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12

威胁等级: 未定


everpink.jpg

1923年12月。SCP-5012-1到-24 c,左起第九人为 Fiorenza Marcelli。


neighborhood4.jpg

SCP-5012内的一角。

特殊收容措施: [待定]

归档的收容措施 SCP-5012是基金会前台企业Fitzwilliam农业公司的合法资产。鉴于该项目的低风险性,已为其建立了标准的反入侵措施。

应依照对待樱属(Cerasus) 亚种植物的标准流程对SCP-5012进行日常维护。包括定期收获采摘SCP-5012-A以进行测试和研究。人员应忽略SCP-5012-#的存在。

SCP-5012-B实际上是处于自我收容中的。

描述: SCP-5012是位于意大利南蒂罗尔省(province of South Tyrol)原为 Casadua 圆形剧场 Casadua Amphitheater 所在地的樱属亚种植物1果园。 无论当地的土壤和气候条件如何,构成 SCP-5012的樱桃树们都处于开花-结果实的反复循环过程中。未观察到任何SCP-5012个体出现衰老迹象2

在结果实阶段,SCP-5012个体会产出SCP-5012-A,这是一种在营养和风味上与去核并加糖的甜樱桃(Prunus avium3相似的果实。

摄入SCP-5012-A的对象会产生幻觉,并伴有通感效应4,失去方向感并伴有轻度欣快感。在随后的测试中,受试者会被要求通过书面媒介记录自己的经历。尽管这种幻觉体验因人而异,但大多数似乎与SCP-5012-#有关。

SCP-5012-#,分别被编号为SCP-5012-1到-24,是一人形异常实体团队。其外观类似于以大提琴家Fiorenza Marcelli为首席的原各各他山纪念管弦乐团 Golgotha Memorial Orchestra5。 每个SCP-5012-#实体都被整合进一颗或多颗樱桃树的树干中。所有SCP-5012-#均无衰老迹象。

SCP-5012-B是局限于SCP-5012内的实体或群体。目前还没有关于SCP-5012-B的外观或行为的第一手资料被记录下来;但是,SCP-5012-B似乎时常以SCP-5012-A为食,并且对SCP-5012-#具有足够的个人知识,以至于能够展示出SCP-5012-#的特定著作实例6


历史


根据档案记录,于1924年1月1日建立后即被记录在案,并一直为基金会所熟知,但该档案文件的作者不详,鉴于Kain Crow博士的生物学背景,推测其为该档案的作者。

此外,基金会在记录到SCP-5012之后立即采取了收容措施,却导致了不可接受的资源浪费。直到1956年5月26日为止,该项目收容区内均未被报告过任何事件、破坏或实验记录,每当异常效应出现时,SCP-5012中的人员均遭受了剧烈的急性恶心反应,并陷入昏厥。

在事件-5012-A发生后,RAISA审核员立即将SCP-5012项目标记为未活跃和预算超支。在紧急的HLCL监督员会议后,SCP-5012的收容措施被缩减到当前版本的状态。

鉴于各各他山纪念管弦乐团目前仍处于所在地未知的失踪状态,以及从其成员住所中发现的异常人造物品的性质,基金会监督者议会授权对1924年1月1日的事件开展进一步调查。

大提琴家Fiorenza Marcelli的最终命运目前未知。


附录5012-008

1959年6月18日,基金会监督者议会在进行了广泛的预算审计后,决定为弄清SCP-5012的性质而进行实验。该实验由Cecil Goss博士负责监督,由实验人员Rebecca Ciavarella和Piero Bertoldi进行协助。随后为SCP-5012实验项目安排了实验室设备和两名D级人员。

crownoflove.jpg

未经挑拣的SCP-5012-A个体。

初始的实验结果与SCP-5012的原始文档描述相符。然而,鉴于研究人员对各各他山纪念交响乐团的成员并不熟知,故而很难确定SCP-5012-A引起幻觉的真正原因。随后,实验从对SCP-5012-A的研究转移到了对SCP-5012-#的研究。

采集自SCP-5012-#的皮肤和头发样本证实了该类个体在生物学上属于人类。此外,SCP-5012-#个体具有特殊的循环系统,该系统充满了化学性质类似于樱桃果酱的物质。实验人员抽取约了450毫升SCP-5012-#个体的“血液”并将其储存在空烧瓶中,然后在食堂厨房中冷藏7

1959年4月7日,研究员Bertoldi报告称,听到厨房里传出一声巨响。尽管据说他们抵达厨房时,那里空空如也,但Bertoldi研究员指出,当时装“血”的烧瓶已被从冰箱中取出,并洒在地板上。尽管在烧瓶上发现了Goss博士的指纹,但该人员已无处可寻。

1959年5月7日,Goss 博士被宣布正式失踪。


致: Ciavarella主管
自: Bertoldi博士
日期 1959年11月19日

最近5012-B一直很活跃,正如您可能已知悉的那样,但是或许您尚未收到具体情况简报:我们认为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

通常情况下,5012-A的会产生某种“艺术性”幻觉,比如诗歌、交响乐等。我们仍在收集其中的一些内容,但是最近我们收集到的简短消息有所增加,有的最多一两句;而且,几乎都简单的对应某个特定的5012-#或它们演奏的乐器。当然,这可能是实验导致的,但其他大多数幻觉产物都能通过某种叙事主题联系在一起。

实际上,这并不影响项目收容,但要留意赞助人,加迪夫协议 The Cardiff Accord 为77个项目提供了资金。


事故5012-E

1961年1月10日,Craxi官员报告了一种看起来营养不良的类人动物,在明显处于妄想症发作的状态下漫步于SCP-5012中。根据Craxi可能目击到了SCP-5012-B的推论,批准对该实体进行捕获。该实体在被拘捕时没有进行抵抗,只是哭泣。

对SCP-5012-B的初步生理学状况检查表明:

  • SCP-5012-B是具有欧罗巴种血统的生物学意义上的人类男性,其年龄很可能接近五十岁。没有显著的异常效应被记录到。
  • SCP-5012-B的左脚第三和第五脚趾以及右腿胫骨下方的部分,均在过去的一次事故中遭严重损毁,取而代之的是精巧的木制假肢。
  • SCP-5012-B的声带严重受损,导致其基本无法发声。
  • SCP-5012-B的指纹与Cecil Goss博士相同。

在被捕获时,该SCP-5012-B实体穿着一件满是黑色摩痕的破烂外套8, 以及一个背包,里面装有一本37页的笔记本、数支折断的铅笔和匆忙绘制的无法查清用途的图表。SCP-5012-B经审讯后,还出示了Goss博士的ID卡:鉴于Goss博士的ID卡已在1960年1月1日到期, SCP-5012-B的身份依然无法得到验证。

在审讯期间,SCP-5012-B申请了一台打字机用以记录其经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