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3-KO

项目编号: 097-KO 项目编号:
097-KO
等级2
受限

收容等级:
PENDING脚注 1.

我按照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告诉我的那样使用了ACS,但文档没法正常正常显示。暂时将其分类为等待分级。 - Hariuchi Eido研究员
1



















































项目编号:XXXX 项目编号:
XXXX
等级0
关注

收容等级:
机密
次要等级:
SCIDEP NOTICE脚注 2.

自本月8日上报以来,有关应用ACS文档的显示故障问题仍未解决。指挥部数据库已确认的关于相同问题的报告均应用了ACS。目前无法移除ACS。建议所有研究员避免使用ACS系统并参考应用ACS文档的离线备份副本。 - Choi Duik博士
2

扰动等级:

未知脚注 3.

等下,我这份通知从来没用过ACS。 - Choi Duik博士
3

风险等级:
未知脚注 4.

有什么事不对劲。所有处理数字文档的部门,包括科学、行政、后勤等等,全都在报告有关ACS的问题,而且这些报告均应用了ACS。SCiPNET的报告系统已被冻结。所有指挥人员应检查站点间通信网络并使用非电子报告系统。一旦我们了解情况,将立即采取必要措施。 - RAISA韩国分部联络处主任Jeon Dogyun
4

收容等级: 机密
SCIDEP NOTICE脚注 2.

自本月8日上报以来,有关应用ACS文档的显示故障问题仍未解决。指挥部数据库已确认的关于相同问题的报告均应用了ACS。目前无法移除ACS。建议所有研究员避免使用ACS系统并参考应用ACS文档的离线备份副本。 - Choi Duik博士
2

扰动等级: 未知脚注 3.

等下,我这份通知从来没用过ACS。 - Choi Duik博士
3

风险等级: 未知脚注 4.

有什么事不对劲。所有处理数字文档的部门,包括科学、行政、后勤等等,全都在报告有关ACS的问题,而且这些报告均应用了ACS。SCiPNET的报告系统已被冻结。所有指挥人员应检查站点间通信网络并使用非电子报告系统。一旦我们了解情况,将立即采取必要措施。 - RAISA韩国分部联络处主任Jeon Dogyun
4



















































项目编号:503-KO 项目编号:
503-KO
等级3
保密

收容等级:
EUCLID脚注 5.

特殊收容措施: 禁止在任何数字或类基金会记录中使用SCP-503-KO。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将检查所有应用了SCP-503-KO的文档并对其进行修改。若移除SCP-503-KO是可能的,则移除之。若不能,则通过模拟手段提取并记录其内容。在SCP-503-KO被完全收容之前,仅限指定的回收和研究人员访问受污染的包括SCiPNET在内的数字网络和数据库。受影响的服务器和终端必须与基金会内网隔离。

SCP-503-KO研究团队将分析其自我复制和信息审查之特性并寻找一个可行的收容方法。所有访问受污染网络和数据库的人员应使用指定的终端设备且严禁携带其他数字通讯和存储设备。当试图从受SCP-503-KO影响的文件中检索信息或添加新信息时,必须使用脚注功能。
5

扰动等级:

KENEQ脚注 6.

描述: SCP-503-KO为一种被部分应用于基金会记录的替代分类系统,通称为异常分类系统(ACS)。首次引入SCP-503-KO是为了增加视觉信息输入并通过图标提高可视性。然而,由于对该系统缺乏完备性和直观性的抱怨,SCP-503-KO直至20██仍处于试运行状态。

SCP-503-KO由五项详细的分类系统及其代表性的视觉图标和呈现在数字文档上所需的一系列网页设计代码构成。起初SCP-503-KO被附于文档的封面或顶部,接下来是正文。然而,由于最初出现在20██年6月的异常,应用了SCP-503-KO的文件无法正常显示除所附的SCP-503-KO以外的任何文本。消失的正文随后以SCP-503-KO的脚注的形式被呈现。

SCP-503-KO的另一个异常为自我复制。SCP-503-KO会自发地应用于未使用ACS的随机文件中,并进一步传播数据污染。传染很大概率发生在为进行文档存储或传输而进行服务器-终端交互时发生的。

目前尚无证据表明SCP-503-KO可以出现在非电子的模拟文件中。然而,由于异常的不确定性和潜在的收容失效风险,禁止在任何文件上使用SCP-503-KO,无论其形式如何。
6

风险等级:
需谨慎脚注 7.

