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04
warning.png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004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thaumiel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header.png

SCP-5004-B。


指派站点 站点主任 研究领队 指派特遣队
USMILA Site-19 Tilda Moose Everett Mann,M.D. MTF A-14“洗碗工”

特殊收容措施:SCP-5004-A目前依照115-ASHE协议由SCP-5004-B收容。依照目前对SCP-5004-A状态的了解,该异常将于2021年1月20日在北美东部时区12:00PM完全消散。考虑到SCP-5004-B对SCP-5004-A的作用,不需要其余的收容措施。

对SCP-5004-B所造成的全球地缘政治影响——无论是异常的还是平凡的——的收容与削弱由国际事务与记录及信息安全管理部(RAISA),信息控制与封锁部,应用影响部,数据分析部,战略分析部,北美站点主任议会,欧洲站点主任议会,东亚站点主任议会,南美主任议会,西部地区指挥部,分级委员会,收容委员会,伦理委员会及监督者指挥部共同管理。

对进行中的SCP-5004-B信息控制行动的直接评估与分析由有关罗伯特·米勒所作调查特别委员会专属管辖。该委员会已取代Ledermann委员会以及随后制定115-ASHE协议的旋风计划。目前该委员会的在职领导层如下:

职位 姓名 头衔
委员会主管 Dir. Sophia Light 主任,西部地区指挥部
助理主管 Dr. Mark Kiryu 高级研究员
心理学顾问 Dr. Simon Glass 主管,基金会心理学
研究顾问 Dr. Charles Gears 主管,基金会数据分析
奇术学顾问 Dr. Katherine Sinclair 主任,奇术学与神秘学,Site-87
收容顾问 Dr. Hollister Cox 助理主任,Site-81
一般顾问 Dir. Jack Bright 主管,基金会人事
战术顾问 特工Sasha Merlo与特工Daniel Navarro
GOI联络员 Dr. Justine Everwood GOI专员
FBI特别联络员 特工Carmen Maldonado 特异事故处

更多关于115-ASHE协议的状况以及SCP-5004-B信息控制行动的细节将在本文档的其余部分提供。

描述:SCP-5004为一系列影响美国政府行政机构的异常现象的组合编号。

SCP-5004-A为一巨型奇术实体,由联邦调查局所属特异事故处编号为“SUSPIRA-PRIME”,自称“老戈尔曼”,系由美国最高法院法官及知名术士查尔斯·埃文斯·休斯于1916年的美国选举期间以仪式召唤至物质位面。该次召唤原本的目的为协助休斯法官在他的竞选中击败就任总统伍德罗·威尔逊,但召唤并没有奏效,因为SCP-5004-A的初始力量过于弱小,无法实施任何能够帮助共和党参选人的行动。在最终落败于威尔逊后,休斯——可能无意也可能是出于恶意地1——修改了他的仪式条件,改变了SCP-5004-A设立的目的,使得该实体陷入了100年的沉睡,直至苏醒。

SCP-5004-B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约翰·特朗普。SCP-5004-B为一强力现实槽,可通过影响周遭的超自然实体及物件与时空结构交互的方式将其异常效应无效化。此能力天生附属于SCP-5004-B作为一个整体的存在,SCP-5004-B的独立部分以及脱离于SCP-5004-B的部件并不具备相同的无效化性质。

hughes.jpg

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查尔斯·埃文斯·休斯。

附录5004.1:发现与背景

SCP-5004-B的发现及其在收容SCP-5004-A上的应用为Ledermann委员会的调查结果,而委员会自身则出自Site-87的一支奇术调查特遣队。该特遣队由Dr. Katherine Sinclair领导,受命研究已确定的20世纪早期超自然文本以获取尚未知晓的潜在异常实体的有关信息。该行动从属于一起更大的基金会全会行动,目的是让基金会在异常实体及物件的发现与收容中处于更主导的位置。

由Dr. Sinclair所撰写的报告《对潜在影响美国联邦政府的宇宙级实体的研究调查》确认了十三个此类实体与物件。其中的一部分无法处理,三个已被彻底消灭。唯一一个确认存在且活动的实体名为“老戈尔曼”,当时正单独寄居于美国国会大厦西阶梯之下,处于一个维度经偏移了的茧之中。


摘录自《对潜在影响美国联邦政府的宇宙级实体的研究调查》


在第二册由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查尔斯·埃文斯·休斯在1916年撰写的系列日记中,法官描述了他与同社术士埃姆斯·哈蒙德的一次会面,此人为纽约的一名副财政顾问及超自然学社2成员。在1915年末的会面中,两人讨论了正在变动的政治氛围以及希望美国能够远离欧洲战争的愿望。哈蒙德的商业投资强烈偏好于奥匈帝国地区现状的存续,他建议休斯——如果确实被选的话——接受共和党的提名,而通过使用魔法与奇术影响,他的选举将获胜。

holmes.jpg

最高法院法官及知名术士小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

休斯似乎在会面前便已在考虑接受提名,他们两人随后很快与最高法院法官及超自然学社成员小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会面。霍姆斯提议召唤一个使魔以提升休斯的可见魅力,但哈蒙德坚决表示需要一些更为夸张的行动。休斯写道,他与霍姆斯查阅了大量有关神秘学及魔法的书籍,最终决定选取一位来自第11渎神位面(《地狱仪式及咒语》,12卷,27节)的魔鬼来干预威尔逊总统的连任竞选。

日记随后的部分记录了休斯,霍姆斯与哈蒙德在1916年夏季初进行的召唤仪式的准备步骤。据休斯所述,仪式在霍姆斯位于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庄园内进行。在第四卷日记中,休斯列出了召唤所需的物品如下:




  • 三片偶蹄
  • 咒语文本的燃烧灰烬
  • 一整个洋葱,切丁
  • 六只青蛙的眼睛
  • 迷途羔羊的心脏,四等分
  • 少女的眼泪
  • 七颗牙齿
  • 六片银片
  • 六片金片
  • 一块珍贵的宝石3

在召唤实体的短暂过后,休斯在他的日记里如此描述:

gorman.jpg

SCP-5004-A的艺术描绘。

……那个野兽长得像个人,但形态身材都很怪异。他身高不及人的膝盖,满脸(挂着野兽般肮脏的胡子)的极度不悦。它的皮肤是斑驳的灰红色,呆滞的红眼睛深深嵌进它的头骨里。它现身于一片硫烟雾中,骑在一匹瘦小且尖叫着的马上抽着烟,大声咒骂着,开始攻击我与我的同胞,他们不得不用扫帚将它赶到一边角落。

扫帚战结束后,它自称为戈尔曼。或许是意识到了我眼中对它那瘦小身躯的失望,它试图证明它具有超凡的能力,从嘴里放出一股可怕的恶臭,宛如暴晒过后的粪便和胆汁。我和奥利弗再次用扫帚打它,直到它停下来。


休斯很快意识到他的失误:这个实体连直立一段时间都很勉强,也远没有足够的力量去做出任何对付总统或其竞选的暴力行为。沮丧之下,休斯声称他将戈尔曼锁在了一个木头盒子里,一直随身携带,而那魔鬼会喊出污言秽语并向法官施放微弱的恶臭火焰。

老戈尔曼就此消失于休斯的文字之中,直至选举过后,他惨败于就任总统威尔逊。在一篇日记的最后一个小段落,他写道:

那野兽完全不值得。他现在都还在侮辱我,他的话语下流无比。他没日没夜地谈论厕所和里面的内容物,他还扯我的腿毛来惹怒我。不过我会笑到最后的。他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但凭我给的仪式代价,他要被我奴役一百年。我会将它埋在国会大厦的阶梯之下,他将被迫在一整个世纪的每一天里听着那繁忙道路上的每一下的脚步声。现在是谁在欢笑啊,小妖?当然是在下。

让这个野兽永远后悔,那天他遇见了查尔斯·埃文斯·休斯,魔法大师及幽灵术士吧!

得知Dr. Sinclair的报告后,基金会GOI专员Dr. Justine Everwood联络并与超自然学社的现存成员谈话。值得注意的是,学社成员的数目在20世纪初期就开始显著下降,此次调查仅能联络到其中三位。他们包括美国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约翰·罗伯茨,陪审法官史蒂芬·布雷耶以及陪审法官及大魔法师鲁斯·巴德·金斯伯格。

对方小组允许Dr. Everwood在他们的会面时携带录音机,不过法官们的声音均被以显然是异常的方式修改。

Everwood:所以你们是知道国会大厦阶梯下面的那个生物的?

