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13
5000-1.jpg

SCP-5013 边界内 20 米处。

项目编号:SCP-5013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5013 四周边界外围 1 公里处应由 20 名武装警卫轮班巡逻,并驻扎在 Site-5013。应使接近该区域的平民绕路通行。对于 SCP-5013 内部的探索与调查应完全由 D 级人员执行。除非有 4 级职员的许可,任何基金会人员均不允许进入 SCP-5013。

更新(05/05/2019):事故 5013-1 发生后,任何暴露于 SCP-5013 影响下的人员都应被视作 ATEN 级模因危害,并须立即被隔离且无效化。边界巡逻任务被分配给新成立的机动特遣队 Theta-1(“Locke and Key”-致命钥匙)。从 SCP-5013 内部出现的任何实体一经发现应立即被处决。

描述:SCP-5013 是位于中国云南省南部坐标[已编辑]处面积约 10 平方公里的异常区域。该地区内包含野生森林、废弃的梯田残留物以及具有 43 座房屋的一个村庄。SCP-5013 内部有人居住的最近记录为 1920 年代。

SCP-5013 常年被浓雾覆盖。雾气不含特殊化学成分,但据观测表现出认知危害特性,可能会引起困惑、失忆、幻觉,以及既视感或未视感。该特性的强度随着接近 SCP-5013 的中心而增加。

SCP-5013 的失忆效果有可能是引发其它认知危害特性的原因。该效果主要作用于处在 SCP-5013 内部人员主动回想的记忆上。其拥有造成方向感缺失的附带效果,对离开 SCP-5013 造成困难。虽然防护装备能减弱暴露效果,但从进入 SCP-5013 起的强度足以完全使得人员无法离开,进入该区域的人员无法被寻回。记忆辅助药剂无法防止 SCP-5013 的效果。

在 SCP-5013 建筑物内部产生的幻觉普遍会表现为其它室内环境,且未观察到出现重复。虽然幻觉的内容普遍表现为现实世界中的非异常地点,但很难清楚辨认出任何一个地点的具体位置。目前仍不明确该现象是幻觉自身的特性或是 SCP-5013 认知危害的预期效果。在采访相关平民时,最初认为,无法辨认这些地点只是说明这些地点并不存在。然而,实验发现当地居民更多地是能非常困难地勉强回忆起一个类似的地点,而非否认这些地点的存在(与被展示架空地点的对象的反应对比)。对该现象的进一步实验正在进行。目前收到报告的幻觉简单例举如下。

  • 由东德建造的一处达恰1,被改造成储藏室,装满了工具和一辆破旧的特拉贝特2牌汽车。
  • 一处被摧毁的中美洲金字塔,与任何已发现的建筑均不匹配。
  • 一处 20 世纪中叶按照捷克实用主义风格建造的房屋。
  • 一处建造于约 1970 年的民居,位于一座被淹没的努比亚村庄。
  • 一处废弃的希腊正教教堂,位于俯瞰土耳其城市特拉布宗的一座山丘上。
  • 一处空的、正在建造的建筑物,位于阿根廷城市 Ciudad Encrujiada,根据设计推测为一处会展中心。
  • 北京紫禁城的一间房间,与任何已发现的建筑均不匹配。可看到桌上摆放着一叠带有基金会标记的文件。
  • 皇家德国海军所属的一艘不明身份的瞪羚级小巡洋舰上的舰桥,船只残骸位于某热带岛屿的浅水水域。
  • 沙漠地带的一处洞穴,内有高达 20 米的一尊佛像。
  • 带有 17 世纪风格内装的一处伊朗咖啡店。

在上述任何幻觉中均未发现人类出现。

附录 5013-1:

探索记录 5013-1


日期:01/04/2019

备注:此为首次派人进入 SCP-5013 进行探索。通过此前的无人机探索,绘制了地图,搜集了土壤、水源及空气样本,并未检测到异常特性。在配发了对讲机、音视频录像设备、防毒面具、头戴灯及一天的补给后,指示一名 D 级人员(D-724)向 SCP-5013 中心的村庄进发,并随时汇报见闻。


<记录开始>

控制中心:D-724,你是否明确任务?你需要沿这条路线行走,径直到达村庄。汇报你所看到的一切。我们会告诉你何时返回。

D-724:嗯,我听过任务介绍了。那这地方有什么特别的?

控制中心:这就要靠你去发现了。这里没有任何敌对目标的迹象,我们收集到的所有样本都是安全的。但是要小心,没有我们的许可,什么东西都别碰。

D-724:当然,我打赌这里一切正常,要不然你们为什么要派我来,而不是派你们的人来?那你们为什么给我防毒面具?