7. 显现时间线

20██年6月1日: O5议会授权SCP-503-KO为基金会官方分类系统,并命令科学部门和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将SCP-503-KO应用于全部文档。

20██年6月8日: Hariuchi研究员报告称在SCP-097-KO文档应用SCP-503-KO后内容丢失。这是已知的首次SCP-503-KO显现记录。负责管理SCP-503-KO的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进行了分析,但未能发现代码中的任何问题。

20██年6月10日: 在两天之内,几乎所有应用SCP-503-KO的文档都出现了相同的故障。由于无法从受影响的文件中移除SCP-503-KO,所有指挥部门都应根据网络收容响应协议更换为非电子备份工作系统。自此时起,SCP-503-KO开始传播到先前未应用的文档。

20██年6月11日: SCP-503-KO被认定为异常事件并赋予了正式的SCP编号。目前,该异常仅限于基金会内部。然而,由于其不可控制的性质,SCP-503-KO被分类为Keter。成立了一支研究团队来寻找SCP-503-KO的收容方案。

20██年6月12日: SCP-503-KO出现在本文档未受影响的数字副本中。由于SCP-503-KO的使用已经终止,它仅被赋予了收容等级。但等级“Keneq”和“待观察”被任意的添加到标志中。上述副本已与网络隔离并储存以供研究。

20██年6月15日: 所有现存的SCiPNET组件被物理收容。被污染的服务器和终端被从网络中分离出来并归档。通过引入新的服务器网络来恢复主要通信网络。其余任务暂时先维持模拟形式,视情况分阶段恢复。将在长期收容中审查是否将SCP-503-KO重分类为Euclid,目前正在监测其行为。

20██年6月16日: 存储的SCP-503-KO电子报告上显示的风险等级从“待观察”变成了“需谨慎”。由于SCP-503-KO的原始分类系统已不再使用,研究团队和相关行政部门并未讨论过此类重分级。关于SCP-503-KO可能的意识或感知和随机变化的理论已经提出,但尚无明确结论。
7

收容等级: EUCLID脚注 5.

特殊收容措施: 禁止在任何数字或类基金会记录中使用SCP-503-KO。基金会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将检查所有应用了SCP-503-KO的文档并对其进行修改。若移除SCP-503-KO是可能的,则移除之。若不能,则通过模拟手段提取并记录其内容。在SCP-503-KO被完全收容之前,仅限指定的回收和研究人员访问受污染的包括SCiPNET在内的数字网络和数据库。受影响的服务器和终端必须与基金会内网隔离。

SCP-503-KO研究团队将分析其自我复制和信息审查之特性并寻找一个可行的收容方法。所有访问受污染网络和数据库的人员应使用指定的终端设备且严禁携带其他数字通讯和存储设备。当试图从受SCP-503-KO影响的文件中检索信息或添加新信息时,必须使用脚注功能。
5

扰动等级: KENEQ脚注 6.

描述: SCP-503-KO为一种被部分应用于基金会记录的替代分类系统,通称为异常分类系统(ACS)。首次引入SCP-503-KO是为了增加视觉信息输入并通过图标提高可视性。然而,由于对该系统缺乏完备性和直观性的抱怨,SCP-503-KO直至20██仍处于试运行状态。

SCP-503-KO由五项详细的分类系统及其代表性的视觉图标和呈现在数字文档上所需的一系列网页设计代码构成。起初SCP-503-KO被附于文档的封面或顶部,接下来是正文。然而,由于最初出现在20██年6月的异常,应用了SCP-503-KO的文件无法正常显示除所附的SCP-503-KO以外的任何文本。消失的正文随后以SCP-503-KO的脚注的形式被呈现。

SCP-503-KO的另一个异常为自我复制。SCP-503-KO会自发地应用于未使用ACS的随机文件中,并进一步传播数据污染。传染很大概率发生在为进行文档存储或传输而进行服务器-终端交互时发生的。

目前尚无证据表明SCP-503-KO可以出现在非电子的模拟文件中。然而,由于异常的不确定性和潜在的收容失效风险,禁止在任何文件上使用SCP-503-KO,无论其形式如何。
6

风险等级: 需谨慎脚注 7.