罗伯茨:老戈尔曼?对啊,很不幸。一个特别讨人厌的生物,属于古代使诡计的那类恶魔。从各种方面来说,这个学社能够这样留存下来,也只是为了在戈尔曼从他那可怕的睡眠中醒过来的时候能够应付它。

Everwood:您说这是你们小组继续存在的唯一原因,这是什么意思?

布雷耶:对我们的体制来说,这是个动荡的世纪。事态一开始很强势,但后来四十年代搞了几场暗杀,然后又是六十和七十年代的巫师大战。那个时候我们就决定,不能再把巫师送上国家的最高法院了。

罗伯茨:通过几次精妙的操控和得当地增加几场暗杀行动,我们做到将我们的数目减少到就我们三个了,这样之后才因为——

RBG.png

采访期间的鲁斯·巴德·金斯伯格,头戴一顶显然是异常的“巫师帽”。

金斯伯格:安静!停顿)安静,乔纳森。

罗伯茨:这不是我的名字,你明知道的。

金斯伯格:我说安静!他们没告诉你,之所以只剩下我们三个,是因为他们还没能找到办法将我杀了!我乃地球上有史以来最强大最可怕的巫师!

Everwood:有意思。继续说。

布雷耶:她太夸张了。我们不是要杀她,我们是在说服她不要再在大庭广众之下放可怕的魔法。

金斯伯格:你们的要求是在囚禁我那卓越的天赋!我可不能被凡人的欲念限制,我要自由飞翔,像一只超凡的秃鹫或者别的什么有翅膀的野兽!

罗伯茨:我们的想法和你一样的,Dr. Everwood。我们都不同意让公众得知“魔法是真的”。我们是在维持现状,这不是为了什么好处。金斯伯格法官有别的——

金斯伯格:我是只他妈的信天翁,乔纳森!我才不会被你那没脑子的念想所束缚!

罗伯茨:……她在我们的才能应该怎么施展方面有别的想法。

布雷耶:正如约翰所说,之所以只有我们三个人留下来,是因为无论是约翰还是我自己都没有足够的魔法才能,能够在预言的戈尔曼现身之日里对付它。只有鲁斯可以做到,而且也只是可能可以而已。

Everwood:为什么只是可能可以?

金斯伯格:因为查尔斯·休斯是个傻子!他以为把老戈尔曼的本体埋在国会大厦的楼梯下面是在惩罚它,但他压根就连基本的阅读都没有做。老戈尔曼是恶魔,不是魔鬼。他甚至都没花时间去问一下!如果他有的话,戈尔曼有义务告诉他,他只是在经过第11渎神位面而已,并不是住在那。

Everwood:这有什么区别呢?

金斯伯格:想一想吧,傻孩子。戈尔曼是个恶魔,恶魔以混乱和无序为食。老天爷,你觉得全世界里哪个地方会比美国国会大厦更混乱无序呢?

(沉默。)

Everwood:有道理。

金斯伯格:安静。然后这么多年以来,戈尔曼就蹲在下面,越来越大,越来越强壮,越来越惹人烦!我有几次在梦里面和他对话,没错。他特别嘴臭,而且对查尔斯·休斯多年前要他做的跑腿非常不爽。别会错意,白袍子,戈尔曼要来了,在那天他会从地表升起,凭他那可怕的盛怒,整个国家,不,整个世界会一去不返。但是!在这个黑暗的时刻,只有我能够站出来对抗他,我乃布鲁克林的大巫师,华盛顿的魔法师,法律界的大术士!

Everwood:我明白了。所以这并不是个我们需要担心的问题?

罗伯茨:不,不,这一个问题。鲁斯应付戈尔曼这个问题的办法会是一次“力量与雷霆”的公众展示,而且也只是有可能足够击败恶魔而已。我知道这可能不容易看出来,但她已经在这里操劳几年了,而戈尔曼只会随着时间流逝愈发危险。她可能会摔断髋骨的。

Everwood:所以是有多危险?

罗伯茨:我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戈尔曼摄取混沌。恨意,怒意,敌意,就这些。那不是个能住人的好地方,但对戈尔曼这种生物来说,这可就是他妈的可以一口闷的自助哺乳了。一旦他吃饱喝足,蛰伏100年后,他有能力将整个哥伦比亚特区拖进海里的。你现在还不能看到他,我们也只能勉强透过休斯在1916年盖在他身上的包裹来感知到他,但他已经变得很大了。

布雷耶:我希望你们能够设计出一个方案。要应付像老戈尔曼这样的大恶魔,我们实在不是对手。

金斯伯格:如果你们没办法的话,你们就别无选择,只能够释放了,我乃恐怖与威严的存在!整个世界将跪倒在魔法女王的威能和魔力面前!(金斯伯格大笑,火花从她的指尖绽出

Everwood:收到。

附录5004.2:Ledermann委员会

在确认编号为SCP-5004-A的实体的存在后,基金会西部地区指挥部召开会议以讨论接下来的行动。西部地区指挥部主任Sophia Light任命了七人组成委员会,由收容委员会主任Hans Ledermann领导,评估状况并设计可行的持续收容措施。

2013年十月,Ledermann委员会发布了报告《对奇术型超实体“老戈尔曼”4的评估与可能的发展方向》,其中详细叙述新发现的有关SCP-5004-A的信息,以及超自然学社提供的额外资讯。

委员会的发现显示SCP-5004-A源自一超位面5,18世纪的西班牙术士玛尔·玛洛玛在《关于混沌与神秘》中将其称为“Suspira”。Suspira被描述为一混沌与粗俗的维度,但主要为小型恶魔及魔鬼的居所。

经由查尔斯·休斯所施放的奇术,SCP-5004-A被传送至基准宇宙,而他随后亦使用了类似的方式将SCP-5004-A困于一高维度茧中,该茧肉眼不可视,但受训的术士可依稀辨识。在这个状态下,SCP-5004-A以哥伦比亚特区的混乱为食,体积及推测的力量均在增长。休斯所作的包裹与魔法维持了SCP-5004-A的收容,而基金会奇术师相信,一旦从其原限制中脱离,SCP-5004-A将因为过于强大而需要显著的消耗其性命,方可维持形态。

Ledermann委员会决定,对SCP-5004-A进行收容的最佳方式并非使用奇术,而是使用异常。如报告中所述:

一个位于首都某处的,足够有效的现实槽的存在,能够扰乱老戈尔曼目前所处于的类妊娠状态。一旦老戈尔曼与维持它的源头断开,需要在基准宇宙中存在的压力很有可能会令它快速地将积聚的能量燃烧殆尽。

然而,基于对查尔斯·休斯所作的将老戈尔曼束缚的仪式及咒语的研究,单纯地将一个现实槽放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是不足以扰乱这个恶魔的。我们自己的奇术师已确认到,在美国政府的意识形态超结构中是能够感受到老戈尔曼的存在的。因此,现实槽必须被植入至美国政府的集体意识中。本委员会建议令适合的现实槽当选为美国总统。

不幸的是,当前并不存在建造足够强力的现实槽的技术。

Ledermann委员会联同超形而上学部编写了一系列收容SCP-5004-A的可选措施,包括可实现此目的的可取的现实槽。该报告被发送至SCP西部地区指挥部,进行审核与决定合适的操作方案。

附录5004.3: SCPF西部地区指挥部会议文字记录

内部音频记录文字抄本

参与者:

  • Dr. Sophia Light - 主任,基金会西部地区指挥部
  • Dr. Jack Bright - 主任,人事部
  • Dr. Hollister Cox - 助理主任,Site-81
  • Dr. Kain Pathos Crow - 主任,特别计划部
  • Dr. Justine Everwood - GOI联络员
  • Dr. Katherine Sinclair - 主任,奇术学与神秘学研究部,Site-87

Dr. Light:好吧。让我们开始吧。Dr. Everwood,麻烦你了。

Dr. Everwood:谢谢你,主任。我相信你们都读过报告了。他们很感谢我们在这的工作,显然他们已经知道这件要发生的事很长一段时间了,但一直坐视不管。长话短说,只要有需要的话,UIU那边愿意派出他们的一名成员加入小组,如果有需要的话是这样,但我们不能够篡改即将到来的选举。

Dr. Light:他们这么说的?

Dr. Everwood:是这样。

Dr. Light:这就很不幸了。

Dr. Bright:不幸?你的意思是可以理解的,对吧?