控制中心:只是标准预防措施。如果你不想干了,现在就可以回去继续干你目前的工作。

D-724:好吧,好吧,我出发了。

D-724 进入 SCP-5013。

D-724:这个季节怎么会有这种大雾?

控制中心:继续前进,一旦发现任何反常情况就告诉我们。

D-724:还没有。我看到一些树、水塘,我右侧有一个木篱笆,也就这些了。

[D-724 继续沿路线前进了 12 分钟。除浓雾外未发现明显的异常活动。]

5000-2.jpg

探索 5013-1 传回的静止图像。

D-724:前方有一座村庄。

控制中心:那就是你的目标。继续前进,就快要结束了。

D-724:你没告诉我这里有村庄啊。

控制中心:724,我们在任务介绍里讲过了。

D-724:你在说什么?

控制中心:这不是一场游戏,724。保持警惕,好好做事,对你有好处。

D-724:你他妈在说什么?做什么事?

控制中心:724,你得…嗯,好吧。继续朝村庄前进,报告你看到的东西。

D-724:呃,那好吧。

[D-724 进入村庄。摄像机因痛苦和激动而持续晃动。]

控制中心:你还好吗,724?

D-724:发——发生了什么?我在哪?

控制中心:深呼吸,724。你看到什么反常现象了吗?

D-724:谁——你是——这是什么?3

控制中心:重复一次,724。

D-724:我不明白。发生了什么?4

[D-724 在混乱中开始触摸防毒面具和头戴式对讲机,然后开始将其摘除。]

控制中心:D-724,立即停下!

D-724 未作出回应,反而更加激动。他扔掉防毒面具和通讯设备,摄像机掉在地面上。他跑向村庄街道,消失在视野之外。

<记录结束>

探索记录 5013-2


日期:03/04/2019

备注:由机动特遣队 Epsilon-6(“Village Idiots”-乡里愚人)3 名成员(E1 阮上尉、E2 周上士、E3 齐默曼下士)进行了有人探索。由于当时怀疑与浓雾产生物理接触会加剧其异常特性,因此小队根据测量得到的认知危害抵抗力大于 50 的标准选拔,并装备有手枪、非致命武器、补给、自动注射式记忆辅助药剂,以及危险物质防护设备。


5000-3.jpg

探索 5013-2 刚进入 SCP-5013 时。

<记录开始>

E2:为啥叫我们来?这种任务难道不应该交给 Eta-105那帮怪人吗?

E1:这只是一次早期侦察任务——简单观察一下异常,我们就撤离。这个我们比他们在行。

E2:你是说我们更适合作为一个能让你疯掉的异常的牺牲品吧。操他妈的。

控制中心:你们被选中参加此次任务,是因为你们是技术高超的多面手,并且有认知危害的应对经验。如果现场评估需要,阮队长有权中止任务。

E2:嗯,你最好用用那项权力,头儿。

E1:我们尽快处理完。对讲机能收到吗?

E3:齐默曼,收到。

E2:周,收到。

E1:好,我们出发。

[小队进入 SCP-5013。]

E3:呃,一会儿谁要把那个 D 级扛着走?

E2:我不知道。这里谁军衔最低?

E1:我们不需要扛他。我们应该能劝服他回去。

E2:假如听了你说的普通话,他还不如去和那个异常搏一搏——哇,等下,你的防护服里是什么?

[E2 的摄像机移动观察 E1 的面罩。可看到内部出现雾气的痕迹。]

E2:操,这就破了?

E1:我什么都没看到。

E2:你的防护服破了,头儿。

E1:真的?好吧,我没感到什么特别的。齐默曼,你能帮我检查一下吗?

[E3 在 E1 的防护服上寻找破洞。]

E3:完好无损,队长。

E2:你的名字?

E1:阮████。

E2:出生日期?

E1:八七年五月六号。

E2:中共中央总书记是谁?

E1:习近平。

E2:对对子——北。

E1:南。

E2:灯笼。

E1:蜡烛。

E2:垂柳。

E1:枝条。

E2:密语。欲入中门——

E1:泪满巾。6

E2:神经读数一切正常。指挥中心,请确认?

控制中心:确认。没有异常读数。你们是否可以继续?