7. 显现时间线

20██年6月1日: O5议会授权SCP-503-KO为基金会官方分类系统,并命令科学部门和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将SCP-503-KO应用于全部文档。

20██年6月8日: Hariuchi研究员报告称在SCP-097-KO文档应用SCP-503-KO后内容丢失。这是已知的首次SCP-503-KO显现记录。负责管理SCP-503-KO的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进行了分析,但未能发现代码中的任何问题。

20██年6月10日: 在两天之内,几乎所有应用SCP-503-KO的文档都出现了相同的故障。由于无法从受影响的文件中移除SCP-503-KO,所有指挥部门都应根据网络收容响应协议更换为非电子备份工作系统。自此时起,SCP-503-KO开始传播到先前未应用的文档。

20██年6月11日: SCP-503-KO被认定为异常事件并赋予了正式的SCP编号。目前,该异常仅限于基金会内部。然而,由于其不可控制的性质,SCP-503-KO被分类为Keter。成立了一支研究团队来寻找SCP-503-KO的收容方案。

20██年6月12日: SCP-503-KO出现在本文档未受影响的数字副本中。由于SCP-503-KO的使用已经终止,它仅被赋予了收容等级。但等级“Keneq”和“待观察”被任意的添加到标志中。上述副本已与网络隔离并储存以供研究。

20██年6月15日: 所有现存的SCiPNET组件被物理收容。被污染的服务器和终端被从网络中分离出来并归档。通过引入新的服务器网络来恢复主要通信网络。其余任务暂时先维持模拟形式,视情况分阶段恢复。将在长期收容中审查是否将SCP-503-KO重分类为Euclid,目前正在监测其行为。

20██年6月16日: 存储的SCP-503-KO电子报告上显示的风险等级从“待观察”变成了“需谨慎”。由于SCP-503-KO的原始分类系统已不再使用,研究团队和相关行政部门并未讨论过此类重分级。关于SCP-503-KO可能的意识或感知和随机变化的理论已经提出,但尚无明确结论。
7



















































项目编号:503-KO 项目编号:
503-KO
等级1
公开

收容等级:
SAFE脚注 8.

数字存储副本被再次编辑。这是第一次以脚注形式写入的内容被抹去,研究团队设定的权限等级和项目等级也有变动。我认为除了SCP-503-KO主动操纵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方法可以解释。 - P.L. Briller博士
8

扰动等级:

DARK脚注 9.

正如你所注意到的,Briller博士添加至副本的信息是源自重建的内网,而非已被隔离的旧SCiPNET。这两个网络的物理隔离本应使得SCP-503-KO无法获知该消息。考虑到其自主编辑能力和超越网络环境的感知范围,SCP-503-KO已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计算机程序。我们应认真考虑这种可能性,即它可能是一种异常感知复合体,一种先进的拥有认知和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

研究团队和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请求你的帮助,O5-7,作为SCP-503-KO的早期开发者之一,你深入参与了SCP-503-KO开发的所有重要部分,包括制定分类系统、设计视觉图标和编写代码。相关人员的证词对解明SCP-503-KO的现状并追踪异常在系统中的触发点至关重要。
9

风险等级:
待观察脚注 10.

警告:这并非一份1级许可文档。低于3级权限的人员禁止阅读除本条警告以外的内容。如需这样做,你应当先向各自的数据安全部门报告。 - RAISA主管MARIA JONES
10

收容等级: SAFE脚注 8.

数字存储副本被再次编辑。这是第一次以脚注形式写入的内容被抹去,研究团队设定的权限等级和项目等级也有变动。我认为除了SCP-503-KO主动操纵之外,没有任何其他方法可以解释。 - P.L. Briller博士
8

扰动等级: DARK脚注 9.