Dr. Light:Jack,现在不要。

Dr. Bright:噢不,别跟我说什么“现在不要”,Sophia。我都可以从空气里闻到你这次打算做什么菜,我可不想要扯上任何关系。那是我人生中最操蛋的四年,这次我可以很自豪的表示,我没什么可以帮到你的了。莫得的。祝你好运。

Dr. Light叹气。

Dr. Light:嗯,好吧。是的。成。Dr. Sinclair,欢迎来到地区指挥部。

Dr. Sinclair:谢谢你邀请我,主任。

Dr. Light:你有什么资料?

Dr. Sinclair:这个实体是我们所说的II级恶魔实体。那些是最低级的小妖魔鬼怪,就比别的什么一朵憎恨的云啊或者超生气的灌木丛啊之类的强一点。问题的根源在于,这么多年来休斯施加在这个实体身上的魔法实际上是在给这个恶魔灌输力量。它已经吞食成长到一个颇为夸张的体积了。我们之前就看过类似的情况了,通常这些实体在它们能够做出什么真正的伤害之前就把自己烧没了,但老戈尔曼既怒火中烧,又正正坐在美国政府所在位置的中央。要燃烧那么多的能量,他应该还是坚持不了长的时间的,但这就带来了两个问题。

Dr. Light:它们是?

Dr. Sinclair:第一个是这个“不太长”可能是一星期,也可能是再一个一百年。他从茧里面出来之前是不可能知道要多久的。第二个是如果他烧得太快的话,在他的关键时刻爆发出来的有害能量可能真的会把整个城市都抬起来。我想吧,其实也有第三个选项,那就是他找到了一个办法去控制他体内所有的仇恨,就这么变成一个暴怒的,残暴的,杀不死的超级实体。

Dr. Light:听着都不大妙。Kain?你有想法吗?

Dr. Pathos Crow:啊,是的,好。我的部门做了些研究,然后……呃……好吧……

Dr. Bright:得了,Crow。有话直说。

Dr. Pathos Crow:好吧,你们要的这些,办不到啊!我们可以给你建一个现实,没什么所谓,如果你们打算在国会大厦底下放个核反应堆的话。但一个现实?那些得是天然形成的。就没有……整个世界就没有足够的能量能够做到你想做到的效果,Sophia。

Dr. Bright:有什么区别吗?我以为之前说的槽就是锚来着。

Dr. Pathos Crow:不是的。现实锚是一个人造的结构,用来稳定区域内的异常活动。它不会影响到异常本身,只是暂时屏蔽了它,直到锚被取走或者断电。现实是一种自然现象,就像是超自然的黑洞一样。我们不知道它具体是怎么运作的,但我们相信这是一种应对未知事物扩散的自然平衡系统。有了槽的存在,异常就不是单纯地被屏蔽了,它们会逐渐与将它们自身与我们宇宙相连的那股基本力量断开,直到它们就这么消失了。

Dr. Bright:……好吧?听起来不坏啊。让我们弄上这么一个,搞点关系,看看会发生什么呗。

Dr. Pathos Crow: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实槽的生理经常会处于极大的压力之下,他们在成为现实槽后通常都撑不了多久,被癌症压垮或者精神失调。(摇手)而且还不止这样啊Jack,一个符合报告里面要求的级别的现实槽会……我的意思是,整个世界里连一打都没有啊!谁知道这里面有多少个是有基本思考能力的?

Dr. Light:Dr. Sinclair,你有什么建议吗?

Dr. Sinclair:我们的部门记录了三名可能的候选人。第一名,很不幸的,非常年轻:是一个在奥马哈的还没开始发育的小男孩,一个足够强力的现实槽,但,显然的,并不能够成为美国的总统。第二个是,呃……

Dr. Light:是?

Dr. Sinclair:第二个是Alto Clef。

Dr. Light:不要。谁是第三个?

Dr. Sinclair:好吧……第三个绝对是……绝对是个选项。纽约的商人,社交媒体影响力大,过往也有对政治表示兴趣。这个人作为现实槽并没有另外两位那么强,但看上去确实是符合了我们所有的要求。

(沉默。)

Dr. Light:好了?听起来完美啊,不是吗?有什么问题吗?那是谁?

Dr. Sinclair:那是……呃……那个……

Dr. Bright:从Dr. Sinclair的肩膀上望过去)我的妈呀……我的妈呀是他妈的唐纳德·特朗普。Dr. Bright开始疯狂大笑

Dr. Light:你认真的?

Dr. Sinclair:是的,主任。我认真的。

Dr. Bright:我他妈的要笑死在这了。操他妈了啊,这是我一辈子最他妈棒的一天了。太操蛋了啊。太他妈操蛋了啊。

Dr. Light:Jack——

Dr. Bright:不,你活该啊,Sophia。你活该。我跟你讲,这就是西部地区指挥部作孽的报应!我就知道会这样的。每天晚上我都跪在我的床前,向可爱的耶稣小宝宝祈祷,祈求他将你给予我的那操蛋的四年不幸全数奉还给你们所有人啊,Sophia。你猜怎么着?耶稣小宝宝没出现,这个戈尔曼老家伙他妈的听到我的祈祷了。他妈的唐纳德·特朗普啊。太他妈搞了。你们全操蛋了啊。你操蛋了啊。操——蛋——了——啊。操蛋操蛋操蛋。谢谢你,新的恶魔耶稣。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戈尔曼保佑美国,戈尔曼保佑SCP基金会。哈利路亚,我要回家了。唐纳德·特朗普。操我的红亮亮屁眼吧。

沉默。

Dr. Light:你还好吗?

Dr. Bright:是啊。是啊,Soph,我很好。谢谢你。

Dr. Light:好吧。(叹气)所以这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了?

Dr. Sinclair:我们的奇术师将我们的发现交给超自然学会的成员了。他们要确保它们是正确,以防万一……事与愿违啊。

Dr. Light:而我们可以保证这会有应有的效果吗?这能收容住实体吗?

Dr. Sinclair:这,呃,是的。它可以的。一旦戈尔曼离开了他的茧,他就需要施放能量来维持在这个位面的物理形态,但如果他的能量在流失到椭圆办公室里面的那个槽的话,他就不能这么做了。他会,呃,以一种特别的方式被束缚住,被总统所束缚住,具体点说的话。

Dr. Light:我明白了。

沉默。

Dr. Light:好了?还有人有东西要说吗?

Dr. Pathos Crow:我不看新闻,唐纳德·特朗普是谁?

沉默。

Dr. Everwood:你不看新闻?

Dr. Pathos Crow:我是只狗啊。

附录5004.4:各类选举前旋风计划文档

SCP基金会内部备忘录
西部地区指挥部

寄:Sophia Light,主任

收:旋风计划邮件列表

主题:欢迎来到旋风计划

如果你收到了这段信息,说明你已被选为旋风计划的一员。此计划目前为4级机密,你的人事资格也已更新以符合此变化。这个计划的加入是强制性的。

在2012年末,我们的神秘学研究团队检测到了一个大型异常实体的存在,该实体位于美国国会大厦的阶梯之下,正在时空中缓慢地移动。研究显示该实体为老戈尔曼,系一低级恶魔,由美国最高法院法官查尔斯·休斯在20世纪初召唤而来。由于施加在这个恶魔上的魔法,它正愈发巨大,难以控制,我们预计该实体将于2017年一月从它的茧中现身。

为了减轻该实体对大众的影响,我们的神秘学研究团队要求我们将一名足够强力的现实槽推举为美国总统。这将显著削弱该实体,甚至可能完全阻止它的现身。唯一一名符合我们用于收容老戈尔曼所需的所有必要条件的足够强力的现实槽人选是唐纳德·J·特朗普,他是一名美国商人。

直接干预选举于我们而言具有潜在风险,所以我们得聪明一点。我们的队伍将与各国际情报机构,智囊团及游说团体接触,以提高参选人的支持度。特别考虑到这名参选人的特殊性,我们也很有可能需要在散布虚假信息方面做工作。

我们很清楚,你们之中的许多人会非常的震惊,吓得魂不附体。相信我,我也很抱歉。不幸的是,我们的职责往往需要我们去做一些让我们不舒服的事。这次也不例外。因此,我在此要求你们全体将你们的不愉快收起来。我们只是需要执行ASHE协议,无效化异常实体的影响,就这么多。我期望你们所有人能够以你们应有的专业水准去履行你们的职责。

或许也不会那么糟糕的。

谢谢,

Sophia Light
主任,西部地区指挥部


回复附件
寄件人 主题 正文
Navarro,Dan…… 回复:欢迎来到旋风计…… 不好意思,啥?
Kirku,Dr. M…… 礼貌的回绝 谢谢你的邮件,主任,我知道你说这个是强制性的,但是我想……
Bright,Dr. Ja……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Werner,研究员Li…… 回复:欢迎来到旋风计…… 感谢你的考虑周详,但我不明白我们为什么要觉得这件事很糟糕呢?作为一名中立派,我觉得……
Moose,主任Til…… Jack在跟我扯淡,…… Jack在跟我扯淡,对吧?我要你告诉我我这他妈的是……
+ 31条剩余信息

2015年六月16日,正当基金会的人员在准备联络潜在的特朗普竞选委员会并提供资源时,唐纳德·特朗普宣布了他将参选美国总统。旋风计划随即派遣行动人员前往各州立法机构及国际情报机构。另外,基金会已决定,如果2016年初时参选人的民调不利,基金会AIC机关将联合信息控制与封锁部及应用影响部,强行协助参选人竞选。

通话文字记录
Sophia Light的电话


Sophia Light:这里是Sophia.