E1:可以。比这更厉害的认知危害我在电视上都见过。

E3:空载燕子的空速速度是多少?7

E2:闭嘴,齐默曼。我感觉很不好,头儿。这还没有走出十步,我们就失控了。

E1:走出十步之前我们不会撤退的。跟上。

[小队继续在 SCP-5013 内部行走,未出意外地接近村庄。事后的录像分析显示,此时雾气已出现在全部三名队员的防护服内部,但含量较低故未能引发小队或控制中心的注意。]

E3:我看到地上有什么东西。

E2:防毒面具、一个背包。这是 D 级失踪的地点吗?

E1:[上前调查]标准的基金会配发。似乎是了。没有指纹——被雨水冲掉了。最好检查一下房屋。就从这一栋房子开始吧,准备武器。

E1 推开最近一处房屋的门。内部是空的,仅有一些生长的植物和破旧的家具。

E1:看来我们发现异常了。你们能看到这个吗?

E2:我只能看到些该死的杂草,头儿。

E3:嗯,看起来不太一样——呃,那嗡嗡声是什么?

E1:你们看不到?看来我们发现认知危害了。控制中心,能给我们做个视觉判定吗?

控制中心:我看到一间空房间,有一些植物和垃圾。电脑扫描没有发现任何反常现象。30 分钟后我能发给你们一份完整的异常模式搜索结果。

E1:好的。我看到一间卧室,不知是谁的,看上去像是欧洲的某个城市,好像是十九世纪——三十年代的风格?从墙上的窗户看出去——看到一座城堡、两座桥,外面是黑夜。周边没有人,但我能听到叫喊声。德语?好吧,叫喊声停了。周?齐默?

E2:我和控制中心一致。什么都没看到。

E3:呃,我看到丛林——我本以为是正常的,但这些植物看上去和我们先前在这里看到的并不一样,而且光线更明亮一些——有什么在嗡嗡叫个不停,像是一大群虫子。

E1:我来扫荡一下房间。你们原地别动。

E2:小心。

E1:好的,我——哇。

E2:你还好吗。头儿?

E1:嗯,我,呃——都消失了。现在这里只有一张腐烂的桌子。

E3:我也什么都看不到了。

E2:我告诉过你们了,这里什么都没有。

[E1 离开房屋,关闭房门。]

E1:好吧…好吧,我们走。下一间房子?我们有在收集数据吗?我想是的。我们走吧。

E2:你确定你一切都好,头儿?还是再检查一次吧。

E1:干嘛?行。好。来吧。

E2:你的名字?

E1:阮。

E2:出生日期?

E1:八——八七年五月六号。

E2:日本首相是谁?

E1:安倍。

E2:对对子——东。

E1:西。

E2:月。

E1:日。

E2:蝴蝶。

E1:蜥蜴。

E2:只因山坡青草茸茸…8

E1:山坡青草?

E3:啊哦。

E2:读数比起先前有所偏离了。控制中心?

控制中心:我们这里看到低等级的波动。建议你们谨慎行动。

E2:我们该撤退了。这很快就会变得更糟糕。

E1:不,不,我没事。

[E1 走向下一处房屋,打开房门。]

5000-4.jpg

[数据缺失]

E1:这——这是什么?

E2:什么?

E3:呃,我看到一个巨大的立方体。像是一个收容室。我没见过的一个大型机械。这是我们的哪个站点?我看到一个数字,Site-41?

E2:Site-多少

E3:四十一。你知道——

E2:我们撤退。现在就走。

[E2 将 E1 拽出房屋,大力关上房门。]

E3:你知道那里?是什么——

E2:我们看到太多不该看的了。这种任务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薪水范围了。头儿,带我们从这里出去。

E1:呃。这是——我不——

E2:这可不妙。阮,快注射记忆辅助药剂。

E1:我——我不明白。

E2:操!控制中心,队长受到高等级认知危害的影响。我需要覆盖他的系统权限,代码[已编辑]。

控制中心:明白,上士。正在给你权限。做你需要做的事。

[E2 远程激活 E1 的记忆辅助药剂自动注入。]

E2:嘿。嘿。阮上尉。能听到吗?

E1:你——你是谁?我在——

E2:操。没事,没事的。你得跟着我走。齐默曼,抓住他的另一只胳膊。

E3:呃,好吧。我们,呃,我们去哪?

E2: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齐默曼,快点。

E3:好的,好的。我们——我们来这里是做什么?

E2:老天爷啊。跟上我就行了。

[小队最终离开 SCP-5013,但速度比进入时显著下降。E1 和 E3 始终表现出困惑与不专注,E2 花费大量时间对两人进行引导和鼓励。]

<记录结束>


你是否心存遗憾?对那些被你宣判死刑的人们,对那些你未能拯救的无辜的人们,对那些你再也不曾见到的同志们。我有。我确认你也有。就算你的人生没多少跌宕起伏,你应仍能记得那些你不该说的、不该听的、不该尝试的事情。我们应该既往不咎,从头再来。我们应当心存感激。如果不知道曾经拥有过,你又怎会去想念呢?