正如你所注意到的,Briller博士添加至副本的信息是源自重建的内网,而非已被隔离的旧SCiPNET。这两个网络的物理隔离本应使得SCP-503-KO无法获知该消息。考虑到其自主编辑能力和超越网络环境的感知范围,SCP-503-KO已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计算机程序。我们应认真考虑这种可能性,即它可能是一种异常感知复合体,一种先进的拥有认知和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

研究团队和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请求你的帮助,O5-7,作为SCP-503-KO的早期开发者之一,你深入参与了SCP-503-KO开发的所有重要部分,包括制定分类系统、设计视觉图标和编写代码。相关人员的证词对解明SCP-503-KO的现状并追踪异常在系统中的触发点至关重要。
9

风险等级: 待观察脚注 10.

警告:这并非一份1级许可文档。低于3级权限的人员禁止阅读除本条警告以外的内容。如需这样做,你应当先向各自的数据安全部门报告。 - RAISA主管MARIA JONES
10



















































项目编号:503-KO 项目编号:
503-KO
等级3
保密

收容等级:
KETER脚注 11.

警告!广泛的SCP-503-KO网络污染。所有基金会人员必须通过无电子方式工作。所有确认受到SCP-503-KO污染的网络和设备必须弃用,未受影响的设备必须关闭并在未连接电源的情况下储存。在AS级“异常”情景下将采取相同的措施。感谢您的合作。 - SCP管理部门
11

扰动等级:

EKHI脚注 12.

在手动输入扰动和风险等级之后,标志似乎变得正常了,然而文本依然缺失,且异常现在已经突破了网络收容,因此在当前的状态下仍不可能使工作条件正常化。

我检查了开发工具包和当前代码的每个组件,但却无法发现任何问题。我强烈提出,SCP-503-KO的异常源于程序之外。具体地说,有一种概率很大的可能性,即“异常分类系统”这个想法本身就构成了一处异常。我们决不能忽视SCP-503-KO传播到网络之外的模拟文档和员工的思维的可能性。正如同它跨越相互隔离的网络传播一样。如果真的是这样,它就会蔓延到每一个了解“ACS”的人员身上,最终传播到基金会之外也只是时间问题(我将这种可能性称为AS级“异常”情景)。

迄今为止存在的所有信息危害,都没有在基金会如此积极地传播它们之后才被发现是异常的。更糟糕的是,很难找到其他任何有意识和感知的认知危害如此积极地尝试扩散的例子。我非常肯定,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在SCP-503-KO的异常仍被限制在基金会的数字空间时阻止它。因此,我建议对SCP-503-KO执行彻底和不可逆转的废除。基金会所有的电子设备都必须丢弃,所有关于SCP-503-KO的记录和记忆都必须被抹除。 - Jean Karlyle Aktus主管
12

风险等级:
警告脚注 13.

我很理解你的考量,Aktus主管。如果SCP-503-KO是一个异常概念,我们针对它的行动将严重受限。但是,我不能同意废除SCP-503-KO。我有几个理由:

考虑到我们目前还不知道SCP-503-KO异常的详情,废除方法只有抹除其概念一种。为此,每个相关人员都必须忘记SCP-503-KO,且不能有任何记录或A.I.工作员保留作为备份,因为他们也不能免除SCP-503-KO的污染。简言之,在SCP-503-KO被废除后,基金会将没有任何措施来记忆并处理它。鉴于废除本身是一个罕见的程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废除对象假定废除后会被基金会忘记。若SCP-503-KO在试图废除后仍保持其异常并继续扩散,反制措施将因此被延误并导致更多破坏。

即使我们同意废除,问题仍然存在。指挥部已将所有使用中的电子设备归类为受SCP-503-KO污染的物品并悉数召回。从服务器计算机到USB闪存驱动器,这些设备的数量高达2.77万亿件。这些一下子失去的设备要在三个月后才能勉强恢复。且其成本远高于基金会五年的设备预算。这还不包括将所有模拟备份数据逐个录入新设备所耗费的劳动力和时间。基金会不能再冒着损失这么多的风险。