Sasha Merlo:主任,我是Sasha。

Light:哦,好。等等。(沙沙作响)在看笔记。你们怎么样?

Merlo:那个大使呀,对吧?基斯里亚克。我们安排了和他的会面,Dan和我做的,就在那晚的晚餐之后,然后——

Daniel Navarro:在背景声里)你能不能直接跟她说,我们不能浪费时间啊。

Merlo:行,好,抱歉。有人先找上他了。

Light:什么?

Merlo:对!我们就这个意思!已经有人在那了,一个美国将军,在那喝着鸡尾酒,然后整场——

Navarro:拿过电话)那是迈克尔·弗林,主任。迈克尔·弗林在那。

Light:他在那做什么啊?

Navarro:我想他赶在我们前面了?我的意思是,我跟你讲啊主任,这特别的诡异。他们在聊所有我们准备要去聊的东西,制裁啊还有其他的,全部。

Light:他有认出你们来吗?

Navarro:呃,没有,我觉得他甚至都意识不到我们在那。他挺……喝得挺醉的,而且……

Merlo:在背景声里)他裸着!那个家伙裸着,就这么晾在那!整根鸡巴露着,浑身赤裸!那里有女人的!不过她们没裸,就将军裸!妈的超诡异!

Navarro:他不大好。

Light: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个。所以你们找到机会和大使说话了吗?

Navarro:我说的话,大概吧?他大概知道我们在那,但每次我们想要提起选举的时候,他就笑了笑,然后指向弗林,然后就都笑了起来。然后继续喝更多。真的超他妈的诡异。我都插不上几句话。

Light:好吧,所以……我们还好?

Navarro:我觉得……是吧?

Merlo:在背景声里)他的整条鸡巴!就这么挂在那让全世界看!妈的就像是现场版疯狂麦克斯!


SCP基金会内部交流系统


donald.jpg

在2016年竞选期间的SCP-5004-B。

收:Light, Sophia [WRC]
寄: Banner, Garrett [IC&S]
主题:旋风计划更新 10.6.16

嗨头头,希望你一切安好。

只是想在我们继续之前再和你确认一下而已。事态已经这样发展一段时间了,虽然我们准备了东西去减轻这次《走进好莱坞》事件的影响,但是我不确定你想不想要这样。我知道这听起来像是疯话,相信我,这样说起来我自己都觉得我是个疯子,但是我们让应用影响部看了一下,民调显示这事实上在提高我们的机会。我知道我们只是在怀疑而已,但是我们真的开始觉得,肯定是有别的什么东西在参与啊。你确定我们真的没有看见有别的异常在影响参选人吗?这种级别的事情可以干掉任何一个合情合理的参选者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没有。

如果你要的话,我们还是可以将掩盖故事放出去的,但我建议你不要这么做。如果我们任由它发展,就像我们在其他事情上那样,我们会有更大的机会让事情如我们所愿的。

你决定吧。告诉我你想要怎么继续。

Banner


SCP基金会内部交流系统


收: Light, Sophia [WRC]
寄: Banner, Garrett [IC&S]
主题:旋风计划更新 10.17.16

好决定吧,我想。你觉不觉得这个很诡异?


SCP基金会内部交流系统


收: Light, Sophia [WRC]
寄: Pathos Crow, Kain
主题:问个问题

嗨sophia抱歉我问个问题很快。jack在这里聊旋风的事,他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是黄金淋浴golden shower在那笑我?你能解答我不?他说这会对我的研究有帮助的但是他不肯告诉我。

谢谢

kain


语音留言文字记录
Sophia Light的手机
来电:特工Sasha Merlo


嗨Dr. Light,有个问题。我被看见了。那个骇客啊,早在我们过去之前就把事情给做了。这样的事是不是发生很多次了?感觉好像无论我去哪,都有人先到了一样。

总而言之,是那个罗杰·斯通搞的鬼。他从另一件无关的事知道了至少一个我的同事。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认出我来,但是他肯定看到我了。

我希望我的伪装不会因为这么愚蠢的事情而暴露了。我都没来得及去做什么。对不起,我吓坏了。我会试着在23号之前撤离的。在这边花太长时间了。

对不起。

附录5004.5: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

2016年十一月8日,SCP-5004-B击败了它的对手,民主党的希拉里·克林顿,在美国选举人团中意外地惨胜。以下为一系列其他人与旋风计划主任Sophia Light的交流,发生于当晚结果公布的短暂过后。

语音留言文字记录
Sophia Light的手机
来电:Dr. Katherine Sinclair


恭喜吧,我想。我收到罗伯茨法官的电话了,他们正在准备必要的仪式。我们现在已经在最后阶段了。方便了就打给我。

通话结束


语音留言文字记录
Sophia Light的手机
来电:Alto Clef


做得好。还好不是我。我之前没有说,不过我得在意大利放个长假期。有点东西要读。

通话结束


语音留言文字记录
Sophia Light的手机
来电:Dr. Jack Bright


三十二秒的沉默。

操了。

十六秒的沉默。

通话结束


语音留言文字记录
Sophia Light的手机
来电:研究员Liam Werner


恭喜,Light主任!这太棒了,无论是对我们的组织还是对美国整体来说这都是伟大的一步。我很荣幸能够与您一起参与这个任务,不仅仅是作为一名研究员,更是作为一名爱国者!既然我跟你通上电话了,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大家看起来都因为这件事而不高兴吗?作为一名中立派,我是真的觉得我们有必要从两方面去看待……

通话结束


语音留言文字记录
Sophia Light的电话
来电Dr. Charles Gears


Kain跟我说你过得不太好。你不应该伤心的,这是大的成功。基金会的任务是延续和保护,我们不需要去享受它。你做得很好。

不过,当然的,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有空的话给我打个电话。

通话结束


通话文字记录
Sophia Light的手机


Sophia Light:嗨——稍等,抱歉。嗨,这里是Sophia。你好?

Simon Glass:Sophia,这里是Simon。晚上好。

Light:哦,。Simon。天啊,对不起,我完全不记得——

Glass: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你今晚很忙。

Light:嗯,我只是……抱歉。

Glass:没事的。我可过会儿再打,如果你要的话。

Light:不,不用,现在可以。让我先——(沙沙作响

Glass:你自己一个人吗?

Light:是啊,当然。我已经在指挥部中心待一整天了妈的。我得走出来一下。我是真的不想再看着CNN,FOX,MSNBC,538什么的了,又累又恶心。

Glass:选举是件大事。

Light:特别是这一次。特别是这一次。

Glass:但现在结束了,是吧?你已经完成了你负责的了吧?

沉默。

Glass:Sophia?

Light:是,抱歉。是啊,这是我们想要的结果。这解决了我们的很多问题,绝对的。

Glass:所以……你在烦恼什么?

Light:什么意思?

Glass:我是说,我们已经很久没说过话了。有东西在令你很烦躁。

Light:我……Simon,我没有——

Glass:大笑)别担心。这就是我的工作啊,我懂的。我很高兴我能帮上忙的。你在烦恼什么?

Light:停顿)你知道在旋风计划里我们派遣了多少特工吗?

Glass:哼嗯。几十个?

Light:一百六十个。西部指挥部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行动。我们动员了所有的信息伪造部门,战术小组,还有RAISA,这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强行让投票的人觉得,这个现代美国政治里最不可能当选的参选人是更好的选择,而我们根本就不用这么做。

Glass:哼嗯?你的意思是?