采访记录 5013-1


日期:04/04/2019

备注:任务后对周上士进行的采访。由控制中心指挥(安德森博士)进行。


<记录开始>

安德森:刚发生那种事,立刻就要采访你,我很抱歉。但你知道的,这就是规定。不会占用你太长时间。

周:哦,是吗?你决定采访我,我高兴得很呢。我的队员都变成了留着口水的呆子,我正想知道为什么呢。你看的出来吧,主任他——

安德森:这些也许我们应该私下谈,Terry。

周:(叹气)算了。你瞧,Chris,我现在有点濒临崩溃。我不想一直指责你,但总有人得把队长和齐默的脑子被认知危害搅成一团浆糊这件事给我解释清楚吧。你们为什么会这样对我们?

安德森:我——我也不确定——好吧,我不找借口,但你知道有些事情我需要经过允许才能告诉你。我推荐你走程序进行一次询问,我愿意负责。然而,医疗队只照看了阮和齐默曼一天时间,他们仍有机会能继续战斗,现在我们的记忆辅助疗法可比 90 年代先进多了。

周:如果你能让我见见他们,我才会觉得更放心。

安德森:这我决定不了,但我想他们现在不在这个站点。

周:那还是让我们速战速决好了。你想问什么?

安德森:我们想搞清楚为什么你没受那个异常影响。我们提出了一个猜测——过会再提。你没被影响,对吧?从你回到站点、回看影像的报告来看,没人注意到你被影响了,但也有可能是我们没能注意到。

周:没有。我在那鬼地方走了个来回,没看到任何幻觉,没忘记我的名字,呃,但有些——这段可以不要记录吗?…我猜不能。只求你们别解剖我的大脑之类的。我最近睡得不好,还经常乱放小物件。我的手机、手表,有好几天了——但这几天我一直不怎么好。

安德森:这挺正常,我觉得没什么值得挖掘的。当然,你仍然需要接受治疗。

周:嗯,我知道。

[安德森沉默了 90 秒。]

周:没什么别的要问我了?

安德森:嗯?抱歉。我有点——没事。你对于…对于记忆删除怎么看?

周:我接受过几次。据我所知,上次我接受记忆删除是大概两年前?显然,没法告诉你是为什么。

安德森:听上去没问题。我查询过配发记录,自从你加入基金会,你曾经…接受过…相当多次记忆删除。在我认识你之前,你一定没少犯错误。

周:我可不知道。(干笑)

安德森:谁知道呢。问题是,呃,队长…阮队长…对。他从没接受过。对吧?你知道的吧?

周:对,你一提我就想起来了。他从道德上不接受记忆删除,他好像是必须要记住他的一切所作所为。我觉得那挺蠢的,但从某些角度来讲,我尊重他的选择。你——你觉得我有某种免疫力?而他没有?

安德森:免疫力?是的。大概没错。

周:还有齐默,他应该只接受过几次,新人嘛,看过几次他的安保许可等级所不该看的东西。但不像我这种老女人有那么多次啦。没错吧?

安德森:齐默?

周:就是齐默曼下士。你不会也要给我来这套吧,Chris?

安德森:什么?

周:说你呢,安德森。

安德森:我——那是谁?安德森?

周:Chris,如果你是在逗我玩,这他妈一点都不好笑。

安德森:我——我——我——(沉默)

周:我操。

[警报声响起。]

<记录结束>


基于 SCP-5013 的最近消息,议会已开启紧急事态
紧急措施应被
SCP-5013
基金会人员须

控制

黑月嚎叫。

he

hhhhhhhhh

来自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的提示

基于 ED-K 级事件的指数型增长,可以预期 SCP-5013 的文档中会出现不稳定现象。2019 年 6 月以后的其它文档中也可能出现不稳定现象。拥有安保等级的全部人员都应采取信息危害防护措施。虽然该现象的传播载体仍然未知,但任何经历潜在信息危害效果的人员均须立即进行隔离措施并通知站点安保人员。

基于 ED-K 级情景的特性,对任何相关信息均须立即采取行动。

— RAISA 主任

我从未见过这座建筑物。这里还有别人,带来了白色、黑色、橙色的阴影。我不记得这代表着什么了。我仍记得如何书写。我记得我能敲打键盘,让我的思绪显现。我比那些人还要幸运一些。

我觉得发生了非常糟糕的事情,但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