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暂时收容所有受到SCP-503-KO影响的设备并使用离线工作系统。我痛苦地意识到SCiPNET被封锁后工作效率的急剧下降,但你必须明白,这是保护基金会最低限度运作和组织的最后措施(对我来说也是一样,我已经七十年没有为工作目的发出手写信了)。关于你的建议的进一步命令将在O5议会重新审议后下达。继续你的工作,我们必须采取措施收容或无效化SCP-503-KO,以免造成进一步破坏。 - O5-7
13

收容等级: KETER脚注 11.

警告!广泛的SCP-503-KO网络污染。所有基金会人员必须通过无电子方式工作。所有确认受到SCP-503-KO污染的网络和设备必须弃用,未受影响的设备必须关闭并在未连接电源的情况下储存。在AS级“异常”情景下将采取相同的措施。感谢您的合作。 - SCP管理部门
11

扰动等级: EKHI脚注 12.

在手动输入扰动和风险等级之后,标志似乎变得正常了,然而文本依然缺失,且异常现在已经突破了网络收容,因此在当前的状态下仍不可能使工作条件正常化。

我检查了开发工具包和当前代码的每个组件,但却无法发现任何问题。我强烈提出,SCP-503-KO的异常源于程序之外。具体地说,有一种概率很大的可能性,即“异常分类系统”这个想法本身就构成了一处异常。我们决不能忽视SCP-503-KO传播到网络之外的模拟文档和员工的思维的可能性。正如同它跨越相互隔离的网络传播一样。如果真的是这样,它就会蔓延到每一个了解“ACS”的人员身上,最终传播到基金会之外也只是时间问题(我将这种可能性称为AS级“异常”情景)。

迄今为止存在的所有信息危害,都没有在基金会如此积极地传播它们之后才被发现是异常的。更糟糕的是,很难找到其他任何有意识和感知的认知危害如此积极地尝试扩散的例子。我非常肯定,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在SCP-503-KO的异常仍被限制在基金会的数字空间时阻止它。因此,我建议对SCP-503-KO执行彻底和不可逆转的废除。基金会所有的电子设备都必须丢弃,所有关于SCP-503-KO的记录和记忆都必须被抹除。 - Jean Karlyle Aktus主管
12

风险等级: 警告脚注 13.

我很理解你的考量,Aktus主管。如果SCP-503-KO是一个异常概念,我们针对它的行动将严重受限。但是,我不能同意废除SCP-503-KO。我有几个理由:

考虑到我们目前还不知道SCP-503-KO异常的详情,废除方法只有抹除其概念一种。为此,每个相关人员都必须忘记SCP-503-KO,且不能有任何记录或A.I.工作员保留作为备份,因为他们也不能免除SCP-503-KO的污染。简言之,在SCP-503-KO被废除后,基金会将没有任何措施来记忆并处理它。鉴于废除本身是一个罕见的程序,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废除对象假定废除后会被基金会忘记。若SCP-503-KO在试图废除后仍保持其异常并继续扩散,反制措施将因此被延误并导致更多破坏。

即使我们同意废除,问题仍然存在。指挥部已将所有使用中的电子设备归类为受SCP-503-KO污染的物品并悉数召回。从服务器计算机到USB闪存驱动器,这些设备的数量高达2.77万亿件。这些一下子失去的设备要在三个月后才能勉强恢复。且其成本远高于基金会五年的设备预算。这还不包括将所有模拟备份数据逐个录入新设备所耗费的劳动力和时间。基金会不能再冒着损失这么多的风险。

目前,最好的解决办法是暂时收容所有受到SCP-503-KO影响的设备并使用离线工作系统。我痛苦地意识到SCiPNET被封锁后工作效率的急剧下降,但你必须明白,这是保护基金会最低限度运作和组织的最后措施(对我来说也是一样,我已经七十年没有为工作目的发出手写信了)。关于你的建议的进一步命令将在O5议会重新审议后下达。继续你的工作,我们必须采取措施收容或无效化SCP-503-KO,以免造成进一步破坏。 - O5-7
13



















































项目编号:503-KO

项目编号:
503-KO
等级4
机密脚注 14.