Light:在计划的每一步里,每当我们想要故意破坏美国政治格局的时候,总会有人已经在那了。有人已经把油门踩下去了。我们本来打算在摇摆州做的底层人民竞选活动?根本就不需要。他们自己就冒出来了。还有那些示威,秘密行动,暗中交易。全部都是这样。

Glass:你在说什么?

Light: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成,Simon。我们开展了最大的一场影响行动,却什么都没有做成。即使我们完全没有参与,今天的结果也依旧会发生。

Glass:噢。(停顿)这样的话……

Light:是啊。

沉默。

Glass:好吧。我想,到头来,该做的还是做了,对吧?我们已经做了需要做的了,现在我们让法官和Sinclair他们接手就可以了。

Light:是啊。至少是做完了。

Glass:听着,我有一瓶很赞的Marchesi di Barolo Arneis,我留着它来庆祝胜利之类的,不过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把它给你。感觉比起我,你需要它多一点。

Light:呃。(叹气)好吧。这听起来是挺棒的。你过来的时候带着吧。

Glass:你确定?

Light:嗯。Jack现在在我的客厅过夜来着,他现在迷迷糊糊的,在往电视机扔冻薯条,大喊着说他很高兴现在有了对比,布什看起来就好多了。我会需要点放松的。

Glass:大笑)知道了。我马上过来。

附录5004.6:SCP-5004-A的收容

RBG2.png

鲁斯·巴德·金斯伯格在SCP-5004-B就任仪式上吟唱强大的魔法。

2017年1月20日,SCP-5004-B就任第45届美国总统。基金会的奇术师(以及三名超自然学社的剩余成员)秘密参与6了就任仪式,在期间确认到SCP-5004-A确实开始现身于基准宇宙。然而,一如预料,该实体立刻被SCP-5004-B影响,SCP-5004-A的体积显著缩小,这可能是用以对抗SCP-5004-B的一种防御措施。该实体现在仅可在红外线下可视,其余状况下均不可视且没有实体,栖息于SCP-5004-B的头部,蜷缩成一个紧致的婴儿姿势,直径大约2m。


通话文字记录
Sophia Light的手机


约翰·罗伯茨:这里是约翰。

Sophia Light:罗伯茨法官,这里是特工Halogen。

罗伯茨:啊,主任。我们已经听说了你了。

Light:确实。我们还好吗?

罗伯茨:日常上的,还是?

Light:关于我们那位朋友的。

罗伯茨:啊,是的。戈尔曼。金斯伯格法官向我们保证了,他已经缩——

鲁斯·巴德·金斯伯格:在背景声里)我本来可以了他的,乔纳森!我这威力无比的鹰爪能够掐碎那个下流的小恶魔脖子!没有恶魔能够抵挡得住我!

罗伯茨:……缩小了,啊,稍等。(离开)鲁斯,拜托,我正在——

金斯伯格:在背景声你)你等着吧,乔纳森!你等着吧。总有一天你会需要我那伟大和可怕的力量的,而你就这么将它挥霍在搞笑把戏上!

罗伯茨:我……对不起。是的,就都还好。我们会继续在华盛顿监控着情况的,有什么更新我们会报告给你,呃,你的特工们的。

Light:好的。谢谢你们的帮助,您和您的同事对我们的行动来说无比重要。

金斯伯格:在背景声里)史蒂芬我向上帝发誓,把我的帽子还给我,不然我就要过来在你身上放真正的魔法我操!

罗伯茨:停顿)嗯。无比重要。谢谢你打过来,主任。

附录5004.7:特别检察官任命

2017年五月,在SCP-5004-B革职FBI局长詹姆斯·科米后,司法部副部长罗德·罗森斯坦授命前FBI局长罗伯特·米勒调查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是否有与俄罗斯政府合作以干预2016年的选举。

短暂过后,Diane French,FBI特异事故处内部的基金会联络员,接到了特工Carmen Maldonado,一名UIU受命联络人的电话,对方传达了未来调查的相关信息。

French:好了,稍等……OK,连上了。告诉我吧。

Maldonado:等等,我得先问点东西。

French:什么?

Maldonado:你们都有干预选举吗?

French:什么?怎么会,呃,是什么让你这么想的?

Maldonado:知道你们一直在处理SUSPIRA-PRIME。别人也在这么干。UIU可以做好保密工作,但现在场面上还有别的东西,Diane。我需要知道你有没有参与其中。

French:我说,也不算是吧……

Maldonado:什么!?什么叫“不算是”?

French:好啦,听着,我不是那个组的,不过是有可能做了一些事情。我不知道它们最后有没有改变了结果,我自己是感觉这些发生了的事都是预料之中。

Maldonado:啊,操。操。操。

French:啥?为什么?出什么事了?你说了UIU可以保守秘密的!

Maldonado:是的,是的,我们可以。但是现在……啊操。

French:现在怎么了?

Maldonado:司法部副部长任命了一名特别检察官。这就很致命了,如果你们有人参与过的话,他们会发现的。

French:哦,耶稣啊,Carman,就这样?为什么你要这样搞到我整个人都——

Maldonado:是米勒,Diane。那个特别检察官是罗伯特·米勒。

French:噢。(停顿)噢操。

附录5004.8:不明特工的内幕消息通话

UIU特工Maldonado提供了一份留于FBI应答机中的语音留言文字记录,留言者在向特别检察官的特工提供有关基金会特工进行了干预的内幕消息。该来电是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废弃商场内用付费电话打出,持续约20秒。来电者听起来甚至并没有把电话放在嘴边,而是在不远的距离外朝电话喊叫。

语音留言文字记录
FBI应答机
来电:不明


最吻暖的猪福给你们的草坪,嘎!系我,联棒调茶局的特汞呀,尼自我就是,怼吧?总而喵喵,系新闻:唐诺迪啦川皮特不仅仅和猎狗围绕的沙皇泡京分离混合物,而且那边的艾斯丝皮鸡精会陶罐操侏儒!

建衣:摇晃穿梭那个银特网,还有伊格速度去她博士罗的斯坦,因为他是乖异不好看的!

但先在!那我要纸行最潜行有的安静存在!那看不见契约有乎捆绑我的james还有松糕我的海雀!毛狮怪殴打我的更加美个旋转楼梯。所以溜走,我,还有像安静的,[无法听清],亲密一点,嘎还有太十笑话还有几个几千千米开外。

沉默

几下拨号盘转动的声音

致敬谢,任民头头!敏令就这样的:一个咿咿呀呀奇怪水果爱人,站着哟缩着,抓住那嘎吱葡萄,还有,嘎?那是精察?……哦,——

通话结束

随后发现,该付费电话被强烈的音波瓦解。

附录5004.9:米勒的调查

mueller.jpg

罗伯特·斯旺·米勒三世。

通话文字记录
Sophia Light的手机


(UIU主任)Cooper Dean:这里是Cooper Dean。

Sophia Light:是Sophia.

Dean:噢操了。

Light:是啊,操了

Dean:好了Sophia,先冷静——

Light:冷静?冷静?你知道现在这摊事我他妈已经陷进去陷到比我奶头还高了吗,Cooper?你记不记得那个时候,我让你坐着,展开一整个列表的我们打算去做的行动,但是因为这个国家的道德体系居然会是这样的,所以不需要去做?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们没有插手任何发生了的事,还给你看了所有的证据?

Dean:好了,是的,Sophia,我真的记得,但是——

Light:那我他妈的要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会接到那么多我那群操蛋的特工打过来的电话,说他们被他妈的联邦局追查。我们在这是要搞大型的,跨国的,隐秘的,维护世界存续的行动啊,Cooper,如果我的人连蹲个粪坑都担惊受怕的话,我他妈的很难过日子啊!

Dean:OK,听着,我们的确警告过你们了,现在是个非常敏感的时期,不适合再去搞选举的事。我记得你已经被专门地告知说不要——

Light:操了你这条他妈的极致蠢鱼怎么还没弄明白啊?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我们想,不,我们需要去影响你们的选举,这样我们才可以处理那个存在的威胁,那是你们的工作,而你们明明知道这个很久了,却拒绝去做任何事情,就这么坐在那,等着一个八旬法官去夷平半个首都!但哪怕都这样了,我们还是不需要去这么做,Cooper,所以我们没有做。我们没有这么做。我告诉过你了,这一路上的每一步,我们屁都没有做。所以为什么我现在会听到说我们收到传票,还被黑色的货车追尾,我要知道你要我怎么做

Dean:你看啊,这不是我的错!司法部副部长的部门本来谁都可以选的!他们才是那个决定要打电话给可能是这一代最强的调查员的人!

