顿。)

女孩:所以,你也逃出来了。我是说,我猜你是基金会的人,而不是我这辈子在这得罪的众人中来报复的某一个。

Pietro:那不是同一种人吗?

女孩:(笑)你说得太对了!

Pietro:对,我是基金会的。我是说曾是基金会的。很幸运,在这一切开始之前进到了这套装里然后逃出来了。你呢?

(停顿。)

女孩:好吧,我曾经是高级职员——我们还比别人更早地被告知这个计划,但是我靠我居然记不得是什么计划了。可能是因为那第二份文件。

Pietro:第二份文件?你看到了?(站起身)里面是什么?!

女孩:喔,冷静点,孩子,我们有的是时间。那就是一大堆图像而已——鸡蛋、树木、宗教的东西。本身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但是我猜它们之内有某种编码。不过没有起到他们应有的效果——(轻拍项链)——可能是因为这玩意。

Pietro:(坐下)所以那模因触媒……

女孩:(皱眉)不了解那个。几乎是所有可能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啊,都发生在我身上了。我知道模因触媒是什么感觉。那感觉一点都不像——更像是被从某些东西中解脱了出来,而不是被它施加什么。

Pietro:我……我明白了。所以,你真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停顿。)

女孩:不知道。

Pietro:操……

(停顿。女孩从她口袋中掏出一小瓶啤酒,猛灌了一口。)

女孩:(叹气)所以,你是要赶往某个地方还是四处游荡着自怨自艾?

Pietro:我要去579那。

女孩:(笑)如果你是在自杀,那有着更简单的方法来选,信我!

Pietro: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女孩:毫无头绪——这就很令人担忧了,毕竟我可是个大人物。

(停顿。)

Pietro:没关系。我必须得去那里。

女孩:为什么?

Pietro:我就是要去。你要去哪里?

女孩:1437。想看看我能不能尿到另一个宇宙去。然后就把这护身符扔进去,看看我会在哪醒来。

Pietro:(轻笑)听起来不错。祝你好运。

女孩:(站起身)我还得祝你好运呢,但是我们俩都知道你是去不到那里的。天快亮了——我要出发了。

Pietro:好吧。

(女孩站起身并向前门走去。她在商店的入口处停留了一段时间。)

女孩:我希望你至少能找到你所寻找的东西。

(她离开了。)

Pietro:我也是。

<结束记录>


[文件已删除]


日记条目0001-13

你好,日记。好久不见了。

现在,我正在看着Site-62C,SCP-579应该就在这里。这里没有守卫,据我所见,而且所有的安保措施都失效了。看起来这个地方已经废弃了一段时间了。我印象里这个地方是极其重要的,但看起来基金会不会再认同我这个观点了。

我手上提着公文包。几乎无法呼吸。我感觉一切都快要终结了,不管是以什么方式终结的。

我要进去了。

日记条目0001-14

又见面了,日记。我知道我上一个条目结束得很突然,而这是上一篇的三十秒后,但是我有了个重大更新。

我一靠近Site-62C,我就感觉像是有人拿枪顶着我的后脑勺一样。就像是我站在屋顶的边缘,而有个人的手就放在我背后准备推我一把一样。或战或逃之类的鬼玩意活跃到了极点。

我不知道SCP-579是什么。但是我知道它在看着我。


记录文件0001-4

背景:我操我操我操

<开始记录>

(视角位于Site-62C的走廊内部。墙上可见有严重损坏,似乎是使用大型刀具造成的。头顶上的灯光闪烁着。)

Pietro:操。操。

(灯光再次闪烁。当其再次亮起时,可见一带有臂刃的士兵雕像立在灯的下方。眼珠所在的地方空空如也,而其面部保持着咆哮的表情。)

<结束记录>

结束语:我错了。他们在这。


日记条目0001-15

对了。即使它们注意不到我,他们还是能断定我在这里。砍翻着视野中的一切。

砍到了我的一条腿。痛得要死,但是还得一直移动。需要抢先抵达那里。需要一直盯着他们。

日记条目0001-16

做到了做到了(做到了(做到了))我做到了,做到了!做到了我做到了。!!

日记条目0001-17

那不公平。

但是我做到了。那不公平。他们被困在门后面了——我能听见他们在砍门,不过门被加固了,能够撑上一会。至少能有几分钟吧。

我在一个观察室中,这里装满了监控SCP-579的仪器。真正的收容室就在我的下方。如果稍微眯眼的话,我可以勉强看到它。哪里有个洞。地板上有个直通那底下的洞。

我知道579在哪。即使这些仪器没在这里,我也能感觉到它。你感觉不到它就无法靠近它,可能是这样的。有那么一瞬间,我认为只要把公文包扔进洞里就完事了,但是未免也太简单了,不是吗?走过了大半个地球,我想我还是没有资格做这么简单的事。

从这个洞的角度以及579的位置来看,公文包甚至都无法接近它。唯一能与其接触的办法是我跳下去,然后在下落的时候把它扔出去。但是那高度……扔公文包将会是我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当然了。当他妈的然了。

我花了我一辈子的时间才意识到,我并不是一个当侦探的料。我只是个杀人凶手。我只是为了别人的故事而死的。而全人类都得跟我一块。我知道作案者、作案手法……但是那都很显而易见了。每个人都知道那些东西,那些都是要交给我的。我不知道为什么。直到最后,我连一件事都没能搞清楚。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为什么基金会要杀了所有人?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为什么Ganzir会陷落?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为什么我要带着这个公文包满世界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

为什么我要在这里?为什么我要做这种事?为什么我……为什么我要去死?是有什么理由吗?

如果有谁在读这个的话,求你,求你,把它搞清楚。给我解释一下。有谁……谁都行。我不明白。我不明白……

他们就要进来了。迈出第一步。

lookcloser.png

SCP-579

日记条目0001-18

喔……所以原来如此。

生命信号丢失

你说了入侵,对吧?可能不会再有多少次发生了。

对。

别这么说。那对你来说肯定更糟。每个人发现自己不喜欢的东西之后都会这么说。

我的天啊。

这可不是几个小时就能搞定的事情啊,哥们。你能安静几分钟吗?我当然不能了。不能,还不能。被入侵的感觉。

为什么不呢?

别那么说!
别再提这个了。

我们应该顺其自然的。

我一直在想,就是,结束掉这一切还比较好一点。不是因为我们发现了什么。他们要花上多长时间?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所成为的一切。你知道他们会说什么的。

是我。
都结束了。
还需要点时间。

你有洁癖,对吧?

你收到回复了吗?我们不应该看的。你也是。我估计没人会再谈论别的事情了。

我真觉得恶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