这上面写着“机密”,但是所有地方的每一张纸都被这玩意覆盖了。你确定它真的仅限于基金会之内吗? - Hariuchi Eido研究员
14

收容等级:
机密
次要等级:
不必要脚注 15.

SCP-503-KO的影响正在失控的蔓延。现在SCP-503-KO不仅出现在印刷文档中,也出现在手写文档中。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任何勉强能读的东西都包含了SCP-503-KO,而原内容则被删除。我们没法继续工作,且不说收容,从简单的行政文件到员工食堂的菜单,每一张文本都已经被污染,纸已经什么用处都没有了吗?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结果? - Seo Ain博士
15

第三等级:
生活需求脚注 16.

SCP-503-KO既是一个有感知的信息实体,也是一个强大的信息危害。它占据了基金会所有类型的文件,并公开要求以自己的格式满足其要求。由于基金会内部对ACS的了解有限,这种危险的收容得以维持,但没有人知道在工作停摆更久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们必须着手进行大规模的文件销毁和内存清除,来简化对SCP-503-KO的收容。 - 计算机安保员Son Inseop
16

情景等级:

AS脚注 17.

或许为时已晚。看,我们甚至没法写信,而SCP-503-KO正在收集口语句子,没有人知道这玩意能增长多快,到什么程度。没人能确定这是不是个模因。或许这东西在我们功能失调的雷达之下已经传播到了外界。AS级“异常”情景已经开始,Aktus的警告就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我们已经拖了太久了。 - Jack Bright博士
17

扰动等级:

野火脚注 18.

你在抱怨的时候提到了很重要的一点,Bright博士;SCP-503-KO可能是个模因……不,我确信SCP-503-KO就是一个模因。

回过头来看,“异常分类系统”是一个过于粗糙的想法,难以实际应用。通过图标提高直观性的尝试反而因泛滥的难以识别的图标起了反作用,而且它包含的子类只会让我们需要记忆更多的东西。“机密分级”从这之中产生只是迟早的事,SCP-503-KO只是先发制人罢了。

我不认为O5-7开发了这一系统的事实是RAISA和各个主管如此热衷于这个有明显缺陷的系统的唯一原因。用人试图为它的美学价值和华丽的视觉效果来辩护,但大多数人只是因为它是新的就去采用ACS;对于像我们这样的知识分子来说,这并不是接受它合理的理由。想想吧,我们是什么?一个互联网粉丝网站?除了SCP-503-KO是一种模因之外,我无法用其他理由来解释这一现象。

如果SCP-503-KO真的是个模因,最令我担心的不是AC级情景。“人类”通常在模因的传播中被置于特殊的地位,但严格地说,人类只是起到类似物种标杆的作用。在信息媒体上自发传播的模因无需人类作为媒介。如果是这样的话,人类……只不过是它可以栖息的另一个“信息媒体”。在数字文件、印刷文件、书面文件和口语对话之后,如果SCP-503-KO渗透到了我们的语言系统和记忆之中,我们能够抵御它吗?

……SCP-503-KO正把自己称作“野火”。我能感受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冲动去不顾一切的传播它。如果必须毁掉草原来阻止这把火,我们绝对不能犹豫。为了全人类,基金会必须同SCP-503-KO一起消失。成败就在此一举。 - Choi Duik博士
18

风险等级:
无害脚注 19.

我同意Choi博士的建议。

继续吧,1。

SCP-503-KO必须被无效化。 - O5-7
19

常态等级:
脚注 20.

指挥部广播命令。O5议会和伦理道德委员会已达成共识,SCP-503-KO必须在被限制在基金会内部时消灭。所有基金会设施都应销毁被SCP-503-KO污染的数据并对所有人员实施靶向记忆删除。

若SCP-503-KO在所有的数据,无论是有形还是无形都被删除后仍然存在,或任何人记忆删除后在文档书写中发现了该文本,

该文本,则继续

续-

续-

情景等级:AS级“常态”情景

收容等级:机密

次要等级:亲爱的主

扰动等级:AMIDA
20

收容等级:机密
不必要脚注 15.