Light:Cooper。听着。我需要你非常仔细地听我说。我们知道至少有一个场合,我们的特工有可能被别人认出来了。也有可能在某些情况下,有人在不应该的地方留了个指纹。是会这样的,Cooper。停顿)我要怎么做才能让这个问题消失?如果我没有让它消失,然后他们开始挖出其他东西的话,我们就全他妈完蛋了。

Dean:我想下……你们有那个撒尿录像带吗?

Light:Cooper。

Dean:怎么了嘛!那个绝对有效,而且都没有人找得到来着!你看看,你的人被卷进来了,是因为他们和俄罗斯人在一起过。如果他们能够找到人告密的话,他们是会说出些什么来的。我的话是觉得你需要去做一下那个大脑冲击,还是神智融化,还是开颅……调整……随便你们怎么叫来着,用针管还有药做的那个。

Light:你的主意是给过去这两年来我们的特工接触过的每一个俄罗斯人做记忆删除?那我们得侵占半个莫斯科。

Dean:行了,老实说啊Sophia,我不知道我要和你说什么。现在这件事上所有人的手都被绑着的啊。我的意思是,他也可以同样轻易地开始去挖我们的料,翻出一些我们不想让人看到的东西。你想要我真诚的建议吗?去和那个人好好聊聊吧,那个,操,她叫什么来着……那个金色头发的,眼睛像发疯一样——

Light:安·库尔特。

Dean:不是。

Light:托米·劳伦。

Dean:不是。

Light:劳拉·英格拉哈姆。

Dean:不是。

Light:林赛·格雷厄姆。

Dean:不是。

Light:凯莉安·康威。

Dean:就是她。她或者总统的女儿或者别的谁。我并不是在说他们可以将热度从你们身上撤下来,但你会震惊于他们已经在毯子下面藏了多少具尸体的。(大笑)我是说,我的意思是,那里他妈的都快是个坟场了,Sophia!(更多紧张的笑

Light:这个……天啊。这个真的很蠢啊,Cooper。(停顿)哪个女儿?

Dean:你什么意思,哪个女儿?你觉得是哪一个整出这些坨屎来着的?

Light:伊凡卡。

Dean:叮叮叮。就跟她和她的老爸去一个房间里吧,给他们带点什么他妈的,我不知道,KFC全家桶或者别的什么他喜欢的垃圾食品,然后给他们解释说,你们来自随便哪个你们弄的前台公司,你们之前可能帮助过竞选,然后你们希望确保你们没事。

Light:这他妈的太蠢了。

Dean:是啊,那,欢迎来到他妈的真实的美国,Sophia。我们现在就是这么办事的。还有,记得带上那些饼干。大男孩喜欢他的小饼饼的。

此次谈话后,位于美国联邦政府的基金会人员安排了新近成立的有关罗伯特·米勒所作调查特别委员会领导层——即主任Sophia Light,高级研究员Mark Kiryu,Dr. Jack Bright(处于一19岁女性体内)以及Dr. Kain Pathos Crow——与总统及其家人会面。四人伪装为一国外的富裕家族成员和他们的狗。Dr. Crow携带有数部隐秘监听设备,并设计了一套通过一系列吠叫,呜咽以及其他狗的动作的来与其余队员交流的系统7

内部录音文字记录

参与者:

  • Dr. Sophia Light - 主任,基金会西部地区指挥部
  • Dr. Kain Pathos Crow - 主任,特别计划部
  • Dr. Jack Bright - 主任,人事部
  • Dr. Mark Kiryu - 高级研究员
  • 唐纳德·J·特朗普 - 美国总统
  • 梅拉尼娅·特朗普 - 美国第一夫人
  • 伊凡卡·特朗普 - 高级总统顾问
  • 小唐纳德·特朗普
  • 埃里克·特朗普

记录开始。

Light:——迎我们来到您的,呃,您的家,总统先生和总统……夫人。

I·特朗普:你们当然是欢迎的,先生夫人如何称呼?

Kiryu:呃,斯特列利尼科夫。是的,我们是荣耀的俄罗斯家族,我还有我的妻子还有这个孩子——

Light:大声地咳嗽

Kiryu:——呃,我的孩子,还有我们的狗。

D·特朗普:是,是。俄罗斯人,很荣耀。很强的遗产。像我们一样,不过没我们强。(眯起眼)说到这,我从来没有见过俄罗斯人会有你这种……要怎么政治正确呢……眯起来的亚洲眼。你是蒙古人还是?

Kiryu:我,呃,我,不是,那个,是,是的,我的母亲是中国人,不过——

D·特朗普:啊……,邮递的新娘。不用再说了。好了,欢迎来到白宫。どうもありがとうDomo arigato,amigo。让我们开吃吧。

Light:好的。我们开始吧。如您所见,我们给您带来了最好的美国外带餐:麦当劳,汉堡王,塔可钟,还有肯德基炸——

E·特朗普:你们有饼干吗?

D·特朗普:是啊,你们有饼干吗?

E·特朗普:还有肉汁,爸,他们有肉汁吗?

小D·特朗普:好了,兄弟冷静点。那边看上去是一大袋饼干呢。

E·特朗普:哦太棒了。我喜欢饼干。

D·特朗普:嗯……他口味很好。不愧是我儿子,埃里克。他喜欢饼干。

Light:我……好吧。

众人坐下,开始用餐。

I·特朗普:好了,斯特列利尼科夫夫人,我们共同的朋友告诉我们说,你们家族可能做了一些……秘密的交易,我们应该是要谈一下这个的。

D·特朗普:是的,是的。交易。俄罗斯的朋友,俄罗斯的,你们的,俄罗斯人的,就是我们的好朋友。

M. Kiryu:是的,呃……我们的家族有一些……产业,然后我们的一些……人……有可能,呃,那个,接触过你们竞选队伍里的人。

D·特朗普:是的,我们非常成功的竞选。其实是历——史——上——最成功的。竞选团队的朋友,就是俄罗斯的朋友。是我的朋友。

I·特朗普:同意的,老爸。好了。我们对此表示感激,我们也很乐意将我们新拿到的联邦资源提供给那些帮助我们走到这里的人的。你们想要什么?

Light:我们并不是在寻求经济协助,特朗普夫人。我们更担心那位特别检察官带给我们的压力。

D·特朗普:啊,你说的是骗子希拉里,爱哭鬼查克和狡猾的詹姆斯·科米的女巫狩猎?

小D·特朗普:呃,那真的是女巫狩猎啊老爸。

E·特朗普:是啊,女巫狩猎啊老爸!不公平!

I·特朗普:女巫狩猎啊老爸,没错。

M·特朗普:是女巫狩猎。

Light:是的,这个绝对是个问题。我们只是想要确保我们的,呃,我们的资产没有暴露,如果您懂我意思的话。

Bright:妈妈叫我不要把我的资产露出来,因为总统可能会想要去抓它。

Crow:惊慌地吠叫

D·特朗普:是的,是的,你的女儿,很漂亮。像我的一样。如果她不是我的女儿,谁知道呢。你不知道。我知道,不过多数人不知道……多数的人我没有,我不会说……不过有的人会,但是是眼里出的西施,呃,在情人的眼里,而我的眼里有你,绝对的,绝对的……好有力,是的,发育很好,非常匀称,丰满……你懂的,那么大的,还有——

Light:打断)我们只是想要知道,我们可以怎么做来把热度撤下去。特别检察官已经开始跟踪我们的人,问的问题我们都不想回答,您明白吗?

I·特朗普:我们当然明白。我想我们可以让他们的调查去……忙别的。埃里克?

E·特朗普:是我!

I·特朗普:去年夏天,你的商业伙伴不是搞砸了什么来着吗?就,你帮忙掩盖起来的那件?

E·特朗普:是的!他开车碾过去一个妓女!我帮忙埋的尸体!

Bright:我的妈哟。

I·特朗普:OK,好了,我需要你不小心地把你那天晚上发给他的短信再发给佩洛西女士,好吗?

E·特朗普:嗯……但是老爸说佩洛西是个会尖叫的侏儒阴道!

D·特朗普:啊啊啊,儿子。咱们要理智一点。我说的是流口水的侏儒阴道。

E·特朗普:对不起,老爸!

I·特朗普:我知道,但是我们需要放点料出去,好吗?你能帮我做这件事吗?

E·特朗普:嗯……OK。不过我之前把手机掉厕所里了,那我想我得去把它捡回来了。(站起身,在离开前拿走了两个芝士汉堡

小D·特朗普:他是个好小伙,老埃里克。

M·特朗普:他是挺好。

D·特朗普:好了,老铁kemosabe。你们做的是什么产业,嗯?房地产?石油?煤矿?

Kiryu:呃,我们做的是核能,为什么——

D·特朗普:这很好,这很好,核能……它很好,不是最好,不是……可能前五,前四。我的叔叔,你知道吗,大物理学家,MIT的,约翰·特朗普博士,非常聪明,他告诉我……他是个大化学家,他说核能,它很好,很多应用,像煤炭,但煤炭在地里,核能在太空,但他说这力量……你会想为什么我们会去试核能,因为它在太空,不过我们能做到,他们告诉我……这种力量会让你,我的叔叔,他说……很聪明,大头脑,好基因,特朗普的基因,很成功……他说那个,太空才是真正的最后的前线……他这样说,我的叔叔,约翰·特朗普,非常聪明,他说“太空是最后的前线”,但他没有……我们在地里有煤炭,所以可能地面才是我们最后的前线……这有意思,他们可以……这个……他们可以说是我说的,“地面是最后的前线,有煤炭”,因为太空,你知道的,核能很远,让波斯人和那个,那个……中国,你知道的,ping pang pong,让他们去弄太空,我们就在这,不是核能,是煤炭,在美国这里,没有失业,就派工人去地里,这样他们……很贵的,你知道的,送人去太空找核能。

Kiryu:我……(停顿)同意?

D·特朗普:好,好。聪明,非常聪明,像我……没我那么聪明,但聪明。对中国足够了,是不是?

Bright:妈,爸,我刚把屎拉裤裆里了。

Light:啥?

Bright:拉屎了。在裤裆里。

Crow:发狂地吠叫

Light:啊,对,我们要走了,看起来我的,呃,我那成年的女儿刚拉在自己身上了。

D·特朗普:没事的,没事的。通常你要给钱才能看到这个。

Bright:妈我又要把屎拉身上了。

Kiryu:谢谢你们的招待,我们真的,呃,真的很感谢。

Light:稍等……总统先生,在我们走之前,我问一下,最近发生了这么多,您近来感觉如何?

Bright:你说话这个档我的屁眼就在把屎挤出来了我们可以走吗

D·特朗普:我?我很好,很好。健康。超级健康,很大很强壮。牢牢抓着,你懂的。很大的手,强壮。健康。有点累,不过,可能是因为我们最近赢了那么多。胜利真的会掏空你。感觉有些别的……我不知道,感觉像……是个重量,作为如此优秀的……他们说我是天选之人,你知道的,这是个负担,这是……这是责任,所以会感觉有东西挂在你身上,有些时候会,那是成功。

Light:很有趣,好了,再次感谢你们的帮忙。

I·特朗普:不用客气。想要加入或者资助我们组织的话,随时和我们说。或许下次你会带来一位不那么容易把屎拉在身上的女儿。

Bright:臭婊子我他妈的要——

Crow:大声吠叫

D·特朗普:谁让这个……我是说,这是只狗,但它在里面?狗在里面?谁给它开的门,我想,既然它是狗,那它就是外面来的吧?弄出去。这是狗,对吧?看着像狗。好了,该走了,拜拜杂种狗。让我们走吧。很高兴遇见你,伏特加·宫城先生。

记录结束。

此次会面后,一张全地区备忘录在员工之间传阅,指导员工在特别检察官调查队伍的人员接触时如何应对。各类掩盖故事被派给了有风险的特工,基金会亦一致努力,将所有被调查时间点期间的基金会与相关人员接触的有关证据封藏。

内部录音文字记录

参与者:

  • 奥弗顿特工 - FBI调查员
  • 金特里特工 - FBI调查员
  • 特工Sasha Merlo

记录开始。

奥弗顿:下午好。我是奥弗顿特工,这位是金特里特工,我们是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员。你之所以在这里,是因为你可能与外国人员和总统竞选团队之间的非法行为有关联。现在,在我们开始之前,你能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吗?

Merlo:Troy Lament。

金特里:停顿)你叫Troy?

Merlo:是的。

奥弗顿:我明白了。Lament小姐,塞夫利·萨波日尼科夫曾在其住所招待竞选团队人员并与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联络,你当时在场,对吗?

Merlo:是的。

金特里:你当时与罗杰·斯通一同在场,对吗?

Merlo:是的。

奥弗顿:你是否有参与该住所内进行的非法活动?

Merlo:我没有。

金特里:那你为什么会在那?

Merlo:我是个尿尿艺术家。

金特里:你……呃,你是个什么?

Merlo:尿尿艺术家,长官。我是一个去撒尿的艺术家。

奥弗顿:我不确定我听懂了。

Merlo:我解释给你听吧。一整天里面,我喝东西。有时是伏特加。有时是牛奶。通常是水。然后,一整天里面,我不撒尿。我将它们留在体内,等着,直到有灵感冲击我的时候。然后,我蹲在我的画布上。有时那是地面。有时是兽皮。通常是人。他们仰面躺着,然后我排出我的——

金特里:好了,好了,够了。所以你在那里撒尿到人身上?

Merlo:我很擅长这样。

奥弗顿:你并没有违反竞选法规?

Merlo:在你们的人身上尿尿会违反竞选法规吗?

金特里:不会。

Merlo:那就不是。我没有。

奥弗顿:我明白了。这绝对不是我们把你带来的时候期待的东西。

Merlo: 我也不是。我想着你们打电话叫我来这是要我在你们身上尿尿。

奥弗顿:我们绝对不是的。

Merlo:我明白了。到头来谜团自己解开了。

金特里: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引用,不过好吧。

Merlo:确实。既然这样,您可以指引我到最近的公共厕所吗,我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挺糟糕的状况里,总得有个办法来解决。

记录结束。

附录5004.10:意外的发展

2019年七月4日晚,GOI联络员Justine Everwood收到了数条来自首席法官约翰·罗伯茨的紧急短信,均与SCP-5004-A相关。在得知状况后,西部地区指挥部主任Sophia Light通过一安全连线与首席法官取得联系,以获取更多信息。

通话文字记录
Sophia Light的手机


约翰·罗伯茨:你好?

Sophia Light:这里是Halogen。

罗伯茨:啊,感谢上帝。这是大灾难啊。

Light:发生什么了?

罗伯茨:戈尔曼的状况最近有所变动。我们有一直在监控着他,看他还有多久才会彻底从我们的位面离开,但金斯伯格法官一直有检测到另一股恶魔力量在运作。我们正试着去查那是什么,灾难就发生了!总统被一股黑暗力量绑架到了国会大厦!鲁斯已经离开了我们的隔间去直面这个新的强力对手了!她需要你们的帮助!

Light:啊操他妈了我赶紧的。你知道是谁绑架了总统吗?

罗伯茨:不知道,除了……他一定是在白宫里面的人。

Light:不祥的预兆啊,约翰。我们得做点什么。

罗伯茨:快一点!我在用我的力量让哥伦比亚特区的市民蒙在鼓里,但我坚持不了多久啊!

Light:知道了。我们马上到。

Light主任以及机动特遣队Gemini-4“联邦主义乞丐”立即从他们位于弗吉尼亚州诺福克郡的站点飞往了美国国会大厦。集合的队伍以及Navarro和Merlo特工与首席法官约翰·罗伯茨汇合,法官将通往国会大厦圆形大厅的门上的魔法封印解除,让他们得以进入其中。

录像视频文字记录
机动特遣队Gem-4


国会大厦圆形大厅被昏暗的红色灯光笼罩。四个台座放置在了大厅的中央,其上躺着四具躯体。SCP-5004-A现在依稀可见的残缺形状漂浮在躯体之间的空中。一个人影直立,朝实体大大张开双臂。

Light主任:枪支指向人影)不准动,操。双手举起来!

神秘人影:我的手已经举起来了,你这个粗鄙之人!

Light:他妈的以为你是谁啊,叫我粗鄙之人?这是什么邪魔操蛋妖术?转过身来!

神秘人影停下,然后转过身。他脸上的兜帽滑落了下来,显露出了他的身份。

Merlo特工:蒂芙尼·特朗普?

Light:啊操。

蒂芙尼·特朗普:什么?噢!噢,操了,这里有人!呃……是的!是我,蒂芙尼,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恶魔术士!

Light: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啊?这件事本来已经解决了的,你来这里干吗啊?