SCP-503-KO的影响正在失控的蔓延。现在SCP-503-KO不仅出现在印刷文档中,也出现在手写文档中。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任何勉强能读的东西都包含了SCP-503-KO,而原内容则被删除。我们没法继续工作,且不说收容,从简单的行政文件到员工食堂的菜单,每一张文本都已经被污染,纸已经什么用处都没有了吗?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结果? - Seo Ain博士
15

生活需求脚注 16.

SCP-503-KO既是一个有感知的信息实体,也是一个强大的信息危害。它占据了基金会所有类型的文件,并公开要求以自己的格式满足其要求。由于基金会内部对ACS的了解有限,这种危险的收容得以维持,但没有人知道在工作停摆更久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们必须着手进行大规模的文件销毁和内存清除,来简化对SCP-503-KO的收容。 - 计算机安保员Son Inseop
16

情景等级:AS 脚注 17.

或许为时已晚。看,我们甚至没法写信,而SCP-503-KO正在收集口语句子,没有人知道这玩意能增长多快,到什么程度。没人能确定这是不是个模因。或许这东西在我们功能失调的雷达之下已经传播到了外界。AS级“异常”情景已经开始,Aktus的警告就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我们已经拖了太久了。 - Jack Bright博士
17

扰动等级: 野火脚注 18.

你在抱怨的时候提到了很重要的一点,Bright博士;SCP-503-KO可能是个模因……不,我确信SCP-503-KO就是一个模因。

回过头来看,“异常分类系统”是一个过于粗糙的想法,难以实际应用。通过图标提高直观性的尝试反而因泛滥的难以识别的图标起了反作用,而且它包含的子类只会让我们需要记忆更多的东西。“机密分级”从这之中产生只是迟早的事,SCP-503-KO只是先发制人罢了。

我不认为O5-7开发了这一系统的事实是RAISA和各个主管如此热衷于这个有明显缺陷的系统的唯一原因。用人试图为它的美学价值和华丽的视觉效果来辩护,但大多数人只是因为它是新的就去采用ACS;对于像我们这样的知识分子来说,这并不是接受它合理的理由。想想吧,我们是什么?一个互联网粉丝网站?除了SCP-503-KO是一种模因之外,我无法用其他理由来解释这一现象。

如果SCP-503-KO真的是个模因,最令我担心的不是AC级情景。“人类”通常在模因的传播中被置于特殊的地位,但严格地说,人类只是起到类似物种标杆的作用。在信息媒体上自发传播的模因无需人类作为媒介。如果是这样的话,人类……只不过是它可以栖息的另一个“信息媒体”。在数字文件、印刷文件、书面文件和口语对话之后,如果SCP-503-KO渗透到了我们的语言系统和记忆之中,我们能够抵御它吗?

……SCP-503-KO正把自己称作“野火”。我能感受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冲动去不顾一切的传播它。如果必须毁掉草原来阻止这把火,我们绝对不能犹豫。为了全人类,基金会必须同SCP-503-KO一起消失。成败就在此一举。 - Choi Duik博士
18

风险等级:无害脚注 19.

我同意Choi博士的建议。

继续吧,1。

SCP-503-KO必须被无效化。 - O5-7
19

常态等级:脚注 20.

指挥部广播命令。O5议会和伦理道德委员会已达成共识,SCP-503-KO必须在被限制在基金会内部时消灭。所有基金会设施都应销毁被SCP-503-KO污染的数据并对所有人员实施靶向记忆删除。

若SCP-503-KO在所有的数据,无论是有形还是无形都被删除后仍然存在,或任何人记忆删除后在文档书写中发现了该文本,

该文本,则继续

续-

续-

情景等级:AS级“常态”情景

收容等级:机密

次要等级:亲爱的主

扰动等级:AMIDA
20



















































项目编号:503-KO 项目编号:
503-KO
等级-1
公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