T·特朗普:我?那个,就前一天我经过白宫,一边吃着我的家人亲切地留给我苟延残喘的饼干碎,我路过看见了我的父亲晕倒在沙发上。通常我都是直接走过去的,但这一次,我的脑子里好像张开了另一只眼睛,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我的爸爸的模样了!现在,凭借着他在那个时候赐予我的黑暗魔法的威能,我将召唤全能之老戈尔曼!然后,作为对我帮助他重回物质位面的答谢,他将赐予我他那真正的无上力量!

Light:你知道如果你吸收了那个存在的任何一部分的话,你就完蛋了,对吧?

T·特朗普:我……什么?

Light:是你爹的功劳,你个傻逼。你爹是个现实槽。狡诈的操蛋恶魔在他身边的时候会变得没那么真实。嗨呀,连你那“黑暗魔法”在他身边的时候都会变得没那么真实。唯一的区别是,戈尔曼是一个膨胀的,强大的原始恶魔,而你只是个孩子。离他这么近的话,哪怕只是一会儿,也是会撕碎你的存在的。

T·特朗普:等……等等,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Light:你以为……你以为这么长时间来我们是在这做什么的啊?你以为我们为什么会在这啊?我们已经盯着这个东西好几年了,我们知道戈尔曼已经……天啊,一段时间了。

T·特朗普:但戈尔曼爸爸告诉我说是第一个看见他的人!

Light:好吧,他撒谎了。因为他是个恶魔,他们就干这种事。现在把魔法收起来,远离这个恶魔,然后让我们一起毫发无伤地回家吧。

T·特朗普:我……等等……不……不!戈尔曼爸爸不会对我说谎你才是骗子!

Light:扯淡扯够了,开火!

MTF Gem-4开始朝蒂芙尼·特朗普开火,但是子弹在撞上某种异常屏障后消散了。她转过身,面朝台座,举起了她的双手。伊凡卡,小唐纳德和埃里克·特朗普的躯体升到空中。

T·特朗普:戈尔曼爸爸!听从我的呼唤吧!你从那深渊而来,你将统治这个凡人的世界,我呼唤你将这个地方据为己有!拿走这些灵魂作为祭品吧,我们将一同依我们的意欲重塑这个地球!

三具躯体开始发光。漂浮在SCP-5004-B之上的SCP-5004-A开始旋转并膨胀。数波冲击波从大厅的中心放出。在三具躯体开始往SCP-5004-A的形体移动时,房间的后方爆炸开来。

Navarro:Nani?!

一个通向大厅的后门打开,穿着全套巫师袍且手持长魔杖的鲁斯·巴德·金斯伯格走进了大厅。门在她身后关上并锁上。法官掰响着她的指关节。

金斯伯格:所以,馅饼脸婊子决定要掺一脚了,哼。

T·特朗普:馅饼脸?你这个吵闹的母夜叉,在说谁呢婊子?

金斯伯格:你有一次机会,孩子。在我开始打人脸之前离开这里。

T·特朗普:意思,我的新恶魔爸爸说我不需要听一个老婊子说的任何东西。回头,走回去你的老家吧,奶奶。

金斯伯格:叹气)我一直在等着……等了那么多年,就是为了和你那边的那个戈尔曼家伙打上这么一架。(转动脖子)我现在还能享受一下暴打一个金发蠢妞,抽得她生活不能自理的乐趣。

T·特朗普:我倒是想要看着你试一下呢,你这个瘦小的——

一束耀眼的紫光在金斯伯格的魔杖尖端爆发。一道能量闪电穿过房间,击中了蒂芙尼·特朗普张开的手,随后弹射上了天花板。蒂芙尼转过身来瞪着法官,怒目圆睁。

金斯伯格:让我们他妈的开始吧,你这个后来者

更多的紫色能量闪电从金斯伯格的魔杖尖端放出,刺向蒂芙尼·特朗普。特朗普还击,用红色能量聚成的暗红色卷须抽打法官,卷须击打在了出现在金斯伯格身边的紫色屏障上。两人一来一回好几个回合。

Light:朝MTF Gem-4喊道)你们愣在那看什么啊?去把人抓回来啊!

机动特遣队的成员靠近房间的中央。蒂芙尼·特朗普注意到了这个,转身面对发光的躯体。

T·特朗普:戈尔曼爸爸!把我也带走吧!带我们飞升吧,爸爸!

红光一闪,伴随着低沉而又巨大的嗡鸣。所有的记录设备短暂失灵。

短暂过后,摄像机重新启动。站在房间一侧的是双眼冒出白光的鲁斯·巴德·金斯伯格。而在她的另一侧,在尘土与迷雾之中,一个三米高的庞然巨物站了起来,那依稀是个人形的实体有三个头以及马的腿,躯干的位置是一个极其肥胖的男人,四只手臂的末端挥着小手,而那三条长脖子由人的躯体所连接,末端是伊凡卡,小唐纳德和埃里克·特朗普扭曲的头,因极度的痛苦而大声喊叫。这个巨物胸部的中心是一张脸,有着肿胀的嘴唇,凹陷的红色双眼,以及怪诞的腐烂胡须。

缓慢地,那笼罩在红光之中的恶魔聚合体开始大笑,笑声在房间之中翻滚回荡。

SCP-5004-A:哦吼吼吼。终于。我自由了。我可以自由地在这个世界排泄了。我乃老戈尔曼,我太开心了,我终于从那个他妈的泡泡里出来了!

Light:不好意思?

SCP-5004-A:我不好意思?该你不好意思了。你们中的某人将我关在了泡泡里一百年,你以为我出来的时候就不会气炸吗?操你们所有人。我祝你在余生里嘴闻起来都会是一股屁味,不过说回来,你也闻不了多久了,因为我将行我的大业。

金斯伯格:你休想。

SCP-5004-A:转身面对金斯伯格)哦吼,这个有意思。一个小魔法师,穿着她的玩具袍子。让我猜一下:你准备放一点你的那些小魔法在老戈尔曼身上,是吗?或许是一个小火球,还是闪电雨?(大笑)你太小了啊,我要把屎拉在你的脸——

耀眼的紫色光芒从金斯伯格的魔杖尖端爆发。SCP-5004-A抬起身躲开了它,但有同样是紫色的光圈从他的四脚放出,将它定在原地。更多的紫色能量从那魔杖放出,穿过房间,闪耀的魔法能量汇聚成网格般的刺眼线条,那实体随即开始尖叫。突然,整个房间回荡着鲁斯·巴德·金斯伯格那洪亮的声音。

ginsburg2.jpg

强大的魔法师鲁斯·巴德·金斯伯格。

金斯伯格:老戈尔曼!这么多年来,你的存在如同毒药在侵蚀着这个城市!将你从你来的那个泥潭里拽出来是个错误,说真的查尔斯·休斯应该为他自己感到羞愧。

SCP-5004-A:尖叫着同意!

金斯伯格:现在,凭着本富兰克林大巫师学会以及美国联邦政府赋予我的权力,我在此命令你食——我——大——屌!

光芒增强。SCP-5004-A尖叫。美国国会大厦在颤抖。所有的记录设备失效。

附录5004.11:结果

内部录音文字记录


记录开始。

Bright:所以。

Light:所以。

Bright:我们现在没事了?

Light:那个……是吧,我想是的。罗伯茨法官向我保证了,戈尔曼已经以它那虚弱的形态被封印起来了。他们预计他会在2021年初左右消散。

Bright:正好是新选举的时候。

Light:是吧?

Bright:那特朗普的孩子们呢?

Light:那个,金斯伯格法官设法救下了伊凡卡,小唐纳德和埃里克,但剩下来的蒂芙尼就……我是说,就没多少剩下的。幸运的是,我们找到了一个足够让人信服的二重身来顶替一段时间。直到我们可以伪造她的死亡,或者别的什么。

Bright:这个风险很大啊,不是吗?就这么把一个来自知名家族的成员换掉?

Light:你觉得呢?不过到头来,大部分人其实都不记得蒂芙尼长什么样。

Bright:嗯……是啊。你说得对。

沉默。

Bright:所以我们学到了什么?

Light:学到了什么?

Bright:是啊。如果你要从做一件事里面挑一件出来说的话,会是什么?

Light:嗯……啊!我跟你说了吗,他告诉了我“covfefe”是什么意思。

Bright:真的?是什么?

Light:它的意思是[数据删除]

Bright:[数据删除]

Light:是啊!挺谜的,是不?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